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建立大宋,为什么要将皇位传给弟弟赵光义,而不是儿子?

开宝九年十月十九日,宋太祖赵匡胤去世,继位的是他弟弟赵光义。理论上讲,先皇去世,继位的应该是儿子,嫡长子继承制从商末一直流传下来,难道赵匡胤没有儿子?

显然不是,他是有儿子的,那么为什么赵匡胤不按照祖制传给儿子,而是把皇位传给了兄弟赵光义呢?首先不可否认的是,赵匡胤和赵光义兄弟俩感情深厚:

皇帝定立继承人,常规情况下是自己的儿子,一方面要看哪个儿子能力强,另一方面就要看哪个儿子跟自己关系好,从而确立继承人。由于赵匡胤吸取了五代的教训,所以在考虑继承人问题上,他首先考虑不是儿子。

为了国家安危考虑,尤其在立国之初,政局不稳,让弟弟赵光义作为继承人最为合适。弟弟赵光义从始至终都跟随者哥哥,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之时,也是赵光义、赵普等人一齐协助策划实施的。

史料记载:

“开封尹光义暴疾,遂如其第视之。”

赵匡胤已经登基为皇帝,仍然对弟弟关怀备至,在赵光义得病的时候,赵匡胤亲自到府中看望。甚至亲自熬汤煎药,在床边照顾弟弟。哪怕已在帝王之家,手足之情也十分真切。

为了培养赵光义各方面的能力和经验,赵光义从殿前都虞候到大内都部署,之后可以行使宰相职权,任开封府尹加中书令,并封为晋王。

皇室宗亲任职开封府尹,基本就确立了其继承人的地位。感情深厚加着力栽培,这明显是奔着继承人去的,这毋庸置疑。

从谁更适合做皇上的角度,赵匡胤选择的是弟弟,而不是儿子。再有就是金匮之盟的约束:

建隆二年(公元961年),杜太后病重,赵匡胤一直在左右细心照料,赵匡胤是个大孝子,所以对母亲的话是言听计从。杜太后临危之际,马上叫来了宰相赵普,为遗命做个见证。

杜太后问儿子:“你的天下是怎么得来的?”

赵匡胤急忙答道:“我得到天下,全是母亲积德才有的。”

杜太后厉声呵斥:“不对,如果后周世宗柴荣的继承人,不是个幼小的孩童,你还能得到天下吗?你百年之后要立你弟弟为继承人,这样才能保证长治久安。”

赵匡胤泣不成声,对母亲的话没有半字反驳,于是太后令赵普写下盟约,并严密保管起来。父母之命,做儿子的岂敢违背?当时赵匡胤的确是答应了母亲,但毕竟皇帝是他,权力在他手中。

哪怕他改了主意,他人没有办法阻止,况且赵普那是自己人,不是外人。但母亲的遗命常常萦绕在赵匡胤心中,假若赵匡胤不遵守,可能会于心不安,也无法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在盟约的约束下,赵匡胤最终选择赵光义为继承人。

也就是说,赵匡胤也是一个重承诺之人,更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于情于理都偏向了赵光义。

在古代讲究血缘亲疏关系,舅舅与叔叔都是至亲,但这叔叔跟自己同宗,也就是说要是帝王倚重叔叔,那么就会大权旁落给叔叔,这同宗的叔叔也是有帝位继承权的,再加上大权在握,这篡位就是分分钟的事。所以古代帝王为了皇权能够掌握在自己与后嗣手中,更愿意重用舅舅,而同宗的叔叔一般都是被防范的对象。

古代帝位的传承一般是按照子承父业的制度,但兄终弟及的制度也有,比如北宋开国帝王赵匡胤,他去世后就是他弟弟赵光义继位,也就是说在古代帝王的叔叔们,其实也是有帝位继承权的,只不过他们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帝王在世之时若是倚重同宗的叔叔们,那么就得放权给他们,原本他们就是皇族,再加上手握权力,等到帝王去世之后,新君再年幼,这些皇叔们还能在帝位面前丝毫不动心吗?一旦动了野心,这帝国肯定是动荡不安,自己的子嗣也不得善终,所以帝王都不会重用自己的叔叔,就怕大权旁落,最后让这些皇叔们得机会,改朝换代。

