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太祖朱元璋出于对朱氏血脉的关爱,为自己的子子孙孙们提前准备了丰厚的爵位和俸禄。并且为防后世不遵守他的规定,太祖还以祖训的形式将这些规矩给固化。那么在明朝如果有幸投胎为太祖的后代,是否就能生活无忧呢? 想要享受宗亲的待遇,光投胎投得准还不行,还必须入玉牒(皇族族谱)。只有录入玉牒才算是正式的皇族成员,也才有可能被封爵并领俸禄。录入玉牒的要求说起来并不高 -- 有名字即可,但是很多投胎到老朱家的人却在取名这个环节上被卡了一生。 明朝宗亲的名字不是父母或长辈随便就能取的,需要走完一个流程。这个流程叫“ 请名 ”,包含王府代奏、宗人府审核、礼部拟名、皇帝赐名,四个步骤。搞这么复杂原本是两个目的,一是规范皇族成员的名字用字以彰显皇室威严和高贵;二是防止非朱氏血脉的人冒充混入皇族。 但是实际执行过程中,“请名”却严重背离了这两个目的,成了宗藩上层和朝廷,故意折腾、限制宗亲的工具。 明朝的宗藩制度规定,宗亲年满一定岁数后(最初定为五岁,后提高到七岁)即可向朝廷申请取名,但是宗亲的父母或长辈是没有资格直接申请的。他们只能将请求报于所属的郡王府,由郡王汇总之后再上报至宗藩的亲王府。 亲王同意后再由王府长史统一报于朝廷,这也就是“王府代奏”。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宗藩的王爷们负责宗亲身份的审查,以免非朱氏血脉混入。但是权力一旦被垄断,自然就会滋生出黑暗,取名这种权力也不例外。在不少郡王、王府官员、亲王眼里,取名就成了一个敛财工具。不给好处,就各种使绊子,不为你代奏。 明朝中期之后,由于朝廷各种克扣宗亲宗禄,很多低级宗亲家庭吃饭都是问题,哪里拿得出钱来贿赂。以至于一些宗亲一辈子都是“无名之辈”,六七十岁还以乳名称呼。 除了索贿,宗亲内部争斗时,“王府代奏”也成了斗争利器。 代藩首任亲王朱桂因为怨恨自己的王妃和世子朱逊煓,就用“请名代奏”的权力折腾自己的两个亲孙子,直到朱逊煓去世后也不放过。结果这两个孙子里的老大,代藩的第一继承人(代隐王朱仕壥)十五岁了还没正式名字。无名自然无爵无禄,一度只得跟自己的奶奶、母亲种地为生。 正统年间靖江王朱佐敬和自己的弟弟朱佐敏闹矛盾,朱佐敬就死拖着不为朱佐敏的两个儿子请名。拖了好几年朱佐敏实在没办法了,只得找英宗告状。就这样官司也打了四年,直到正统十年他的两个儿子才被正式赐名。 对于众多宗亲而言,王府代奏只是开胃小菜,后面的宗人府审核才是真正的难关。宗人府审核难,不是因为宗人府的人喜欢折腾宗亲,而是朝廷希望通过这招,限制“正式”宗人数量,目的是为了降低宗禄支出。 太祖在制定宗亲爵位和宗禄制度的时候,什么都算就是没算子孙的繁衍速度。 到了成化朝,朝廷已经明显感受到来自宗禄的压力。为了控制宗禄的规模,朝廷采用了最直接的方式 -- 直接减少领宗禄的编制人数。而方法就是各宗藩请名时,在宗人府审核阶段找理由直接剔除。 明朝宗亲结婚、纳妾需要向朝廷申请报备。未获取朝廷同意的女子娶为妻是不可能的,但是纳为妾朝廷倒是不会强行限制,只不过她们有个特殊的称谓 -- “滥妾”。成化年间开始,对于“滥妾”所生子女,宗人府虽然核验他们的身份,但是不再放行他们的请名申请。 意思就是,认你是朱氏子孙,但是不录玉牒不发宗禄。 到了弘治朝,为了进一步限制宗亲的子孙增长,孝宗对宗藩制度进行了改革。对各级宗亲的妾室数量进行了明确限制,超出规定的女子全部视为“滥妾”。从这个时候起,很多宗亲生下来就注定成为不会被请名、录入玉牒的“私生子”。 这些私生子正式名字都没有,爵位和宗禄那就更没指望了。他们也许还能获得泛情的父辈的接济,但是他们的后代,生活只会越来越艰辛。