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宗室封爵制度,由朱元璋定下基本原则:“天下之大,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即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朕非私其亲,乃遵古先王之制,为久安长治之计。”具体制度规定:“明制,皇子封亲王,授金册、金宝,岁禄万石,府置官属。护卫甲士,少者三千人,多者万九千人,隶籍兵部。冕服、车旗、邸第,下(低)天子一等。公侯大臣伏而拜谒,无敢钧礼。亲王嫡长子,年及十岁,则授金册、金宝,立为王世子,长孙立为世孙,冠服视一品。诸子年十岁,则授涂金、银册、银宝,封为郡王。嫡长子为郡王世子,嫡长孙则授长孙、冠服视二品。诸子授镇国将军,孙辅国将军,曾孙奉国将军,四世孙镇国中尉,五世孙辅国中尉,六世孙以下皆奉国中尉。其生也请名,其长也请婚,禄之终身,丧葬与费,亲亲之谊笃矣。”明宗室封爵后权力过大,俸禄过多,给明政权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建国之初,就有建文削藩之乱、汉王朱高煦之叛的事件发生。随着时间的延续,宗室繁衍,人口越来越多,给国家造成难以承受的负担。洪武年间只有宗室58人,至万历年间《玉牒》载宗支人口为十五万七千人。到明朝末年大约之数总在几十万之众。

明代对兵权看管极严,兵部和五军都督府相互制衡,兵部一把手为兵部尚书;五军都督府有前后左右都督,均为正一品。

其实明代手握兵权的最高将领官职应该是边军的总兵官,这才是实权人物。其他的什么兵部、五军都督府都是浮云。文官拿兵权的机会很少,洪武、永乐年间是有的,中后期就很少见了,限制得极严。明朝中期王守仁遭到了猜忌和贬斥;杨一清算一个,但也是常年驻边的。文官在朝上有实权但无兵权,出去了有了兵权但是一纸诏书就可以把你召回来,这是明朝的特点。

明朝两省的粮食养不起皇室宗亲,明朝的皇室宗亲的数量是非常多的,多到令人可怕的程度。这可能都是朱元璋看了历史书后,认为那些古代的皇室都是子孙不够茂盛,结果导致其他人谋权篡位,自己的子孙经不住考验,最终灭亡的。

在过去,这些历史类书籍都是非常珍贵的,也是禁止一般人去阅读的,只有那些真正的处在当时的漩涡中心的人,才有资格去阅读这些历史类的书籍。

明朝的皇室宗亲多达几万人,与其相关的仆从更是多达几十万。朱姓的发展尤其是在山西一带,更是居住着非常多的朱姓后裔,物以稀为贵人也是这样。

明朝当时的生产力,其实刚刚满足全国人口的需求,可是这些皇亲国戚本身不被允许从事生产,自然而然的,就只能去使用别人的劳动力,这完全就是对国家的一种白白的消耗。

哪怕如此,这些皇亲国戚还是,在拼命的增加这个朝代的消耗,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这个朝代的灭亡,也把这个朝代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种灭亡在本质上其实都是这个朝代的人,自作自受,完全怪不得谁?他们的结局是咎由自取。这些皇室宗亲没有一点自觉性,结果不仅仅只会去消耗凉伞的粮食,而是用这些粮食还要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养宠物之类的,这些也严重的加速了明王朝的财政负担,这些人完完全全都只是贪图享乐,没有一点承担,也不会去种粮食,饿死了,也就饿死了,好吃懒做,这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有做才有得吃,这是上一个时代的人所留下来的东西。 可是明朝的这些人好像并不懂得这些东西,因此他们没有懂得节俭的道理,所以只是一味的加剧消耗,最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