可舅舅就不一样了,舅舅毕竟不是皇族之人,舅舅没有帝位继承权,就算皇权给了他,让他成为当朝权臣,不过就是让他帮帝王后嗣暂时保管权力,帝王的后嗣子孙很大机会能够将权力拿回来的。其实倚重舅舅,放权给外戚也有风险,只不过这风险比起叔叔们,就会小很多。毕竟外戚没有继承权,如果外戚想要谋朝篡位,难度太大。而且从血缘关系上来说,外戚确实与帝王关系亲近,与帝王的利益一致,保证帝王的权力,也就是保证自身的利益。所以他们也会尽心尽力辅佐帝王,他们也是帝王需要的一股势力。

所以重用这外戚比起皇叔,风险小不说,而且收益巨大,即便培养出个别权臣,最后收回权力的机会也多。整体来看,还是外戚相对于安全些,所以帝王都喜欢重用舅舅,而不是叔叔。

北周天和元年(566年)十一月二十四,北周都城长安,柱国大将军、少保、安州总管、唐国公李昞的嫡妻独孤氏为他生下了第四个儿子。时年五十二岁的李昞老来得子,大喜过望,为这个儿子取名“渊”,寄希望其长大成人后能够心性深厚、心思缜密,继续壮大李氏一门的荣光。

李昞,是西魏重臣、柱国大将军、陇西郡公李虎的第三子。李虎因追随西魏实际统治者宇文泰,数十年出生入死、屡立功勋,所以深得宇文泰信任,被授予西魏最高军事将领“柱国”之衔,与其他七人(包括宇文泰)合称“八柱国”。西魏大统十七年(551年),陇西郡公李虎去世。因长子李延伯、次子李真都在之前征战中于沙场阵亡,所以第三子李昞承袭了柱国大将军、陇西郡公的官职爵位。

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宇文泰侄子宇文护废黜西魏恭帝,扶立宇文泰嫡子宇文觉即位,建立北周。孝闵帝追念李虎当年追随太祖(即宇文泰,孝闵帝即位后追尊)的功劳,于是追赠他为唐国公。北周保定四年(564年),唐国公李虎的嗣子、陇西郡公李昞从郡公晋封国公,得以世袭唐国公爵位。李昞在承袭唐国公爵位前后,迎娶了同为柱国大将军的卫国公独孤信第四女为嫡妻。而独孤信长女嫁给了北周明帝宇文毓、七女则嫁给了柱国大将军、随国公杨忠的嫡子杨坚。李昞和北周皇室、及权势相当的随国公家族都有着亲密关系,这层关系对于他在仕途上的发展有着非同一般的助力,是非常重要的依仗。

李昞有四个儿子:李澄、李湛、李洪、李渊,除了李渊可以明确为唐国公嫡妻独孤氏所出外,其余三人都没有注明生母是谁,或者在有的史料中被一概记载为独孤氏所生。

不过李澄、李湛、李洪如果都是独孤氏所生,那么就不会出现最后唐国公的爵位被最小的李渊所承袭的情况出现。如果三个哥哥和李渊都是嫡子,那么在李昞去世后,一定是按照年级大小,来决定唐国公爵位的归属。李渊的大哥李澄、三哥李洪都英年早逝,很早前就不在了,也许都没有成年,史书上也记载着他们没有后嗣。但是二哥李湛并没有早夭,平安长大,还生下了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如果李湛是独孤氏所生,那么可以肯定的是,李昞去世后,唐国公的爵位一定是由次子李湛继承,而不是四子李渊来承袭。

北周建德元年(572年),五十八岁的李昞去世,遗留下的唐国公爵位却是由时年八岁(实际还不满六岁)的幼子李渊继承,次子李湛以及他的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并没有获得继承权。

