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刘秀陨石

西汉末年,王莽篡汉,新朝一系列改革措施,短时间的确利国利民,但触动了贵族权势的利益,很快义军遍地,反声四起。更始帝刘玄建立玄汉王朝,反抗王莽政权。王莽面对各路义军,虽然节节败退,但是他还有最后一手王牌——四十三万大军。大司空王邑和大司徒王寻,带着这四十多万大军,浩浩汤汤向着昆阳城进发。

绿林军统帅王凤与众多将领召开紧急会议,打算逃跑。东汉的开国之君刘秀站了出来,他这时还只是个不起眼的小将军,依靠兄长刘縯的势力,在义军中立足。王凤等人对刘縯功勋卓著本就颇有妒心,对刘秀更是冷眼相待。本想将刘秀轰出门外,但面对城外连绵不绝的新朝大军,只能冷静下来,请刘秀商量对策。刘秀认为,如果此时逃跑,昆阳一旦失守,攻打宛城的刘縯各部,也将被各个击破,应当死守,与城池共存亡。由于昆阳守军仅几千人,刘秀打算率数骑去城外搬救兵。也许是命运眷顾,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昆阳城,硬是让刘秀在夜晚偷偷地溜走了。在定陵、郾城等地,刘秀依靠慷慨激昂的言辞,向诸多将领陈明利弊。在刘秀一番游说后,众将表示愿意调兵相援,就刘秀带着万余援军,来救昆阳。就在刘秀决战前夕,天时相助,竟然有陨石砸向了新军军营。《后汉书》有载:“夜有流星坠营中,昼有云如坏山,当营而陨,不及地尺而散,吏士皆厌伏。”本来昆阳城久攻不下,将兵心生厌倦,又有陨石砸营,运气背到极点,王邑四十多万大军的士气锐减。刘秀本着“擒贼先擒王”的思想,亲率三千勇士,直接绕后攻向新军主帅王邑的大本营。王邑看着才三千将兵,轻视之极,竟亲率一万兵马抵挡,而且下令,没有他的号令,其他部将不得相援。刘秀这三千人,一看见敌军统帅亲自出马,很是兴奋,士气大涨,众人不顾生死,冲向王邑。

