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得从中信月刊 进化论不可信吗?圣经可信吗?那怎么解释一九二七年以来,在北京周口店发现北京猿人(又称北京人),据考古判断是生活在四五十万年前。又于一九六五年五月,考古学者从云南元谋上那蚌村发现了猿人化石,定名为元谋猿人,据考古判断为距今一百七十万年前?国外更早的资料就不用说了。 这个年代,科学就是真理,就是证据,这些出土化石,总该能堵住神创论者的口吧? 事实却不是这么简单,达尔文的进化论虽于一八五九年提出来后,像星火燎原,风靡全球,而且百多年来成为主流意识,纳入学校教科书;能思想的人就知道,进化论原本是根据局部的某些物种的变异(进化)现象提出的,即使有些道理;可是,把基于经验论的部分事例推广为一切生物生命起源的普遍理论原则,纯属科学假说,未经科学证实,因此绝不是科学真理。本文不讨论进化论的普遍原理,单说进化论的最重要推论:即人类由猿人进化而来的结论绝不可能成立,从而彻底动摇进化论的根基、反证进化论的不可靠不可信,证实圣经创世记上帝造人的可靠性和可信性。 进化论与神创论争论了一百多年,大家都在争论进化论本身的论点和论据。我在本文且不触及进化论的具体论点论据,而是用数学来计算人口增长率的事实,看进化论是否能立得住脚。 我先介绍大家一个可用来计算人口增长的公式:N=N0*(1 r)n(式中N0为所计时间起点的人口基数,*为乘号,r为人口年平均自然增长率,n为年数,N为n年后的人口数值)。 据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一九九九年初公布的统计数字,一八○四年世界人口十亿(注一)。参照神学家们释经编出的圣经纪年,假定挪亚洪水发生在西元前二三五○年,算到一八○四年,共约四千一百五十四年间,世界人口由挪亚一家八口增加到十亿。按上述公式算出实际年平均人口增长率约为4.5‰;若算到二○○七年66亿,则为4.73‰,与前者4.5‰非常接近,但略高。这是因为最近二百年来实际人口增长率高于一八○四年以前。这个增长率为西元二○○○至二○○ 五年(世界无大战争)世界人口增长率12‰(注二)的约40%,与十七世纪世界人口增长率5‰(注二)非常接近,考虑到古代战争频繁及天灾瘟疫导致人口自然增长率很低,可见从挪亚洪水后(西元前二三五○年)到二○○七年的实际人口增长率4.73‰非常合理可信,与实际人口数吻合。 再往以前看,圣经并没明文交代到底上帝创造始祖亚当、夏娃时是西元前几年。关于人类受造的年份,圣经并没提供完整和连贯的资料。福音派圣经学者都主张人类的历史不长,不像进化论所说的几十万年和几百万年。相反,圣经学者认为人类历史不长,从始祖受造直到只不过大约六千到一万年间。本文就针对六千年和一万年这两种情况计算、讨论。 先按六千年计算。从六千年前亚当夏娃二人到二○○七年66亿人,约六千年间,用上述公式算出年平均人口增长率为3.652‰。这个增长率为西元二 ○○○至二○○五年世界人口增长率12‰的30%。再按一万年计算,由一万年前的亚当夏娃二人到现在66亿人,年平均人口增长率约为2.2‰,约为二 ○○○至二○○五年世界人口增长率12‰的18%,为十七世纪世界人口增长率5‰的44%,非常接近也相当合理。因为古代人口基数很小,故人口增长受战争和天灾瘟疫影响很大。例如从西元前二○七○年夏禹时代(人口1355万)到清朝顺治八年(人口1063万)(注三),三千七百二十一年间人口增长率为负(若按年增长率2.2‰计算,不得了,应该达到482亿人)。由此可见,无论按六千年还是一万年计算,从上帝造亚当夏娃二人到现在约66亿人口,年平均人口增长率分别为3.652‰或2.2‰与现代的增长率12‰相比,与十七世纪世界人口增长率5‰相比,差别很小,而且很合理。 与此相对照,下面用同一公式、同样演算法来计算按进化论说法的人口增长,结果得到天文数字,与现代人口数目相差若干亿倍。 2009-05-25 125009 补充: 我们且先用「北京猿人」的说法,人类的历史起码有四五十万年。就按较低数字四十万年计算吧:四十万年前最少得有男女共二人(实际当然更多),假定人口增长率取0.15‰,相当于从两个人开始,过五千年后才增长到四个人(即为西元二○○○至二○○五年世界人口增长率12‰的八十分之一),以此极低的人口自然增长率0.15‰,四十万年前只有 2009-05-25 125024 补充: 二人计算,则现在人口数应为2.27*1026,等于227亿亿亿人。