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禅的投降对象是魏国,当年曹丕篡汉,他给汉献帝的待遇是“公”。按照惯例,所以刘禅归顺后,也是“公”。 先看汉献帝。建安二十五年(220年)曹丕胁迫汉献帝禅位,建立魏国。

篡汉之后,曹丕封汉献帝为山阳公,享有食邑一万户。虽然只是公爵,但献帝的地位排在诸侯王之上(如曹植、曹彰),可以有奏事不称臣,受诏不跪拜的待遇。这些待遇都是曹魏宗亲不享有的。

汉献帝在封地内,可以以天子车服郊祀天地,献帝的宗庙、祖、腊皆如汉制,不必改为魏制。

魏明帝青龙二年(234年),汉献帝刘协寿终正寝,魏明帝曹叡率群臣亲自哭祭。给予其极高的待遇。

实事求是的说,曹丕对汉献帝可以了。虽然他篡了汉,但魏国的江山本来就是曹操自己打下来的,也没沾献帝多少光。献帝在没有被曹操奉迎之前,形同破落户,连吃喝都没着落。他下半生的吃喝拉撒完全就是靠曹家人供养的。再看后主刘禅。景元五年(264年,蜀汉亡于263年)三月,司马昭以魏帝曹奂的名义册封刘禅为安乐县公,享有食邑一万户,赐绢一万匹,奴婢百余人。

刘禅的子孙,蜀汉的皇室成员也都有封赏,仅封侯者就有五十馀人。

从司马昭对刘禅的封赏来看,他在物资方面的待遇与汉献帝差不多。比如献帝是公,刘禅也是公;比如献帝享有食邑一万户,刘禅也是一万户。(东汉诸侯王在曹魏时期也是侯爵,跟蜀汉宗室投降后的待遇一样)

刘禅在地位和礼制方面不如献帝。比如汉献帝享有奏事不称臣,受诏不跪拜的特殊待遇,刘禅则没有。刘禅奏事要称臣,受诏时要跪拜接旨。还比如汉献帝在封地内享有以天子车服郊祀天地的特权,这一点刘禅也没有。

也就是说,汉献帝的公爵很特殊,刘禅的公爵很一般。

刘禅为什么投降后是公爵呢?我个人觉得,原因应该就是司马昭按照曹丕当年对汉献帝的待遇,也照猫画虎,给了后主刘禅一样的物资待遇。

只由于魏国继承了汉室的正统,必须要尊汉,以显示自己的正统地位,所以汉献帝享有很多特权;而刘禅只是割据小国,并不享有正统地位,所以刘禅的公爵只是普通公爵,只能享受普通的亡国之君待遇。

刘禅投降时,蜀汉的南中都督霍弋还没有投降,东吴也还在对抗。司马昭优待刘禅可以一举双雕,既能招降霍弋,也能拿刘禅给东吴做榜样。接着看魏帝曹奂。咸熙二年(265年)晋武帝司马炎建立西晋,封曹奂为陈留王,享受食邑一万户,给予他上书不称臣,受诏不跪拜,使用天子旌旗,备五时副车(帝王专用的五色车架),在封地内行魏国正朔,郊祀天地礼乐制度皆用魏制,可以不用晋制的待遇。

从司马炎给曹奂的待遇就可以看出,其实曹奂的待遇和汉献帝是一样的。他们都享有上书不称臣,受诏不跪拜,在封地内使用天子旌旗的特殊待遇。

这说明,魏国因为继承了汉室的正统,所以它要尊汉,以显示自己的正统地位,所以汉献帝享有很多特权;晋朝因为继承了魏的正统,所以它也要尊魏,以显示自己的正统地位,所以曹奂也享有很多特权。

