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时期的刘备是汉朝的宗室,后来刘备建立的国家国号就叫做汉。刘备也一直被大家称之为刘皇叔。据他自己说,他是汉景帝阁下玄孙中山靖王刘胜之后。

但是根据可靠的资料来源,这个中山靖王刘胜一生生了126个儿子。也就是说,从他这一代开始,刘邦的血脉就已经得到充足的大爆发了如果按照正常的繁衍情况,传到东汉末年刘备这一代,跟刘备平辈的叔伯兄弟可能早就达到一千多人以上了,这还仅仅是只算了中山靖王这一支。如果同汉高祖刘邦的源头算起的话,数目就更加庞大了。

我说这么多,其实目的有二。第一个是想说,实际上刘备的这个汉室宗亲的身份是非常可疑的,他到底是真的是汉朝的宗亲,还是冒认的,我们到现在为止都难以弄清楚,这是一笔糊涂账,刘备很有可能是冒认的。第二点,即使刘备是宗亲,也实在没什么了不起了,到了他这一代,早已成为平民,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既然大家都搞不清楚真实状况,为什么只有刘备敢于去冒认汉室宗亲,而没有其他人去冒充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

大家的家室背景都很透明,难以冒充。我们可以看看当时天下大乱的时候,都有哪些诸侯在,曹操、孙坚、袁绍、袁术、韩馥、陶谦、董卓、吕布、刘表等等,他们中几乎每一个人有着盘个错节的势力和背景,曹操是宦官后代,满朝皆知,孙坚是江东人士少年就成名了,袁绍袁术兄弟是四世三公的望族,韩馥、陶谦等人都是官场的老面孔,董卓、吕布也是早已成名的州牧和将领,所以一路看下来,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弄虚作假的机会。

他们丧失了先天条件,过早曝光了。

而刘备具备这个条件,他一把年纪了才开始走进人们的视线,在这之前只不过在一个小村子里生活,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存在,关于他的身世、身份一直都是一个迷,无人知晓。

第二,平民百姓冒充这个身份没有用。

其实历史上曾经有过不少的冒充事件。就像汉光武帝中兴的时候,就有不少势力的君主冒认姓刘,说是什么汉朝的宗亲,然后图谋称帝。可后来大家都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可见这种情况是无处藏身的。刘备这个时代的冒充者可能就仅仅刘备一人而已。其他人有可以冒充的,但他们却没有冒充的动机。只有登上最高政治舞台的人才需要借助这层光鲜的外衣。而普通百姓拿这个是没有用的。

一般人不需要。而需要的人身份又太透明,不能成功。

这就造成了当时的奇怪事情,刘备一个人占据着皇叔的名号,四处招摇撞骗。

实际上当时的宗亲还是不少的,刘繇、刘表、刘焉、刘虞、刘晔等等,他们都是大家已知范围内的大汉宗室。但是他们并没有过多对于这一点进行宣传,只有刘备几乎闹得人尽皆知。

刘焉没那个能耐,他成不了罪魁祸首。第一点:刘焉是“废史立牧”的始作俑者,但作为一项政策是有利有弊的。不能就此把东汉团结归为这一政策,也不能归罪于刘焉。

汉末天灾人祸,刘焉为了避祸,想求一安身之所,去做中央官吏。刘焉听侍中董扶说益州有天子气,就恳求朝廷布置去益州任职。刘焉提出了一个倡议:即用宗室、重臣为州牧,位在刺史、太守之上,独揽军政大权以安定百姓,史称“废史立牧”。

朝廷同意了这一倡议,并任命刘焉为益州牧,全权处置益州军政大事。刘焉到任之后,截绝交通,斩杀使者,根本隔绝了与朝廷的往来。在州牧任上,刘焉根本不受朝廷的控制,成为了割据一方的军阀权力。其他州郡依样画葫芦,在全国范围内,构成了中央军阀割据,步调一致的场面。第二点:就是皇帝汉灵帝的锅,要说这汉灵帝能够说是彻头彻尾的昏君模板。

安于吃苦又好美色,整天在宫廷之内时夜夜笙歌,他这么玩要是到了明朝完整是不打紧。毕竟明朝末年皇权脆弱。崇祯皇帝当了十几年木匠皇帝,愣是靠内阁制度撑了十几年。但是这个汉灵帝所处的年代可是汉朝,汉朝的天子要是说不作为。那事情可就大了,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可不是闹着玩的,结果就直接招致了东汉末年呈现了大范围的土地兼并。