227亿亿亿人是甚么概念?以平均每人体重五十公斤计,这227亿亿亿人的体重相当于1800多个地球的重量!当然是太荒唐,绝对不能成立的。更不用说170万年了。这是第一层次的论证。 2009-05-25 125317 补充: 第二层次的论证:如果四十万年前就有了人类,显然不只两个人,不用说成千上万,就假定只有二十个人吧,实际人口自然增长率也不会低到0.15‰。如果假定为0.3‰(万分之三,为西元二○○○至二○○五年世界人口增长率12‰的四十分之一,相当于从二十个人开始,过二千三百年后才翻一番增长到四十个人,还是极低的),那么以二十人为基数, 2009-05-25 125346 补充: 按年增长率0.3‰计算,经四十万年后,现在人口数应为2.5*1053。这么多人数的体重总和竟然超过整个宇宙全部星球质量的总和!(一般估计银河系含有数以千亿计的太阳系,整个宇宙含有数以千亿计的银河系。一个太阳系的质量约为2*1030公斤)这当然是更加荒唐透顶,绝不可能。由此更进一步反证了基于进化论原理的四十万年以前就存在人类的 2009-05-25 125522 补充: 说法决不能成立。那些考古学的「科学鉴定法」肯定不够科学。 使用同一计算公式,按圣经的神创论计算,得到的年平均人口增长率为3.652‰或2.2‰,人口数目66亿,都与现代实际数字非常接近;而按进化论计算,即使使用极低的人口增长率(0.15‰,比3.652‰约小廿三倍),得出的现代应有人口(227亿亿亿)也比实际人口(66 2009-05-25 125541 补充: 亿)大三亿亿倍的荒唐结果。这样鲜明的对比,足以证实神创论无可质疑,反证出进化论的人口起源论荒唐到极点。本文的论证和反证方法足以从总体上全盘否定进化论的人口起源论。 结论很清楚:神创论上帝造人可靠可信。进化论不可靠、不可信。人类起源于猿猴之说完全不可能。 2009-05-25 125618 补充: 路 2133 天地要废去,我的话却不能废去。 路加福音的家谱是很完整的以耶稣是人的后代追回至亚当是神的儿子这样的计算人类历史(并非地球年份)是可信的年份。 或许有人质疑马太福音家谱又如何?这是一个王的族谱以亚伯拉罕受拣选和王朝计算这不是以人 本为单位是不同意义的讯息。 2009-05-25 125635 补充: 来 112 你要将天地卷起来,像一件外衣,天地就都改变了。惟有你永不改变;你的年数没有穷尽。sowhat既然明白「人口增长取决于很多因素:生活环境、出生率、夭折率、医药卫生水平、天灾人祸等等。」 那么sowhat就不该有这个主张:「...用4.73‰增长率,计算挪亚至摩西出埃及年代的人口...为 468 人!根据民数记,仅仅以色列人就有约二十万人!是否应该写一篇《从人口增长率看民数记》?」 既然人口增长率取决很多因素,增长率当然随着不同时期会有所转变,4.73‰的值,只是历年平均增长率,4.73‰在几千年间并非一成不变,可有升跌。 sowhat错误假设4.73‰是一个常数,再推导出滑稽的结论。这糊涂帐无理由要由作者「诚信」去承受。又不是亚米巴虫 (还要在实验室的环境下)... 怎么可以简单的用计算年利率的方法N=N0*(1 r)n 来计算人口.... -_- 而且突变 (mutation) 好像是进化的重要原素,怎么就只字不提了...?参考以下在 *** 打入creation 字眼找到的片断 *** /watch?v=2iT9gzI8YeA *** /watch?v=2Xn_BhMmSQU&feature=related *** 拍的KORaN PROVE CREATION *** /watch?v=Qfe9UVdD6uA&NR=1 CREATION OF THE UNIVERSE 或再打入creation earth creation mooncreation universecreation sun 等「楚人有涉江者,其剑自舟中坠于水,遽契其舟曰:『是吾剑之所从坠也。』舟止,从其所契者入水求之。舟已行矣,而剑不行,求剑若此,不亦惑乎?以故法为其国与此同。时已徙矣,而法不徙,以此为治,岂不难哉?」《吕氏春秋.察今》 2009-05-25 211945 补充: 刻舟求剑这样的故事不但发生在寓言里,只要有像中信月刊那篇文章的作者那样天才的人,现实生活也会发生。 他认为西元前二三五○年到二○○七年的实际人口增长率4.73‰非常合理可信,为什么他又不用这个增长率计算一下西元前二三五○年到西元一年的人口有多少? 