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国孟尝君——田文、赵国平原君——赵胜、魏国信陵君——魏无忌、楚国春申君——黄歇.

信陵君——魏无忌

魏无忌,是魏昭王的小儿子,魏安僖王的弟弟。魏昭王死后,魏安僖王即位,封公子为信陵君。当时范雎从魏国逃到秦国做相国,因为怨恨魏齐的原因,秦兵围困大梁,攻破魏国华阳的下军,擒获魏将芒卯,魏王和公子深以为患。

公子为人仁爱而且肯礼贤下士,无论有无才能的人都谦恭有礼地来结交,不甘因为其地位高贵就对士人傲慢无礼。因此方圆千里的士人都争相归附,共收罗食客三千余人。那个时候,诸侯都看到公子贤能,门客又多,有十多年不敢出兵谋取魏国。

公子和魏王有一次在下棋的时候,北部边境传来烽火急报,说赵军前来就要进入魏国境内了。魏王放下手中的棋子,想找大臣商议怎么办呢!公子制止了魏王说:“赵王是在打猎,不是要入侵我国。”之后又象没事人似的下棋。魏王心里七上八下的,再也没有心思下棋了。过了一会,又从北方传过话来说:“赵王是来狩猎,不是入侵。”魏王大吃一惊,说:“无忌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公子说:“我有个门客对赵王的一举一动是了如指掌,赵王做什么,他都会报告给我的,所以我才知道。”此后,魏王对公子的贤能很是害怕,不敢放心把国家大事交给他打理了。

魏国有一个隐士叫侯嬴,都七十岁了,还在大梁城的夷门做看门人,家里也很穷。无忌公子听说后,去请他,想多送点东西给他,他却拒绝了,说:“老夫我修身洁行几十年了,总是不会因为做看门的生活潦倒而接受公子你的财物!”公子也和他卯上了,于是摆酒大宴宾客,等客人们都入席以后,亲自带这车马,空出左边的尊位去迎接侯生。侯生整理了整理他那破旧的衣帽,大大咧咧得一屁股坐到公子给他空出的上座上,想看看公子什么反应,公子是握着缰绳愈发恭敬了。侯生又对公子说:“老夫有个朋友在集市的屠宰场,希望公子能拉我到那里去看看他。”公子赶车进入了闹市,侯生见到他的朋友朱亥后,立着大声小语地谈了很久,眼睛时不时斜着瞥上公子一眼,公子的脸色更加谦和了。这个时候,公子的府中魏国的王侯将相积聚一堂,等着公子回来举杯开席呢!市集上的人都来看公子牵马,公子的随从也都偷偷骂侯生。侯生看公子的脸色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于是拜别朋友上车了。到了公子府上后,公子把侯生安排在上座,并向他介绍各位宾客,各位宾客都很吃惊。酒酣耳热之际,公子起身向侯生敬酒。侯生说:“今天我也把公子给难为够了。我不过是夷门的一个看门的,而公子你亲自赶车,在那么多人注视下让我坐在上位。本来公子这么高贵的人是不应该过我们贱民的聚集之地的,而公子你为我特意赶车过去。我为了成就公子的名声,故意让公子的车马在闹市等了那么长时间,让过往的人们都看看公子,公子却愈发恭谨。市集上的人都认为我是小人,而认定公子你贤德有长者之风而又能礼贤下士。”这次酒后,侯生成为公子的上宾。

侯生对公子说:“我看望的屠夫朱亥,是个贤能的人,世人都不知道,所以才会隐居在屠夫之辈中。”公子屡次去请他,他却是故意不来登门道谢,公子感到很奇怪。

魏安僖王二十年,秦军大破赵军于长平,又进而围攻了赵国都城邯郸。公子的姐姐是赵惠文王的弟弟平原君的夫人,屡次给魏王和公子写信,向魏国求救。魏王派晋鄙领兵十万救赵,秦国却派来使者警告魏王说:“我国马上就要攻下邯郸了,诸侯有谁敢去救赵国,我们拿下赵国就先打它。”魏王很是害怕,命人通知晋鄙马上停下来驻守在邺地,名义上是救赵,实际上是持观望态度。而此时平原君不断派使者来到魏国,责怪公子说:“我赵胜之所以甘愿和贵国联姻,就是冲着公子你那能急人之困的高尚品德。现在邯郸就快支持不住了而魏国的兵还没有到,公子你的急人之困跑哪里去了呢!况且公子你纵然看不起我赵胜,不管我让我成为秦国的俘虏,你就不可怜你姐姐吗?”公子内心焦虑,数次向魏王请求,又召集能说的门客劝说魏王,魏王害怕秦国,就是不听公子的劝。公子自己考虑最终还是说服不了魏王,也不能独自偷生令赵国灭亡,于是准备了百余辆车马,召集门客,准备和秦军决一死战,与赵国共存亡。

