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唐玄宗是一个极富才华而又多才多艺的风流君王。他擅长音乐舞蹈,能自己谱曲演唱,还能参加表演。“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长恨歌》》,“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琵琶行》)。那著名的“霓裳羽衣曲”、“六幺”曲名,就是玄宗在吸收西域乐曲精华后亲自指导编唱创造出来的。据记载,当时长安的乐舞盛极一时,长安教吹拉弹唱的教坊、梨园比比皆是。把唐乐舞文化推向鼎盛,玄宗之功劳是不可否定的。甚至后世梨园弟子都把唐玄宗供奉为戏班祖师爷。 唐玄宗(685-762):即李隆基,是唐睿宗李旦的第三个儿子,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嫡孙,生得器宇轩昂,善骑射,通音律,并具有卓越的政治才干,他先是平定韦氏集团的阴谋篡权,然后贬逐太平公主后登上帝位的,登基后励精图治、任用贤才,在“贞观之治”的基础上,开创了历史上有名的“开元盛世”。 唐朝王室弟子多通晓音律(唐太宗、武则天都很重视音乐文化),唐玄宗还在当王子时,就经常与兄弟们在举办家庭音乐会,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十分要好,就是他登基后,在宫中置了一张大床大被,时常把兄弟们招进宫中同睡。与杨玉环的爱情也是由于杨玉环能歌善舞,精通音律,再加上当时他的宠妃武惠妃病逝,遂冒天下之大不韪,纳儿媳为妃。 唐玄宗在音乐上的才华丝毫不逊于其政治才干,史称这位皇帝“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善八分书”,即说他是一个英武果敢,多才多艺,尤其精通音乐与书法的全才。他也擅舞,16岁时常为祖母武则天表演唐代著名歌舞大曲《长命女》。会奏多种乐器,尤其是羯鼓敲得特棒,练习时敲坏的羯鼓就有四大柜,他称羯鼓是“八音之领袖”、认为各种乐器都不能与它相比,演奏技巧之高超被宰相宋璟形容为“头如青山峰,手如白雨点”;上朝时也怀揣玉笛,用手指不停地在笛孔上按模新曲。 唐玄宗在听政之暇,亲自训练一支3O0名乐工的乐队,被称为皇帝梨园弟子,(梨园作为音乐乃至戏曲的别名即出于此)。亲自教他们丝竹之戏,音响齐发,有一声误必觉而正之。他还颁布曲名,把原为汉文音译的少数民族和外国曲名改为具有内容的汉文曲名,还常举办宫庭器乐合奏,正是由于这位皇帝音乐家的喜爱和重视,盛唐音乐,以及与各民族音乐文化的融合,达到历史的顶峰。 唐玄宗一生作有无数曲子,闻名于世的有《紫云回》、《龙池乐》、《凌波仙》及56岁时遇上杨贵妃后作的《得宝子》等,最著名的就是歌舞大曲《霓裳羽衣曲》,《霓裳羽衣曲》是音乐舞蹈史上一颗光彩夺目的明珠。

天宝初年,唐玄宗刚宠杨玉环时,李白结识了贺知章。贺知章将李白引见给唐玄宗,皇帝见了李白的诗也赞叹不已,就在金銮殿上召见李白,当诗人远远步上台阶时,唐玄宗竟然走上前去迎接李白,谈起当时的政事,李白能当场根据唐玄宗的意思,写下一篇“和番书”,而且一面口若悬河地与玄宗谈话,一面手不停笔地写下来,唐玄宗大为高兴,亲手调制了一碗羹送给李白吃,从此任命他为翰林。一天晚上,唐玄宗带着他的宠妃杨玉环,乘月色观赏移植到沉香亭的四株名贵牡丹。兴庆湖畔,他们漫步长堤,身后是空辇和一行最出色的梨园弟子。他们在花香月色之中,摆下歌舞。李龟年正张罗着管弦班子准备唱的时候,唐玄宗说:“赏名花,对妃子,此情此景怎能再唱旧词?”叫李龟年拿着金花笺赐给李白,让李白赶紧写词(也就是配合歌唱的七言律诗)。哪想到这时李白正和几个朋友躺在酒楼里呢。李龟年赶快用冷水激醒他,叫人把李白架进兴庆宫,半醉半醒的李白,写下了三首《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曾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唐玄宗见新词不错,当然高兴,但想李白古体诗超凡脱俗,律诗不大多见,眼下已唱了三首七言律诗,不知五言诗写得怎么样,于是让李白以“宫中行乐”为题写十首五言律诗。李白醉意朦胧中,也明白皇帝在试他的本事,就对唐玄宗奏道:“臣今天不巧已醉,倘若陛下赐给我无畏的胆子,这才能尽情发挥臣的薄技。”