从这个角度来说,跟曹奂做对比的对象是汉献帝,而不是刘禅。

曹奂为什么是王呢?比汉献帝还要高一级呢?我觉得这有可能是两方面原因造成的结果。

曹魏江山是自己打下来的,曹氏并不亏欠汉献帝;而晋朝江山是篡来的,司马氏几代人都是曹魏臣子,现在篡夺了人家的江山,总要给予相当大的待遇才能安抚和堵住天下人的悠悠之口;

曹丕封汉献帝为山阳公,这是魏国处置亡国之君的封爵标准。刘禅被封公时,也是按魏国的标准封的公爵。现如今曹奂退位了,天下已经是晋朝了,曹奂如果再封一个公爵,不能显示晋朝的新朝新气象,给人一种晋朝模仿魏朝的感觉。

如果司马炎封曹奂王,也能说明他比曹丕更加的大度。吴末主孙皓。公元280年,孙皓到洛阳投降时,司马炎赐孙皓为归命侯。进给衣服车乘,田三十顷,岁给谷五千斛,钱五十万,绢五百匹,绵五百斤。

注意了,这只是给孙皓的,东吴的其它宗室没有封爵,只能被封为中郎和郎中之类的闲散官位。

从司马炎给孙皓的待遇来看,他压根不承认孙皓是亡国之君,晋朝也压根不承认东吴宗室成员的皇族地位。孙皓投降,等同于魏蜀宗室成员的地位,东吴宗室形同官吏。孙皓别说跟曹奂比了,就算是跟刘禅比起来也差的很远。

晋朝为什么这么“薄待”孙皓呢?我觉得这可能也是两方面因素导致的。

孙皓投降时,海内皆降,东吴也完全投降了。司马炎没有需要拉拢的人,也没有拿孙皓做表率的必要。孙皓没有一点利用价值,身价自然就不高。晋朝一直不承认东吴的地位。蜀汉在晋朝眼里,属于“伪政权”,因为真正的大汉已经禅位了。但伪政权也是一个政权;而东吴在晋朝眼里,属于魏国的叛逆,本来只是魏国的藩国,但却僭越称帝,魏国根本不承认吴国是个政权,连“伪政权”都算不上。晋朝继承了魏的正统,自然也不承认孙皓的皇帝之位,只承认他是地方诸侯。

