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族谱规定了取名用字,用字都是明朝时期开始,由皇帝正式赐予的。孟氏用字,首先从第50代开始,定“德、祖、惟、之、思、克”为字,这是家族自定。后面景泰年间赐了“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崇祯皇帝朱由检赐了“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到了清朝同治又赐“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孔氏用字,则从五十五代开始,明洪武皇帝赐了“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后面的也如孟氏。可见,由皇帝赐行辈用字,孔孟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年代不同。存在“时差”第五十代孟氏,自定了“德”,就与后面自己孟氏和孔氏第七十七代都会有重复。 详细如下:孔子家谱正式订出行辈是在明朝:明初朱元璋赐孔氏八个辈字:公、彦、承、弘、闻、贞、尚、胤,供起名用。后因洪武元年五十五代孔希学及洪武十七年五十六代孔讷先后袭封衍圣公。这样就把“希”和“言”旁加上去为十个字,即: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后清代为避帝讳,将弘改为宏,胤改为衍)。明崇祯年间,这十个字已不够用,由六十四代衍圣公孔胤植(孔衍植)奏准。后续十字即:“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到清乾隆九年(1744年),由礼部调查整理,报皇帝钦定,再添十字:“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民国八年由七十五代衍圣公孔令贻又立二十个字咨请当时的北洋政府核准公布。亦即第八十六代至一百零五代。即“建道敦安定,懋修肈彝常,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到现在为止已知最小辈是“钦”字辈。不少孔孟后人从名字上就能看出来辈分大小。在此之前,孔子家谱非常繁芜,这个取字方法比先前大大简化,又经皇帝提倡,使得中国其它大家族谱系的也开始效仿这种方法。 由于孔氏谱系的完善,有时孔姓人也会遇到了一些小小的不便之处。如若按孔氏家规规定,同姓同宗晚辈见到长辈一定要按辈份称呼,往往出现年龄相仿者辈分相差数辈甚至十数辈的情形。另衍圣公府里面不用孔姓为佣人,主要原因就是衍圣公很可能比多数同宗人辈份要低,导致主仆关系和辈分关系发生尴尬。一些孔姓贫穷人家可能会先改名姓再进府为仆。 孟子、曾子、颜子三族亦用孔姓行辈排序,这三家的家谱与孔子家谱合称“通天家谱”,唯开始时期和严格程度各有差异。

孟氏自孟子到孟宁,四十五代大都单传,从五十代起,孟氏族入开始有意识地在同辈兄弟取名时采用同一个字,来表明代系,也便于识别、记忆。从五十代到五十五代行辈字分别为:德、祖、惟、之、思、克,但要求并不严格,特别是经过元、明易代之乱,族人四散流徙,给子弟取名时不可能循规蹈矩。

孟氏按行辈起名始于明代,朱元璋对孔、孟后裔格外优礼。赐给祭田、免除徭役,从明景泰年间孟子的第五十六代孙孟希文被授予世袭翰林院五经博士算起,孟子后裔开始授世职。当时,立了“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十个子辈;明末,又立了“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十个字辈。清同治四年(一八六五年),孟氏修谱时又立了“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十个字辈。民国初年,又立了“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二十个字辈,并咨请当时的北洋军阀政府内务部核准,登报周知。

从孟轲到孟繁骥共经历了七十四代,到“昌”字辈共105代。

56~65代:希言公彦承,宏闻贞尚衍。

66~75代:兴毓传继广,昭宪庆繁祥。

76~85代:令德维垂佑,钦绍念显扬。

86~95代:建道敦安定,懋修肇彝常。

96~105代:裕文焕景瑞,永锡世绪昌。

【注:后来,为了避清高宗(乾隆)爱新觉罗弘历之讳,改“弘”,为“宏”,

孟氏行辈[1]