皇帝一笑:“好吧!”就叫两个内侍扶住摇摇晃晃的李白,再让两个内侍按住朱丝为栏的稿纸。李白命令道:“杨国忠,快给我捧墨!高力士,快把我的靴子脱了!杨国忠是杨贵妃的哥哥,高力士是当时最得宠的宦官,这两位是皇上的心腹宠臣,朝中大臣也没资格这样无礼,李白岂不是狂妄到不想要脑袋了!但唐玄宗当时心情特别畅快,又见到李白的律诗能在醉意中写得那么完美,就让杨国忠和高力士去伺候李白。高力士给李白脱了靴子,李白在席上坐下。杨国忠捧过研好的墨来。李白拿过笔略一沉思,便刷刷刷,手不停笔地又写了十首《宫中行乐词》。唐玄宗读了很高兴,马上让乐师谱曲,让乐工演唱。杨国忠和高力士哪儿能忍下这口气,虽然表面上侍候李白,心里早把李白咒了无数遍,准备伺机收拾李白。�李白写完诗就睡着了。李龟年配着李白的诗唱着清平调,杨玉环见那些诗写的全是称赞自己的美丽,也与玄宗尽情赏花才回去。过了两天,杨玉环一个人唱那几支清平调玩的时候,高力士乘机说:“我还以为娘娘对李白恨之入骨呢,怎么您会唱他的词?”杨玉环很奇怪地问:“他一个翰林学士,怎么能使我恨他到这个地步呢?”高力士说:“第二首《清平调》里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那不是把您比作秽乱汉宫的赵飞燕了吗?”杨玉环想想也有道理,从此,每当唐玄宗想重用李白时,杨玉环总在一旁阻止。李白等了很长时间不见皇帝重用,便猜到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就干脆向唐玄宗辞去那只能逗君王开心的翰林差事。唐玄宗虽然爱惜李白的才能,但什么事也比不上杨玉环重要,既然她讨厌李白,就只好赏给李白许多黄金让他出京游历。从此,李白骑着毛驴云游四方,到华阴时,醉醺醺地想登山,走过华阴县衙门口却没有下驴。县令不认识李白,见一个小百姓竟敢骑驴闯县衙,大怒,吩咐把李白抓到大堂之上叱问他:“你是什么人?胆敢如此无礼?”李白当时接笔写下一纸奇怪的供状,上面没写姓名籍贯,只写着:“曾经用皇上的手帕抹嘴;皇帝亲自为我调制羹汤;杨国忠为我捧砚;高力士替我脱靴;天子的门前我尚能骑马,华阴县门口却骑不得驴。”县令又惊讶又羞愧,忙向李白作揖拜谢道:“不知翰林到此,失敬,失敬!”李白高声笑着,骑上他的驴继续浪迹天涯去了。唐肃宗乾元年间,年过花甲的李白仍在骑着毛驴浪迹天涯。一天,他正行走在至金陵途中,炎热的天气使他渴得七窍生烟,忽见前边一家门前挑着一面小旗,上书“佳醋”二字。李白到了门前,见是一醋店。他想,没有酒喝,喝点醋解解渴也不错。�李白把毛驴拴在树上,缓步走进店来,一看,店内早已坐着一人,看穿戴象个七品芝麻官。李白懒得理他,就直奔柜台,对店家说:一人一口加一丁,竹林有寺没有僧,女人怀中抱一子,二十一日酉时生。店家是个落泊文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一首诗谜,不一会儿,他就琢磨出了谜底是“何等好醋”。于是忙拱手笑答:“此乃山西陈醋,北国佳品,客官尽可品尝!”李白很高兴,醋店遇知音,就边喝边与店家聊起来。一会儿,李白饮完了醋,把醋壶还给店家后说:鹅山一鸟鸟不在,西下一女人人爱,大口一张吞小口,法去三点水不来。店家马上就解出了谜底是“我要回去”,便与李白告别“客官,祝你一路平安!”李白颔首笑道“谢谢!”县官见李白从进店到走,都与店家说说笑笑,说的什么他不明白,可是把他冷落在一边,理也不理,他可受不了。见李白转身要出门,就站起来叫道:“且慢,你是何许人也,竟敢在我面前咬文嚼字!”李白回过头来,说:豆在山根下,月亮半空挂,打柴不见木,王里是一家。说完,解下毛驴骑上,扬长而去。李白走得看不见踪影了,县官还在那里琢磨这首诗呢。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政治家、思想家同时也是一位多才多艺的音乐家。他“性英断多艺,尤知音律”(注3:《旧唐书·卷八》)“性英武、善骑射、通音律历象文学”。(注4:《新唐书·本纪第五》)他对音乐的贡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唐玄宗是一位多产的作曲家。“玄宗又制新曲四十余,又新制乐谱。”(注5:《旧唐书·卷二十八》)他不但十分重视民间音乐的发展,而且又在此基础上吸收了其他新的因素,融合在自己的创作中。 创作的数量也非常可观,《羯鼓录》甚至把九十二首竭鼓曲的创作权,全归他所有。唐玄宗的不少音乐作品至今还回响在中外音乐舞台上。