这里就可以得出要么,李湛是李昞的妾氏所生,身为庶子,当然没有继承权。要么,李昞在迎娶独孤氏之前,另有正妻,生下了李湛(或许还有李澄、李洪),这位正妻很早就去世了,而且家世也不如独孤氏那样显赫,为了与北周皇室及随国公家族保持密切联系,所以李昞将后娶的独孤氏所生幼子李渊立为嫡子,承袭了唐国公爵位,以其母家的势力,来保证李氏家族的显赫地位不被削弱和替代。李澄、李洪的早逝是明文记载在史书的,在李昞去世前,他们就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有和李渊竞争继承权的条件。而李湛的离世时间也没有确切记载,只是留下了他有两个儿子的史料。

也许,李湛也是独孤氏的儿子,但是在生下两个儿子后,年纪轻轻的也离开了人世,走在父亲李昞之前。于是,李昞去世时,只剩下一个八岁的幼子李渊可以承袭爵位,这就是李渊得以继承唐国公爵位的原因所在。

以上所猜测的诸项理由,在史书中都没有确切答案,最终还是李渊越过三个哥哥,承袭了唐国公爵位。李湛作为兄长,为何没有承袭唐国公,目前没有明确的资料显示是什么理由。我们可以从他的两个儿子身上,探寻到一丝丝讯息。大业十三年(617年),时任晋阳留守的唐国公李渊在隋末大乱的局势下,起兵南下,准备夺取天下,追随他起兵的李氏宗族数不胜数,堂兄弟、堂侄如李神通、李孝恭、李道宗、李瑷、李道玄、李孝基等,都纷纷起兵响应,在李渊建立大唐、平定天下前后,屡建功勋、战功卓著,不愧同为柱国大将军李虎的后裔。

这些李氏宗王都是李虎的后代,李渊叔父们的儿子、孙子,和李渊本人血缘并非最近。李渊二哥李湛的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才是李渊嫡亲的侄子。这两个亲侄子,在李渊起兵夺取天下的过程中,全程隐身,没有立下半分功劳,坐享其成。

凭借宗亲身份,在大唐建立后,李博乂受封陇西王、李奉慈受封渤海王。但是史料记载他们兄弟“骄侈不循法度,伎妾数百,曳罗纨,甘粱肉,放於声乐以自娱”,数十年骄奢淫欲、荒纵不法,品性低劣、为人鄙视。唐高宗在位时,还特别下旨申饬他们:“吾仇人有善且用之,况亲戚乎?王等昵小人,专为不轨,先王坟典不闻学,何以为善哉?”,几乎就差直接说他们烂泥糊不上墙。

从这二人的为人来看,他们的父亲李湛,很大概率也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不能承担延续唐国公世序的重任,所以其父李昞才下定决心,将继承权交予幼子李渊,指望他能够不复所望,维系李氏家门,发展壮大唐国公这一尊贵崇高的贵族门阀顶级世家地位。

也是最简单的一种猜测:李昞的四个儿子,都是独孤氏亲生,但是在李昞生前,长子李澄、三子李洪早早夭亡,次子李湛在留下两个儿子后,也走在了李昞前头。在建德元年(572年)李昞去世时,只剩下李渊这唯一的儿子。李昞便按照长幼有序的原则,不考虑李博乂、李奉慈两个孙子,直接让四子李渊承袭唐国公爵位,以符合礼法宗族传承的制度,这也是遵循了最符合礼仪的家族传承制度。

四十五年后,隋大业十三年(617年),第二代唐国公李渊在五十二岁的年纪举兵,并迅速自晋阳南下,攻克关中,随之登基称帝,建立新兴的帝国。

即位后,李渊追尊祖父李虎为太祖景皇帝,父亲李昞为世祖元皇帝,其余李氏宗族也一一晋封。这就是后世光耀千秋的大唐帝国的开端,李渊即唐高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