所以孙皓投降时,他是按照诸侯的待遇,降封为侯。司马炎没给他任何特权,就给了一点点微薄土地,一点点谷物钱粮,相当于是一次性打包,就把他给打发了。孙皓本身也是个烂人,臭名远扬。晋朝没有通过任何拉拢他,借他的名声安抚东吴故地老百姓的必要。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操去世,他的儿子曹丕先是继承了魏王,继而让汉献帝禅位,正式结束了汉王朝。按理说,这天下都应该是他曹家的了,无论是蜀汉国的刘备还是东吴的孙权,都应该是成为了乱臣贼子,是必须剿灭的对象,就像后世赵匡胤所说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可是到了第二年,曹丕反而封了孙权为吴王。曹丕为什么要给孙权封王呢? 在曹操时期,三国所有的王以及州的刺史都是自封的。如果不是自封的,要么别人不承认,要么自己不承认。比如说曹操,这个魏王不是汉献帝封的吗?但谁都知道,汉献帝的命都攥在曹操手里,曹操不是自己想当这个魏王,汉献帝想封,有用吗?周瑜在前面说曹操,名为汉相,实则汉贼,后来诸葛亮说,汉、贼不两立,魏国以外的人,谁把曹操当作汉丞相和魏王来着?赤壁之战孙、刘联合打败曹操之后,刘备表孙权为徐州刺史,孙权表刘备为荆州刺史,那意思是说,两人互相推荐对方任州刺史,但问题是,汉献帝批准了吗?说到底,两人无非是相互承认,在本区域内发个公告罢了。刘备称汉中王,也是上表汉献帝,但这个表是谁递给汉献帝的?所以说,自封一个官位,这是那个时期的常例。在三国前期,这种自封的官位是刺史或者是将军,到了鼎立之势确立时,就变成王或者是皇帝了。 可是,曹丕为什么要给孙权封王,而孙权为什么要接受呢? 曹操的时期就给孙权封过爵位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的赤壁之战,孙权打败了曹操,这一方面巩固了东吴政权统治根基,另一方面也让吴国成为曹魏更加重视的对手,从这个时候开始,魏、吴两国的战事也多了起来。建安二十年,孙权和刘备为争夺荆州而打了起来,只是由于曹操要进兵汉中,刘备才不得已和孙权讲和。第二年,曹操亲自带兵来到居巢,打算进攻濡须。恐怕是孙权更担心荆州的关羽,于是在建安二十二年春天投降了曹操。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关羽进攻樊城,初战大胜,孙权内心害怕,就写信给曹操,要求进攻关羽。由于关羽没有防备,孙权背后偷袭得手,关羽兵败被杀。曹操因为孙权斩杀关羽有功,就表奏孙权为骠骑将军,假节,兼任荆州牧,封为南昌侯。 曹丕给孙权封王,有其父曹操的先例可循。曹魏受禅让当皇帝后,为了内部稳定政权的需要,要尽量减少战事曹 *** 后,孙权一直维持着对曹魏政权的称臣状态,如曹丕继承王位的这年(延康元年)七月,孙权派遣使者前来进奉贡品。尽管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外托事魏),但曹丕除非是选择战争,否则,这种表面平和的状态就不能打破,尤其是不能由曹丕首先打破。这年六月,曹丕虽然率领大军征伐过吴国,但这次南征更具象征意义,其目的有三:一是做给汉献帝看,证明这天下已经是他魏家的了;二是向孙权炫耀武力,看看孙权敢不敢乘大丧自立;三是看军队是不是调得动听指挥。这次用兵只是做了做样子,并没有实际动作。这次用兵效果却是十分有效。将军们就不用说了,其他两人马上都有了应对,先是孙权七月遣使奉献,后是十月里汉献帝就把皇帝位置禅让了出来。 这充分可以证明,曹丕不愿意选择战争,只要孙权暂时老实听话,曹丕不会吝啬一个王号,反正孙权实际上已经处在一个独立的状态下。曹丕不选择对吴的战争应该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避免两线作战,二是稳定内部。赤壁之战后,曹魏和孙吴两家的仗都是维持在中等规模以下,更多的时候是小打小闹,这和刘备的蜀汉不一样。曹丕给孙权封王,就是为了专心对付刘备,因为这时候的刘备,更具有进攻的势头。曹丕给孙权封王,还有拉一个打一个的意思,这就是不久发生了夷陵之战的外因之一吧! 曹丕还因为要专心于内务,毕竟,这是一个朝代的更替,尽管汉献帝以及他的那个大汉名存实亡,但名存就会让一些人心里有些许的满足,有了这一点点满足,他们就会安于现状,现在汉献帝让位了,大汉朝没有了,有些人心里不平衡,要表示要发作怎么办?不管有没有人这样表示发作,曹丕都必须要有所防备。正因为如此,曹丕做了一系列收揽人心的事情。如选拔官员、尊孔、修订刑法等等。给孙权封王,也是一种羁縻手段,为的是专心于内务。曹丕的重点攻击目标应该是蜀汉,因为刘备已经称帝。 曹丕给孙权封王,还有一个原因,在外部重点对付蜀汉。曹丕于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当上了皇帝,刘备认为曹丕已经把汉献帝杀害了,于是在第二年正月宣布自己继承汉祚当上了皇帝。这样一来,东吴和蜀汉国就有了一定的区别,也就是王和皇帝的区别。东吴虽然也是一个独立的政权,但既然还没有当皇帝,就是还在表面上服从中央。曹操给孙权封王,孙权接受,就是在表面上双方承认这种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蜀汉国则不同,刘备已经称帝,没有说一国可以有两个皇帝的道理。所以说,这皇帝和王是有区别的,这就是所谓的天无二日。也就是说,这时候的三国,曹魏和蜀汉已经变成了势不两立的敌对之国,而孙权还暂时可以算作是中性的地域性王国。曹丕不可能不首先解决这个敌对之国。正因为有了这个大的前提,所以刘备伐吴,就必须分出一部分兵力防备曹魏,而孙权抗击刘备,则迎来了魏国暂时按兵不动的有利时机。 但这种局面总是暂时的,不可能维持太久,毕竟,这是一种三国鼎立的局面,而曹丕不过是一种羁縻政策,孙权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罢了。孙权在黄初三年(公元222)闰六月打败了刘备,十月就背叛了曹丕。也就是说,曹丕给孙权封王,是双方各自的政治需要。至于刘备称皇帝时机是不是合适,这一方面不是本文涉及的内容,同时也是蜀汉国内部形势所决定的,无所谓对与错的问题。

