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家谱应放在家的书房和客房,有阁楼和祠堂更好;古代一般放在房梁上。

古代普通家庭能拥有一套族谱,应该是家中最值钱的书籍,也是最神圣的。因为没有书房存放,但又怕老鼠咬以及防潮。一般家庭都会把族谱吊在家中的房梁上。

一是显示神圣,二是老鼠以及水火不易接触,而导致族谱损坏。所以以前绝大多数家庭都是把族谱用油纸包好,悬吊在家里的房梁上。平时也是不会轻易打开。族谱的地位:在以前,族谱是一件非常神圣的物品,一般不会与若伊书籍一同摆放。这是因为族谱在很多人眼里,平时一般是不拿出来示人的,古代,女人平时是不能触碰族谱的。

如果有家庭里的女人包括媳妇想看族谱,是绝对不能自己触碰到族谱的,一般会让家庭里的男人净手焚香之后才能打开族谱,女人只能在旁边观看,不能用手接触。所以有钱家庭即使有书房,也会特别把族谱疏勒好,一般人不能随便拿到。

过年的时候,有族谱的家庭,会在大年三十把族谱拿下来,净手后把族谱放在神龛上面,进行供拜。顺便检查族谱的状态。正月初十五过后,再次次族谱悬吊在房梁上。

古代男人为什么喜欢小妾 古代娶老婆,父母说了算,甚至没见过面,就结婚了,到洞房花烛夜才第一次见面。古代人娶妻不讲相貌漂亮不漂亮,讲究端正稳重。瓜子脸太狐媚,不要;方脸,太刚毅容易克夫,不要;额头太宽太高,夫纲不正,不要。古代人娶妻,哪怕是红楼梦里面,正妻不一定有文化。像王熙凤,认识字,但是没读过《小学》《论语》《中庸》,王熙凤就像她说的就认识几个字,能记记账,看看简单的书信而已。我记得看过一本传记,一个官员都四品了,他老婆竟然不识字。那时候只要女人贤惠,什么琴棋书画这么好干吗,嫁了人又不能随便抛头露面,你学好了也只能自娱自乐。读过很多书学过很多文化的女人,人家看了绕道走,哇,我家儿子只会写打油诗,老婆读书太多,显了我儿子蠢笨,没面子,不要。除非才高八斗的人,否则是不会娶什么所谓的才女。正妻要妇德,什么叫做妇德,就是对公婆孝,对老公尊重,要无怨无悔的照顾老公的小妾,要无怨无悔教养老公的孩子(无论是亲生的还是小妾生的)。更不能弄什么 *** 情趣,增加闺房之乐,这是歪门旁道,甚至白天干那种事情,就是百日宣淫,这不能做。这就是妇德。正妻要妇工,就是要会做衣服,老公婆婆公公的衣服鞋子都会做,会做菜做饭,会伺候婆婆。你别以为大户人家正妻不会下厨房,红楼梦里面的刘姥姥夸一声茄子好吃,王熙凤就娓娓道来这茄子怎么做。如果她没学过厨房,那能张口就来这菜怎么做。正妻要妇言,不能像林志玲那样嗲声嗲气说话,这是小妾的口气,正妻说话得稳。不能念什么淫词浪语勾引老公。也不能老公去睡了小妾,气愤的乱骂人,正妻不能什么b啊, *** 的骂。只能尊尊劝导老公。正妻是父母挑的,样貌不一定和你心意,不允许唱小曲跳小舞逗你了。自然吸引力就低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老婆不能随便休,也不能随便和离,即便你拿出充分事实证据可以休妻和离,你也成了大家的笑话,饭后茶余的谈资。所以一般情况下,除非你老婆中途死了,否则你只能从一而终。但是妾不一样,首先妾可以自己选,你喜欢美丽的就选美丽,喜欢会唱小曲的就选歌姬,喜欢会跳舞的就选舞姬。要去嫖李师师这样高级的 *** ,人家还能做首哀怨的隐晦的淫诗,表示自己的相思之情。小妾只能靠你的宠爱,才能在家获得地位,所以小妾巴结你,讨好你。而且你看厌她了,不顺眼了,想换就能换。宋代的时候,妾都能花钱租,租2年,哪怕生了娃,到时间,你不想租了,就可以赶妾走。所以很多古代很多人,愿意在妾身上醉生梦死,因为妾的产生,就是迎合男人好色劣根。 