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刘循

根据《三国志》等史料的记载,刘循是益州牧刘璋的长子,江夏郡竟陵县(今湖北省天门市一带)人。汉献帝建安十八年(213年),刘备在益州之战中包围了雒城。对于雒城来说,可谓兵家必争之地,一旦让刘备攻占雒城,刘璋所在的成都,就将无险可守了。于是,益州牧刘璋派遣自己的长子刘循来抵挡刘备的大军。

在雒城之战中,刘循率军抵抗,坚守了近一年。虽然雒城最终被刘备攻克,刘循坚守到了最后一刻,这样的能力和决心,无疑是令人佩服的。公元214年,刘备包围成都,迫使益州牧刘璋放弃了抵抗。在平定益州后,刘备册封刘循为奉车中郎将。对此,《三国志·蜀书·刘璋传》中记载:“初,璋长子循妻,庞羲女也。先主定蜀,羲为左将军司马。璋时从羲启留循,先主以为奉车中郎将。”

对于奉车中郎将这一官职,是刘备专门为刘循设立的官职。这个官职的具体职权,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也即应该是一个闲职。虽然刘循足够勇猛,因为他的特别身份,这促使刘备很难让他执掌兵权,干脆让他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官职,从而避免节外生枝。

对于刘璋长子刘循的去世时间和最终结局,在《三国志》等史料中都没有详细的记载了。对此,在笔者看来,刘循应该一直在蜀汉为官,并最终病逝了,也即其获得善终的结局。

二、刘阐

刘阐,又名刘纬(《太平御览》引《零陵先贤传》作刘祎),江夏郡竟陵县(今湖北省天门市一带)人。刘阐是益州牧刘璋的次子。根据《三国志》等史料的记载,刘阐为人恭顺,轻财重士,有仁爱之风。公元212年,刘阐与杨怀受刘备所请前去饮酒,刘备乘机手刃杨怀,进攻刘璋。由此,非常明显的是,很可能在益州之战刚刚爆发的时候,刘阐就被刘备俘获了。对于一向仁义的刘备,也没有为难刘阐。

公元214年,刘阐的父亲刘璋投降于刘备,刘备将刘璋、刘阐父子迁居于荆州南郡。公元219年,镇守荆州的关羽发动了襄樊之战。趁着这一机会,孙权派遣吕蒙偷袭荆州,斩杀了关羽。在此背景下,刘璋、刘阐父子也归属于东吴了。刘璋被孙权封为益州牧,驻扎到秭归县。

对此,《吴书》中记载:“阐一名纬,为人恭恪,轻财爱义,有仁让之风,后疾终于家。”

公元221年前后,刘璋去世后,刘阐继续归属于东吴。公元223年,刘备在永安白帝城病逝。在刘备去世后,蜀汉的南中地区爆发了叛乱,这些叛军甚至联合了东吴。在此背景下,孙权册封刘阐为益州刺史,让他居于交州和益州的交界之处,以此支援蜀汉南中地区的叛军。公元225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平定南中后,刘阐回到吴国都城建业,担任御史中丞。后来,刘阐得病在家中去世。刘阐的具体去世时间,没有相关的史料记载。

三、刘氏

除了两个儿子,刘璋还有一个女儿——刘氏。对于刘氏来说,嫁给了费观。费观,字宾伯,江夏郡鄳县人,生年不祥,为刘璋的女婿。

费观的家族费氏为江夏大族,费观家族与刘焉家族世代交好,费观族姑嫁予刘焉为正妻,为刘焉生下四子。而刘璋也将女儿嫁予费观。其胞兄字伯仁,被刘璋遣使迎入蜀中。而日后名闻天下的“蜀汉四相”之一的费祎正是费观族子。

对此,陈寿在《三国志蜀书费祎传》中记载:“费祎字文伟,江夏鄳人也。少孤,依族父伯仁。伯仁姑,益州牧刘璋之母也。璋遣使迎仁,仁将祎游学入蜀。会先主定蜀,祎遂留益土。”

在益州之战中,费观作为益州牧刘璋的部下,跟随李严据守绵竹,以此抵抗刘备。费观后来与李严一同投降了刘备。在刘备平定益州之后,费观被晋升为巴郡太守、江州都督。就江州都督来说,自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官职了,也即执掌蜀汉的江州这一重镇。

建兴元年,后主刘禅即位后,费观被封为都亭侯,加封振威将军。费观为人善于交谈,费观小李严二十余岁,跟李严交往时却像同辈一样。就李严来说,是蜀汉的大臣,公元223年,刘备临终之际,就将后主刘禅托孤给了诸葛亮和李严这两位大臣。