他自己也说『例如从西元前二○七○年夏禹时代(人口1355万)到清朝顺治八年(人口1063万)(注三),三千七百二十一年间人口增长率为负』,既然是这四千三百五十年之中便有三千七百多年是负增长,他还说什么4.73‰非常合理可信?亏他的笔名还叫「诚信」,真幽默! 2009-06-02 003951 补充: 用中信月刊那篇文章(诚信《从人口增长率看进化论》)的刻舟求剑逻辑,用4.73‰增长率,计算挪亚至摩西出埃及年代的人口,也颇为有趣。摩西出埃及时大约公元前一四九○年,亦即距挪亚大洪水860年。计算出来 468 人!根据《民数记》,仅仅以色列人就有约二十万人!是否应该写一篇《从人口增长率看〈民数记〉》? 2010-01-05 122603 补充: 虽然 a90316782 的答案不算很好,但起码基本上没有错。 但楼主所择选的答案是大错特错,而且错得很 *** ,竟然用刻舟求剑法去计算历史人口增长。这样 *** 的理论,任何一个正常成年人--甚至小孩,都应该一看见便条件反射地捧腹大笑。 如果没有人指出其错处,楼主看不出错,也不出奇,反正耶教也充满了 *** 的辩解,教徒将之当宝。但我已指其错处,而且其错处亦相当明显,理由亦相当显浅,楼主仍然要选这个大错特错的答案,足见楼主的厚颜 *** 。 2010-01-05 133011 补充: 『假定挪亚洪水发生在西元前二三五○年,算到一八○四年,共约四千一百五十四年间,世界人口由挪亚一家八口增加到十亿。按上述公式算出实际年平均人口增长率约为4.5‰』 是不是也应该用同一标准去计算其他年代的人口? 摩西出埃及时公元前1490年,亦即距挪亚大洪水860年 全世界只约有 378人(4.5‰) 公元1年: 全世界只约有 304439人(4.5‰) 公元2年汉朝做了一次人口普查,共约5959万人,仅仅是 *** (那时鲜有外族)便是「诚信」方法计算出来的全世界人口的196倍! 2010-01-05 135733 补充: 我在一个回答评论过这个胶论: 请问现在全球有多少犹太人? .knowledge.yahoo/question/question?qid=7009060800695 yahoo 知识 还有其他基基贴这篇胶文: qid=7009072700517(落选的 007,奇怪的是本题的最佳回者godtobelieve在该题也没有引用这篇胶论,大概是他已从我在意见的发言发觉这篇胶论荒谬无稽、滑稽可笑) qid=7009122701224/qid=7009122900524,均已落选,其中qid=7009122701224的最佳解答也有对这个胶论反驳。 2010-01-05 140858 补充: 在讨论区,这个胶论曾被挖苦取笑: 【奇文共赏】从人口增长率看进化论 uwants/viewthread?tid=9039860 古代由于医学落后,出生之后的夭折率远高于现代。是故,不要说战争年代、瘟疫年代,就算是太平盛世,人口增长率也只可能小数后两个位的百分比(即万分之几)。如遇上灾难,更是锐减(例如汉末、欧洲的黑死病)。 夭折率高,不单是婴儿阶段,就算是儿童、少年,也颇高。即使成年人,也常因不明疾病而去世。是故,古语有云:「人生七十古来稀」。苏轼年约三十写江城子,已自称老夫:「老夫聊发少年狂」,现代,六十岁都未敢自称老夫! 史前还未有房屋,还要面对猛兽、林火……。 2010-01-05 154334 补充: 「诚信」胶文注三的连结提供了中国历代人口数,虽不十分准确但也有 sinology/book/3/02-lib/01-zg/03-guoxue/其他历史书籍/历史工具类/历代人口的官方统计数 以下网页列举了主要的现代学者估计的全世界历史上历代人口数,他们已根据众多资料、记录,计出来的数字有一定参考价值: census/ipcworldhis 根据这网页,到了十七世纪的下半叶(上半叶还是负增长),还不到0.4%,几个有估计这段期间的人口,其增长率全部低于0.4%。 2010-01-27 122303 补充: 事实上「诚信」的文章是以人口增长相当稳定作为基础。 「诚信」说4.73‰「与十七世纪世界人口增长率5‰非常接近」故「非常合理可信」,假如不是假设相当稳定,是不能以平均数与得出这平均数的其中数字接近为由去说这个平均数「非常合理可信」。 例如用A、B、C、D、E、F六个数计出一个平均数 50,如果这六数分别为 1、20、30、70、80、99,一定不会说「与 A 非常接近,可见 50 非常合理可信」。 