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皇帝的女儿被称作公主,这基本上都是固定的,除了一些非汉人统治的时期,称呼的习惯与汉人不同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在宋朝时期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称呼,帝姬,比如很有名的柔福帝姬,她是皇帝的女儿,但是为什么不被称为公主,却要被称作帝姬呢?帝姬这个称呼是谁发明的,为何宋徽宗的女儿要有这样一个称呼呢?

帝王家的女儿,一直的称谓叫公主,加上封号全称就是XX公主,比如汉高祖刘邦的大女儿叫鲁元公主,唐高宗与武则天所生的太平公主,等等。但到了宋徽宗赵佶这里,也许是浑身的艺术气质无处挥洒,他决定在女儿们的称谓上显示一下自己的才华。由他钦定,专门颁诏,凡他的骨血,女儿们一律不再沿袭公主的称谓,改叫帝姬。顺带说一句,宋徽宗造人效率极高,单是女儿,就前后生了三十四个。

延续了上千年的称谓,宋徽宗为啥要改呢?他自有他的理由。《宋史》(卷一百十五·志第六十八·礼十八·嘉礼六)记载:徽宗说,他爸爸神宗赵顼时,就曾有过改女儿称谓的念头,只因当时大臣们不给力,最终没有弄成这个事。他现在是来帮助实现先帝的遗愿。这是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他让有关部门查阅了一下古代史籍文献,在《诗经》雅这一部分内容里发现,周王室的女儿就不叫公主,而称作王姬。

有大臣提醒徽宗,周王室家族原本姓姬,人家兴许是以王姬一举两得,既表示是姬氏血脉,又彰显乃王室之女。赵佶说咱不管他那一套,反正自古以来,周礼最为完备、最具规范,考古立制,宜莫如周。咱应当效仿周朝,朕之公主统统改称帝姬。

第三个原因,公主之名有些含糊,凡王公贵族之女,随意起来都动辄唤作公主,而帝姬,显而易见专属帝王家的闺女独享,非王公贵族家丫头敢冒名也。

天子一言九鼎,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此后徽宗皇帝的家里就再听不到公主的叫声,常挂在婢女们嘴边的是贤福帝姬、仁福帝姬、惠福帝姬,总共二十几位帝姬(三十四个里早夭了十几个)。要说徽宗皇帝把这称谓改得还是蛮新颖的。可女儿们跟着一个只顾写字画画、不善经管江山的老爹,不仅没享到福,相反受老罪了。

金人灭宋,徽钦二帝亡国被俘,儿女们也都跟着一起做了金人的阶下囚。一大群的金枝玉叶被金人掳往北方,这些帝姬们有的给金军首领当了小老婆,有的被用作使唤丫头,有的甚至被散放于兵营做了军妓,还有各种原因走失而下落不明的。

徽宗这一大群帝姬们,事后可给他儿子南宋高宗赵构带来了不少麻烦。南宋偏安江左建都杭州后,先后不断有女子找到朝廷,都说是徽宗的帝姬、当今天子的妹妹。

绍兴中,有商人妻易氏者,在刘超军中见内人言宫禁事,遂自称荣德帝姬。南宋绍兴年间,一个姓易的商人之妻,偶然在刘超的军营里听到徽宗帝姬失散的事,便大着胆子冒充说她就是曾经的荣德帝姬。地方官员不敢怠慢,忙派人将其送到宫里,老爷子生养的兄弟姊妹太多了,高宗赵构也搞不明白究竟是不是,命内夫人去查验,结果仔细查体、询问,才发现是假的。想投机取巧寻富贵的易氏,最后被投进监狱,棍棒打死。

又有开封尼李静善者,内人言其貌似柔福,静善即自称柔福。又有一个开封的尼姑,名叫李静善,听宫里人说她长得像柔福帝姬,她就将计就计自称就是柔福帝姬。蕲州兵马统帅韩世清听说后,赶紧派人把她送到杭州。高宗让太监冯益前去验视,冯益不负责任敷衍了事(极有可能是假柔福贿赂了冯益),回报皇帝说是真的。赵构立马封李静善为福国长公主,钦命下嫁永州防御使高世荣。

