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不能借的除非是自己亲爹亲娘,还有爷爷、奶奶,其他绝对不行,也没有谁这样做,对于大家来说这是晦气,多少钱都没有谁去做,别说5000元 ,5万也没有人做,怎么也不应该放在侄子家,如果你没有房子直接在地里搭棚子,这种情况很多,有些老人去世了,家里没有房子 就是地里搭棚子,提前弄好等着火化回来 ,直接就入棺了,就这么简单。 为什么一直强调尽量不要卖老房子 ,就是为了百年以后 ,房子可以送给侄子,以后有用侄子肯定会鼎力相助,免费使用没有问题,自己的房子卖掉,然后在侄子家停尸 ,这个绝对说不过去 侄子一分钱的光没有占,凭什么叫你免费使用,大家说对吗? 每个人老家都有老房子,有人直接就卖掉了,那些讲究的都是送给侄子,给自己留条后路,我们讲究叶落归根 ,千里遥远都回家 ,我们这里在新疆的很多,老人去世都是带回家发丧,还有的2万元雇车拉回来,这就是一种情怀,在大家眼里这才是到家了。 首先你就没有情味,不然也不至于当初你把老房子送给侄子会是肯定免费使用,你无情无义,就别怪侄子不讲情面了,如果不是这种关系,别说5000元,五万也没有人叫你停尸,大家说对吗?侄子绝对对得住你 ,明白吗? 我们一直说别人的不是 首先我们要先检讨自己,我经常说宅基地,老房子千万不要卖,最好给自己的亲人,这也是为自己以后留条后路,除非你再也不回来了,这就无所谓了,只要打算回来老家必须要有房子,不然你没有办法办事,特别是老人去世,守灵,发丧、接待吊唁的怎么办,这些都是问题,大家说对吗? 侄子让你用已经是很给你情面了,不信找陌生人试试 ,多少钱都不会让你停尸,这是什么事啊!如果孩子结婚在谁家办事都没有问题,喜事大家欢迎,丧事大家排斥,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明白吗?丧事是晦气,大家躲闪还来不及,不可能让你停尸,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大家说对吗? 老人过世借停丧 给人有种不对劲 老在外面尸魂返 若是上辈有恩怨 归来侄子来持丧 不能收费收了费 宗亲断了血脉根 即是伯父是亲人 给人有种归属感 农耕文明亲情大 同服大丧没彼此 大孝大仁大事非 村中族里髙看你 一人落土从城里 归根落叶亲情浓 孝梯德道的团结 同门走动彼有事 血脉相连不是钱 这样的问答题我本来不想回答,因为这是一个拢统的问答题,有许多疑问没有说清楚,别人怎么回答? 一、老人自己的房子呢?哪去了?为什么老人自己没有房子? 二、老人的子女呢?如果有子女,为什么要借侄子的房屋来停丧?没有道理。 三、侄子要收五仟块钱租金,这个钱是由谁出?如果是死者的儿子出,说明老人有儿子,侄子不要说収五仟,收五万都是天经地义。还谈什么人情味,孝子本身就无情无义。 四、借侄子的屋停丧三天,侄子收五千块钱租金,说明有话在先,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厢情愿。 五、就在我们当地,我曾看到过一件真人真事,老人有五个崽,老头子把自己的老房子拆掉,把宅基地让给其中两个儿子建了楼房。也是因为后来老头子去世了,结果儿子起的楼房都不许老头子的尸体放进去,弄得老头子死无安身之处,所以说,老人一定要有脑筯,千万别干傻事,一定要给自己留有一个家。 提问: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侄子收5000元租费还有人情味吗? 农村俗话说的好:乌龟打米各顾各的家,分开了家是各顾各的妈。 在过去也好,是现在也罢,为什么各家各户造房子,首先要选择好中堂地方呢?中堂可称为“客厅和堂屋”,为什么大部分人家造中堂干什么呢?