这也是到了嘉靖朝,开始大量出现宗亲生活困难、在市井流浪行乞、甚至于饿病致死的主要原因。 这类底层宗亲的大量出现,也带来了一个严重的 社会 问题。 因为太祖原本的设想里他的后世子孙人人都会有饭吃,所以他在《皇明祖训》里立下规矩不允许皇族成员出仕、经商、租种田地、受雇为工等等,以免他们败坏皇族声誉或者为祸一方。但是这些规定却让那些无法“请名”的宗亲难以生存了。 这些宗亲往往会沦为市井无赖,聚集在少数有爵位的低级宗亲身边。他们利用地方府衙不能直接管束皇族的漏洞,抢劫、勒索市井平民;甚至于打着“索俸”的旗号,抢劫地方府衙。严重破坏了 社会 治安,也加深了 社会 矛盾。 如果有幸过了代奏、审核这两年,请名算是有保障了,但是还是避免不了被勒索。 明太祖在制度宗藩制度时对于取名用字也做了非常详细的规定。太祖规定从他的孙子辈起,宗亲的名字都是三个字。中间的辈分用字被定死,第三个字则必须是五行偏旁。 按道理“礼部拟名”其实是个很简单的过程,但是礼部的官员们还是把这个步骤给玩出了花。现在说到明朝宗亲们的名字,常开玩笑说,他们老朱家的名字就是一个元素周期表。其实那些已经非常正常、非常好了。 例如晋藩的庆成王朱敏(草字头下泥)、靖安王朱敏没、朱敏溅;周藩的曲江王朱朝(草字头下毁)等等。如果觉得这些不够直白,周藩的安昌王被取名朱恭(木枭),衡藩有个宗亲被取名为朱慈(上人下愁),意为“愁人”。 如果觉得这些还没什么,再来看看周藩汝阳王的名字 -- 朱勤烝。“烝”在古代是个很污的字,意指染指父辈或兄长辈妻妾这种恶劣淫行。除了故意恶心人,完全想不出礼部的饱学之士为什么要选这个字。 这就是礼部官员们玩出的花样,不给好处别说什么皇族威严和高贵,让你的名字恶心你一辈子。 这一招的狠毒,在于完美地利用了“请名”环节的第四步 -- 皇帝赐名。 礼部拟好名字后并不会通知宗亲们征求意见,而是报于皇帝御批。皇帝们正常情况下根本就不会去看,只是程序性地批复了事。 皇帝批复后,礼部就会正式赐名并录入玉牒,这样宗亲们即便拿到一个极其恶心的名字,也不能说什么。不然事情的性质就变了 -- “ 难道你对皇帝心怀不满么? ”恶心一辈子的真实含义是,你明明觉得恶心,但是每当提起这个耻辱时,你还的感恩戴德的谢恩。 不过不论如何,拿到名字录入玉牒就正式成为皇族有“编制”的一员,那么这个时候宗亲们是不是就捧上铁饭碗了?只能说获取了可能,因为后续“请封爵位”,也依然是类似的四个步骤。但是各步骤会更难,每步需要拿出来的“孝敬”也会更多。

明朝两省的粮食养不起皇室宗亲,明朝的皇室宗亲的数量是非常多的,多到令人可怕的程度。这可能都是朱元璋看了历史书后,认为那些古代的皇室都是子孙不够茂盛,结果导致其他人谋权篡位,自己的子孙经不住考验,最终灭亡的。

在过去,这些历史类书籍都是非常珍贵的,也是禁止一般人去阅读的,只有那些真正的处在当时的漩涡中心的人,才有资格去阅读这些历史类的书籍。

明朝的皇室宗亲多达几万人,与其相关的仆从更是多达几十万。朱姓的发展尤其是在山西一带,更是居住着非常多的朱姓后裔,物以稀为贵人也是这样。

明朝当时的生产力,其实刚刚满足全国人口的需求,可是这些皇亲国戚本身不被允许从事生产,自然而然的,就只能去使用别人的劳动力,这完全就是对国家的一种白白的消耗。

