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皇权就是剥削天下的权力,其自私性就决定了它必将处于觊觎之中,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所有有权势的人都对这一权力垂涎不已,因此皇权的性质就是高压的、排他的、敌视一切异己力量的,它必须建立在严格的等级秩序上。

指桑骂槐削弱太后的政权

乾隆是有福之人,他的父亲在继位的第二年就将他的母亲封为熹贵妃,乾隆继位后她又成了太后,乾隆是一个孝顺的人,无论国务繁忙,他都坚持“三天问安,五天侍膳”,对母亲关怀倍至。继位之初的乾隆十分节俭,甚至拒绝臣子给他送贡品,但是却对他母亲十分奢侈,绝不心疼钱。乾隆对他母亲百依百顺,每次出巡都带着老太太一起观光,到处游山玩水,他将这叫做“奉太后安舆出巡”。

然后有一点乾隆是绝对不放太后稍微碰一下的,那就是皇帝的权柄。

乾隆在继位的第三天就下发了一道谕旨告诫宫女太监,凡是关于国家大事,都不许在宫中谈论,并且不准私下告诉太后。应该告诉太后的事情,他自己会去禀告,不需要借由外人来转达,如果有任何人私下告诉,让太后操心,都将处置。

这一道谕旨就已经将太后与政治绝缘,清除了她干预朝政的任何可能。

有一次,乾隆去给太后请安,聊天的时候讲到顺天府有一座寺庙年久失修,快倒了,希望乾隆能拨点钱修一下,乾隆当面答应。但是转身就下了一道旨意斥责太后身边的太监张保和陈福,指责他们是在康熙身边伺候多年的人,什么时候 见过孝庄太后让康熙修庙宇来表达孝道。虽然表现是上骂太监,实际上是说给太后听得,聪明的老太太从些就长了记性,再也不敢做有违背祖宗礼法的事情了。

并不是乾隆对母亲过于苛刻,而是他少年老成深知后宫干政的危害性,也许太后并没有干政之心,但是她身边的人总会想办法伺机而入。 一但太后与外戚形成一定政治势力,再想处理就难了。

对兄弟的小错严惩,让他们远离政治权力忠心

乾隆一坐上皇位,兄弟关系就开始发生变化了,乾隆与弘昼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好。但是皇权的君臣之分压倒了兄弟之情,乾隆想做一个仁爱的哥哥,但是这一点却并不容易做到。

乾隆对他的两个兄弟弘昼、弘瞻在金钱、爵位上非常大方,继位之初就给他们加封亲王,有事没有就赐宴,同时也经常提醒他们不要干政。

有一次弘昼、弘瞻进宫给太后请安,母子之间闲聊时,一不小心弘昼跪在了太后旁边的藤席上,这件小事却让乾隆大为光火,因为这个藤席平时是乾隆跪坐的地方。就因为这个乾隆指责他们“他们“仪节僭妄”,“于皇太后前跪坐无状”。因为这一点点小事,弘昼就被罚俸三年。

身为皇帝的弟弟,表现上无限荣光,但是却天生不可接触政治,他们虽然有才干但是去没有任何可发挥的地方,变成了政治权力的贱民,一生都只能混吃等死。

弘昼经历连续类似挫折后,对政治畏如虎,终日无所事事,甚至在家里大办活丧,游手好闲玩到了60多岁善终。

但是年幼的弘瞻就并没有这么幸运了,乾隆继位的时候 ,弘瞻才2岁多,乾隆对这个弟弟非常关爱,将他过继给果亲王以继承丰厚家产。但是弘瞻小从娇生惯养,贪财任性。同样因为那次请安跪错了地方,并诸错并罚,革去了亲王身份,降为贝勒,并解除了一要差事,永远停俸。弘瞻受到这次打击,开始抑郁,最后重病不起,年仅32岁就不治身亡了。

形成宗室不重用的规矩

乾隆对兄弟都如此狠,更不用说宗亲皇族了,乾隆继位后依然使用雍正的团队班子,重用鄂尔泰、张廷玉等重臣,但是去将庄亲王允禄、果亲王允礼排除在外,开成了宗亲不入军机处的制度。

清朝自努尔哈赤以来,国家权力一直在宗室手中,而到了乾隆时期,所有宗亲却都不被重用,赋闲在家。这让宗亲们很是窝火,废太子长子弘皙及几个叔伯兄弟经常到庄亲王家中谈论朝政,发泄不满,这一点让乾隆得知后,对他进行了严厉打击,以”结党营私、行动诡秘“为由革去了庄亲王的亲王双俸,弘皙也被革去了亲王爵位,并且永远圈禁,其他 的几个叔伯兄弟也受到了处置,这一举动彻底熄灭了皇族对皇帝的反抗之心。

从此宗室不得入军机处的制度一直延续了120多年,直到慈禧掌权后才被打破。

乾隆深知要想保持皇权的永远性,就必须有严格的分享顺序,才能长治久安,高安权力不能被侵夺和分裂。就像头狼紧紧咬住食物,群狼就只能安静的等待,所以政治专治者就像那只咬紧食物的头狼。

首先明确一点,清朝的“宗人府”跟皇帝的妃嫔没有任何关系。“宗人府”管不到妃嫔,妃嫔也不够格让宗人府管。所以什么妃子们听到宗人府就闻之色变,宁死不去,完全就是子虚乌有之事。