走的时候路过夷门,公子看望侯生,把他想要和秦军拼命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了他。之后向他诀别,侯生说:“公子努力去做您想做的事情吧,老臣我不能陪你了!”公子走了几里地以后,心里很是不痛快,说:“我已经对待侯生那么天下人没有不知道的,现在我就要去送死了,侯生却连一言半句话都没有送给我,我难道有什么做的不够的地方吗?”于是又赶车回来,质问侯生。侯生笑道:“我就知道公子会回来的。”说:“公子爱才的名声是天下所共知的。现在有难,没有别的办法却想去和秦军拼命,就象把肉扔给饥饿的老虎,有什么用呢?你还养门客干什么呢?然而公子待我这么好,公子要去赴难而我没有去送,所以知道公子会有遗憾而返回来的。”公子再拜,向侯生询问对策。侯生于是把闲杂人等屏退,说:“我听说晋鄙的兵符经常在大王的卧室内,而如姬最得大王宠幸,能够出入大王的卧室,一定能够把虎符偷过来。我听说如姬的父亲被人杀害,如姬悬赏三年抓捕凶手,自大王以下都想能够为如姬报父仇,而没能够做到。如姬曾为此向公子哭诉,公子派门客斩下她的仇人的首级献给她,如姬想为公子赴汤蹈火也不会有什么顾虑的,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而已。公子如果真的开口求如姬,那如姬肯定会答应盗取虎符,那样的话得到虎符就可以夺取晋鄙的兵权,向北救助赵国而向西击退秦国,这是五霸才能达到的功业呀!”公子听从了侯生的计策,请求如姬,如姬也果真盗来兵符交给公子。

公子要走了,侯生说:“大将在外,主公的命令也有的是可以不接受的,以有利于国家。所以即使公子你对上了虎符,晋鄙也很有可能不交兵权而向大王请示,这样一来,事情就麻烦了。我的朋友朱亥可以跟公子一起去,这个人是个大力士。如果晋鄙听从公子的命令是最如果不听,那么就让朱亥解决掉他好了!”

听到这里,公子哭了,侯生说:“公子你怕死吗?哭什么呢?”公子说:“晋鄙是我国叱咤风云的老将了,我去恐怕不会听从命令的,到时候就会杀掉他,所以感到伤心才哭的,有怎么会是怕死呢?”于是公子去请朱亥跟随自己前去,朱亥笑道:“我不过是市井间的一个屠夫,而公子却屡次登门慰问,我之所以一直没有报答公子是因为感觉小的礼节没有什么用处。现在公子有了急事,正是我效命的时候啊!”于是就和公子一起去了。公子又去感谢侯生,侯生说:“我本来也该跟着去的,可是老了走不了了。我会计算着公子的走路的日子,等公子到晋鄙军营的时候我就会面向北方抹脖子自杀的,以此来送别公子。”公子于是就出发了。

到了邺后,公子假传魏王的命令要代替晋鄙。晋鄙虽然合验过兵符,还是有些怀疑,抱拳看着公子说道:“现在我统帅着十万之众驻守在边境上,这是国之重任,为什么公子现在却人单影只地来代替我,这是怎么回事呢?”于是想不听从公子的命令,朱亥在袖子中藏了一个四十斤的大铁锥,这时候拿出来击杀了晋鄙,于是公子就接管了晋鄙统帅的军队,整顿军队并传下命令,说:“父子都在军队中的,父亲回家;兄弟都在军中的,兄长回家;自己一人在军中的,回去赡养老人。”最后剩下八万人马,进军攻击秦军,秦军撤围而去。这样就解救了邯郸之围,使赵国得以保存下来。赵王和平原君亲自到边境去迎接公子,平原君身负弓箭为公子在前引路。

赵王以再拜的隆重方式感谢公子,说:“自古以来的贤能之人没有比得上公子的了!”这个时候开始,平原君再也不敢和人比较长短了。公子和侯生诀别,到了军中以后,侯生果然面向北方自刎而死。