哪怕如此,这些皇亲国戚还是,在拼命的增加这个朝代的消耗,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这个朝代的灭亡,也把这个朝代带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这种灭亡在本质上其实都是这个朝代的人,自作自受,完全怪不得谁?他们的结局是咎由自取。这些皇室宗亲没有一点自觉性,结果不仅仅只会去消耗凉伞的粮食,而是用这些粮食还要做很多其他的事情,比如养宠物之类的,这些也严重的加速了明王朝的财政负担,这些人完完全全都只是贪图享乐,没有一点承担,也不会去种粮食,饿死了,也就饿死了,好吃懒做,这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是不可取的。有做才有得吃,这是上一个时代的人所留下来的东西。 可是明朝的这些人好像并不懂得这些东西,因此他们没有懂得节俭的道理,所以只是一味的加剧消耗,最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农村延续至今大体都是按照辈分取名字,不算流行但不过时,过去有的甚至是人未出生,墓碑上早已刻好了姓名,生男生女对应墓碑上取,我不明白的是,万一儿女有多少出生有不同怎么办?莫非就让名字空置着,或者是再增加,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有请教过长辈是如何处理的,这个问题至今一直是个谜。 现在农村取名字几乎打破传统了,但是换汤不换药,大体还是按照辈分取名不会变,每取两辈两字派,要取两辈三字派,按照农村传统的说法是,一代传一代一代压一代,这个传统一直延续至今没有变,姓氏也没有变。变的是名,既使是给人讨名字,也是讨姓不改名,也是遵照传统延续传统。现在农村不同的是,姓氏不改变,名是乱取了,不按家族规矩来排列。 农村现在取名字,人人都追求荣华富贵清洁平安,一部分人是请先生取,取出的名字重叠,张冠李戴亘相混淆难以区分,因为都请同一个知名先生取名字,取来取去好名字不多取的人又很多,番来复去就有那么几个好名字,就干脆随手拈来都用一个名字,就造成名字相同重叠的人太多,这不利于户籍的管理,等等许多问题的发生,比如说同班同级同名同姓的学生,就发生过点错名的尴尬等等……因为同名同姓,我就发生过交错电费的亊例,供电所负责追回至今三年过去杳无音讯。 取名字就拿自己的名字来说吧!房前屋后房左房右的小辈,夲来不是一个家族的人都顺着我取靠着我取,令人十分讨厌,但又无权干涉,无奈接受承认,我说干脆就与我同名同姓算了,不听家中父母说,我还一概不知呢? 按辈分取名并不是农村人的专利,在过去,这是一种广泛的取名方式,在全国流行。拿我们村来说,在上两代时,还都是按照辈分取名,但到了已经变成了“各取所需”,谁想取什么名字就取什么名字。 就算是现在是各取所需,想要给孩子取什么名字都行,可在名字里仍然不能出现长辈用过的字,这项最基本的原则现在仍然保持着。 比如在某个家庭中,直系亲属或者本家亲属中有叫“刘学文”的,那么在后辈中,不管是儿子、孙子、堂侄、堂孙这些,都不能出现学和文字。 如果有后辈给自己儿子取名叫“刘学农”,那就惹出笑话了。同理,也不能叫“刘从文”,这同样也是要闹笑话的。 在传统平辈取名规矩中,第一个字是姓,第二个字是字辈,第三个字是相同其实是从字辈这个规矩中发展出来的。 比如第一个姓刘,这个是不能改变的,然后第二个字是辈,比如学字,第三个字才是自由发挥的。 比如家族中老大叫“刘学军”,那么家族中再有男孩子时,要叫“刘学某”。现代取名时,也有叫“刘某学”的,这其实是对古时候取名规矩的一种篡改。 注意我们这里说的是平辈之间,错辈的话,是不能用相同字的。 说到这里,很多人就会奇怪了,过去那么红火的按辈分取名,为什么现在不流行了?过时了? 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按辈分取名是什么意思,再来说现在为什么不流行了。 Ⅰ:什么是按辈分取名 我们现在很多的规矩,大多来自于明朝。这个按辈分取名也不例外。 比如在明初时,朱元璋给了孔氏十个字,分别是:希言公彦承,弘闻贞尚胤。