清朝“宗人府”就是专门用来管理皇族的机构,也就是“觉罗”和“宗室”。其中“宗室”就是我们熟知的“黄带子”,清朝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的儿子们所生的子嗣皆为“宗室”。“觉罗”就是我们熟知的“红带子”,清朝塔克世的五个兄弟,他们的子孙皆为“觉罗”。

当时,身为皇族,他们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给底下的臣子处理的,这样实在是有失体统,而且也有失威信。所以就这样“宗人府”这个替皇帝管理皇族的机构就应运而生了。清时,宗人府的主要职责有以下几点:

一、“掌皇族属籍”。也就是负责管理皇族族谱,当时上至皇帝,下至旗人,只要是觉罗或宗室一脉的,都能在宗人府所管理的族谱中找到相应的信息,如生父是谁,生母是谁,爵位是什么、生卒时间、子嗣姓名等等。

二、“编撰玉牒”。“玉牒”就是皇族族谱,当时清朝每十年就会编修皇族族谱,而宗人府就负责此事,它需负责将在这十年内的皇族每个人的事情都简洁的记录下来,包括子女嫡庶、生卒、婚嫁,官爵、名谥等。

三、“覈承袭次序”。清时,在爵位的继承上,清朝采取的是“爵位降袭”制,就是如果不是皇帝亲下允其“世袭罔替”的爵位,每次继承都要降一级,即本是亲王,但轮到他儿子继承时,就降为郡王,以此类推,直到降至辅国将军,就无需再降。

而清时,随着清朝皇室人口的越来越多,爵位也随之越来越多,显然这等承袭次序也就越来越复杂,所以此时的宗人府就负责帮助皇帝理清这等继承爵位的次序,来方便皇帝的封爵或降爵。四、“秩俸等差,及养给优恤诸事”。宗人府首等大事就是负责皇族俸禄的发放,及其他皇帝恩赏、朝廷在节庆日所赏的物品的发放。同时负责对落魄皇族的抚恤一事。五、“申教诫,议赏罚”。当时皇族犯事,如果没有皇帝特别下令,刑部、都察院等司法机构是没有资格处置的,只有宗人府才有权处置,而即使皇帝下令,也必须由宗人府派人加入,才可对皇族行判决之事。

同时即使皇族被判刑,刑部也无权关押他。宗人府有单独关押皇族的地方,名曰“空房”。宗人府还会负责记录该名皇族所犯的罪行,及如何惩罚。

当然有罚就有赏,而在当时如果皇帝没有亲自决定对那些用功的皇族如何赏的,那么就由宗人府自行决定该如何奖赏,是该升爵,还是该加俸禄,之后上报给皇帝,由皇帝决定是否如此。对于奖赏一事,宗人府也会记录在案。

六、向皇帝陈述宗室的请求。清时,不是所有的皇族都有权利直接面见皇帝的,只有少数的皇族也见京面圣的权力。那么如果皇族有什么意见,亦或者什么要求要向皇帝陈述的,那就需要通过宗人府了。那时,一般的皇族要先向宗人府提出想要询问皇帝的问题,然后由宗人府向皇帝转述,之后宗人府再将皇帝的意见转达给那位皇族。宗人府也并不是什么要求都会转述给皇帝,如果没有建设性的,或者不是很重要的,他不会转达的。

以上就是宗人府大概的职责。简而易概的说宗人府就是替皇族负责的机构,皇族一生的生老病死,宗人府都要管,无论是皇族犯错,还是皇族受封,也无论是俸禄的发放,还是爵位的升降,都需经过宗人府,总得说就是只要是皇族的事情,宗人府都有权插一脚。

黄带子表示塔世克的直系子孙,红带子是旁系子孙。

黄带子就是皇族,但并不是所有的皇族都是黄带子。按满清的规定,从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一辈算起,他的儿子、如努尔哈赤、舒尔哈齐等的子孙,都称宗室,也叫黄带子。

塔克世的哥哥弟弟、也就是努尔哈赤伯伯、叔叔的后代则称觉罗,也叫红带子。比起黄带子,红带子的血缘显然要远一些,地位、权势、俸禄都无法与黄带子相比。

黄带子是满清王朝的中坚力量,从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落,直到皇太极建立大清,多尔衮护佑寡嫂幼侄入主中原,黄带子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清初的黄带子堪称清王朝的四梁八柱,享有多种政治特权和丰厚的待遇。仅以亲王为例,除了每年可得俸银万两、米五千石外,还可得庄园田地五六万亩,庄丁250户。

满人入主中原后,并没有如以往朝代那样,将皇族的宗室上溯很远,只推及努尔哈赤的生父塔克世(顺治五年追尊号为显祖宣皇帝)本支,伯叔兄弟等旁支,则称“觉罗”。

宗室系黄带子,觉罗系红带子,以示皇族身份尊贵与识别。清代“黄带子”与“红带子”们贵族身份的获得虽始于血缘,却不是一劳永逸、一世不变的。

其间,也存在着不间断的赏、革、降,还有调整与变动。 有清一代,获赏得黄红带子者,多集中于前期,因军功累绩等情。如雍正元年(1723年),青海平,上授岳钟琪三等公,赐黄带。

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明瑞因“进剿缅夷”有功,授为一等诚嘉毅勇公,赏给黄带子。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大学士和也被加恩赏给黄带子。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黄带子

百度百科——红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