所以事实不是「sowhat错误假设4.73‰是一个常数」,而是sowhat用「诚信」的人口增长相当稳定的假设去核算他的主张,结果当然是由「诚信」承受。 2010-01-27 164625 补充: 我用「刻舟求剑」去比喻「诚信」的人口增长相当稳定的言论,而且我还分析了各种原因造成古代增长率极低,一再重申,并且举出实际数据支持: 「以其中Biraben的估计为例:公元1年的2亿5500万人,到1900年的16亿3300万人,平均增长率比1‰(0.1%)还要低,0.979‰(0.0979%);若公元1年到1500年的4亿6000万人,则更低至0.4‰(0.04%)!可见古代人口增长率极低,其他的不一一枚举了。」 我讲到明是因应「诚信」的假设,去为他计算。 飞机仔竟说我『假设4.73‰是一个常数』,简直睁着眼颠倒黑白。 2010-01-27 171549 补充: 我用「诚信」的人口增长相当稳定的假设去为他核算时,取样已尽量宽松,只取很长的时期(860年、2350年及2007年),中间纵有天灾人祸理应已均衡了--更何况「诚信」主张这些影响有限(以与一个世纪的增长率接近,便说合理,即是受了天灾人祸影响后,每个世纪的平均增长率都应该接近总平均增长率)。 我明白「人口增长取决于很多因素:生活环境、出生率、夭折率、医药卫生水平、天灾人祸等等。」不等于「诚信」明白。事实上「诚信」从未提及生活环境及医药卫生水平。他在解释他计算出的总平均增长率与近现代的差别时,也只提及「考虑到古代战争频繁及天灾瘟疫导致人口自然增长率很低」,没有生活环境及医药卫生水平。 2010-01-27 174101 补充: 《从人口增长率看进化论》一文自相矛盾之处很多。 例如他假设人口增长相当稳定,但他又承认有负增长,而且还是很长的时期(公元前2070年中国人口1355万至的清朝顺治八年1063万人这3721年间中国人口)。若以大洪水时至2007年的4357年间,其中占有3721年中国是负增长, *** 在这4357年期间的平均增长率不可能不是远低于4.73‰。事实上若计算夏禹时代的1355万至今,只要平均增长率是 1.1‰(不足4.73‰五分之一),便达到 11 亿9690万人。故这期间平均增长率极低,虽然不是全世界人口,但现在 *** 占世界人口 18%强, *** 的人口增长对世界人口增长举足轻重,必有明显影响。 2010-01-27 174445 补充: 「诚信」的自相矛盾,又例如他认为大洪水后世界人口只剩8人,但他又计算由亚当年代至今的人口增长。我之前已指出,本应所有大洪水之前的人口数都必须抹掉,推倒重来。 其结果3.652‰(六千年计)或2.2‰(一万年计),他还一样与二○○○至二○○五年世界人口增长率12‰及十七世纪的5‰比较,他也说「非常接近也相当合理」,又「因为古代人口基数很小,故人口增长受战争和天灾瘟疫影响很大」,这次的差距较大,所以他的理由增加了「古代人口基数很小」故「影响很大」,明显是因为已包括了更古老的年代,而更古老年代人口较少,故客观因素对人口增长较单以由大洪水起计算为大。 2010-01-27 175034 补充: 也是没有提及生活环境及医药卫生水平。 但他马上以公元前2070年中国人口1355万至的清朝顺治八年这3721年间中国人口负增为例去说明这个「影响很大」,既然他认为公元前2350年全世界只剩下8人,公元前2070年的事,这与大洪水前的事有何关系? 2010-01-27 175902 补充: 我在文章附有的有关世界历史人口的连结,我就已抽出其中Biraben的估计的由公元1年的2亿5500万人,到1900年的16亿3300万人,平均增长率比1‰(0.1%)还低。若公元1年到1500年的4亿6000万人,则更低至0.4‰(0.04%,比「诚信」认为「非常合理可信」的4.73‰的十分之一还要低)。 2010-01-27 180029 补充: 明显古代人口增长率是极低,十七世纪的约5‰(其实如果根据Historical Estimates of World Population的各数据,也没有这么高)已经属于后期的高增长率。早期,在第一个千禧,多数世纪的零增长,其余是负增长或极低增长,有的比0.1‰还要低,高的也不过略高于 1‰。之后随着人类知识增加而有所提高,但直至十七世纪,也只有极个别世纪略高过2‰,其余大部份低于2‰。 别忘记这已是文明史后的事,在还未有房屋的年代,人类还要面对日常的自然灾害,当然是比这更为低很多很多。还未计远古未有医术这个因素呢。