对于刘璋的女婿费观来说,卒年三十七岁,这其实可以说是英年早逝。而就费观的妻子刘氏,则不清楚她的具体去世时间。刘氏显然一直留在了益州,也即没有跟随刘璋迁移到荆州。

年轻力壮的刘璋是汉高祖刘邦的孙子,齐王的次子,名叫朱。刘章二十岁的时候,很有活力。因为刘邦的子女得不到与身份地位相当的地位,所以义愤填膺。公元前182年,刘璋入宫支持高,设宴。吕后请他去当酒官。刘璋自己问:“我是一个武将的孩子。请允许我依照军法监管酒。”高说:“是啊。”当世界的狂欢正浓时,刘章献上了令人失望的歌舞。将来载歌载舞,说:“请让我为太后唱耕田的歌谣。”吕后一直把刘璋当作自己的儿子来抚养,笑着说:“你看,你父亲懂得怎样种田。你生来就是王子。你怎么知道怎么种田?”刘章说:“我知道。”太后说:“那你就试着唱给我耕田吧。”刘章唱道,“深耕之后,再一次收获。苗要稀,不要同类,坚决铲除。”吕后沉默了。不久,陆的一个家人喝醉了酒,从餐桌上逃走了。刘璋追上去,拔剑杀了他。然后他回来报告说,“一个人从餐桌上逃跑了,我执行军法杀死了他。”吕后和他的随行人员非常惊讶。但根据军法允许他监督酒精,所以不能定罪。宴会就这样结束了。从此以后,陆氏家族的所有成员都惧怕刘璋,连朝中大臣都依附于刘璋,刘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公元前180年根除诸虏,死了。鲁为将军,刘为丞相,两人都住在长安。他们召集容闳一起威胁大臣们,密谋叛变。因为刘璋的妻子是的女儿,知道了鲁的诡计,就派人黑暗示认识了他的哥哥齐国的项,并假定刘璋是从西方招募来的,刘璋和董某星居为内应。刘向派使者到齐国以东的琅邪国,说是鲁挑起事端,让邪王琅邪到齐国都城商议大事。邪恶的国王刘泽赶到临淄,却被齐王囚禁。刘向当即召来容闳,高举“带兵除掉不应为王者”的大旗西进。鲁禅调派大将关英领兵出战。关英原本是汉朝的开国元勋,是忠于刘王朝的主要人物。领兵到莱阳后,安营扎寨,背叛,派人联合刘向。他按兵不动,等着吕氏集团作乱,好引兵惩罚他。暗中联系了邱和右丞相。鲁禅得知齐王与关英联合,立即入宫挟持太子。在长安城里,邱和右丞相陈同样私下密谋,假设将军交出兵权。和通过皇帝襄平侯季同获得军号,并假装皇帝命令邱管理北方军队。进了北军,就下令“扶鲁赤右肩,扶刘赤左肩!”每个人都露出左肩,大声叫喊。周波成功地接管了北方军队,成为一支主要的反鲁军队。陈平让周波协助刘璋掌握南军,并保持军事大门。他还命令平阳侯曹告诉禁军卫卫禁止陆进入寺庙大门。周波下旨,以入宫护帝为名,让刘璋带领数千将士杀死率领南军的卢蝉。在那之后,吕禄被杀了,人们被分配去杀朱禄,不管最小的鲁家族的所有成员,男人和女人。至此,吕氏集团被整肃,统治权力回到刘集团。王竹吕之乱平定后,陈等大臣秘密商议,推举皇帝。虚情假意地向刘向建议去长安,游说群臣立刘向为帝,可是到了长安就说,刘向的叔父君不是什么善类,如果刘向成立,那就是在重复“鲁国为国”的历史。部长们非常害怕他们的配偶的权力的复苏。经过讨论,大臣们一致认为,王适合接替的王位。由于现在处于帝位的少帝和王侯都不是惠帝亲生的,代王是汉高祖的儿子,对人宽厚仁慈,其母伯家也善良,所以不会有妄自尊大的迹象。问题的关键是代王最老,全国无可争议。周波、陈彤等人欢迎王人长安,并成为奉献者。闰宣岳、王一行世代迁居长安。在大臣们的支持下,皇帝成了中国皇帝。刘启为丞相鲁禅斩首立下汗马功劳,被文帝赏赐两千户俸禄。公元前178年,刘璋从朱序、后晋等封为城阳王,建立城阳国。现在由于吕氏家族的功勋,汉文帝曾经答应封赵王。但是后来汉文帝得知刘璋打算立他的哥哥齐国的刘金标项,也就是皇位。他不高兴,就只封他为城阳王。城王刘璋在位2年,公元前177年卒,谥号“王”。张汉卿的评价李白:“胜则失德,败则毁金。”秦,汉风飞扬。龙升天,阳光普照。殷贼流弊,朱虏扰乱。如果朱回来,他会有很高的评价。剑大力击打,太后惊呆了。锄地生财,大运亨通。宫弟室,今日未死。"司马懿:“朱序师韩,大军事家。”王世贞:“张北以北大军千余人,被鲁抄家一个个杀了。明知道自己的宗亲党已经全军覆没,除非有勇气和魄力做决定,否则谁能赢?”蔡东藩:“朱刘璋是惩罚朱禄的第一人,虽然是平伯策划的。齐冰淇,张世使它,在前面提到的一般评论。如果已经占领了北方军队,他应该逮捕并惩罚鲁,但他仍然不敢突然袭击。但若派刘章入卫,设章杀鲁,刘鲁之成败,未可知。陈平是有勇无谋的,他让事情发生是因为别人。论他后来决定的功过,不足以弥补前天阿谀奉承的罪过。文帝即位时厚平,刘璋不赏。文帝也有私心吗?往西,往南,往三,往南,无非是虚言。他想成为刘章欲望中的戴乃雄,却还疑神疑鬼,吃醋,宁可不荣?同时被杀的匡少弟兄弟,不问,其用心更可见一斑。”刘章的后人记得城阳王庙是城阳张的庙。据《后汉书光武十王传》年的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儿子刘晶被封为琅琊王,定都程菊。“北京有城阳王庙”。城内的阳王庙,应该是西汉时候修建的。据东汉应劭《存城阳景王祠教》记载,刘璋因灭陆家有功,被封为城阳王。他的首都在莒,在刘璋后面。“琅琊、青州六郡及渤海各都城、乡亭,皆建庙”。可以推断,城阳王静王庙始建于第二任国王元年。到东汉末年,城阳泾阳王的纪念圈迅速扩大到齐地,不仅包括徐州的郡,还包括青州、渤海国的第六郡