魏王对公子盗取兵符,矫杀晋鄙相当震怒,公子自己也知道,于是在击退秦军救活赵国后就让军中的将军独自帅军回魏国,而自己和门客独自留在了赵国。赵孝成王感激公子假传魏王的命令夺取晋鄙的兵权来救助赵国,使赵国得以保存下来,于是和平原君商议,想把赵国的五座城池封赐于公子,公子听说这件事后,很有自得之色。于是他的门客就劝谏他说:“有的事情是不能忘记的,但是有的事情也是不能不忘记的。要是别人对公子有恩,公子一定不要忘记,公子施恩于人的事情,希望公子就忘掉吧!而且假传魏王的命令,夺取晋鄙的兵权来解赵国之围,对于赵国来说是大功一件,对于魏国来说却不是忠臣了。而公子却骄傲自得,把这件事情作为自己的功劳,我私底下认为公子不应该这么做。”公子听完,马上自责起来,仿佛羞愧地难以自容。赵王亲自扫除来迎接公子,备尽地主之宜,引公子从西边的台阶上去,公子侧身推让,从东边的台阶上上去。在席间不断地说自己的过错,有负于魏,对于赵国也没有什么功劳。赵王陪酒陪到了傍晚,还是没有能把向公子贡献五城的事情说出口,都是公子推让的原因。公子最后留在了赵国,赵王把鄗送给公子作为他的汤沐邑,而魏国也又把信陵送还给公子,公子留在了赵国。

公子听说赵国有隐士毛公混迹于赌徒之间,薛公以卖酒为生,公子想见一见两人,两个人却躲起来不肯见公子。公子打听了他们的住所,步行去拜访他们,相处甚欢。平原君听说这件事后,对他夫人说:“原来我听说夫人你弟弟,公子无忌是天下无双的贤德之人,现在我却听说他和那些卖酒的和赌徒混在一起,看来公子也是名不符实啊!”夫人把平原君这席话告诉了公子,公子向姐姐道歉要告辞,说:“原来我听说平原君贤能,所以不惜辜负魏国来救助赵国,以表达我对他平原君的景仰之情。平原君结交的,只是草莽英豪而已,却没有去寻求真正的贤人。无忌在大梁的时候就听说这两个人有贤德之名,到了赵国,害怕见不到他们,才整天跟他们在一起的,我还害怕人家不和我交往呢,而平原君却认为这是件丢人的事情,他不值得我和他交往了。”于是收拾行装,准备离去。平原君夫人把公子说的话详细告诉了平原君,平原君摘下帽子去向公子谢罪,坚持留公子下来。平原君的门下听说这件事情后,大半人离开平原君投奔公子,天下贤能的人也不断投奔公子。公子的门客超过了平原君。

公子在赵国待了十年没有回到魏国,秦国听说公子在赵国,日夜谋划出兵向东攻打魏国。魏王很是担忧这件事情,数次派使者请公子回国。公子害怕魏王会还在记恨自己,告戒他的门下说:“有谁敢和魏王的使者互通消息的,只有死!”门客们都是跟着公子背叛魏国来赵国的,谁也不敢去劝解公子。毛公和薛公两个人去劝谏公子,说:“公子之所以被赵国所倚重并且名闻天下,就是因为有魏国呀!现在秦国攻打魏国,魏国危急而公子你却无动于衷,倘若秦军真的攻破大梁而把魏国宗庙夷为平地,那公子你以后还有什么面目立足于天下呢!”这些话还没有说完,公子的脸色早已经变了,匆忙告辞架车回去救魏国。

魏王见到公子,两个人一起哭了很久。魏王把上将军的印绶授予公子,公子于是就开始将军。魏安僖王三十年,公子让使者遍告天下诸侯,诸侯听说是公子带兵,纷纷派军救助魏国。公子统率五国军队在河外攻破秦军,使蒙骜落荒而逃。于是乘胜一直把秦军赶到函谷关,以绝对的兵力压住秦军,使之不敢再出来。这个时候,公子的名声是威镇天下,各国宾客纷纷献上兵法,公子都一一为之命名,所以世上都称为魏公子兵法。

秦王感到很是忧虑,于是花掉万金在魏国找到晋鄙的门客,让他在魏王面前诋毁公子,说:“公子在外国逃亡十年了,现在作为魏国的大将,诸侯的兵马都归他管,诸侯只听说有魏公子,却没听说过魏王你。公子也想趁现在这个形势北面称王,诸侯基于公子的威望,也想共同拥立他呢!”秦国的使臣也数次反间,来向魏王恭贺公子没有坐成魏王。魏王天天听到对公子的诽谤,不由得不信,后来果真派人代替公子领兵。公子心知因为诽谤被再次架空,于是就向魏王称病,不再上朝。和宾客们日夜饮酒,喜欢上了醇酒美人,这样通宵达旦地饮酒作乐,过了四年,公子因为饮酒过量而死。那一年,魏安僖王也死掉了。