各家各户要做红白事的地方,如:接媳妇要办酒席,有中堂屋,就是接待客人的地方吃饭喝;各家各户有老人的,如果某某人家有老人去世,可以用作停丧和吊唁之地,我们这里讲:要立香火的〈放祖宗牌位)的地方,总称为堂屋〈堂厅〉。 提问者的意思是说,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我说你是白屁股先生,哪家屋借人家停丧呢?侄子家的屋不属于公共场所,是他私人的地方。侄子收5000元租费你还说人家有人情味吗?如果你是遇到我,就是十万二十万也不要你停丧的,人家认你是家人,你可能是狼心狗肺,贪心不足的人,自己家造房子为什么不造一间《堂屋》呢?肯定是想便宜的事该你得着。 古往今来,只要是自己家另起居造房子的,占95%以上的人家都要造好一间堂屋的,重点是为了自家做红、白事的地方。此提问者太幼稚了吧。 老人过世,换做别人不要说借屋就算借坪地有的都不会肯的。至于侄子收租费那自然是有他的想法不,对于旁人没必要去道德绑架。 老人过世借侄子屋停丧三天,侄子收五千元租费有人情味吗?一个老人的侄子,有脉侄,堂侄、再堂侄之分,亲情浓度由此可见。 脉叔伯因工作在外,家里不存在有房子,叶落归根要停丧当大事,侄子义不容辞接待停丧,是一种亲情慷慨之体现,五千元不能说成租费,此处用词不妥。用别人的屋停丧是要打红包叫挂红。停丧要立《借屋字》,五千元或多或少除外,借屋立字费历来是民间先辈的传统文化。为什么硬要说成租费?一看题目就是过河拆桥心态的人所言,因为房子丧停了,大事办完了,地道的秋后算账,不是身为侄子外人那怕五万也别启齿。不要认为五千块是好大的钱,要承认侄子同意将自家屋让叔或伯停丧是大大超越五千元的亲情厚谊,是一对有人情味的好侄子和侄媳妇。 过去夫妻住别人房间尽管是自己的婿,出嫁女有一道农村乡土程序叫《借屋字》双方签字画押,等于行了这道程序也可以称为是一种仪式就可以随便私用房间,杜绝一切后话。 本人湘,衡阳西人,中国之大各地风俗不一,不合时宜请网友海涵! 我们老家停丧,一般在那家死的停那家,在外面死的停在大门囗的左边,在外面死的可以停在几个儿子的任何一家。在家里死的只能停在所住儿子家里。靠左边停丧,与房门平齐,离一尺远,放一小桌或椅子,上面放一香碗,用于插香。出门又有讲究。我们是拖丧。孝子抱头,其他们抱身体和腿脚。抬到大门口的棺材内。而他们天主教是走丧。脚先出门,头最后出门。 过世的人已经不属于凡间,是阴曹地府的鬼,是恶鬼善鬼还很难说呢,再说老人生前为什么没有房子,这估计是早年迁往外地病逝才搬回来的,要不然也不会租侄子的屋子停尸,象这种情况就更不用说租屋停尸了,一般情况下连村子都不让进,因为农村人认为在外面过世的人是野鬼,进了村会给村里人带来灾难的,即便是自家有屋子也不允许把尸体搬进村子,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说法和习俗,不知其他地方是不是这样。 我们村里就有个很现实的例子,一大爷全家老小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在某大城市发展,并且把户口都全部迁出去了,他在我们老家并且有一栋很不错的老房子,他家每年都会请人给这栋老房子搞搞卫生修缮一下。 前年老爷子病重成植物人,就打算搬到老家来谢世,而且村里人都表示愿意帮忙照顾老爷子,因为这老爷子全家都为村里做了很多公益,老爷子的心愿就是叶落归根,死后不去公墓,一定要葬进村里的祖墓,老爷子成植物人以后,家人考虑农村的医疗条件家庭服务都有限,就决定等老爷子谢世之后搬回来。 去年冬天老爷子终于去世了,逝者的家人也知道村里的规矩和习俗,所以在把老爷子的骨灰搬回来的前三天就在村里摆上酒席,并且在村外设立灵堂,你好我好大家一起好,免得村里有的人说闲话。 