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周天和元年(566年)十一月二十四,北周都城长安,柱国大将军、少保、安州总管、唐国公李昞的嫡妻独孤氏为他生下了第四个儿子。时年五十二岁的李昞老来得子,大喜过望,为这个儿子取名“渊”,寄希望其长大成人后能够心性深厚、心思缜密,继续壮大李氏一门的荣光。

李昞,是西魏重臣、柱国大将军、陇西郡公李虎的第三子。李虎因追随西魏实际统治者宇文泰,数十年出生入死、屡立功勋,所以深得宇文泰信任,被授予西魏最高军事将领“柱国”之衔,与其他七人(包括宇文泰)合称“八柱国”。西魏大统十七年(551年),陇西郡公李虎去世。因长子李延伯、次子李真都在之前征战中于沙场阵亡,所以第三子李昞承袭了柱国大将军、陇西郡公的官职爵位。

北周孝闵帝元年(557年),宇文泰侄子宇文护废黜西魏恭帝,扶立宇文泰嫡子宇文觉即位,建立北周。孝闵帝追念李虎当年追随太祖(即宇文泰,孝闵帝即位后追尊)的功劳,于是追赠他为唐国公。北周保定四年(564年),唐国公李虎的嗣子、陇西郡公李昞从郡公晋封国公,得以世袭唐国公爵位。李昞在承袭唐国公爵位前后,迎娶了同为柱国大将军的卫国公独孤信第四女为嫡妻。而独孤信长女嫁给了北周明帝宇文毓、七女则嫁给了柱国大将军、随国公杨忠的嫡子杨坚。李昞和北周皇室、及权势相当的随国公家族都有着亲密关系,这层关系对于他在仕途上的发展有着非同一般的助力,是非常重要的依仗。

李昞有四个儿子:李澄、李湛、李洪、李渊,除了李渊可以明确为唐国公嫡妻独孤氏所出外,其余三人都没有注明生母是谁,或者在有的史料中被一概记载为独孤氏所生。

不过李澄、李湛、李洪如果都是独孤氏所生,那么就不会出现最后唐国公的爵位被最小的李渊所承袭的情况出现。如果三个哥哥和李渊都是嫡子,那么在李昞去世后,一定是按照年级大小,来决定唐国公爵位的归属。李渊的大哥李澄、三哥李洪都英年早逝,很早前就不在了,也许都没有成年,史书上也记载着他们没有后嗣。但是二哥李湛并没有早夭,平安长大,还生下了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如果李湛是独孤氏所生,那么可以肯定的是,李昞去世后,唐国公的爵位一定是由次子李湛继承,而不是四子李渊来承袭。

北周建德元年(572年),五十八岁的李昞去世,遗留下的唐国公爵位却是由时年八岁(实际还不满六岁)的幼子李渊继承,次子李湛以及他的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并没有获得继承权。

这里就可以得出要么,李湛是李昞的妾氏所生,身为庶子,当然没有继承权。要么,李昞在迎娶独孤氏之前,另有正妻,生下了李湛(或许还有李澄、李洪),这位正妻很早就去世了,而且家世也不如独孤氏那样显赫,为了与北周皇室及随国公家族保持密切联系,所以李昞将后娶的独孤氏所生幼子李渊立为嫡子,承袭了唐国公爵位,以其母家的势力,来保证李氏家族的显赫地位不被削弱和替代。李澄、李洪的早逝是明文记载在史书的,在李昞去世前,他们就已经不在人世了,没有和李渊竞争继承权的条件。而李湛的离世时间也没有确切记载,只是留下了他有两个儿子的史料。

也许,李湛也是独孤氏的儿子,但是在生下两个儿子后,年纪轻轻的也离开了人世,走在父亲李昞之前。于是,李昞去世时,只剩下一个八岁的幼子李渊可以承袭爵位,这就是李渊得以继承唐国公爵位的原因所在。

以上所猜测的诸项理由,在史书中都没有确切答案,最终还是李渊越过三个哥哥,承袭了唐国公爵位。李湛作为兄长,为何没有承袭唐国公,目前没有明确的资料显示是什么理由。我们可以从他的两个儿子身上,探寻到一丝丝讯息。大业十三年(617年),时任晋阳留守的唐国公李渊在隋末大乱的局势下,起兵南下,准备夺取天下,追随他起兵的李氏宗族数不胜数,堂兄弟、堂侄如李神通、李孝恭、李道宗、李瑷、李道玄、李孝基等,都纷纷起兵响应,在李渊建立大唐、平定天下前后,屡建功勋、战功卓著,不愧同为柱国大将军李虎的后裔。

这些李氏宗王都是李虎的后代,李渊叔父们的儿子、孙子,和李渊本人血缘并非最近。李渊二哥李湛的两个儿子李博乂、李奉慈,才是李渊嫡亲的侄子。这两个亲侄子,在李渊起兵夺取天下的过程中,全程隐身,没有立下半分功劳,坐享其成。