为避清世宗(雍正)爱新觉罗胤祯之讳,改“胤”为“衍”。】

如果说我们每个人都是孔子的后人,而且是直系血缘关系,这听起来仿佛是耸人听闻,简直是无稽之谈,但是现在就用逻辑来揭秘这样的事实,恐怕没人敢承认这个事实,孔子离现在已经有2000多年了,孔子目前有72代后人,以孔子开始,如果孔子的后人每人都只生一个,这72代也最多只有72人,如果每个后人都生2个,这个数字你绝对想不到是多少?这是一个逆向思维的问题,需要更多人来揭秘,至于事情的真实性,需要更多人来求证,我个人认为真实性、准确性在99%,如果属实将是人类史上的一个重大的发掘。假如他生了一男一女,再到他儿子生下一男一女,他女儿也生下一男一女,然后第三代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也个生下一男一女,这样每个直系后代男女,假如他每个后代都生2个孩子,这样算是2的71次方是236118324143481021,这样一算仅仅2000多年,属于他的直系后代就多达这么多,所以这个数据非常不现实,但是这样算的确是这么多,比如在孔子后几十代后的直系后代之间结婚,这样就不能算成次方,所以他的直系几十代后人很多都是夫妻,而他们根本不知道,比如夫妻都是孔子30代儿女后人,男性的在姓名上一直姓孔,但是女性后代有姓李张何陈等等,这样就说明很多人是母系,大部分是父系和母系混合的后代,这样复杂的关系也自然理不清了,而这个数据是非常之大,而如此大的数据为何与现在人口不符合?所以这样计算或许有的人觉得不合适,我们不了解古代的计划生育,但是一点肯定的,孔子有72代父系后人,从一个人的父母双亲开始算,算到71代,发现数字也是236118324143481021,然后这里很多又重复了,比如从春秋战国到现在一共有200亿,这样计算平均一个人在数据中重复115.3万次之多,这样就更证明了在这71个父系和母系人口中,很多已经重复了,比如有的夫妻他们几十代前的父系是一个人,这样的数据足以证明我们父系母系之上,恐怕连孔子躲都躲那么说明这样计算平均有,越到后来的夫妻是孔子的直系后代可能性越大,一个人是男女共同的血缘关系,一个金字塔的方式,按照数据计算,现在每个人不是孔子血缘后代只有亿分之一的可能,假如当年孔子不生孩子,这13亿会变成另外的13亿,现在人口与这样就证明2000年以前的人与我们几乎每个人都有直系血缘关系。每一代其实就是一次方,71次方出来的数据为什么比13亿大几十亿倍,这足以说明后代的夫妻也有很多都是他的直系后人,越到以后几率越大,几率越大证明后人就越多,就像当时有几千万人他们的后代第一代像蚂蚁乱串,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等等,如果2000年当时死一个人,两个孩子没生,那么我们中国13亿的数据就刷新一下了,不是我们这些人了,所以过去秦始皇、孔子、老子、屈原,甚至是奴隶、乞丐等只要他有孩子的都是,没有了一个人今天人们数据就会刷新,人类的生存很怪异也挺有意思,所以我坚信2000年前任何一个有孩子的父母都是我们的直系祖宗,如果你现在有两个孩子,以每个孩子生一男一女的话,2000年后百分之百所有的中国人都是你的直系后代,如果没有2000年后的中国人口在15亿,人们集体刷新另一组,但是人口不会减少,只是这15亿不会是之前的那15亿人口了,可见我们能出生绝对比唐僧西天取经还难!我们会简单的认为我们的祖先犹如是一根线上去的,其实很多人的祖先都是一根线上去的,上到最高点都是一个人,而不只是一根线,一个人有几百亿线,每跟线都是交叉的路达到2000年的所有人,我们的祖先有几百亿人,少了一个,我说2000年随便一个人都大部分可能是现在全中国的祖宗,不仅仅血缘关系,没有他也一样没有我们,当然现在孔子72代后人孔宪铎只是孔子的纯父系后人,而现在大部分人中国人都是父系母系混合了,越是年代近的人血缘关系越小,我认为曹操是中国99%的人的祖宗,而朱元璋就不一定了,我认为朱元璋的后人有100多万人,1000年后差不多全国人民都是他后人了,很多人都忽略了母系和母系与父系混合系等等,只知道纯父系,那个孔宪铎没有什么值得荣幸的,如果从现在把每个母系父系以上的几十倍全找到,以每个人有一对父母,每个父母有两对父母,这样下去有71代,算算有多少人,起码父母是两个不多不少,这样算下去确实有几万亿都不止,但是呢,因为会重复,比如有的人夫妻他们几十代前的父系是一个人,如果不重复,那么必须要有236118324143481021人口,这样的人口是不可能成立的,这个数据非常可怕的,得到的结果是71代后重复严重,不然几万万亿人口,如果算是纯父系的数字是可以计算的,但是父系母系几十代混合的,前面说而按照几千年中国人口一共假设在200亿,而按照父母的72代算几万万亿都不止了,所以很多血缘关系都重复了,很多夫妻都是某人的儿系女系后人,也就是说现在你不是孔子后人的几率只有亿分之一。