也就是说,在此之后,孔氏后人要按照这些字排辈取名。正式开始是从孔氏的五十六代。 比如五十六代有新生儿出生,那么取名“孔希某”,前面第一个是姓不能改变,中间一个是字辈不能改变,后面一个字才是自由发挥的。 当然了,孔氏最初的这十个字,我们可以看到后面五个字中有弘和胤,到了清朝的时候,由于和雍正皇帝胤禛和乾隆皇帝弘历的名字“对冲”了,所以给改成了“宏”和“衍”。 在过去有名望的家族中,大多都是皇帝给赐字,皇帝给出十个字,二十个字,后辈人按照这个字辈去取名字。 在民间,则是由自己家族中的长者来商量着定出。比如在一起普通家族,有可能是拿着一首诗来当字辈,也可能拿着一副对联来当字辈。 就是为了区分同家族中辈分,用什么字其实也没有那么多规矩,但一旦用了,那就要严格遵守。 比如一个王姓家族中,字用完了,需要新字,几个同族人一商量,好吧,咱们用“长绳系日虹为桥,琴弦称山月作钩”来当后面的字吧? 众人仔细一查族谱,恰好以上并没有用过这里面的所有字。于是就通过了。于是落在了族谱上,记在族谱上,从下一代起,开始用这对联中的第一个字,也就是“长”字。 当有了新生男丁时,取名的规则是:姓当然是不能改的,字辈也是不能改的,只有第三个字能自由发挥,所以这个新生儿的名字必须叫“王长某”。以后,同族中相同辈分的都必须是“王长某”。 等到了这一代人的下一代时,就该第二个“绳”字了,也就是要取名为“王绳某”。以此类推,用完再商量着找字。 以前的族谱想要查辈分,或者是想要查同家族中某个人,是非常好查的,只要知道他的名字,也就明白了是什么字辈,在同辈中找就行了。 同理,只要看到名字,也就知道他在家族中是第几代人,属于什么辈分。 这就是以前以字取名的原因,同时也是字辈存在的意义。 现在为什么不流行了呢? Ⅱ:字辈取名为什么没落了? 字辈取名到了现在的确已经没落,但这跟什么过时无关,它的没落主要有两个原因,分别是:人们对传统取名的厌烦以及放弃,还有就是人们追求自以为的个性。 我们分别来说一下。 传统取名,我们上面就已经说了,它有严格的规定,以及有着非常繁琐的用字规则,它这样带来了一个直接的后果,那就是取名非常难。 有人会说了,前面的姓和字辈不能改变,仅仅取最后一个字,这有什么难的? 这是非常难的,我们前面就说过了,它用字是不能跟同族中长辈相同的,注意不是一辈,而是向上追至少八代,也就是农村人常说的“五服”。五服之内,不能用相同的字取名。 不能说太爷爷辈有叫“王林森”的,后面有人取名叫“王树森”。虽然中间的字辈字变了,但后面的字和以前的重复了,这也是不行的。 这就带来了一个取名困难的结果。 这是个需要长久向下续的工程,当某一段字用完,必须要寻找新的字,这些都是需要商量并且落在族谱上的。 有族谱的家族不能说没有,但实在太少了,人们对此不再热情。于是,人们开始慢慢放弃字辈取名。 第二个原因就是现在人越来越追求个性。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人名字陷入了一个怪圈,越来越追求自己所认为的“美”以及“个性”。 比如现在的孩子,有太多取名“梓涵”、“思雨”、“雨欣”等等,怎么别扭怎么来,完全不管字的意思,把自认为美的两个字强行扭在一起用。 造成的结果就是出现了大量的重名,甚至出现一个班级中有十来个重名的孩子。还有些父母则是拼命用生僻字,完全不管别人读来是什么滋味,更不管以后孩子的上学以及工作会带来的不便。 这样的是个性吗?其实是最大的普通。但可惜的是,多数父母并不这么认为,仍然乐此不疲。近些年,特别是在农村,取的名字实在让人头疼。 但这并不在我们的讨论之列,所以我们不再过多深入。 Ⅲ:总结的话就是:过去按字辈取名,是方便修族谱,以及同族中什么辈分的人中出了有本事的人,还有就是同族中追根溯源时,都很方便找到记录。 