古代男人为什么会同意男人纳小妾 古代女人多,现在男人多,如果现在有一个男人,三个女人,那就要一个男人多娶几个了。 古代男人为什么喜欢小脚 走路好看,因为小,走路不稳,步子小会带动肢体挪动。还有就是病态了,人为造成的骨折,怎么会好看呢。 古代人为什么喜欢纳妾 别被电视剧戏剧小说忽悠,古代纳妾也是有规矩的,不是你有钱有地位就可以随便的。古代大户人家纳妾,要经过族长同意,而且需要立定主次之分。就是明媒正娶的发妻是可以进入族谱的,后续的妾是不行的。大老婆不能生育或者男子超过多少岁没有男丁的,才能让你娶妾。而且大户人家平日吃饭妾是不能上桌的,只能是大老婆跟丈夫上座,妾只能在自己的房内用餐。什么时候可以一同用餐呢,就是节日或民俗庆典,才能坐下坐,妾的身份是很低微的。这是嫡出和庶出的区别,皇室也是一样,民间更是如此。不关什么时候,大老婆是最大的,管理家庭所有事物,包括妾。 古代男人为什么喜欢留胡子 下面说说我所闻的古人蓄须的原因: 1,史前遗留的习惯。在史前时代,浓密的大胡子无疑有许多好处:1保暖;2保护(缓冲作用);3,求偶(类似于鸟类的羽毛);4,威胁(胡须让人下颚、面部更突出) 2,宗教因素。中国儒教认为:’身体发肤,受之父... 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孝经·开宗明义章》 古代男人为什么喜欢裹小脚的女人 这是古代男人的一种审美,跟现代男喜欢大胸是同理。古代文化人有很多对小脚的赞美之词,什么“金莲”、“三寸金莲”、“香钩”等等,都是文化人赋予小脚的赞美之词,苏东坡《菩萨蛮》咏足词云“纤妙说应难,须从掌上看”,甚至还制定出了小脚美的七个标准:瘦、小、 尖、 弯、 香、 软、 正,又总结出了小脚的“七美”:形、质、资、神、肥、软、秀。真是一种病态审美,以赏玩小脚成为癖好。明清时代的文人有许多咏小脚的浓词艳句,如“瘦欲无形,越看越生怜惜”,“柔若无骨,愈亲愈耐抚摩”;“第一娇娃,金莲最佳,看凤头一对堪夸,新笋脱瓣,月生芽,尖瘦帮柔绣满花。”文人对社会风俗的影响,使古代妇女很注重头饰,然后就脚了,成语“品头论足”、“品头题足”都有议论妇女的容貌体态的含义,头和足,成为文化人眼里女性美的一个重要标准。 古代男人为什么喜欢三寸金莲 “缠足自始至终都代表性意识的自然存在。”《中国艳情》一书的作者高罗佩在书中也说过:“小脚是女性性感的中心,在中国人的性生活中起着极为重要的作用。”脚在性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其实在更早时就有古人探索和实践过。在古人们的审美观里,三寸金莲是很性感的,能够激发他们的 *** 。清代李汝珍在《镜花缘》中说:“缠足与造淫具何异?”千百年来,三寸金莲与中国人性生活,都有着不一般的关系。古人对“三寸金莲”的痴迷让现代人惊叹。三寸金莲是缠足给缠出来的。据一般说法,缠小脚最早开始于公元969~975年南唐李煜在位的时期,李后主的一个妃子别出心裁,用帛将脚缠成新月形状在金莲花上跳舞取悦皇帝。后来这个做法流传到民间,缠小脚之风渐渐普及到了百姓人家。但也早在公元前770-476年的战国时期,就有了缠小脚的现象。妇女缠足的风气在清代康熙年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清朝统治者反对汉族女子缠足,康熙三年,康熙皇帝曾下诏禁止,违者拿其父母问罪。但此禁令仅颁布了四年就被迫撤销了。旗人女子也开始东施效颦。顺治皇帝曾下达“有以缠足女子入宫者斩”的禁令,也未起到效果。 苦学识不如知识知识不如做事做事不如做人重师者王重友者霸重己者亡人生三比:比才华比财力比境界早安!送给自己的话一个人起点低并不可怕怕的是境界低很多取得一定成就