秦国听说公子死了,派蒙骜攻打魏国,连下二十座城池,这个时候才设置了东郡。之后秦国慢慢蚕食了魏国,十八年后秦军俘虏了魏王,血洗大梁城。

高祖刚开始还没有发迹之前,曾经数次听说公子的贤明。等到后来登上天子之位,每次路过大梁都会去祭祀公子。后来高祖在狙击黥布归来的时候,为公子指定了五户人家为其守坟,世世代代在每年的四时来祭祀公子。

综述: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使信陵君能这么虚怀若谷地礼贤下士,在战国四公子中我最钦佩的还是这位的忍耐力与不朽的成就。从实际功业德行的修养来说,也确实是其他三位所无法比拟的,公子以自己的真心也换来了众多FANS的倾心相许,而且也对其功业的成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左右。因为侯生的计谋,信陵君得以全身完成却秦救赵的让人称道的事迹;因为不知名的忠心门客的提醒,婉言拒绝五城,免去了招惹赵国人非议的是非;更是不顾姐夫平原君的讥讽结交的赵国贤人推动他最终返回魏国,领五国人马痛击秦军直至函谷关,达到一生辉煌的顶峰。虽然后来不免失势,但比起平原君的反复失去人心,孟尝君为人不齿的鸡鸣狗盗和春申君的身死家灭而言,公子幸运了很多。 总得来说,战国四君子中间,孟尝君是齐国专权专业户,平原君是赵国专权专业户,春申君是楚国专权专业户。这哥仨有四个共同点: 第一、 专权。他们仨都长期担任相国,其中孟尝君、春申君的专权特征最突出,内政外事都他们说了算,不用问国君。“闻齐之有孟尝君,不闻有王”,“春申君相楚二十余年,虽名相国,实楚王也”,是当时人对他们的评价。平原君也是三次担任相位,三次离开相位,他的子孙的封地一直与赵国相始终,也是权势高重者。 第二、 养门客,为自己的专权地位服务。 第三、 出身贵族(是国君的亲戚),因贵族出身而当官,这是贵族政治的典型特征。他们是没落的贵族政治的大头,和秦国的“职业官僚政治”(布衣政治)相比,明显属于落后政治。 第四、 政治上无能,为人贪婪自私。孟尝君近交远攻,实属愚蠢。他报私怨而调动国家军队,三年伐秦,图靡消耗,给齐国的未来和韩魏盟国都带来了巨大损失(齐国士卒疲敝,不能抗后来的五国联兵的攻击;韩魏则被秦斩首二十四万)。楚国的春申君,则是极端专权,压制人才,奢华腐朽。至于赵国的平原君则目光短浅,一味贪利,在长平之战和华阳之战前因为贪利和不懂国际关系原则,两次作出错误建议,给赵国带来巨大灾害,以及任用田单打燕国的事,反应了他政治能力的平庸。

王侯将相一般是指封建社会的贵族,他们的大小顺序是王、侯、将、相。

王是最高等级的爵位对应的就是公爵,王主要是秦朝以前的说法。侯也是爵位,但是要低于王爵。他们都是超越普通的官员的,在所有的官员之上。

将和相都是官员名字。但是在先秦之时将大于相,后来到了宋朝慢慢的演变成了相大于将。

将和相都有机会得到爵位,只要对国家有贡献,就会得到皇帝的封赏。

王侯的爵位是嫡长子继承制度,嫡子的继承机会大于庶子。

爵位:

爵位,又称封爵、世爵,原本是指诸侯获封赐的封建等级,因此爵位本来是与封建制度密切相关的。但某些国家(例如不列颠)在封建制度没落后,依然沿用爵位体系。

爵是古代君主对贵戚功臣的封赐。在中国周代有公、侯、伯、子、男五爵,后代爵位制度往往因时而异。

嫡长子继承制:

嫡长子继承制 是宗法制度最基本的一项原则,即王位和财产必须由嫡长子继承,嫡长子是嫡妻(正妻)所生的长子,西周天子的王位由其嫡长子继承,而其他的庶子为别子,他们被分封到全国各重要的战略要地。

由嫡长子继承的王位可以确保周王朝世世代代大宗的地位,庶子对嫡子的大宗来说,是小宗,而在自己的封地内又为大宗,其继承者也必须是嫡长子。西周的嫡长子继承制目的在于解决权位和财产的继承与分配,稳定社会的统治秩序。

