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晋时期的王爵,和隋唐及后来的王爵不一样

汉晋时期的王爵,是国王的王。后来的王爵都叫亲王,没有国王了。汉晋实际上是看到了秦朝集权的弊端,集权这个本来是没错的,但是时机不对,也就是说秦朝的那一套集权,搞的太早了点,步子太大了,扯着蛋了。所以汉晋又重新回到了周朝的分封制。这种分封的王爵,就是国王,封地就是王爵的名称。如七国之乱里的吴王,就是在吴地。隋唐开始,废弃了分封制,开始搞郡县制(沿袭秦朝,但是进行了大量的改革),王爵就开始虚化了,然后王爵也分好几个等次,但最高也只是亲王,不再是国王。亲王的话,名号可以很大,但是封地不一定有,有也不一定就是当年战国时期的那块地,而且地方也小的多。周朝及汉晋的王爵,那叫郡国王,封地就是一国之大(战国时期的国)。而且权力也很大,几乎就是国中之国,封地上的一切大小军政事务全都归国王管理。到隋唐,皇室宗亲分封的王爵,名号很大,如秦、晋、楚、赵,但是封地不一定就真在这些地方,而且亲王藩地范围也小,也没有军政等权力,类似于只有食邑,但是食邑上的人不归亲王统辖。也就是说亲王在藩地享有的就是钱粮税赋方面的待遇,但是地方事务则归朝廷官员管理。

汉朝的都城在长安(东汉在洛阳),如果分封一个秦王,按照当时的搞法,封地得在秦地,藩王府大概应该是放在咸阳或者长安(两地相距非常近)。这个就不好搞了,且不说统辖上的问题,就藩王离京的规矩也给坏了。汉朝是推翻秦朝后建立的,这又弄一秦王,到底是个名号而已呢,还是纪念秦朝啊?

秦始皇为何不给自己的儿子封王?还不是因为秦始皇反封建反得最彻底啊!福垊曾经得出这样一个除了秦朝,我国历代王朝都是封建制国家。最封建的王朝当属于夏商周三代。汉朝到明朝则是半郡县、半封建制国家,这里的半封建制王朝有的是虚封,有的是实封。到清朝就成了郡县、封建、殖民地的国家。

秦始皇创造性办了两件大事儿。

第一、废除谥号、废除庙号。皇帝继承排序按号计算,秦始皇、秦二世、秦三世到秦N世,谁知道三世而亡。第二、废除封建制度,君主集权,设立郡县。

福垊就具体谈谈秦始皇为什么不给自己的儿子封王。第一、秦始皇的儿子年龄有些小。【秦始皇的儿子和秦始皇的爱妃】

公元前221年,秦王政统一六国,创立了皇帝的尊号,史称秦始皇,那时他才38岁。秦始皇的长子扶苏生于前241年,那时他才20岁,一般而言长子都是要继承帝位的。别看现在18岁都是算成年人了,可在秦朝22岁才算成年人呢!扶苏那二十多个弟弟们,就是按现在的标准也都是未成年。你像秦始皇最小的儿子胡亥,公元前221年时,他才9岁。

把这些孩子们下方到地方,甚至发配到边疆当个王,秦始皇还是不太放心的。第二、六国残余势力不容小觑。儿行千里母担忧,秦始皇何尝不会担心孩子的安危呢?几百年的分裂,让秦始皇一下子给统一了,尽管七国(包括代国)的君主及其亲贵,杀的杀,迁的迁。可那些对秦国怀有国破家亡的残余势力,还是不甘心失败的。不要说秦始皇未成年的儿子封到六国的土地上,就是秦始皇本人巡游,就遭到了张良等人刺杀。刘邦、项羽看到秦始皇还升腾着替代他的想法。试想,如果秦始皇未成年的儿子去刚刚征服的地方为王,能有好的下场吗?第三、郡县制是彻底瓦解六国残余势力的手段。

