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大臣们不是不想阻止吕雉,而是不敢呀。因为吕雉实在是太厉害了,谁要是敢阻拦她的话,她肯定会杀掉谁。第一,吕雉在丈夫死后,大力提拔娘家人。

吕雉之所以要在丈夫死后大力扶持自己的娘家人,主要是因为刘邦在活着的时候对吕雉并不好。

他一直都冷落吕雉,偏爱其她的女人,使吕雉受了很多委屈,所以刘邦去世以后,吕雉就开始大力的扶植自己的娘家人。

吕雉不仅将自己的侄子和外甥们封为了亲王,而且还将朝中的兵权交给了自己的侄子。第二,朝中的大臣都非常害怕吕雉。

虽然朝中的大臣都认为吕雉的做法非常错误,不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提出反对的意见,因为大臣们都比较害怕吕雉。

吕雉跟她的丈夫刘邦不一样,刘邦虽然在大臣们之间的威信比较高,但是刘邦比较讲原则。

如果自己确实做错了事情,大臣们劝他的时候,刘邦会听从别人的劝告。

但是吕雉则不同,她非常坚持自己的意见,不管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从来不接受别人的建议。

如果谁敢劝吕后的话,就要冒着杀头的危险,甚至还会冒着被诛灭九族的危险。

第三,吕雉大肆迫害刘氏宗亲

吕雉不仅大力扶持自己的娘家人,而且还极力的迫害刘氏的宗亲

她刚刚成为太后的时候一共有七八个诸侯王,可是等到吕雉后期的时候,诸侯王已经被她杀的只剩下两三个。大臣们之所以不敢劝吕雉,主要是因为吕雉在大臣们之间的威信特别高。

而且吕雉的手段特别很辣,她刚刚成为太后的时候就用残忍的手段杀掉了戚夫人,使得大臣们都害怕吕雉,所以他们才不敢去劝谏。

周武王姬发击败商纣王,建立西周之后,基本上控制了商朝原先的疆域,又征服了四周的许多小国。为了掌握天下,周武王采取了分封制的策略,把他的同姓宗亲和功臣谋士分封各地,建立诸侯国。对于这些诸侯国来说,爵位在公爵到男爵之间,也即由高到低,分为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这五个档次。就楚国来说,则是一个子爵诸侯国。楚国(?-前223年)是先秦时期位于长江流域的诸侯国,国君为芈姓、熊氏。周成王时期(一说即前1042年-1021年),封楚人首领熊绎为子爵,建立楚国。虽然楚国一开始受封的疆域比较小,远远比不上一些公爵、侯爵诸侯国。通过对周边小国的兼并,楚国在春秋时期崛起,并认为子爵已经无法和楚国的实力相匹配了,所以楚国选择“僭越称王”,之所以强调是僭越,这是因为楚武王的王号,没有获得周王室的认可。问题来了,春秋时期,除了楚国,还有哪些诸侯国“僭越称王”了?

楚国

楚武王三十五年(鲁桓公六年,公元前706年),楚武王进攻随国。随国是西周初在湖北分封的一个姬姓诸侯国,故地在今湖北省随州等地区。除了攻打随国,楚武王还让随国的君主到周王室那里,要求周王室给自己提高爵位。到了楚武王三十七年(鲁桓公八年,公元前704年),随侯通报楚国,说周天子拒绝提高楚君的名号。楚武王闻讯大怒说:“我的祖先鬻熊,是周文王的老师,很早就去世。周成王提举我的先公,竟然只封高他子爵的土地,让他住在楚地,周边的部落都臣服于楚国,而周王室不提升楚国爵位,我就只好自称尊号。”于是当即自称王号,称为“楚武王”。楚武王称王,开诸侯僭号称王之先河,当时周王室衰微,对楚国无可奈何。由此,对于楚武王来说,是楚国第一位称王的君主。在楚武王之后,楚国出了楚文王、楚成王、楚庄王、楚威王、楚怀王等比较有名的君主,也即楚武王之后的君主,继续使用了王号,从而和周王室平起平坐了。对于周王室来说,虽然从内心深处是非常想讨伐楚国的。非常无奈的是,自周平王东迁洛邑后,周天子的权威和实力都在下降,甚至连郑国这样的小国,都敢和周天子相抗衡,周王室面对僭越称王的楚国,自然是敢怒不敢言了。吴国

吴国,是周朝的周王族诸侯国,始祖为周文王的伯父太伯,姬姓,存在于长江下游地区(约公元前12世纪―公元前473年)。吴国的疆域位于今江苏、安徽两省长江以南部分以及环太湖浙江北部,太湖流域是吴国的核心。吴国的都城前期位于梅里(今无锡梅村),后期位于吴(今江苏苏州),是春秋中后期最强大的诸侯国之一,在吴王阖闾、夫差时达到鼎盛。对于吴国来说,和楚国一样,本来也是一个子爵的诸侯国。