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曹操逝世,他的儿子曹丕先是承继了魏王,继而让汉献帝禅位,正式完毕了汉王朝。按理说,这全国都该当是他曹家的了,无论是蜀汉国的刘备仍是东吴的孙权,都该当是成为了“乱臣贼子”,是必需歼灭的工具,就像后代赵匡胤所说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熟睡”?但是到了第二年,曹丕反而封了孙权为“吴王”。那末,曹丕为何要给孙权封王呢?

开始,在曹操期间,三国所有的王另有州的刺史都是自封的。假如不是自封的,要末他人不供认,要末本人不供认。比方说曹操,这个魏王不是汉献帝封的吗?但谁都晓得,汉献帝的命都攥在曹操手里,曹操不是本人想当这个魏王,汉献帝想封,有效吗?以是,周瑜在前面说曹操,“名为汉相,实则汉贼”,厥后诸葛亮说,“汉、贼不两立”,魏国之外的人,谁把曹操看成汉丞相和魏王来着?赤壁之战孙、刘结合打败曹操以后,刘备表孙权为徐州刺史,孙权表刘备为荆州刺史,那意义是说,两人互相引荐对方任州刺史,但麻烦是,汉献帝同意了吗?说到底,两人不过是互相供认,在本地区内发个通告而已。刘备称汉中王,也是上表汉献帝,但这个表是谁递给汉献帝的?以是说,自封一个官位,这是阿谁期间的常例。在三国后期,这类自封的官位是刺史或者是将军,到了鼎峙之势确立时,就酿成王或者是天子了。

曹丕为何要给孙权封王,而孙权为何要承受呢?

曹操的期间就给孙权封过爵位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的赤壁之战,孙权打败了曹操,这一方面稳固了东吴政权统治根底,另一方面也让吴国成为曹魏愈加注重的敌手,因而,从这个时分开端,魏、吴两国的战事也多了起来。建安二十年,孙权和刘备为抢夺荆州而打了起来,只是因为曹操要进兵汉中,刘备才不得已和孙权媾和。第二年,曹操亲身带兵离开居巢,计划防御濡须。恐怕是孙权更担忧荆州的关羽,于是在建安二十二年春季投诚了曹操。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关羽防御樊城,初战大胜,孙权内心惧怕,就写信给曹操,请求防御关羽。因为关羽没有防范,孙权面前狙击到手,关羽兵败被杀。曹操因为孙权斩杀关羽有功,就表奏孙权为骠骑将军,假节,兼任荆州牧,封为南昌侯。