就算是没有七七八八的习俗,自己的亲人寿终正寝要在家里停尸那是天经地义,再怎么说自己至亲的人去世并不会感觉到很惊悚,沾亲带故的人毕竟不是至亲的人,那怕是停尸片刻都会有种惊悚的感觉,吉利不吉利还不敢说,就算是老房子,以后也会经常进去存放东西,只要一想到这个老房子曾经停过尸,令谁都会有些惊悚的感觉。 话得说回来,你要墨不要答应租,既然答应了就不应该收那么高的租金,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毕竟是逝者的侄子,兄弟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么一折腾可能以后兄弟就没得做了,因为他会记恨你没有人情味,也许你们兄弟不在一个层面,这样也好,一了百了罢了。 丧事一般只能在自已家办,像湖南农村堂屋神龛上就写"本宗堂上历代考妣之神位,左昭右穆",只祭祀历代祖宗,非父母祖宗不能入祭祀神位,侄子收5000元,实际是把叔叔当父亲一样对待了。

你的这个问题我就亲身经历过,因为这事就发生我家里。这死的这两个人就是我大伯与我父亲。我大伯于2005年5月20日死的,在我们农村的习俗里讲说这个日子是重丧日,说重丧日死人必然还要死一个(当然我知道这没有科学根椐,只是农村习俗的一个讲法)。我们这里是人死要第3天才出缤,也就是5月22日出缤,那天早上出缤刚好把我大伯的寿木抬到下葬的井上放好,我爸就在此时就去世了,我与我哥都还在我大伯下葬的井上,听到这消息赶忙跑回了家,这件事到还应映证了农村习俗讲的重丧日死人还真要连续死两个而且还是亲人。我们当时的做法就是把在我大伯家里帮忙的一切人都就叫到了家里,继续着与我大伯一样的丧事,该怎样就怎样。但在习俗的讲究下,我家里的人听取了做法师的老师的建议,在出缤的时候,我与我哥一人拿了一个镜子照在我父亲的寿木上来解决我大伯重丧的关联,僻免还会殃及自己的亲人。其实你问到的问题,在一段时间连死两人出缤还都是根椐当地的习俗来操办的。因为每个地方的习俗不同,当然就会有不同的方法。不知你当地的习俗与我们这里相同么?不知我这里的习俗在你们那里能借用么?也希望我们这里的习俗能给你一个借签作用。人活着固有一死,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也是大自然的基本的规律,否则地球上将会出现人满为患的现象。在农村丧事经常出现一个人死了以后,紧接着又会出现另一个人的死亡,特别对于那些村里的人口比较多的大的农村,这种现象是经常发生的,当然对于小的村里接连出现人死亡的现象不是太多,毕竟人口太少了。毕竟我国现在有14亿人口,而且老人在不断的增加,所以在村里一个上市还没有出殡,另一个人去世的现象是经常发生的。 在农村丧事基本上是近亲属帮忙办理,有的人组织管理丧失的程序,有的人去做饭,有的人去抬棺材,还有的人帮忙裁一些孝布。如果村里比较小的情况下,对于其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前来帮忙,毕竟 家家都有老人存在,都会出现去世的这种现象,所以互相帮忙白事。好多人为了脸面的事情,会把丧事办得非常的大,而且请了好多的吹鼓手。在这种情况下用的人员比较多,而且浪费也是非常多的。 在村里出现一个人去世了,而且还没有出殡的情况下,又出现了另一个人去世了。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出殡人手不够的问题,这就会使得农村处理的这种方式,就是对先去世的人举行葬礼,然后在对后来去世的人再举行葬礼,这就使得后来去世的人举行葬礼的时间要推迟一两天的时间,毕竟一般的丧礼的时间是三天左右的时间。对于村里的人口比较多的情况下,这一点就不用再推迟时间了,可以说在组织另一部分人来对刚去世的人忙活出殡的事情。 