真正的富贵人家,才会建大的祠堂,然后修家谱,但像我们这些平民,他们可能也是与我们一样,记的也就是自己这几代人而已。

古代跟咱们是不同的,他们那里当一代中出现一个有财的人,赚钱了或者发达了,都会修祠堂,修了祠堂以后就开始写祖谱,但因为之前的不知道,那可能就会写知道的几个。从这个有钱人开始,他们家发达了,以后就会一直记族谱,并且发达以后的有钱人,总是会盘根错节的结交许多有钱人,这样就成为了一个大的世家,一个大的世家,他们每年都会开祠堂祭祖,并且在家里有嫡子嫡孙时,需要记入祖谱的时候,都会开祠堂写进去。

世家的发展有时候比一些王朝时间还会久,他们都是不缺钱,同样也不缺官位的人。

这些人的族谱就比较久远,而且后人也会知道自己的先祖是哪一位。

穷人基本是没有什么家谱的,顶多也就是一个村里修一个同姓的大祠堂,每家人的人去逝都会放在祠堂里。

1、家谱是姓氏文化的载体

族谱兴起于魏晋时期,到了唐代主要有私修的单姓族谱和官修的天下望族谱,宋代之后,修谱之风盛行,到明清时甚至到了“既无无谱之族,亦无无谱之人”的程度,而家谱的内容则包括世系和血缘关系图表,族规、家训规范,祠堂、祖茔、公田,家族源流和迁徙史等。

2、族谱是家族历史的传承

族谱是记载宗族世系及其事迹的档案,它以特定的形式记载了宗族的历史,可以和历史档案中的奏折、题本、信函、日记等并列为一类史料。不但记载了家族在一定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状况,本族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

还记载了与家族有关的重大历史事件,以及与本家族相关的地方风俗习惯、名胜古迹、年节来历等,具有难能可贵的史料价值,是档案学、历史学和文化人类学、民俗学等学科的重要研究对象。

3、家谱是宗族血脉的凭证

家谱是记载各个姓氏家族子孙世系传承之书,具有区分家族成员血缘关系亲疏远近的功用。家庭渊源与世袭图表是家谱中最重要的内容,也是记载最详细、最精确的部分。家谱历来是人们寻根问祖的重要依据。4、后代重拾文化记忆的精神寄托

家谱是孝道文化的体现,在当今社会更多意义上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寄托着对祖先提倡的优良道德品行的向往,也是优良家风的承续。家谱是家的根、人的根,作为“家史”的家谱不仅可以补充正史和野史之阙,还可以引发大家“寻根问祖”的热情。

5、家谱是传统教育的生动素材

大多数家谱还记载着家训、家规,表现出中华民族的道德规范、价值观念和时代风尚,特别是对教育、文化的高度重视,记录着对家族世代为人处世所应遵循的行为规范。在阅读这些资料时,历史上的一个个人物便鲜活了起来。

他们的事迹有的令人泣泪哽咽,有的令后人扼腕感叹,是传统教育的生动素材。族规、家训中也保留了许多对我们今天极为有益的东西,如孝父母、和夫妇、尚节俭、戒赌博、戒淫秽、戒懒惰、戒奢侈等,对我们建设现代家庭道德和精神文明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参考资料来源:人民网-家谱有何新价值?重拾“家史”背后的温情与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