后来高宗赵构与金人协商,要回了自己的生母显仁太后,跟随太后一起南回到杭州的宫女揭发李静善是冒充的柔福帝姬,她被扣押起来。又过了不久,内侍李鍨从金国回来,说他在五国城(今属黑龙江依兰县)见过柔福帝姬,嫁给了一个叫徐还的男人,已经死了。真相大明,冒名顶替帝姬的尼姑李静善被判死刑,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从帝姬们后来的命运结局看,徽宗皇帝给女儿你们改称谓的举措,实在有些不靠谱。非但没能让女儿们更光鲜耀眼、幸福美满,反倒是历经磨难、死无葬身之地。迷信点讲,人名称谓还是轻易不要改的好,太讲究、太花费心思于名号,结果常常适得其反。

因为宋徽宗即位之后发现,不仅自己的女儿会被称为公主,王公大族家的女儿也被称为公主,这样不利于区分,于是他就将自己的女儿称为帝姬。宋徽宗是一个文艺男青年,他本身非常有文化,而且会吟诗作画,而且他没有古代男子重男轻女的思想,对自己的女儿非常宠溺。称帝之后,他就想为自己的女儿加封爵位,可是他觉得公主这个称号并不好听,也不太尊贵,就想改一改。同时因为历朝历代都有公主和亲的传统,原本公主专门代指君主的女儿。后来因为和亲的需求,很多君主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远嫁他乡,也会选一些王公大臣的女儿封为公主,送去和亲。这样一来,公主的指代性就不是特别强。宋徽宗女儿很少,而且他很宠女儿,这样一来,他觉得王公大臣的女儿也能与自己的女儿相提并论,对自己的女儿非常不公平,他就想改变这种现象。于是他就想为自己的女儿重新定一个封号,可是定什么封号是一个问题。当时有大臣向他建议说周王室当时称自己的女儿为姬,姬是周王室的姓,这样不仅显得身份尊贵,也比较有指代性,宋徽宗觉得姬这个字非常好,同时他自己又是一国之君,经常被人称为是帝王,将自己称号里的帝和这个姬合起来,给公主赐予封号,再合适不过。宋徽宗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非常高兴,这样一来,自己的女儿和王公大臣的女儿就都区别开来了。而且他可不赞同公主去和亲,即便有外族人请求她赐予公主去和亲,他也都一概拒绝,这样宠女儿君主是很少的。

因为宋徽宗是为了把自己的女儿和王公贵族女儿区分开来。当时宋朝皇室血亲和王公大臣的女儿比较受宠爱的都被称为公主,因而君主的女儿与王公大臣的女儿不能从称谓上区别开来,杂七杂八的公主加起来有一大堆,君主真正的女儿没有合适的称呼。宋徽宗决定改变现状,因此事很伤神,自己的女儿不多,他内心自然是想给女儿最尊贵的称呼,可是称谓却并不好定。宋徽宗做这件事也并不是一时兴起,其实改公主称谓这件事并不是由他开头的,他的父亲宋神宗在位时就想过改公主们的称谓,可是由于王公大臣有很多人不同意,而且封号也不好拟定,他还没有查到合适的称号就撒手人寰了。宋徽宗为了父亲未完成的心愿,于是就决定为女儿们拟定称号,宋徽宗这一举动也是为了体现自己对于父亲的尊敬,也不算违背祖制。宋徽宗遍查古书发现周王朝称国家嫡系公主为王姬,他觉得这个称谓很好,可是也不能与周王朝的完全一致,他就想在人家的基础上改变一点。他思前想后决定称女儿们为帝姬,这个称谓既华贵又不失亲切,他对这个称谓非常满意,女儿们也都觉得好,宋徽宗大喜,于是他就将自己的决定昭告天下。自此以后,君主直系女子与王公贵族的女儿就从称谓上区别开来了。虽然与历代的称谓不同,可这也恰好体现了宋徽宗对自己女儿的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