王邑疲倦的兵马没见过这么凶猛的阵势,连番撤退,新军其他将领没有王邑的指令,不敢援助,只得看着王邑被几千兵马冲得节节败退。守城的王凤等将领,一看这阵势,化多日被围的悲愤为力量,立马下令反攻。主帅王邑都被打得丢盔弃甲,其他部将更是溃不成军。天时再助,降下疾风骤雨,新军乱上加乱,逃亡者相互践踏,死伤无数。刘秀靠着他的英勇,一战成名,也为历史上以少胜多的战役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二、音乐佳话——胡笳退敌说起闻鸡起舞这个成语,则是妇孺皆知,若问起这个故事得主人翁,恐怕很少有人知道。西晋末年大将刘琨,便是这个故事得主人翁之一(另一人是祖逖)。西晋末年,经历过八王之乱后,中原各地又遍布胡人的铁骑,其中晋阳城(今山西省太原市一带)就遭受了匈奴军队的洗劫,民生凋敝,百废待兴。多亏刘琨率军来守,方还晋阳城几日安定。刘琨毕竟将少兵稀,面对胡人连番的进攻,只得苦苦支撑,等待援军。可援军迟迟未到,城中粮草几无。刘琨突发奇想,夜晚,正值人心安定入眠之时,刘琨集结会吹胡笳的士兵至城楼上,吹出一首首婉转悲凉的胡笳之曲,使得围城的五万匈奴军士皆伤感流涕,思乡情切,如同楚汉争霸时,楚军听到“四面楚歌声”,丧失了斗志。第二天,刘琨再登上城头,发觉匈奴士兵们皆已退去。孔明城头抚琴退仲达的故事很精彩,但毕竟是文学虚构的。而刘琨吹笳退敌,的确是历史上少有的音乐退兵的佳话。刘琨的作品《胡笳五弄》造诣颇高,可惜失传了。话说回来,匈奴人刘渊建立的政权,假借汉室威名,来收买人心,并以“汉”为国号。刘琨则是中山靖王之后,实打实的汉室后裔。不知打着恢复汉室旗号的匈奴汉朝,派军来围攻这位实实在在的汉室宗亲,是否还能“师出有名”。三、 李从珂哭得帝位五代十国时期,沙陀人李存勖在魏州称帝,国号定为“唐”(史称“后唐”)。李嗣源是李存勖父亲的养子,他为后唐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可后来李嗣源受到李存勖猜忌,无奈举兵抵抗。李存勖亲征时,他的部将郭从谦又突然兵变,乱兵下,李存勖亡于流矢,李嗣源便进入洛阳,乘机接管了帝位。李嗣源在位七年便去世,由其三子李从厚继位。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李从厚猜忌李嗣源的养子、潞王李从珂,又在朱弘昭、冯赟等人的鼓动下,便派遣诸路军马讨伐潞王。潞王逼不得已,只得打着“清君侧”的旗号反攻。李从珂兵马少,所待的凤翔城也没有天险、地势,自然不是朝廷重军的对手,被打的伤亡无数。城池上的李从珂,面对着各路大军压境,眼看性命难保,竟脱下衣服,露出身上一道道伤疤哭着诉苦。他从小便随着先皇李嗣源南征北战,立下了功勋无数。那些攻城得将领,大多和李从珂一起出生入死过,李从珂的功劳都是看在眼里的。他又说道,皇帝听信佞臣谗言,才致今日苦肉相残,他不知有何罪孽,才遭受如此惩罚。李从珂这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声泪俱下的演说,使得许多攻城的将士们动了恻隐之心,竟纷纷投降,反过来拥立李从珂,击退了李从厚派来的其他军队。于是,李从珂乘势剑指洛阳,一路上,归降的兵马无数,队伍越来越强大。

李从珂攻入洛阳,李从厚兵马不足出逃,帝位则被李从珂所得。后来,李从厚逃至魏州,被石敬瑭所擒,押回了洛阳交由李从珂处置。四、朱棣旋风成祖朱棣靖难之役,在关键的白沟河之战中,也得天时相助。建文二年,朱允炆拜李景隆为大将军,率军60万,号称百万,北上攻燕。朱棣闻讯,亲率20万大军迎击,两军驻于白沟河(今河北雄县、容城、定兴一带)。李景隆手下瞿能父子作战甚是勇猛,所向披靡,与李景隆呈前后夹击之势。燕王兵卒少,更招架不住,三易其马,矢尽挥剑作战,几被瞿能所擒燕王几次险中逃生。傍晚,还未等朱棣整顿军马,瞿能等将军又率军来攻,朱棣只得硬着头皮指挥将士们继续御敌。燕军节节败退,南军士气高涨,不消多久,燕军恐怕就要彻底溃败。天时相助,《明史》有载:“会旋风起,折景隆旗,王乘风纵火奋击,斩首数万溺死者十余万人。”大意是说,突然一阵旋风刮来,将李景隆的帅旗给刮断了,朱棣抓住时机,立马乘风纵火反攻,斩杀数万敌军,十多万人溺水而亡。表面上看起来帅旗折断了,可以重新挂一面就行了。但帅旗有标志阵营、激励将兵等作用,举起的士兵要伴随在主帅身旁。如果一旦帅旗倒下,则说明主帅遇袭,很有可能遭遇不测,极其影响士气。李景隆的帅旗意外地被强风折断,南军以为失去了主帅,立马士气锐减,溃不成军,士兵们自乱阵脚,被朱棣打了一场以少胜多的神奇战役。白沟河之战是靖难之役的转折战,朱棣由守转攻,而建文帝的军队则呈江河日下之势。