世家大族靠着或是明买或是争夺的手腕,直接把那群贫下中农给逼得破产了。要晓得这农民没了地,那可就什么都没有了。而恰巧又是这个时分,张角三兄弟揭竿而起,直接把农民起义这把大火烧塌了大汉的半边天。

第三点:东汉末年的党政,极大水平上招致了最后群雄逐鹿的场面。

这黄巾军灭了,可是世家大族的兵权也收不回来了。汉灵帝固然朝政不理睬,只喜欢玩乐。但是政治手腕十分高明,直接竖起来两个人,张让和何进这俩人。协助他统治天下,张让为宦官近侍,而何进是外戚。

皇帝接近张让,世家大族接近何进。后来袁绍就劝何进大权独揽,去弄死张让,结果何进透露了风声被张让给反杀了。要是说啊这何进也是个猪队友,按理来说他当时控制洛阳的大局部军权,二话不说直接莽就完了。结果非得进宫见本人的妹妹,直接让张让给砍了。在后来,占领西凉的董卓趁机进军关中,直接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由于太残暴,大家都不认账,结果十几路诸侯就直接莽进关去

刘焉所提出的"废史立牧"的政策未尝不是为了顺应时局,东汉政府在当时面临着宏大的军事压力,西方有凉州豪强结合羌胡部落举兵叛变,军势要挟关中。北方则有鲜卑、乌桓虎视眈眈。

东汉末年,汉室政权已是每况愈下,各地刺史、太守权利逐渐扩大。当时刘焉建议汉灵帝废史立牧,提拔宗室,让他们的官职在刺史之上,以保安定。后来汉灵帝采取了这一意见,随后选择在益州、豫州、幽州三州设立州牧,而刘焉、黄琬和刘虞也因此成为第一批州牧。有小伙伴询问,为什么首选是这三个地方?那下面我们就来做个简单的分析,想了解就别错过啦。

1、废史立牧

以行政区划而论,东汉王朝共分为十三个州,即:冀州、青州、幽州、并州、凉州、豫州、兖州、徐州、扬州、荆州、益州、交州和司州(司隶)。这十三个州的最高行政长官原本是刺史,而在东汉末年却发生了重要变化。

中平五年,汉灵帝刘宏采纳宗室出身的太常刘焉的建议,实行废史立牧,最先在益州、幽州和豫州设置了州牧,史称朝廷遂从焉议,选列卿、尚书为州牧,各以本秩居任。以焉为益州牧,太仆黄琬为豫州牧,宗正东海刘虞为幽州牧。

2、为何选在益州、幽州和豫州

汉灵帝之所以在益州设置州牧,主要与刘焉有关。

刘焉目睹汉室将衰,于是暗中有割据自立的企图。在听取益州人董扶益州分野有天子气的言语后,刘焉便主动上表汉灵帝,请求以太常一职出镇益州。由于刘焉是汉室宗亲而且是改刺史为州牧的提倡者,汉灵帝自然会对刘焉放心,便同意刘焉出镇益州。自此,刘焉便成为了东汉末年的第一任益州牧。

而汉灵帝在幽州设置州牧的原因,主要与当时的边境形势有关。

幽州位于东汉王朝的东北边陲,与鲜卑、乌桓等各族势力接壤,局势十分复杂。为了进一步统一幽州地区的军政大权、加强对鲜卑、乌桓等势力的管制,汉灵帝便决定在幽州设置州牧,以同样是汉室宗亲的刘虞担任。

在豫州设置州牧,主要与豫州的地理位置和战略地位有关。

以地理位置而论,豫州位于东汉十三州的中心,呈现望北向南、承东启西之势,可谓是十三州的腹地;以战略地位而论,豫州是当时东汉王朝的经济、文化中心,人口众多,农业生产水平极高。可以说,豫州是支撑东汉王朝财政和兵源的重要中心,具有突出的战略地位和战略价值。

基于上述内容,可知汉灵帝偏偏选择最先在益州、幽州和豫州设置州牧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着深刻的考量。就具体设置原因而言,这三州并不相同。具体而言,汉灵帝在益州设置州牧,主要受人事因素影响,刘焉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幽州的边境形势和豫州的战略地位,则是它们各自被汉灵帝设置州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