中国的皇权就是剥削天下的权力,其自私性就决定了它必将处于觊觎之中,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有有权势的人都对这一权力垂涎不已,因此皇权的性质就是高压的、排他的、敌视一切异己力量的,它必须建立在严格的等级秩序上。

指桑骂槐削弱太后的政权

乾隆是有福之人,他的父亲在继位的第二年就将他的母亲封为熹贵妃,乾隆继位后她又成了太后,乾隆是一个孝顺的人,无论国务繁忙,他都坚持“三天问安,五天侍膳”,对母亲关怀倍至。继位之初的乾隆十分节俭,甚至拒绝臣子给他送贡品,但是却对他母亲十分奢侈,绝不心疼钱。乾隆对他母亲百依百顺,每次出巡都带着老太太一起观光,到处游山玩水,他将这叫做“奉太后安舆出巡”。然后有一点乾隆是绝对不放太后稍微碰一下的,那就是皇帝的权柄。乾隆在继位的第三天就下发了一道谕旨告诫宫女太监,凡是关于国家大事,都不许在宫中谈论,并且不准私下告诉太后。应该告诉太后的事情,他自己会去禀告,不需要借由外人来转达,如果有任何人私下告诉,让太后操心,都将处置。

这一道谕旨就已经将太后与政治绝缘,清除了她干预朝政的任何可能。有一次,乾隆去给太后请安,聊天的时候讲到顺天府有一座寺庙年久失修,快倒了,希望乾隆能拨点钱修一下,乾隆当面答应。但是转身就下了一道旨意斥责太后身边的太监张保和陈福,指责他们是在康熙身边伺候多年的人,什么时候 见过孝庄太后让康熙修庙宇来表达孝道。虽然表现是上骂太监,实际上是说给太后听得,聪明的老太太从些就长了记性,再也不敢做有违背祖宗礼法的事情了。并不是乾隆对母亲过于苛刻,而是他少年老成深知后宫干政的危害性,也许太后并没有干政之心,但是她身边的人总会想办法伺机而入。 一但太后与外戚形成一定政治势力,再想处理就难了。

对兄弟的小错严惩,让他们远离政治权力忠心

乾隆一坐上皇位,兄弟关系就开始发生变化了,乾隆与弘昼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但是皇权的君臣之分压倒了兄弟之情,乾隆想做一个仁爱的哥哥,但是这一点却并不容易做到。

乾隆对他的两个兄弟弘昼、弘瞻在金钱、爵位上非常大方,继位之初就给他们加封亲王,有事没有就赐宴,同时也经常提醒他们不要干政。有一次弘昼、弘瞻进宫给太后请安,母子之间闲聊时,一不小心弘昼跪在了太后旁边的藤席上,这件小事却让乾隆大为光火,因为这个藤席平时是乾隆跪坐的地方。就因为这个乾隆指责他们“他们“仪节僭妄”,“于皇太后前跪坐无状”。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弘昼就被罚俸三年。身为皇帝的弟弟,表现上无限荣光,但是却天生不可接触政治,他们虽然有才干但是去没有任何可发挥的地方,变成了政治权力的贱民,一生都只能混吃等死。

弘昼经历连续类似挫折后,对政治畏如虎,终日无所事事,甚至在家里大办活丧,游手好闲玩到了60多岁善终。但是年幼的弘瞻就并没有这么幸运了,乾隆继位的时候 ,弘瞻才2岁多,乾隆对这个弟弟非常关爱,将他过继给果亲王以继承丰厚家产。但是弘瞻小从娇生惯养,贪财任性。同样因为那次请安跪错了地方,并诸错并罚,革去了亲王身份,降为贝勒,并解除了一要差事,永远停俸。弘瞻受到这次打击,开始抑郁,最后重病不起,年仅32岁就不治身亡了。形成宗室不重用的规矩

乾隆对兄弟都如此狠,更不用说宗亲皇族了,乾隆继位后依然使用雍正的团队班子,重用鄂尔泰、张廷玉等重臣,但是去将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排除在外,开成了宗亲不入军机处的制度。清朝自努尔哈赤以来,国家权力一直在宗室手中,而到了乾隆时期,所有宗亲却都不被重用,赋闲在家。这让宗亲们很是窝火,废太子长子弘皙及几个叔伯兄弟经常到庄亲王家中谈论朝政,发泄不满,这一点让乾隆得知后,对他进行了严厉打击,以”结党营私、行动诡秘“为由革去了庄亲王的亲王双俸,弘皙也被革去了亲王爵位,并且永远圈禁,其他 的几个叔伯兄弟也受到了处置,这一举动彻底熄灭了皇族对皇帝的反抗之心。从此宗室不得入军机处的制度一直延续了120多年,直到慈禧掌权后才被打破。

