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句丽,地处东北亚,千余年来(包括它的前身和后世等),一直与华夏王朝分分合合着,演绎着种种爱恨离合,当华夏王朝强大时,它们就来依附,摇尾乞和,从而赚取各种利益,索求庇护;而一旦华夏王朝衰弱时,它们就展露獠牙,不断侵蚀着不属于它的领土,劫掠不属于它的财富。但华夏王朝也很无奈啊,要攻下这块地方不是难事,西汉、曹魏、唐朝,包括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以及努尔哈赤的后金,都曾攻灭过这个小小的半岛,但终究还是放弃了这块领土,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呢?还不是因为这个半岛贫瘠和太过偏远,占领容易,但是想将其彻底融合,所耗费的成本太大太大,大到几乎任何一个王朝都不想去付出。废话不多说了,这里主要说说隋唐时期和高句丽的爱恨纠葛。

隋炀帝,公正的说,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且有雄心的帝王,他的聪慧就不必多说了,如果他是一个蠢人,又如何能打败原本地位稳固的太子杨勇?在杨广称帝后所做的种种举措,在当时看来是好大喜功、劳民伤财,但从现在看来,却不得不佩服隋炀帝的眼光和魄力,东都洛阳,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比长安更适合做都城;大运河,沟通南北的大动脉,经济、政治、军事地位极为重要。在隋炀帝完成几项大工程之后,便着手对外扩张,先后攻灭吐谷浑、讨占城(今越南)、征讨契丹、大宴突厥、征讨流求及征高句丽;从隋炀帝的种种举措看来,他是想成为汉武帝,或者是说超越汉武帝的千古帝王,他想打造一个实力强大、疆域辽阔的超级大帝国,如果他成功了,那他就不叫隋炀帝了,而应该叫隋武帝。

可惜,他三次亲征高句丽都失败了,第一次是因为他的指挥错误,导致军队遭遇惨败,损失惨重,以致国内开始发生农民起义;第二次是因为杨素的儿子杨玄感叛乱而被迫退兵;在隋炀帝第三次征高句丽时,高句丽国王遣使请降。但此时的隋朝,已经风雨飘摇,内部农民起义不断,高句丽见此情况,又立马反悔了,所以这一次并不能算是征服了高句丽。之后,隋朝灭亡,唐朝建立;在唐高宗退位,唐太宗称帝后,也是念念不忘高句丽的事情。或许现在的我们,都认为隋炀帝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千古暴君,但真正懂历史,有远见的人,才明白隋炀帝的种种治国方针和战略有多震撼,不考虑隋炀帝急功近利导致亡国的话,隋炀帝称得上是能与汉武帝齐名的帝王。

唐太宗在稳定内部后,也开始着手对付高句丽,抛开大的战略目的不说,其实唐太宗内心何尝没有和隋炀帝比一比的心思?在唐太宗李世民还年少的时候,曾跟随父亲见到过隋炀帝,那时候的隋炀帝,雄姿英发,目光所及皆为蝼蚁的气势,着实震撼到了年轻的李世民,就如同当年看到秦始皇的刘邦、项羽。明确的证据没有,但高句丽,是唐太宗称帝后,唯一亲征过的地方;唐太宗也是三次亲征高句丽,虽然三次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终究没能拿下高句丽。第一次东征正面强攻误战机,第二次东征随遇而战无重心,第三次东征在还没成功的时候,唐太宗就病逝了。

而真正完成隋炀帝和唐太宗遗志的是唐高宗李治,不过唐高宗李治并没有和隋炀帝及唐太宗一较高下的心思,他纯粹只是想彻底灭亡这个反复的小人之国;唐高宗坐镇中央,也许正是因为他没有御驾亲征,所以将士们的压力反而没这么大,而且居中调控,反而能更好的把控全局。唐高宗先是派人灭了百济国,征服了靺鞨,剪除高句丽的盟友;在李勣—苏定方—薛仁贵(职位级别从高向低)的联手进攻下,高句丽被彻底灭国。而且不得不说的是,在灭百济的时候,还顺带把日本也教育了一番,自此日本对唐朝盲目崇拜,不断派遣人来唐朝学习,一切效仿唐制。

从灭高句丽的事情看来,其实御驾亲征有利有弊,正常来说,一般帝王是没必要,也最好不要御驾亲征,风险实在太大;除了隋炀帝和唐太宗的教训外,明朝“土木堡之变”历历在目;反观唐高宗,没有御驾亲征,结果反而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其实,帝王御驾亲征都是发生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需要帝王亲上前线鼓舞士气,表示与国共存亡,但征服之战,这显然是没必要的。