如果还没看懂就通俗一点吧,我举例孔子有一儿一女的话,他的儿子也有一儿一女,他的女儿也有一儿一女,这样第二代是2个人,第三代就是4个人了,他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分别有一儿一女,那就是8个人了,以此类推,所以得到的数据是非常庞大,如果这样不好推算,那么就从现在一个人父母一样,一个人爸爸的父母,妈妈的父母就是四个人了,奶奶、爷爷、姥爷、姥姥的父母就是8个人了,以此类推,71代算的人数是236118324143481021人,但是这样算肯定是对,但是从古代到现在算200亿人吧,绝对不可能是236118324143481021人,所以很多人已经在里面算重复的次数了,按道理71代的前辈这样算下来是有236118324143481021人,但是为什么没有,那么就说明已经重复了,比如夫妻两个在27代之后他们在70代或许是一个祖宗的,这样就重复了,重复了多少?这样计算平均一个人在数据中重复115.3万次之多,27代父系母系N与49代母系父系C他们过去也曾经有一个祖宗,重复115.3万次之多就相当于在26个字母中任意几位字母相组合,从古代到现在200亿个人每个人与人的关系全部理清后,就发现关系重复多达115.3万次之多,也可以这样理解,这样就更证明了在这71个父系和母系人口中,很多已经重复了,重复的关系说明很多前代的人是后代的父系母系的祖宗,甚至结婚的两个夫妻在2000年前大部分都会有一个祖宗,比如有的夫妻他们几十代前的父系是一个人,这样的数据足以证明我们父系母系之上,恐怕连孔子躲都躲那么说明这样计算平均有,越到后来的夫妻是孔子的直系后代可能性越大,一个人是男女共同的血缘关系。如果在2000年前偶尔死去一个准备未来生两个孩子的孕妇,那么今天全国大部分的人的都要全部刷新全新的面孔。无论是秦始皇、屈原、孔子、周武王只等只要是有后人的前人,他们99.9%都是我们的直系祖宗,年代越久可能性越大,年代越近可能性越低,按照推理在我们是朱元璋后代不足0.1%,但是2000多年有几个儿孙的人,现在直系后代多达99.9%,2000年后,你也有可能是每个中国人的祖宗,如果你今天死去,2000后数据就会刷新一下,你现在有两个孩子,你的后代每个人以生2个孩子算,25年后你有了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50年乘以2,75年代乘以2,100后年你刷新了32人,2000除以25,等于80,每次乘以2,从每个25年后的得到结果的基础上乘以2,算的数据在万亿亿,显然不可靠,这个数字说明了这几十代人中比如关系重复很多次,从第一代到80代重复了N次,如果不重复这个数据是成立的,而现实根本不可能有几万亿亿人,所以这80代的后人中,他们很多夫妻并不是单项的,你是他们夫妻两的祖宗,这样就可以证实很多都重复了,如果由一个47代的祖宗是一人,这夫妻两的族亲重复多少倍了,从47代以上全是他们公共的祖宗,如果你不承认重复不承认和他的祖宗是一个人,那这数据就是几万亿亿,这个数据恐怕你不好解释,按照人类这种几率,而2000年的人口一共才多少?包括你的孙女也是他们很多夫妻当中的祖宗,这样一算,你的一代二代三代等,很多都与79代78代等算祖宗的方式中重复了,如果49代的夫妻的祖宗是一人,那这个数字就重复了一次,如果200年后刷新人数不会变化,但是人全变了,所以孔子的混系后代人口非常多,比如男女的,直系后代非常少只是一代代都是父系,孔子的后代有72代和男女两个不同的环节。你不想是孔子的后人都难,所以以后别乱骂人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亲戚。

