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御驾亲征的皇帝只有宋太祖赵匡胤 和宋太宗赵光义 宋真宗赵恒

1.宋太祖赵匡胤大宋开国皇帝,多次亲征建立宋朝,

2.宋太宗赵光义于979年不顾众臣反对,从太原出发展开北伐辽国。北伐初期一度收复河北易州和涿州。赵光义下令围攻燕京,宋军与辽人在高粱河畔展开激战。赵光义亲临战场,结果受伤中箭,乘驴车仓惶撤离,北伐失败。

3.宋真宗赵恒于1004年,亲赴前线澶州督师抵抗辽国。后与辽国在澶渊郡订立和约,史称“澶渊之盟”。

公元1022年,五十五岁的赵恒,在当了二十五年的皇帝后,在汴京宫中的延庆殿去世,据传宋真宗死于病痛。宋真宗去世后,谥号为文明章圣元孝皇帝,累加谥至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庙号真宗,葬永定陵。

公元997年,宋历至道三年,宋太宗之前受过的剑伤再次浮法,以致最后不治驾崩,太子赵德昌继位登基。赵德昌称帝后,改名赵恒,是为宋真宗,曾用年号咸平、景德、大中祥符、天禧、乾兴。宋真宗继位之初,励精图治,任用李沆等为相,勤于政事。在咸平年间,治理有方,统治日益坚固,国家管理日益完善,社会经济繁荣,北宋比较强盛,史称“咸平之治”。国家整体实力得到提升,经济繁荣,宋真宗大有明君之相。

宋太宗继位之后,大肆对外发兵,这场战争一直持续到宋真宗时期,还在断断续续的威胁着宋朝的国家安全。公元1004年,辽朝发兵宋朝,甚至威胁宋都。面对外族的入侵,当时大部分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迁都,甚至进一步跑到都城应该迁往何方。但是宰相寇准力排众议,坚持对辽用兵,并且劝赵恒亲征,这才打响了宋真宗刚登基后的第一战。宋朝军队和辽朝军队会战距都城东京三百里外之澶渊,虽然辽朝以重甲兵为重点进攻军队,气势滔天,誓要攻下宋都。但是宋朝名将辈出,加之皇帝亲政,宰相督战,军心大定,面对辽朝的进攻,始终占据优势。所以此次澶渊大战,以宋朝的胜利而告终。

澶渊大战胜利之后,整体的局势很明显是有利于宋的。就在宋朝占据有利优势下,宋真宗赵桓做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决定,那就是与辽朝议和。议和也就算了,最终议和的结果却是宋朝想来哦草每年进贡三十万岁币。当时的宰相寇准坚决反对,但是宋真宗却铁了心于澶渊定盟和解,这才有了历史上著名的“澶渊之盟”。“澶渊之盟”为宋朝带来了百年的和平,同时也开启了宋朝后来像番邦进贡岁币的头,以至于到了后来不仅要向辽还要向西夏等外族进贡。这些向外族支付的岁币,不仅仅成为宋朝财政的巨大负担,而且还为宋朝养大了敌人的胃口,以至于后来金军发兵,一举消灭北宋。

赵恒在位后期,任王钦若、丁谓为相,二人常以天书符瑞之说,荧惑朝野,赵恒也沉溺于封禅之事,广建宫观,劳民伤财,致使社会矛盾加深,使得北宋的“内忧外患”问题日趋严重。

因为辽国军队行军速度太快,逼近黄河之后,宋真宗才决定御驾亲征。为了逼迫宋朝服软,同时也是为了自高粱河之战后的宋辽关系做个了断,公元1004年,萧太后和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攻打宋朝,这是自高粱河之战开始之后,宋辽两国爆发的最大战争。

公元1004年9月,萧燕燕母子以收复当年被周世宗柴荣所攻占的三关失地(即瓦桥关、益津关、淤口关三关十县地)为名,亲率二十万大军再次南伐。辽先锋大将萧挞凛率所部兵马,一马当先,先后打败唐兴、遂城等宋军,很快推进至望都,直趋定州。宋真宗虽然对抵御辽兵南下做了充分准备,制定了避辽锋芒,诱敌深的战略,并调兵遣将,在河北、河东等要地做好了迎敌的安排,辽兵大举南侵,还是给宋廷以巨大震动,宋真宗急忙召集群臣商量退敌之策。宋朝群臣在如何迎敌上,出现了分歧。有人建议末真宗到金陵(今南京)躲避,有人建议宋真宗到成都逃难,只有宰相寇准坚决主张迎敌。

宋真宗的潜邸旧臣王继忠随萧燕燕母子一同南下,不断地在母子俩人面前讲述辽、宋和好的好处,使萧燕燕母子颇为心动。其实,萧燕燕母子早已有与宋议和的想法,只是在寻适合的时机罢了,见王继忠不断劝说辽、宋和好之事,就来了个双管齐下。继续以兵征伐宋地,施加压力;ー方面示意王继忠给宋廷通信,传递辽、宋和好的信息。在澶渊之盟的战事之中,契丹选择了避重就轻的战略。在两国开战之初,辽国在进入河北之后,出现了数次攻城上的失利。这暴露了宋军的善守与辽国攻坚能力的不足,于是契丹的军队,没有再理会河北一些驻有重兵的城市,直接绕开这些城市,一路直进,所以才能极快的兵逼澶州。澶州城下,宋真宗的御驾亲征体现了宋的决心。而且此时辽国先锋元帅的意外身故,也挫伤了辽国的士气。再加上在雁门关一带的宋军乘着辽国全军南下的机会,杀入辽国进行牵制,而辽国虽然绕过了河北的重镇,但身后毕竟还有大量的宋军存在。辽军的局面并不完全占据优势,如果无法短时间内击溃澶州,那么甚至可能出现被宋军截断退路的情况。于是在这种双方都有顾忌的情况下,澶渊之盟也就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