刘璋(生卒年不详),字季玉,江夏竟陵(今湖北省天门市)人。东汉末年宗室、军阀,益州牧刘焉幼子,在父亲刘焉死后继任益州牧。

刘璋为刘焉幼子,母费氏,是后来娶了刘璋女儿的费观的族姑。刘璋的父亲是刘焉,下面我们跟着小编一起去了解一下刘璋的父亲刘焉的生平吧。

刘焉(?-194年),字君郎(《华阳国志》又作君朗)。江夏郡竟陵县(今湖北省天门市)人。东汉末年宗室、军阀,汉末群雄之一,西汉鲁恭王刘余之后。

刘焉初以汉朝宗室身份,拜为中郎,历任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官。因益州刺史郄俭在益州大肆聚敛,贪婪成风,加上当时天下大乱。刘焉欲取得一安身立命之所,割据一方,于是向朝廷求为益州牧,封阳城侯,前往益州整饬吏治。郄俭为黄巾军所杀,刘焉进入益州,派张鲁盘踞汉中,张鲁截断交通,斩杀汉使,从此益州与中央道路不通。刘焉进一步对内打击地方豪强,巩固自身势力,益州因而处于半独立的状态。

兴平元年(194年),刘焉因背疮迸发而逝世,其子刘璋继领益州牧。这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和刘备一样,刘焉也是汉室宗亲,是西汉鲁恭王刘馀的后裔,他年轻时在州郡任职,因为宗室身份而被授予郎中一职。

简而言之,是个有野心也有能力的角色。

他提出的以宗室、重臣为州牧代替刺史控制地方州郡,直接导致了汉末各地军阀林立,中央对地方控制力的下降,应该说汉末的混乱也有他的一份功劳。关于刘焉的故事还有一句话引人注目。

非英杰不图,吾既谋之且射毕。

不是英雄豪杰的话就不能图谋了吗?我不仅图谋了还得到了。

这句话出现在三国杀刘焉的口中,在大部分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不会对他有多少印象。他是益州牧,刘璋的父亲,他图谋了益州。也就是诸葛亮,庞统劝刘备取得的立国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