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归根结底,就是人们思想道德和社会文化教育的缺失造成的,使得他们这类人在行为处事上比较偏向于自私,只是考虑自己的问题和利益,在金钱方面得到一定满足后,就开始把目光投向于名,而由于自身因素的局限性使得他们没有更好或者更加宽容的方式去得名,相对来说修家谱和清明招摇就显得更加可得,也更加能满足他们即时的虚荣心理,主要就是社会现在缺乏好的引导机制来引导他们行善或者是满足他们欲动的虚荣心,让他们以更好的方式名利双收!

在古代,有钱人纳妾有什么仪式,有婚礼吗,拜天地吗?妾不可以入宗谱吗?宋朝规定了结婚年龄为“男十五,女十三,并听婚嫁”,宋朝还规定如果丈夫三年不回,六年没有音信那么妻子可以离婚和改嫁,但是“妻擅走者徙三年,改嫁者流三千里,妾各减一等”,相前世而比妻子地位相对提高,但男尊女卑现象仍然存在。

明清是中国古代婚姻制度的最终形态,较前比婚姻等级观念稍所下降,而且在《大明律 戸律 婚姻》中甚至规定在订婚中要告诉婚姻身体情况等,这颇有后世优生学思想。

二:娶妻纳妾的形式与内容

古时娶妻不仅是为了延续血脉,更是处于显示伦理纲常,而且为合两家之好,所以礼制在娶妻过程中极为明显,按儒家《礼记》记载这一过程可以分为六部,即“六礼”。

“纳采”,男方请媒人到女方家提亲,得到允许后送上礼物——雁(雁为随阳之鸟,是为了象征妻从夫这一原则)。

“问名”,媒人问女方姓氏,这是为了了解对方是否与自己同姓,因为古人通过观察得知“男女同姓,其生不藩”。

“纳吉”,男方得知女子姓氏后占卜如果得到吉兆就回报女家。

“纳徵”,即订婚,纳徵要送帛,鹿皮等礼物给女方。

“请期”,男方择定迎亲的日期。

“亲迎”,即男方在指定日期亲自到女方家迎娶。

六礼的制度过于繁复,宋代被简化为纳采、纳币、亲迎三种礼,而且送“雁”后来也被变为送羊、酒和彩锻,这对野生动物保护也是一大进步。

纳妾,相对娶妻则极为简单,“纳”这个字相对“娶”来说有低位的感觉,而且妾也可以用买。郑玄在《礼记》的笺注里曾经注释到“妾合买者,以其贱同于公物也”,可见妾的地位是极为卑下的。一般来说妾的纳娶需要妻的同意,多为妻老年无子,但纳妾也可能是从嫁、私奔、赠送、官配等,其中从嫁即为“媵”,在《尸子》中曾推测娥皇女英嫁于尧即为媵制。从纳妾的制度来看,妾与妻的地位也是无法比拟的,而且妾的宗族与夫也不为秦晋之好,相对来说更像是商人与顾客的关系。

三:婚姻之义

婚为妻之父,姻为夫之父,从字面来看,婚姻确实为双方父母的一次联姻,纳妾相对来说草率的多,其意义也基本局限于延续血脉,所以无法与娶妻相提并论。纵观中国古代娶妻纳妾史,基本来说充满了父母包办与男女不公,研究古代娶妻纳妾制度对后世夫妻家庭关系有重要的作用。同时通过对以我国为代表的儒家世界夫妻关系和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夫妻关系对比来研究对世界女权运动也有积极影响。研究中国古代娶妻纳妾制度是有重要意义的。

追问:

那有没有规定纳妾不得着大红色?

回答:

妻是大红,妾一般都 是粉色为主

很多人在有钱或出名以后,积极主动地重修族谱,恰是他们对于精力层面的追求。修族谱是一个家族的大事,并非是有钱人愿意修族谱,这一点需要搞清楚。由于一本族谱是记载了全部家族的来龙去脉,并非只是一家两家的事情。修族谱是一件浩繁的工程,有的大的家族乃至要花上三五年的时间,才将族谱修正完备,这也是需要修谱人付出辛勤的劳动。在修族谱的过程中,势必会追根溯源,寻祖问宗,反复打听,反复查证,这很轻易就加强了族里之人的交流,关系也日渐深厚。通过修谱,不但可以查证本人的血统,晓得在同一家族中本人与别人之间血缘关系的亲冷淡近;而且另有“聚其骨肉以系其身心”的教化用途。而且在修谱以后,逢年过节必定会举行种种大大小小的,祭祀祖辈,缅怀祖先的典礼,这些典礼中同化了众多的礼节文明以及尊老敬老的崇高传统,这就在无形中教化了后世子孙,使得他们在家庭中也能尊老扶幼,联合相助,形成一股调和之风。族谱中除了记录了家族的发展史,也记录了家族中产生的大事,对于好的方面,后裔可以学习模仿;对于欠好的方面,后裔则可以引以为戒。中国人对于家族亲情短长重视。也能够同在故乡时,并不能轻易的体味。可一旦走出家门,出了省出了国,四顾茫然,身边都是目生人时,这时候同乡之人,本家之人那就分外亲切了。要是早已修了族谱,朋友们认了祖归了宗,这关系理清了,这以后,在生意上也好,在官场上也好,都会相互搀扶,抱团发展。通过良性发展,全部家族也会更和睦,茂盛兴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