但它的短板也是明显的,那就是需要一直向下找字,而且是找不能跟前面相同的字,这就会带来局限性。它越向后就越是不流行。 但时,它的不流行跟过时不过时无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不管是从名字的内涵出发,还是从名字的美感上出发,现在的大部分名字跟过去是没有办法比的。 现在人所追求的个性,其实不过是千篇一律的重复。 最后我们多说一句,字辈取名,发端于明朝,兴盛于清朝和民国。它真没有太久的 历史 ,因为我们向上追的话,宋朝的时候,两字名特别流行。再向上追的话,三国时以三字名为耻,这些都无法实现字辈取名。 我们现在很多的农村俗话以及生活习惯,多来自于明清时期,换句话说,是来自汉族和满族的糅合,但我们不再展开去说。 这问题有毛病,农村按辈份取名不是红极一时而时一直沿用至今。现在也不是过时,而是受西方所谓的自由文化冲击,呈多元化趋势。一些大的家族还是用这种方法的。既使不按字排名,但也应忌讳和直系长辈重名或重字。 农村人“按辈分取名”,这是沿袭了几千年文化的。为什么现在的农村取名,不少都不按辈分了,是按辈分取名过时了吗?我觉得不应这么理解,主要还是从取名的方便性、美誉度等方面去考虑。 曾经的农村,家家户户都是按照家族辈分取名的。这种方式的好处于,大家无论外出多远,按照辈分就能区分谁是老辈,谁是小辈,不会搞混乱。不好之处在于,不好取名,容易重名。 我老家就是如此,我们家族虽然是小姓,但集中在一个村的几个村民组,按照辈分取名的,重名很多。我们是孝字辈,好听易取名的,多有重名,比如孝芬、孝刚、孝德等,我知道的都有多个。 我本人就曾遇到过这种现象,所以读中学时我就自己改名了,改成了一个既简单又不重名的字,至今没有重名现象的发生,因为我没按辈分取名。 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姓同辈的孩子越来越多,按照辈分取名就重名越来越多难,既要名字好记好懂,又要读起来朗朗上口,还要感觉孩子自己会喜欢,所以很难的。 于是,一些家长就跳出这个字辈,只要中间字不取出家族辈分的就行,这样不会因辈分而乱了辈分。有的家长为了更简单,直接取一个字就行,好取名,好记忆,听起来也新颖别致,令人难忘。 取一个字的好处是,字靓好记,即使是辈分的字也能用,因为只有姓与名,没有中间字,就不会显示辈分,就不会有搞错辈分的情况。 这样的取名方法,就需要孩子记住自己的辈分,将来远出了,遇到同姓同族的人一起交流时,不会搞错辈分。其实对于小姓来说,这种情况是很少发生的。 比如以本人为例,我姓柘,在这三十年在外飘泊过程中,曾到过全国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但是很少偶到过同姓,只在河南郑州遇到过家乡一个侄儿,在河南鹿邑遇到过一家我们至今也没搞清辈分的同族。 从时代的发展来看,人口流量越来越大,在将来的日子里遇到同族同姓的情况可能会增加,但对于我们小姓来说,也只是可能而已,真正遇到的情况也不会多。 对于大姓来说,比如王姓、李姓、赵姓等,无论打工还是出差,或是定居,遇到同族同姓的情况会很多。这时候取名按照辈分就显得很重要了,否则会搞错辈分而显得挺尴尬的。 其实,即使按照辈分取名,要想避免重名也很容易的,我们有着几万个字,真不知道咋取的话,抱着一本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排列,总有很少用于名字的字。 只要人人看了能认识,能就是可以用于取名的。名字不过就是一个人的代号嘛,怎么非得去找那些好听的字呢?只要字简单,人人可认识,完全就可以的。 