唐玄宗是一位演奏家。“上洞晓音律,由之天纵,凡是丝管必造其妙。”(注6:唐南卓《羯鼓录》)他通晓乐理,艺才超人,凡属乐器,他都可以奏出非常美妙的声音。他对乐器的爱好简直如影随形,甚至“座朝之际,虑忽遗忘,故怀玉笛,时以手上下寻之,非不安也。”(注7:唐杨臣源撰《吹笛记》)在朝臣奏议军国大事之际,他身居殿中竟然心不在焉,用手指摸着龙袍内的玉笛孔来寻乐思,这位“皇帝”真不愧为“乐迷”了。唐玄宗是一位音乐教育家。唐代的音乐教育机构建设是全面的,各机构的专业分类是明细的。“大乐署”是太常寺下属的音乐机构,内有若干的乐师执教,主要担任乐工、乐伎的训练和考试,也兼管对乐师的考核。乐工、乐伎、乐师根据学与教的专业年限不同、对于考试的内容、程度、及次数具体指定。据《旧唐书》卷四四《职官志》及《新唐书》卷四八《百官志》说,考中的提职加薪,落榜的调离改学其他或除名。可见“大乐署”的教学活动组织是严密的,教学内容也是丰富的,对人员的业务水平要求更是严格的。这说明当权者对于音乐有一个高标准的要求和一个非常重视的态度。“鼓吹署”也是太常寺下属之一。顾名思义,鼓吹署即管理鼓吹乐的单位,主管用在仪仗活动与宫廷礼仪活动中的鼓吹乐,兼管百戏(古代对诸种戏、乐舞的总称),“鼓吹署”属于音乐的行政管理机构。“教坊”一般指管理教习音乐,领导教习人员的机构。更准确地说,它是指唐至清之间,传习、管理宫廷所用俗乐的机构。“教坊”的教学任务非常繁重,教学内容也非常丰富。歌、舞、乐器(琵琶、三弦、箜篌、筝等多种乐器)及“散乐”(南北朝至宋散乐意同有戏,泛指杂技,幻术、武术、民间歌舞杂乐、杂戏等)皆有。学生的来源广泛,有贫家民女,也有富家子弟。他(她)们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进行业务考核,根据成绩优劣进行等级分类。女艺人不但要艺技高超,而且还要面貌出众,方可进入“宜春院”(被选中入宫,给皇帝表演,属于头等乐伎,亦称“内人”)。他们在重大的礼仪活动中同众多的一般“官人”(教坊中的一般乐伎)与“@弹家”(可以弹奏或表演简单节目的女艺人)进行联合演出,但担任主要角色的还是那些“内人”。可见,“教坊”不单是一个传习音乐与舞蹈技术的场所,也担任着重要的演出任务。使乐员所学习的技能付诸实践,这种理论联系实际,多专业、多层次、有组织、有领导的综合性音乐教育机构,在我国古代音乐教育史上,是极为罕见的。“梨园”有内廷梨园与宫外梨园两种都是培养选拔音乐人才的教育机构。内廷梨园是唐玄宗亲自执教的地点,主要教学内容是对梨园艺人(亦称“皇帝梨园弟子”传习法曲。据《新唐书·礼乐志》所说:“玄宗既知音律,又酷爱法曲,选坐部伎子弟三百,教于梨园,声有误者,帝必觉而正之,号皇帝梨园弟子。宫女数百,亦为梨园弟子,居宜春北苑。”(注8:《中国音乐辞典》222页)梨园造就了一大批具有较高水平的音乐家,如李龟年、雷海青、黄幡绰、永新(女)等皆为梨园艺人。这些人成为全国音乐界的精华,为唐代音乐的高度兴盛及其音乐分工化的发展,起到了重大作用。唐玄宗从发展的观点出发,为更进一步提高乐工、乐伎的音乐素养与技艺,使乐才源源不断,他还在梨园法部专设了一个音乐“少幼班”——小部者。“小部者,梨园法部所置、凡三十人,皆十五以下。”(注9:《太真外传》)为唐代音乐艺术的稳步发展提供了必备的人才基础。这种对于儿童进行早期的启蒙性的音乐教育尝试,在世界教育史上也是少见的。唐玄宗对音乐的高度重视其主旨在于:利用音乐这个有效的艺术手段来达到消磨诸王、臣、将、士的政治野心,对内“歌舞安平”、对外“安土息民”,可见唐玄宗不但是一位剥削阶级的最高代表,也是一位善于用精神武器掌握世界的统治者。从唐乐的初期到“黄金时代”并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这里有他本人的功绩,有唐政府一系列改良政策的作用,也有适合经济、文化发展的社会环境与社会风气,这些都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在评价这位重要的历史人物时,一定要客观地、辩证地、历史地去看待他。唐玄宗对音乐所做出的贡献是巨大的,他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家、教育家,理应在中国音乐史与中国教育史中占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