在东汉末年那种乱世,说刘备没有野心,那也是假的,当曹丕将汉献帝请下帝位,刘备就没什么好掩饰他的野心了。汉献帝不管生与死,他刘备也不可能再拥护一个退了位的傀儡帝王再次登基,所以他才会干脆自己来。反正他偏于蜀汉一隅,一直也在做着帝王之事,汉献帝的退位正好给了他借口,称帝名正言顺。

刘备自称为汉室宗亲,其实他这个宗亲属于远亲,而且破落得不成样,几乎跟平民差不多。刘备一路打杀,最后能够在蜀地一隅偏安,与东吴,曹魏并立,也算是有了不错的家底。从刘备私人角度来说,这个家底是他一个人拼死拼活挣下的,东汉可没有出力。

虽然他打着匡扶汉室的旗号,可实际上东汉已经被曹操父子架空,汉献帝就是个傀儡,东汉也已经名存实亡。他要想匡扶汉室,要么他去东汉将曹操父子给剁了,把东汉实权还给汉献帝。要么他就只能像现在这个样,与曹操父子争夺天下,最后将曹操父子打败,再把大权交还给汉献帝。如果说哪种方法更加有效,且对汉献帝危害极小的话,那肯定是刺杀曹操父子比较好些。

找些人刺杀肯定没有组队打仗复杂与耗时长,而且如果不成功,也是刘备一人所为,汉献帝不会受到牵连。可后一种,这样明目张胆与曹操父子拉阵仗打长久战,汉献帝说不定就会被曹操父子给暗害。也就是说,在东汉那个乱世,刘备这个皇亲身份,不过是刘备为了聚集忠于汉室之人的一种手段。目的是打败曹操父子,至于打赢了之后,这个东汉江山是谁的,那就不好说了。

当然只要汉献帝一天不死,刘备当然不能称帝,不然他这个匡扶汉室的旗号就等于废了,他这个忠心仁厚的刘皇叔形象也就崩塌了。可汉献帝禅让帝位给了曹丕,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东汉是彻底亡了,曹丕虽然对外说他没有杀汉献帝,并且厚待他,可刘备就说汉献帝死了,曹丕也不能把汉献帝弄个全国巡视吧。就算曹丕真的把汉献帝弄来,古代交通信息这么不发达,而且三国又是敌对状态,等到天下百姓知道真相,刘备早就登基为帝了,生米都煮成了熟饭,刘备还能退位不成。所以刘备选择称帝的时机很好,东汉的灭亡,让他有理由建立蜀汉,他更有理由相信汉献帝已经身亡,他还是在匡扶汉室,不过是由他登基为帝,正式统御汉室。

刘备真的是汉室后裔。三国志有明确记载,刘备是汉景帝子中山靖王胜之后。刘胜呢,是汉武帝同父异母的哥哥。中山王刘胜很荒淫,生有100个儿子,刘备具体是那一支脉就不知道了,也无稽可考。东汉开国皇帝是刘秀,刘秀是南阳人,和刘邦的刘姓根本不是一枝。只是汉献帝和刘备都需要这个皇叔的存在,所以就硬是认下了。刘备扯着虎皮当大旗,以兴复汉室为己任。在蜀地建国后,国号仍以“汉”为名,以示正统。魏、蜀、吴三国,属曹魏政权实力最强,蜀汉政权最弱,弱弱联合,连吴抗魏,本应是蜀汉政权的不二选择。不管是刘备还是曹操,仅靠现有的历史资料很难说清楚他们的身世,但是他们的成功很显然都不是靠汉室宗亲、名门之后这些虚名。当然刘备创业缺少资本,打汉室宗亲的旗号,肯定是有一定政治意义的,而曹操本身都具有一定的实力,这个名号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多大的作用了,但曹操也有他需要的政治资本,这个资本就是大汉朝的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