《知否》之中,小秦氏,心狠手辣,计谋颇深。为了让自己的儿子能够继承侯府的爵位,她苦心积虑的算计,最终将顾廷烨赶出了顾家,唯一可惜的是并未逐出家谱。按理来说,小秦氏对顾廷烨的诬陷,是气死自身父亲的逆子,名声彻底败坏。在孝道为先的年代,顾廷烨被划去家谱上的名字,也是情理之中的。那么为什么小秦氏没有敢将顾廷烨逐出家谱呢?其一,丹书铁卷成为顾廷烨的保命符。

顾家,世代武将出身,顾廷烨的祖父曾因功劳显赫,被皇上赐予过丹书铁卷。以当时顾家的情况来说,顾廷烨是最合适的爵位继承人,逐出家谱是一件大事,小秦氏一人无法决定,应该由家族之中的众长老一同决定。可长老从来都不是傻子,明面上是在附和小秦氏的想法,可真正内心都各有决定。这就直接导致了,小秦氏费尽心思将顾廷烨赶出顾家,可在顾廷烨立下战功后,又风风光光地重新回到顾府。当年,若是顾廷烨被家谱除名,身为丹书铁卷爵位最为合适的继承人,皇上必定会对此事进行过问。顾偃开的死亡,看似是顾廷烨将其气死,不孝,实则背后令有隐秘。小秦氏没有必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将顾廷烨彻底斩草除根。在她心中,自己一手溺爱捧杀带出的顾廷烨,也不会有任何翻身的可能。而顾府的爵位,也会顺理成章地在几经波折后,由自己的儿子继承,一切事情到此为止就足够了。其二,顾偃开曾为顾廷烨留下遗书。

顾偃开,他是一个计谋颇深的老狐狸,三任妻子,都为侯府做出了贡献,他可谓是将一生都奉献给了侯府。表明上,顾偃开对所有儿子都很关切,悉心照料,可实际上早已对顾廷烨多加提点,希望他能够真正独立。对于这个与自己性格最像的二儿子,顾偃开是最为喜欢的。他早早写好的两封遗书,是给顾廷烨未来最大的保障。顾偃开在生前特意写了两封遗书,分别交由到不同的长老手中,害怕的是在自己死后,顾府出现动荡,顾廷烨无家可归。遗书中的内容是,在他死后,白氏留下的所有财产都交由给顾廷烨一人。当年若非白氏带着百万两纹银相嫁,顾府也不能够解脱危机。现今,一旦顾廷烨被家谱除名,所有的白氏遗产,顾廷烨都要带走,这对于长老们来说绝非一件好事。为了保留下白氏的财产,顾廷烨绝对不能够被侯府除名。其三,小秦氏有着自己的想法。

小秦氏,她在进入顾家以来,百般谋划,终究是为了让自己的儿子顺利成章的继承爵位。她在前期的剧情中,一直都是一个温柔,慈爱,美好的继母,可谁知她内心深处的野心和欲望。小秦氏在顾偃开去世后,也是一点点将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顾廷烨的面前。顾廷烨其人身上有两样为人所图之处,一为侯府爵位,二为白氏的财产。在顾廷烨被赶出顾家后,他与爵位无缘,更是可以成为制约顾廷煜的存在。可若是直接除名,小秦氏渴求的白府财产也将被他带走。不除名从来都不是心软,而是有着更大的利益。至于顾廷烨,在离开顾家之后,彻彻底底看清了自身所处的境况。在知道自己并未被家谱除名后,他拼命地建功立业,战场厮杀,只为了将顾家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取回来。权势永远是一个人最为重要的武器,曾被灰溜溜扫地出门的顾廷烨,在建功立业后,回到顾家,无人敢去阻拦。可一事无成,逍遥浪荡的顾二叔,永远不会被人重视。小秦氏的算计落得一场空,她的儿子并不想要侯府的爵位,而顾廷烨也终究成长为真正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