在农村去世的人出殡的确是一个大的事情,而且村里的人基本上摒弃前嫌,即便是有一点的家族仇恨,但在这方面都会抛在一边,互相帮忙把去世的人入土为安。尤其现在农村人基本上为了家庭的收入外出打工,村里剩的就是一些老人,在这种情况下两个人同时出殡的话,人手就不够了,这就需要把在城里打工的人招回家一部分。当然各个村现在都有红白理事会,可以说这部分人也会对出殡的人进行帮忙组织程序,有时会把出殡的程序简化一些。还有一些地方,已经有了专业的处理出殡的事情的行业的人员,也可以聘用这部分人员来帮忙出殡的事情。 对于农村人去世以后出殡的事情是非常看重的,而且也有一定的程序,并且是村里近亲属,或者其他人互相帮忙把去世的人入土为安。如果说一个人还没有出殡,另一个人就接着去世了,有的村里的人口比较少,使得盲睡的人也比较少,这就需要把先去世的人入土为安,然后再接着对后续事的人进行出殡的礼节。当然现在实行移风易俗、丧事简办的倡导,的确对农村丧事减少了很多的经济开支,而且现在基本上程序也非常的简单,花销也不是太多,对于那些做事的人也少了很多,所以不会存在一个人没有出殡,另一个人接着去世了就忙不过来了。大家那里对这种状况有什么处理的方法?敬请留言交流。 这个很正常的呀,人生老病死,谁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死,一个村同时死两个人的也很正常。你所担心的是出殡问题吧。首先送葬出殡的队伍,包阔和尚,师公,西乐队等等。这些人员一个村不可能有几个队伍的,都是东请西请的。一个镇上最少有10个这样的队伍,别说死两个,都几个也不会影响出殡。另一个问题就是白酒席问题,其实这个非常简单。先别说不是同一天死的,就算同一天死的葬里分3和6,就算都选同一天,那还分个上午和下午。关键在于环境问题,一个村就那么大,两个地方搞白喜事吹吹打打有点扰民,但大家都会理解的。丧事搁在谁家都是“大事”。这大事也不是只办个酒席宴请宾客,还有比较隆重而繁冗的葬礼。仅停尸要四天,第五天出殡,有的第七天才下葬。既然有了时间差,有人去世还没有出殡,又有人去世了不无可能。一个村子有了两桩丧事,全村的人都要忙乎得不可开交。毕竟丧事一前一后,葬礼、过事及出殡也不会乱成一锅粥,还是会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居住在一个村子里,少不了亲门本家人,“五服”之内的还正披麻戴孝,一个个为去世的人忙前忙后。不凑巧的是村里又有人去世了,这就相当于一场事要两次过。白事本来是不用请乡邻便会来帮忙打理的。这个时候,也只好“兵分两路”。凡与后边丧事沾故的,便纷纷告退,去本家戴孝行孝;其他的乡邻有的两家来回跑,那家缺人手,先在那家忙一阵。家里人多的,一家去一个。两个丧事,基本上是全村出动,各家户也很少起灶吃饭,都在外面“搭伙”过日子。丧事都有“专业人士”选择出殡的日子,万一这“合适”的日子撞在一起了,后面的丧家会延长一两日,待前一家办过了酒席,出殡了,自家再办葬礼、再出殡下葬。丧事重在葬礼和出殡,因为葬礼有禁忌多,手续杂,也会用到那些一班“专业人士”。又要摆酒席,招待亲朋好友,出殡也要劳神费力。只有前边去世的入土为安了,才能是后一家的丧事有人手,丧事才会办得体面些。在农村,非“特殊”情况是不能同日出殡下葬的。一旦这样做了,对整个村子不好,特别不利两个丧主家。村里有人一前一后去世了,还是要瞻前顾后,既不能草率行事,也不要犯了忌讳。一个大村里,一天死个三个五个也正常不过了,一万人的大村子三个两个也正常不过了,这也是偶然的遭遇。不会天天如此的。一个大家族百十口人,偶然两个人病死。其家人惊慌失控,跪哭问我,咋或啊,我观察了各种事由,认为是正常病亡。没什么可怕,还有一家老人85死去,儿五十六岁,为了显得自已能行,亲自看坟安葬老人,结果,他自已于老人安葬后的二十天亡故。