乾隆深知要想保持皇权的永远性,就必须有严格的分享顺序,才能长治久安,高安权力不能被侵夺和分裂。就像头狼紧紧咬住食物,群狼就只能安静的等待,所以政治专治者就像那只咬紧食物的头狼。

中国的皇权就是剥削天下的权力,其自私性就决定了它必将处于觊觎之中,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有有权势的人都对这一权力垂涎不已,因此皇权的性质就是高压的、排他的、敌视一切异己力量的,它必须建立在严格的等级秩序上。指桑骂槐削弱太后的政权。乾隆是有福之人,他的父亲在继位的第二年就将他的母亲封为熹贵妃,乾隆继位后她又成了太后,乾隆是一个孝顺的人,无论国务繁忙,他都坚持“三天问安,五天侍膳”,对母亲关怀倍至。

继位之初的乾隆十分节俭,甚至拒绝臣子给他送贡品,但是却对他母亲十分奢侈,绝不心疼钱。乾隆对他母亲百依百顺,每次出巡都带着老太太一起观光,到处游山玩水,他将这叫做“奉太后安舆出巡”。然后有一点乾隆是绝对不放太后稍微碰一下的,那就是皇帝的权柄。乾隆在继位的第三天就下发了一道谕旨告诫宫女太监,凡是关于国家大事,都不许在宫中谈论,并且不准私下告诉太后。应该告诉太后的事情,他自己会去禀告,不需要借由外人来转达,如果有任何人私下告诉,让太后操心,都将处置。这一道谕旨就已经将太后与政治绝缘,清除了她干预朝政的任何可能。

有一次,乾隆去给太后请安,聊天的时候讲到顺天府有一座寺庙年久失修,快倒了,希望乾隆能拨点钱修一下,乾隆当面答应。但是转身就下了一道旨意斥责太后身边的太监张保和陈福,指责他们是在康熙身边伺候多年的人,什么时候 见过孝庄太后让康熙修庙宇来表达孝道。虽然表现是上骂太监,实际上是说给太后听得,聪明的老太太从些就长了记性,再也不敢做有违背祖宗礼法的事情了。并不是乾隆对母亲过于苛刻,而是他少年老成深知后宫干政的危害性,也许太后并没有干政之心,但是她身边的人总会想办法伺机而入。 一但太后与外戚形成一定政治势力,再想处理就难了。

乾隆一坐上皇位,兄弟关系就开始发生变化了,乾隆与弘昼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但是皇权的君臣之分压倒了兄弟之情,乾隆想做一个仁爱的哥哥,但是这一点却并不容易做到。乾隆对他的两个兄弟弘昼、弘瞻在金钱、爵位上非常大方,继位之初就给他们加封亲王,有事没有就赐宴,同时也经常提醒他们不要干政。

年过八旬的乾隆,之所以打破祖制,给一个外人封了宗亲才有的爵位,这个人就是福康安为乾隆立下了汗马功劳,而且福康安从小也是在皇宫里长大的,他是孝贤纯皇后的侄子。嘉庆元年的时候,在外平定苗疆起义的固山贝子福康安病逝于军营里,那个时候,太上皇乾隆皇帝知道以后非常的悲伤,又追封福康安为嘉勇郡王,以示恩泽。而福康安的固山贝子爵位,是只有宗室皇亲才能有的爵位。后来追封的郡王更是二等王爵,一般这样的爵位不会封给外姓人,所以一时间也有很多人猜测福康安的身世。因为福康安从小就被乾隆皇帝恩养在宫中,还有福康安的弟弟福长安,也被恩养在宫中,那个时候很多人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乾隆皇帝的私生子,因为只有皇子在成年之前才有权利生活在宫里,福康安要不是因为身份特殊,怎么可能被恩养在宫里,其实福康安的身份确实挺特殊的,因为他也姓富察,他是孝贤纯皇后的侄子。因为出生的时候孝贤纯皇后已经去世了,乾隆皇帝对孝贤纯皇后心有愧疚,看见福康安,就想起了他和皇后夭折的两个嫡子,所以后来就特意的把福康安恩养在了宫里。后来福康安在不到20岁的时候,就参加了很多的战役,成了乾隆皇帝的得力干将,也为乾隆皇帝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福康安平定了尼泊尔入侵西藏之战,不仅驱逐了入侵者,还叫入侵者对清朝称臣纳贡,乾隆皇帝非常的高兴,虽然已经成了太上皇了,但还是突破了祖制,封福康安为固山贝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