我觉得,现在按照辈分取名的越少,主要就在于家长的思想局限,怕重名而给孩子带来各种麻烦与困扰,还是就是受传统思想的影响而取名受到局限,再就是家长太懒,没有查字典,上万字能没合适的? 所以说,按照辈分取名不是过时了,而是怕重名带来影响,怕取名不好给孩子带来影响,怕麻烦而没查字典,所以即使不按辈分取名也有重复的。 依我说,以字典为准,随便翻出几百个好认好记,读起来响亮的字取名,是完全没有问题。我是这么觉得的,不知道当孩子爸爸妈妈、准备当孩子爸爸妈妈的朋友,是否认可呢? 按辈分取名,不会过时,如中国的节气、节日一样,都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是家族、宗族血缘关系和群体关系的认同和延续。 人是群居动物。早在古代就是以家庭、家族和宗亲为单位共同生活、抵御风险、报团取暖;随着现代 社会 发展和时代发展,人为地域、宗族所限制大大减少,特别是因为工作等原因,不再如以前大都聚集在一个地方,加上 社会 多元文化影响,有的觉得按辈分取名不好听或者按不按无所谓,因此家族文化和宗亲文化逐渐淡了,但是按辈取名仍然是大趋势,仍然将是传统文化的延续和传承。 什么叫农村?按辈分取名这是中国自古以来延习流传下来的,过去皇室和你比平常百姓注重按辈分起名,难道皇室是农村人?城里人现在大把按辈分取名的,也是农村?不要一说什么就是农村怎么怎么样,农村不背锅 按辈分取名,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并不是农村特有现象。最典型的就是我国的孔孟颜曾四大家族,有兴趣可以去考证。从上往下数,姓后面代表辈分的都是一样的,现在在世的基本就是“庆”、“凡”、“详”、“令”等。以前大多数地方都有家族“祠堂”,供着族谱。每家每族都是严格按排列顺序给后人取名的,用完了重新续谱。有的家族甚至可以排列几十辈人。新中国成立后,这些东西被当“四旧”“破”了,有的甚至被废了,祠堂被拆,后人也就慢慢淡忘不计较不遵循了。到了新世纪,随着文化的革新和中西文化的交融,人们取名也越来越随意并追求新奇、独特甚至深涉,祖先留给我们的姓氏文化和取名传统逐渐被摒弃了。现在随着经济的提升改善,好多地方又开始重视起来,按谱寻亲,重修家谱。特别是那些名门望族,越来越重视。 农村原来同姓之中都是按步就班,老规矩尊老爰幼,很看重辈份,就是防止乱套,同姓之中不能结婚,上下辈份不能乱,遇逢年过节还要向长辈磕头拜年,长辈家中吵一些瓜子,花生,爆米花,糖板栗等。拜完年再到村里看敲打锣鼓,舞狮子,焊船,演戏等热闹非凡。如今 社会 淡化了,起名子,直接两字,省掉中间起字。分不清辈份高低,有的外出打工,一个村人都不认识,也不吃辈份什么那一套。同村人有姑姑与侄子辈甚至孙子辈结婚,你说怎么叫呢?我认为有些传统还是好的,发展几千年礼教还应该保存。其它不好多说。 第一,不是“红极一时”,而是延续了千年。第二,为什么不流行了?因为近百年西风东渐,玉石俱焚。第三,并未过时。最“先进”与最“落后”的中国人,会以不同的方式,共同支撑它。 不是农村,是全国,尤其是有大型人口的家族,他们都有自己的宗祠,有分谱,有每个地方的分谱管理员,确实流行的少,不流行的原因在于这是很主观的家族行为,而我们现在都是家庭为单位,家族聚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加上计划生育的影响,如果一个父辈对这方面不重视或者认为自己后人都是女孩,就容易不去给后辈讲解谱辈的事情,基本隔一代之后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辈自己的辈字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