中国在秦朝以前曾是奴隶社会,爵位和封地财产结为一体,因此当时存在土地财产主要由长子继承的情况。

在日本以及其他地方的封建时代,也存在类似的情况。欧洲封建社会的长子继承制,包括了长子继承财产,封建贵族的爵位和土地传给长子,其余的儿子因缺乏财产为谋生而沦为骑士。

中国受井田制均田思想的影响很深,因而财产实行诸子平等均分。欧洲由于长期处于封建社会,为了防止家族封地和财产实力不因后代的分割导致变小变弱,因而财产也实行长子继承制。

女真人建立的金朝、蒙古人建立的元朝,曾一度在法律上规定诸子按照身份等级的不同实行不同份额的财产继承权。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王侯将相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爵位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嫡长子继承制

自周武王把燕国这块地方封给周召公算起,到被秦国所灭(约公元前1044年――公元前前222年。),存国800多年。在这800多年的漫长岁月里,燕国竟然没有太多的存在感:

经济上,堪称领土广阔的燕国,在农业、手工业、商业贸易方面不如其它六国;政治军事上,以尚武闻名的燕人竟然在中原争霸战争中声名不显。其中主要原因,应该是地理因素造成的。

1,因为燕国地处周朝的最北方,这里气候寒冷,发展农业的条件不如其它诸侯国,粮食产量不如其它诸侯国充足。

粮食产量低导致人口规模小,兵源不足。要知道在战争频繁的春秋战国时期,战争很消耗人口。人口资源不足是支撑不起频繁的战争的,燕国在人口这一块存在着很致命的短板。

战国七雄,只有燕国、秦国人口不足。商鞅变法时,秦国为解决人口资源的不足,制定了“徕民”政策。商鞅利用秦国地多人少的特点,对东方诸侯国发布“徕民”令:凡来秦国定居的,免费分给土地、房屋,给予赋税和徭役方面的诸多便利。吸引了大量的三晋人口移民秦国,奠定了秦国强大的基础。

秦国有关中地区大量宜垦荒地,可以开发成良田,从而最终解决人口问题。燕国没有这种条件,人口问题始终解决不了。燕国兵力规模因此上不去,没有足够的兵力。想北拒异族与南下争霸同时进行,明显是办不到的。2,毗邻北方的游牧民族。山戎、楼烦、东胡、匈奴这些异族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它们地处苦寒之地,正处在由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的过渡阶段。燕国的文明、富饶的资源对这些落后的游牧民族的吸引力可想而知。这些异族一有机会就发动战争,倾力南向,夺取各种资源。燕国对异族的战争颇为频繁。

与中原诸侯国之间的混战不同 的是,燕国与异族的战争更加残酷,更加消耗国力。

诸侯争霸,大家都是华夏族。胜利者对战败者的投降,往往会大度的接纳,这样可以快速的壮大自己的力量。并且战胜者夺取对方的土地和人口,能快速为自己补血,迅速变成自己的一部分。胜利者会越打越强。

燕国与异族的战争则不同,只有赔没有赚。败了往往财产会沦为对方的战利品,人只有死亡或者做奴隶的命运。胜利了也没有什么收获,异族手里除了马匹、牛羊,得不到任何的战利品。3,赵国、齐国对人才的虹吸效应。

我们现在都知道,人们希望自己生活得好一点,会选择经济发展更好的地方就业。经济发达地区对人才更有吸引力。

赵国和齐国的农业、商业都比燕国发达。邯郸、临淄都是大都市,文化、生活水平很高;齐国还设置了稷下学宫,学术氛围浓厚。燕国与赵国和齐国毗邻,国内人才往往会选择到赵国和齐国发展。

燕国在燕昭王时期,对人才高度重视大力引进人才,剧辛、邹衍、乐毅等人都是这时来的燕国。在这些人才的帮助下,燕国着实雄起了一把。秦开带军队大败胡人,开辟了疆土。乐毅带兵南下险些灭掉齐国,齐王仓惶逃亡国外,齐国名将田单拼死抵抗才恢复了齐国。

但是燕昭王去世后,乐毅就到赵国去了。其他人也大多离开燕国,另谋出路。没有人才的出谋划策,燕国很快又回到了平庸的老路。

最后总结起来一句话。与诸侯国相比,燕国粮少、人少、钱少,因此综合战争潜力处于劣势,无法有力度的参与中原争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