地方制衡之制,郡守掌管行政,郡尉负责军事,郡监专司监察,他们相互制衡,又对皇帝、丞相负责。因为他们都是流官,也就不可能跟六国残余势力联合勾结,反而能成为打击他们的利器。第四、法家的秦始皇对封子为王与否心里并没什么底。

法家往往都是为君主服务,他们都是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地实现君主集权,瓦解地方势力。秦始皇当然更是这样想的,当对于是不是要分封,秦始皇并没有想好。丞相王绾等人建议,北边的燕国、南边的楚国、东边的齐国,这些地方太过遥远,容易出事,不如册封一些功臣宗室,巩固边疆。秦始皇的意思,大家再商量商量吧。廷尉李斯就说周朝封建的各种不好了。本来周天子封这些人,希望他们一起为周朝服务的,结果他们相互攻击,最后连周天子都不放在眼里。功臣宗室,让他们当个快乐富家翁就好了。李斯还没说,周天子封的马夫的后代把周天子给灭了呢!秦始皇的祖先是周天子的专职司机(马夫)。秦始皇就说话了,这都打了多少年了,好不容易统一了,再分封以后就是第二个周朝了。秦始皇知道,西周分封没多久,就爆发了三监之乱。本来是监督商纣王的儿子禄父(武庚)的管叔、蔡叔、霍叔,竟然吃里扒外跟武庚沆瀣一气,搞乱大周呢。秦始皇担心的是,孩子太小不放心,就是他们在边疆站稳了脚跟,会不会也学着“三叔”,到时候不仅是打仗,而且还自己人打自己人。干脆,别给孩子们带来祸患,而让孩子们快快乐乐过一生吧。可秦始皇千算万算没算出,自己尸骨未寒,自己的小儿子就把自己那些穷得只剩下钱的儿女们,全部杀光了。他更没想到,自己的废除封建连后代也没了。比秦始皇小三岁的刘邦,有鉴于此就实行了半封建办郡县制度,最起码有人搞事情时,同宗多少还能有个照顾。封建制固然虚弱了君主集权,但对于长治久安还是很有好处的,当然实封也会出现尾大不掉,后来也就逐渐实行虚封了。

秦国初期,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家长,所有的男子在结婚生子以后都会继续和父亲住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家庭。自从秦国实施商鞅变法以后,这种群居模式被彻底拆散,每个家庭在儿子长大,并且组成一个小家庭后,必须与父亲和其他兄弟分家,单独形成一家。父子本是一家,分不分家都是老百姓自家的事,为什么商鞅却重点要求老百姓必须分家呢?一、

站错队沦为奴隶

秦国公族在重要关头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他们原本是殷商时期的贵族,后来却站错了队,因此由一个贵族被贬为养马的奴隶。随着身份的转变,秦国公族所居住的地方也跟着发生改变,从原来的中心地带被强迁到边界,也就是和戎狄交界的地方。之后,秦国出现了一个养马能手,这个能手就是秦国先祖秦非子,随着他在养马方面的功劳越来越大,周天子对他越来越赏识,还给了他一块地方单独治理,之后,秦非子开始对自己分封的领土进行管理,逐渐形成了秦国的前身。二、沾染西戎习俗,父子同居

秦国作为周天子的附庸国,又与戎狄常常打交道,总会因为地盘或者其他生存资源而发生矛盾。后来,秦非子带领自己的子民,赶跑了戎狄西部的百姓,单独占领一块地盘。早在秦国还没有打败西戎以前,两个附庸国之间就多有接触,难免沾染到西戎的习俗。

在西戎文化的影响下,秦国人的居住模式与西戎有些相似,一个家庭只有一个大家长,却有很多成员,所有成员同吃同住,家庭成员多了,自然就形成一个宗族了。

在先秦时期,宗族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一个村落甚至附近几个村落都是一个姓氏的人,每个宗族都有一个族长,这个族长在所有的宗亲面前有绝对的话语权。

为了获得更多生存资源,族长往往会带全族子民与别的宗族争夺,甚至发生严重的斗殴。在这种情况下,秦国每年单是死于宗族斗殴的人就有好几千,对秦国来说可是巨大的损失。三、