凭借宗亲身份,在大唐建立后,李博乂受封陇西王、李奉慈受封渤海王。但是史料记载他们兄弟“骄侈不循法度,伎妾数百,曳罗纨,甘粱肉,放於声乐以自娱”,数十年骄奢淫欲、荒纵不法,品性低劣、为人鄙视。唐高宗在位时,还特别下旨申饬他们:“吾仇人有善且用之,况亲戚乎?王等昵小人,专为不轨,先王坟典不闻学,何以为善哉?”,几乎就差直接说他们烂泥糊不上墙。

从这二人的为人来看,他们的父亲李湛,很大概率也是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不能承担延续唐国公世序的重任,所以其父李昞才下定决心,将继承权交予幼子李渊,指望他能够不复所望,维系李氏家门,发展壮大唐国公这一尊贵崇高的贵族门阀顶级世家地位。

也是最简单的一种猜测:李昞的四个儿子,都是独孤氏亲生,但是在李昞生前,长子李澄、三子李洪早早夭亡,次子李湛在留下两个儿子后,也走在了李昞前头。在建德元年(572年)李昞去世时,只剩下李渊这唯一的儿子。李昞便按照长幼有序的原则,不考虑李博乂、李奉慈两个孙子,直接让四子李渊承袭唐国公爵位,以符合礼法宗族传承的制度,这也是遵循了最符合礼仪的家族传承制度。

四十五年后,隋大业十三年(617年),第二代唐国公李渊在五十二岁的年纪举兵,并迅速自晋阳南下,攻克关中,随之登基称帝,建立新兴的帝国。

即位后,李渊追尊祖父李虎为太祖景皇帝,父亲李昞为世祖元皇帝,其余李氏宗族也一一晋封。这就是后世光耀千秋的大唐帝国的开端,李渊即唐高祖。

村里老人说过:“自古以来,就有生下来的孩子当爷爷”了!叫大哥没有什么不合适!通常这种情况,都是一个村子里出现的事,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在农村一个大家族来说,分大门和小门。

好比老辈子有的堂兄弟十几个,老大的孩子都比最小的弟弟大的情况有很多,延续下来以后,弟弟的小孩需要叫大哥的的孩子为大哥——他们之间差十多岁,甚至二十多岁一代人啊。就会出现题主所说的情况,小孩叫大人大哥。好比我们村,明朝洪武年间,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移民至此哥四个。我家属于二门,那么延续几百年下来以后,四门的孩子辈分比较高,高出我家三个辈分。都是同龄人,我需要问他们叫爷爷,而大门的最新一代人,需要问我家最新一代人,叫叔叔。看明白没有?按照这种辈分规律,越是小门的人辈分越高。

现在孩子也许不理解,因为现在孩子比较少。以前七八个孩子,甚至十多个孩子,想想老大会比老小大十岁八岁吧,然后一代差几岁,这么循环几百年,小门的人和大门的人会整整差一代或者几代人。然后就会出现有小孩的辈分高,当叔叔和爷爷辈了。农村按辈序叫人,五六岁小孩叫五六十岁大人“哥”,这合适吗?这在农村是非常平常不过的事情。在我老家,一个村子几百户人家,全是一个宗亲大家旺族。就拿我本人来说,我今年五十多了,还管叫谪系父辈半岁多点今年出生的小婴儿,叫“堂弟”,我却是他白发苍苍的“大哥”了。还有比我还要小50多岁的小孩子,管叫“叔父”。我在家族中是年龄最大的“孙辈或曾孙辈”。这符合逻辑吗?好象有些零乱,在严酷的社会客观现实面前,在强大的旺族大家庭里的派系辈份下,不得不承认客观事实。在我们当地,我们是要尊重大人的,只要是大人,打招呼就需要按照辈分叫,只能高叫,不能低叫。如果是同龄人,即便我发小比我长两个辈分,我们互相直呼其名,也没有什么不妥。

话说回来,如果一个小孩子叫一个大人大哥,也没有什么不妥,如果直接按照辈分叫大人孙子,在公共场合有些不妥。

“叫宗亲大哥”是一种潮汕地区的社区风俗,是指对同宗族的长辈或高级地位者的尊称。这种风俗在潮汕地区很常见,尤其是在传统社会中更为普遍。在潮汕人的眼中,宗族情感是非常重要的,家族关系的牢固程度很高,从而造就了这种特殊的叫法。

在潮汕地区,宗亲大哥在家族关系网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除了承担一定的责任外,还要作为家族长辈的代表,参加宗族活动、维护宗族团结等。宗亲大哥并不仅仅关注自己的利益,更关心其他族人的发展、孝顺和社会责任感。能成为“宗亲大哥”的人一般都是德才兼备的佼佼者。

虽然在潮汕地区,“叫宗亲大哥”的风俗已经逐渐式微,但是宗族意识对潮汕人的生活影响仍然非常深远。潮州、汕头等地的华侨华人,即使身在异国他乡,依然保持着强烈的家族意识和传承着这种传统的习俗。这种家族的团结和互助精神是中华民族的一种宝贵文化传统,也是潮汕人民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重要精神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