延陵是春秋时期的古地名,大约在今天的常州、江阴、丹阳等吴地沿江地区,是吴国季札之封邑。季札,春秋时吴王寿梦的第四个儿子,称公子札,也叫"延陵季子"——在古代,子,是老师、先哲的意思,也是尊称。公元前561年,吴王寿梦病重,因为季札贤能,想把王位传给他,他的几个兄长,也都没有意见,认为季札的德行才干,最足以继承王位,所以都争相拥戴他即位。但是季札谦让不肯,说:“礼有旧制,不能因父子感情,而废先王礼制。”于是寿梦留下遗命:“兄终弟及,依次相传。”他想,这样总有一天,王位会传到季札手上。寿梦去世后,长子诸樊接位,服丧期满后让位季札。季札坚辞不受。诸樊当政13年,卒前遗命传位于弟余祭,并依次传位季札,季札仍不就,最后由余昧的儿子公子僚继位。

这就是季子“三让王位”的故事由来。季子在权力面前仍然能坚守自己的理念和信仰,是值得肯定的。唐宋时,季子庙被称为江南第一庙庭。《旧唐书。狄仁杰传》中记载,唐武则天时,因为天下庙宇众多,劳民伤财,宰相狄仁杰下令将乌七八糟的庙宇全部毁掉,季子庙却被保留下来。

宋元明清历代,官府都对季子庙有不同程度的维修和扩建,在清顺治年间,达到规模空间的九十九间半。地方上无论祈福求雨问卜,都要前来祈祷叩拜,香火鼎盛。公元1088年,延陵大旱,禾苗干枯,润州(今镇江)太守杨杰亲自写了求雨文,来季子苗祭拜求雨,三日内,果然大雨倾盆,旱情得到缓解,杨杰认为这是季子显灵,遂上书皇帝,宋哲宗大喜,赞:清风足以竦万古之人心,高节可以励千载之愚俗,礼宜褒宠,以善风化,颁旨封季子庙为嘉贤庙。所以走进季子庙的大门,会看到题着“嘉贤庙”三个字的又一重门。院子里有座亭子,飞檐翘角,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十字碑”。季子和孔子是同时代的人,孔子对季子十分尊崇,曾经对他的学生说:延陵季子,吴之习于礼者也。两人并称“南季北孔”。

听闻季子去世,孔子十分悲痛,写下十字篆文“呜呼有吴延陵季子之墓”,史称十字碑。十字碑传说这是孔子留在世间的唯一礼纪。这十个字,不仅是对季子逝去的惋惜和不舍,更多的是对季子身上,诚信礼孝贤精神的褒扬。这座碑,也成了游人来拜谒季子庙时,必会参观的重要景点。根据《丹阳县志》和《吴氏族谱》记载,季子庙的前身,是季子墓,后来,季子的子孙为了纪念这位先贤,建了季子祠,秦汉两代的时候,几经修葺扩展,初具规模,史称季子庙。季子庙所在地方,叫“九里”,这是此地离当初的古延陵郡城,正好是9里路。因为非周末,也因为不是大众景点,所以游客很少,可以安静仔细地参观欣赏这座先贤的庙宇。庙前草地上,是季子的像,面容清正,手里托着一把宝剑。这也是有传说的。季札是一位杰出的外交家,经常出访周边诸国,有次他经过徐国的时候,徐国的国君非常羡慕他佩带的宝剑,但难以启齿相求,季札因自己还要遍访列国,当时未便相赠。

待出使归来,再经徐国时,徐君已经去世,季札慨然解下佩剑,挂在徐君墓旁的松树上。侍从认为人已死,季子大可不必但是他却说:"我内心早已答应把宝剑送给徐君,难道能因徐君死了,就能违背自己的许诺吗?"

这雕塑,我相信正是刻画的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