先秦的赋税制度

先秦的综合实力弱,一个宗族聚集在一起,颇有抱团取暖的意思,毕竟在古代,只有人多的一方才不会被人欺负。当时的赋税制度是按户执行的,不管多大的家族,都只需要交一户的赋税。

随着国内的人口越来越多,国家的负担越来越重,但是得到的税收却一直不见增长。不管国家人口怎么增长,军队却始终得不到补充,长久来看,对国家的发展没有任何好处。四、

提出变革

商鞅作为秦国的一员,把国家存在的所有问题看得十分透彻,于是,当秦王发出求贤令时,商鞅带着自己的策略而来。他在第一次面见秦王时提出“帝道”,第二次面见秦王时提出“王道”,第三次则提出“霸道”。

这三个方案,最让秦王满意的还是“霸道”,在秦王看来,只有国家强大起来,才有机会吞并其他国家。在秦王的支持下,商鞅开始对秦国实行变法。

变法包括“连坐法”“奖励农耕”等,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正是“一家不容二男”,也就是男子婚后必须与父母兄弟分开居住,形成小家。如果有谁违背这条律法,则需要承担一倍以上的赋税。之所以把这则律法视为改革重点,主要有三个目的。1.

减少宗族冲突

前文中说过,宗族的力量太过强大,对国家的治安容易造成威胁。一个大宗族的宗亲往往不会只存在于一个小地方。往小的说,万一这些大宗族之间发生斗殴现象,地方官府根本没有办法制止,容易给社会的治理带来不稳定因素。

往大说,如果某个居住在不同地区的大宗族发动势力叛变,就算这种叛变不会影响秦国的整体格局,也会给国家带来很大的损失。

变法的实施,为的就是把这些宗族分开,把管理权交回君王,让官府更好的管理基层百姓。

官府利用法律管理社会,但凡发生私自斗殴或者聚众斗殴之类的情况,一律根据律法处理。这样一来,仇杀之类的案件就会减少许多。2.

增加国家税收与兵力

随着人员的增长,秦国必然需要花费更多的金钱来保护百姓,同时还得加大军队的规模。变法要求把大家拆成小家,然后让每个小家按照律法缴纳各种赋税与服兵役。

大家拆成小家以后,服兵役的人越来越多,军队规模自然就大了。税收多了,士兵多了,国家自然就强了,这一点也是秦国君主支持变法最重要的原因。

随着军队的增强,秦国君王开始不再偏安一隅,而是试图征服其他国家。在一代代君臣的努力下,秦国总算成为六国中最强大的国家,并且最终征服六国,形成了一个大一统的国家。3.

增加农耕收入

不管是在落后的秦朝还是现代,一个大家长养活一家人都是不利于家族发展的。家里的活都由大家长做了,其他成员出于利益或者其他原因,明明有能力从事生产,却故意推卸责任,结果,一个家族很容易就此开始衰败。

秦朝时期,变法鼓励百姓重视农耕,同时也想办法增加劳动力。

变法实施以后,所有的成年男子必须离开父母,自成一家。成年男子离开父母以后,为了生存,自然就得下田劳动。这样一来,老一辈的人可以减轻很多负担,国家又得到了更多的劳动力。五、

功臣的下场

自从变法完成以后,秦国原本被戎化的习俗开始逐渐回归,形成了独特的秦国文明,为秦国的统一奠定了基础。作为变法最大的功臣,商鞅不但没有享受到该有的待遇,反而最终被新君秦惠文王当众五马分尸。

据说他对秦惠文王的师傅执行过劓刑,所以他最终才会以这种方式被报复。这只是其中的一点而已,变法最终保障了普通人的利益,却使贵族的利益严重受损。秦孝公还在世时,所有的矛盾与冲突都有秦孝公在前面顶着,等到秦孝公一死,那些躲在暗处的魑魅魍魉都露出来了,商鞅为了继续变法,根本腾不出精力去反抗。最大的功臣,就这样以最悲惨的方式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