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辽国军队行军速度太快,逼近黄河之后,宋真宗才决定御驾亲征。为了逼迫宋朝服软,同时也是为了自高粱河之战后的宋辽关系做个了断,公元1004年,萧太后和辽圣宗亲率大军南下,攻打宋朝,这是自高粱河之战开始之后,宋辽两国爆发的最大战争。

公元1004年9月,萧燕燕母子以收复当年被周世宗柴荣所攻占的三关失地(即瓦桥关、益津关、淤口关三关十县地)为名,亲率二十万大军再次南伐。辽先锋大将萧挞凛率所部兵马,一马当先,先后打败唐兴、遂城等宋军,很快推进至望都,直趋定州。宋真宗虽然对抵御辽兵南下做了充分准备,制定了避辽锋芒,诱敌深的战略,并调兵遣将,在河北、河东等要地做好了迎敌的安排,辽兵大举南侵,还是给宋廷以巨大震动,宋真宗急忙召集群臣商量退敌之策。宋朝群臣在如何迎敌上,出现了分歧。有人建议末真宗到金陵(今南京)躲避,有人建议宋真宗到成都逃难,只有宰相寇准坚决主张迎敌。

宋真宗的潜邸旧臣王继忠随萧燕燕母子一同南下,不断地在母子俩人面前讲述辽、宋和好的好处,使萧燕燕母子颇为心动。其实,萧燕燕母子早已有与宋议和的想法,只是在寻适合的时机罢了,见王继忠不断劝说辽、宋和好之事,就来了个双管齐下。继续以兵征伐宋地,施加压力;ー方面示意王继忠给宋廷通信,传递辽、宋和好的信息。在澶渊之盟的战事之中,契丹选择了避重就轻的战略。在两国开战之初,辽国在进入河北之后,出现了数次攻城上的失利。这暴露了宋军的善守与辽国攻坚能力的不足,于是契丹的军队,没有再理会河北一些驻有重兵的城市,直接绕开这些城市,一路直进,所以才能极快的兵逼澶州。澶州城下,宋真宗的御驾亲征体现了宋的决心。而且此时辽国先锋元帅的意外身故,也挫伤了辽国的士气。再加上在雁门关一带的宋军乘着辽国全军南下的机会,杀入辽国进行牵制,而辽国虽然绕过了河北的重镇,但身后毕竟还有大量的宋军存在。辽军的局面并不完全占据优势,如果无法短时间内击溃澶州,那么甚至可能出现被宋军截断退路的情况。于是在这种双方都有顾忌的情况下,澶渊之盟也就诞生了。

我觉得主要是形势所逼,宋真宗不得不御驾亲征,要不然的话在宋辽之战中,宋朝根本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宋真宗御驾亲征的这个战争就是有名的“景德之役”,这是一场皇帝与皇帝之间的战争,在之前宋太宗就曾经攻打过辽国,当时的辽国实际上掌权的人就是萧太后,但是萧太后却顶住了宋太宗给他的压力,虽然在战争中变得十分的狼狈,但是仍然击退了宋太宗。

所以在这是宋真宗继位,萧太后知道宋真宗是一个非常懦弱的皇帝,所以想要报宋太宗攻打的仇,萧太后南侵就是为了宋真宗,所以宋真宗不得不出来应战。在宋真宗期间,宋朝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所以萧太后在这时才会这么的嚣张,虽然这个时候的宋朝已经没有什么实力了,但是在萧太后率领二十万大军攻打城池的时候,宋朝的士兵都在死守着,所以也没有攻打下任何一个城池,而萧太后也因此断然放弃,开始攻打开封。

但是在开封的时候宋朝节节败退,士气低迷,迫于压力宋真宗御驾亲征,皇帝亲自带领打仗之后,宋朝的士气变得非常的高昂,后来宋朝占据了优势,直接打退了辽军,可以说宋真宗其实是有军事才能的。但是在这种形势下,宋真宗还一心的求和,所以宋真宗其实还是非常的懦弱的,要不然他完全可以乘胜追击攻打辽国,但是宋真宗还是决定要求和。

宋真宗,赵恒,是一个只有守成之意,并无开拓之心得君主。那么很多人会说如果他有汉武帝那样雄图伟略的思想那么北宋能不能拿回燕云十六州呢?