曹丕给孙权封王,有其父曹操的先例可循。

曹魏受禅让当天子后,为了内部波动政权的需求,要只管增加战事

曹操身后,孙权不断保持着对曹魏政权的称臣形态,如曹丕承继王位的这年(延康元年)七月,孙权差遣使者前来进奉贡品。固然这只是一种外表景象(外托事魏),但曹丕除非是挑选和平,不然,这类外表安然平静的形态就不克不及突破,尤其是不克不及由曹丕开始突破。这年六月,曹丕固然带领雄师挞伐过吴国,但此次南征更具意味意义,其目标有三:一是做给汉献帝看,证实这全国已是他魏家的了;二是向孙权夸耀武力,看看孙权敢不敢乘大丧自主;三是看戎行是否是调得入耳批示。以是,此次用兵只是做了做模样,并没有实践举措。此次用兵结果倒是非常无效。将军们就不必说了,其他两人即刻都有了应对,先是孙权七月遣使贡献,后是十月里汉献帝就把天子地位禅让了出来。

这充沛能够证实,曹丕不愿意挑选和平,只需孙权临时诚恳听话,曹丕不会鄙吝一个王号,归正孙权实践上已处在一个自力的形态下。

曹丕不挑选对吴的和平该当有两方面的思索:一是防止两线作战,二是波动内部。

赤壁之战后,曹魏和孙吴两家的仗都是保持在中等范围以下,更多的时分是小打小闹,这和刘备的蜀汉不一样。曹丕给孙权封王,就是为了用心凑合刘备,因为这时分的刘备,更具有防御的势头。固然,曹丕给孙权封王,另有拉一个打一个的意义,这就是不久发生了夷陵之战的外因之一吧!

曹丕还因为要用心于外务,究竟?结果,这是一个朝代的更替,固然汉献帝另有他的阿谁大汉名不副实,但名存就会让一些民气里有些许的满意,有了这一点点满意,他们就会安于现状,如今汉献帝让位了,大汉代没有了,有些民气里不平衡,要暗示要爆发怎么办?不论有没有人这么暗示爆发,曹丕都必需求有所防范。正因为如此,曹丕做了一系列收揽民气的工作。如提拔官员、尊孔、订正刑法等等。

给孙权封王,也是一种羁縻手腕,为的是用心于外务。曹丕的重点进犯目标该当是蜀汉,因为刘备已称帝。

曹丕给孙权封王,另有一个缘由,在内部重点凑合蜀汉。曹丕于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当上了天子,刘备以为曹丕已把汉献帝杀害了,于是在第二年正月颁布发表本人承继汉祚当上了天子。这么一来,东吴和蜀汉国就有了一定的区分,也就是王和天子的区分。东吴固然也是一个自力的政权,但既然还没有当天子,就是还在外表上听从处所。曹操给孙权封王,孙权承受,就是在外表上两边供认这类处所和处所的干系。蜀汉国则差别,刘备已称帝,没有说一国能够有两个天子的原理。以是说,这天子和王是有区这就是所谓的“天无二日”。也就是说,这时分的三国,曹魏和蜀汉已酿成了不共戴天的友好之国,而孙权还临时能够算作是中性的地域性“王国”。曹丕不成能不开始处理这个友好之国。正因为有了这个大的条件,以是刘备伐吴,就必需分出一部分军力防范曹魏,而孙权抗击刘备,则迎来了魏国临时按兵不动的有利机遇。

但这类场面老是临时的,不成能保持太久,究竟?结果,这是一种三国鼎峙的场面,而曹丕不外是一种羁縻政策,孙权也只是一时权宜之计而已。以是,孙权在黄初三年(公元222)闰六月打败了刘备,十月就变节了曹丕。也就是说,曹丕给孙权封王,是两边各自的政治需求。至于刘备称天子机遇是否是适宜,这一方面不是本文触及的内容,同时也是蜀汉国内部情势所决定的,无所谓对与错的麻烦。

看累了吧,发个笑话,让你开心放松一下

朋友特瘦小,出差提前回来

朋友特瘦小,出差提前回来,发现家里有动静,老婆很久才开门,表情不自然。二话没说,直接拿条链子把柜子锁了,坐在床上玩了两天手机,任凭老婆怎么撒娇都不出去,期间各种外卖,两天后开柜,各种揍,对方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