在春秋时期,伴随着实力的强大,吴国也僭越称王,比如吴王阖闾、吴王夫差,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历史人物。吴国有季札通习中原礼乐。有孙武、伍子胥等名将,诞生《孙子兵法》,开凿邗沟(今京杭大运河)。在春秋末期,吴国曾在柏举之战中攻入楚国都城,又在艾陵之战中重创齐国。对于吴国来说,其僭越称王,也是建立在自身强大实力的基础上,这自然也让周王室无可奈何。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消灭吴国。越国

越国(公元前2032年—公元前222年),是夏商、西周以及春秋战国时期东南方的诸侯国。越国处在东南扬州之地,始祖为夏朝君主少康的庶子无余,是华夏先祖大禹的直系后裔中的一支。在周朝时期,越国与杞国、缯国、褒国等皆为大禹后裔子孙所分封。在历史上,越国主要以绍兴禹王陵为中心。春秋末期,越国君主允常时与吴国发生了矛盾,并相互攻伐。公元前496年,允常死后,越王勾践即位,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终于消灭吴国,出兵向北渡过淮河,在徐州与齐、晋诸侯会合,向周王室进献贡品。势力范围一度北达齐鲁,东濒东海,西达今皖淮、赣鄱,雄踞东南。对于越国来说,成为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的强国,只是因为在战国中期被楚国消灭,所以没有成为战国七雄之一。蜀国

这里面的蜀国,和三国时期的蜀汉不是一个国家,约公元前11世纪,古蜀国参与了武王伐纣的战争,为“牧誓八国”之一。西周初期,蜀王杜宇自立为帝,号望帝。杜宇在位时期,迁都郫邑,教民耕种,开疆拓土,使蜀国成为西南地区的大国。约公元前7世纪,杜宇氏禅让于鳖灵,建立开明王朝,号丛帝。商周春秋时期,古蜀王国的疆域北达汉中,南至南中,东至鄂西清江。

战国时期,蜀国向北保有汉中,向南深入西南夷,向东据有嘉陵江以东地区。汉中地区一直是古蜀王国的北疆,到古蜀杜宇王朝和开明王朝时期依然如此,《华阳国志·汉中志》记载说:“汉中郡,本附庸国,属蜀”,《华阳国志·蜀志》记载说:“周显王之世(公元前368-前321年在位),蜀王有褒、汉之地”,还记载:“蜀王别封弟葭萌于汉中,号苴侯,命其邑曰葭萌焉”,均说明了这个事实。对于疆域辽阔的古蜀国,其君主一般被称之为蜀王。就蜀国来说,因为地理位置上的原因,所以很少参与到中原诸侯国的交锋中。到了战国时期,秦国发动了秦灭巴蜀之战,也即蜀国最终被秦国消灭。

宗亲分封时,驸马不在分封之列。驸马称帝婿,帝婿都加驸马都尉称号,简称驸马,非实官。当时,近侍中掌管正车的官称为“奉车都尉”,掌管副车的官称为“驸马都尉”。驸马都尉在两汉时多是由皇亲国戚勋臣的子孙担任。到三国魏时,何晏娶金乡公主为妻后担任驸马都尉;晋代王济做文帝的女婿后也拜为驸马都尉,于是后世才以魏、晋这种用法为常规,凡与公主结婚的,都为拜驸马都尉。不仅汉族如此,就是辽、金等国的帝婿也称为“驸马都尉”。《辽史·百官志》记述:“驸马都尉府掌公主帐宅之事。”明清以前,驸马的官阶并不高,金时驸马都尉仅为正四品。到了清朝,驸马称为“额驸”,地位才显赫起来。清咸丰年间,咸丰帝指派驸马为自己死后“赞襄政务”的顾命八大臣之一。分封制也称分封制度或封建制,即狭义的“封建”,由共主或中央王朝给宗族姻亲、功臣子弟、前朝遗民分封领地和相当的治权,属于政治制度范畴。封制与宗法制互为表里,紧密结合,在家庭范围内为宗法制,在国家范围内为分封制。中国历史上自三国开始直至最后一个王朝清朝,各个时期国家行政区划管理上不同程度实行了“分封制”,但分封不是主体;各个朝代政权稳定以后,封国与侯国实际成了行政区划体系之一,或形式上分封;即使存在军阀割据政权,大多数情况下,要领受中原王朝的册封,如五代十国时期十国之一的楚国之国王马殷,尽管于907年建国,仍旧于927年(天成二年)接受中原王朝后唐册封为“楚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