如果不能,再加上有寇准这位名相辅佐,应该能取回燕云十六州吧?

其实答案也一样是否定的。先不说史实告诉我们的历史最终走向如何,我们就先从当时宋朝的大历史环境等多重因素进行分析吧。

一、其实北宋也一定程度上算是一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朝代。在没有燕云十六州的情况下,辽国可以直接挥兵南下兵锋直指开封,哪怕是有黄河天险也阻挡不了辽国的滚滚铁骑。毕竟到了冬天黄河一旦结冰,辽国就可以一马平川,大宋就再无险可守。所以宋朝是一直处于一种被动危险的外部环境中的。

二、再来说说当时的社会环境。虽然宋朝并未对商业进行严格禁止,但还是有一定的禁止的,加上当时土地兼并严重,社会矛盾也十分尖锐。宋朝每年的产出入不敷出,在财政上压力巨大,国家根本没钱无力出兵打仗。

三、接着说下最重要的一点,宋朝为了防止唐末的节度使叛乱的情况再次重演。于是将各地军队中的精兵强将几乎都收归禁军,然而到了宋真宗时期,禁军已经大部分是老爷兵了,战斗力可想而知。

而当时的宋朝需要支付各方面的开支所以导致各地的厢军有些时候都领不到军饷,所以当时的宋朝表面上军队很多,但是实际根本没有多少兵力可以随意调度使用。

宋朝当时的将军是通过各个将门进行举荐出任的,所以军队中的奖领只知道自己的上司是谁,根本不会在乎其他的。毕竟自己的上司能让自己升官并且拿到粮饷。再加上当时的北宋经历了太祖,太宗两朝之后,慢慢的朝中的将领和大臣大多已经开始不想打仗了。

所以从这些方面来进行分析,宋真宗就算有汉武帝的雄心壮志国内的诸多情况再加上外部的不良环境也不允许他对大辽大规模用兵,收复燕云十六州。

据史料记载,辽国在宋真宗时期进行过南下的战争,当时的大宋虽然进行了抵抗,但是宋真宗并不太想打,并且立刻直接议和,但是并没有成功,被当时的宰相--寇准(大宋第一斗士),连忽悠带恐吓的给弄上了战场,御驾亲征,鼓舞了士气。

虽然当时战胜了辽国,但是还是签订了“澶渊之盟”。这是为什么呢,要知道当时明明是打了胜仗。

其实这是因为马上冬天到了,谁都不知道黄河什么时候结冰。如果和辽国再继续拖下去,那么一旦黄河结冰,辽国将可以绕过前线直指开封。

所以宋真宗根本耗不起,寇准即使有经天纬地之才也耗不起,也不敢去赌。所以不得不与辽国议和,签订“澶渊之盟”,虽然有点耻辱但是也没办法,说到签订盟约,就有一桩趣事,寇准为什么会被叫做大宋第一斗士呢?因为那都是拿命拼出来的,当时签订盟约的官员是曹利用,真宗对他说“岁币百万以下可许”,意思就是,岁币在一百万以下你都可以自己做主,而寇准知道了之后告诉他“虽有敕,汝所许毋过三十万,过三十万,吾斩汝矣”,意思就是,皇上虽然说了在一百万以内你可以做主,但是如果你给的岁币超过了三十万,我就砍了你。

如果这件事情,曹利用跟宋真宗说了,那么寇准就算不是死罪也会被赶出中枢。但是曹利用怂了,并且他与辽臣谈判时一口咬死了寇准规定的三十万。所以“澶渊之盟”最后以三十万岁币的代价换来了大宋几个朝代的和平。

所以从各个角度来分析,哪怕当时宋真宗真的有汉武帝的雄心壮志也收不回燕云十六州。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及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