高句丽的都城平壤城(今朝鲜平壤)位于大同江口附近,易于受到来自海路的进攻,在唐太宗征高句丽以前,汉武帝灭卫氏朝鲜之战和隋场帝征高句丽之战,都是采用水陆并进的战术。唐太宗征高句丽之战,很明显是借鉴了前代的战争经验,也采取水陆并进的战略。由于唐太宗君臣都具有稳扎稳打的战略思想,唐朝的水军不是像前代一样直趋平壤,而是配合陆军的作战,自山东的东莱出发,经大谢岛、龟岛、鸟胡岛,至都里镇后沿海岸东行,最终进攻位于今辽宁金县东的高句丽卑沙城。这就使水军的优势不能得到全面发挥,不能因对高句丽都城平壤构成威胁而有效地牵制高句丽的有生力量,这不能不说是唐军的一种战略失误。由于皇帝本人亲临前线,因此在唐军第一次征高句丽时,将军大臣们有意无意地确立了步步为营、攻城掠地、稳扎稳打的战略思想,毕竟皇帝的安危是他们不得不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在这种战略思想指导下,唐军在渡过辽河以后,分兵攻克高句丽在辽东半岛的各主要城池,取得了相当大的战果。可是,这种稳扎稳打的战略思想,却制约了唐军扩大战果。

唐太宗亲征之役,唐朝对战争的方方面面都做了十分充分的准备工作,事先还派出职方郎中陈大德出使高句丽,作军事地理方面的情报工作。鉴于隋征高句丽以征兵为主,士兵不愿远出辽东作战,使战斗力受到影响,唐太宗亲征之役改以募兵为主;有鉴于隋军数量庞大导致后勤补给十分困难,唐军动员的部队不到20万人。应该说,这些战略思想都是正确的。正因为如此,唐军利于速战速决,迅速突破敌军的防线直逼高句丽首都,而不宜于攻城掠地、稳扎稳打。在夺取高句丽辽东诸城之后,唐军一方面不得不分兵把守,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集中优势兵力准备迎击来援之敌和进一步进攻,兵力就已显得不足。可以说,唐朝君臣在战役中确立的稳扎稳打战略思想与其出征前确立的战略思想本身就是相矛盾的,这使唐军在辽东获得一定战果之后,很难继续按稳扎稳打的战略思想进一步深入,最后因为安市城的久攻不下,使战争的节奏一下子慢了下来,没能像预期的那样在冬季来临之前结束战斗,不得不半途而废,自动撤军。攻城掠地、稳扎稳打的作战方法难以达到作战目的,必然导致兵力的分散、消耗,导致作战时机的丧失,这在驻桦之战后表现得尤其明显。

当时高句丽国的兵力总数有30余万,后来渤海国的大门艺回忆说“昔高丽全盛之时,强兵三十余万,抗敌唐家”。驻桦一战被歼15万,再加上别都国内城、汉城也都需要重兵驻守,唐太宗出征前曾命令“新罗、百济、奚、契丹分道击高丽”。高句丽在朝鲜半岛的南部边境地区受到来自新罗、百济的进攻,也肯定要驻重兵把守,留在首都平壤的守军最多不过数万人,大败之后惶惶不可终口,加之泉氏政权内部原本就矛盾重重,如果唐朝大军挟主力决战全歼敌军之威,直逼平壤城下,应该能一举灭掉高句丽。况且,在唐军取得驻桦山大捷之后,“高丽国振骇,后黄城及银城并自拔,数百里无复人烟”,辽东半岛的高句丽部队慑于唐军的威势,已经主动后撤,放弃了辽东诸城,退守第二道防线即鸭绿江防线,唐军此时取道鸟骨城进军鸭绿江已经不会遇到任何抵抗。但显然,唐太宗作为唐军的最高统帅,却未能把握住这一十分有利的战机。

唐太宗征高句丽之役失败的最重要原因在于战略上要求稳扎稳打,这一点古代史家也已经指出,胡三省注《资治通鉴》在分析唐太宗征高句丽之役失败的原因时说“太宗之定天下,多以出奇取胜,独辽东之役,欲以万全制敌,所以无功。应该说,胡三省的评价一语中的。

参考资料

【1】新唐书

李世民之所以选择不同于高丽部队的处理方法而去处理摩羯部队,其原因之一是靺鞨部落的士兵曾经让李世民可以说是十分的头痛,为什么这样说呢?在这场战争之中,虽然说靺鞨部落的士兵相对于其他部队来说在人数上是非常少的,但是他在这场战争之中却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的战士与其他部队的战士不同,他们的战士主要精通于骑马与射箭,可以说,在古代的战场上一支出色的骑兵可以说是非常的强大的,甚至可能影响一个战局,而且每次作战,这个部落的部队都是冲在前方,甚至在最后的时候也选择与李世民的部队抗争到底!在自己敌对的势力中,拥有一支这样的部队,可以说是令自己十分头痛的,所以说李世民在自己的权衡之下,决定彻底葬送这支部队,让它不再成为自己的一大忧患!而另一方面可能就出自于李世民自己自身的想法。作为一个征战四方的人, 他需要自己拥有很大的威严,而将这支部队彻底的灭杀,可以说是一种杀鸡儆猴的手段,通过对这支部队的灭杀,让其他的地方看到自己手段狠辣,也会对他们造成一定的威慑。这样可以使得在攻打一些小的部落的时候,大大的减轻了征讨的难度,甚至很有可能一些小的部落再看到这样的做法以后会选择投降,这就节省了很多战争带来的人力物力的损失,可以说是一个在军事上的一种思想上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