后来,子孙托我再看,后我说,15年你家不会死人。果然,16年老祖母去逝,享年九十年,二十年其母去逝,享年八十岁。一般正常下的死亡是不会有原因的,生老病死再正常不过了。无须惊慌,坦然面对。作为常年抬棺,八大金刚之一的我来回答这个问题,村里丧事还没出殡又有人死了怎么办?这不问废话,死者为大,又不是同一天出殡,该走的流程重新走一遍呗。所以我们这有个优良传统,每房每户都要出一个八大金刚,也就是抬棺人,一般情况下24人,三组交替抬棺,负责村里正常死亡或不正常死亡的亲属料理后事!言归正传,说说我们村那一年正月的故事吧,和提问者的问题一模一样,我们是这样解决的!我记得那年是2007正月初十凌晨一点,别问我为什么记得那么清楚,那天我女朋友过生日,守夜打电话聊天等我发完信息打完电话刚洗完澡,我妈打电话给我,我小外公中午喝多了,回去睡觉,晚上他儿子看他还没起来起夜尿,走过去喊:老爸,喝多了?睡一下午加一晚上了,起来吃点点东西不?我穿好衣服裤子过去,一群长辈已经围在小外公床前,只见他儿子和儿媳还有直系亲属在给他刮胡子,洗脸,理发擦擦拭身体换衣服,没过多久,门口传来卡车发动机声音。丧葬一条龙服务送来一套寿衣,给老爷子传上寿衣后,工作人员在院子里搭起了棚子,抬下一台冰棺,通上电,花圈摆上,拿纸和笔写上姓名,抬老爷子进冰棺。我们这群族亲直接从口袋里拿钱给话事人,话事人拿笔和本子记上,等白天写布告里贴墙上,按我们这规矩,关系好的,或者想守夜的可以守夜,东家一日三餐加烟酒都给包了!我们几个族兄因为和小外公走的很近,所以留下来了,大半夜的可以名正言顺的打通宵扑克了,明天消息传开了,估计还会有几桌字牌和麻将,我们这守夜的习俗,孝子们通宵烧纸钱,亲朋好友没日没夜的打牌,让离去的人尸体停留这三天,热热闹闹的!没过多久,村里的大傻听到炮竹声过来了,小时候高烧不退,把脑子烧坏了,三十多了,整天嘻嘻哈哈的,红白喜事他都会准时参加,只见他走箱子旁拿着一大堆纸钱,香和蜡烛。第二天,陆陆续续的村里亲人起床后往这边走,因为昨夜打了很久的鞭炮,大家都知道应该是老了人,孝子拿着草坨子,来一个上香的,他就跪地一次,不论辈分大小,同辈和晚辈一视同仁!晚上守夜打牌的亲戚越来越多,四五桌,后半夜突然一台120救护车开进了村里,那声音还没进村就听到了!只见老爹爹家里亲人过来接单价,抬上楼,没过多久,丧葬一条龙来人!接着老爹爹家陆陆续续去了一些长辈守夜,我们已经在小外公家了,就不方便二家串门,我们边打牌边聊天:搞完明天送小外公上山,明天晚上集体去老爹爹灵堂里热闹热闹,现在过去二头不讨喜,你们看大傻,没点反应,这老小子这些事不傻!到达坟地杀公鸡,烧纸钱撒石灰,放棺材,我们任务完成,杆子绳子一丢,下山回家睡觉,下午东家请客吃饭招待八大金刚!杠子绳子有专门的人收好放祠堂!下午起来喝酒,吃肉!晚上我们八大金刚和年轻一辈陆陆续续走老爹爹灵堂,给钱,上香,烧纸钱,继续打牌玩通宵,好不热闹!大傻早上看我们抬小外公上车后他就过来了!第三天早上,老爹爹跟小外公一样,给红包和烟,起杠抬入祖地下葬,我们回来继续吃喝一餐!北方的农村,冬天都很冷。我们老家一直有一个说法,就是“老人难过冬至关”。有生活经验的人,在冬天最冷的那几天经常会讨论,谁家老人病了很久,要走就看这几天之类。有的老人虽然一直卧病在床,但只要能够平安度过冬至这天,还撑到了过年,吃上了“年豆腐”,人们就会说:年豆腐一吃,再过一年没麻达!每年的冬至前后,一直到过年期间,我们村都会有很多上年纪的人离去。同在一个村,彼此都认识,谁家有红白喜事之类的,家家户户都要去帮忙的。而在寒冷的冬天,这家老人还没出殡,那家又有老人故去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还有时候,两个老人在同一天去世。我们农村人对“入土为安”这件事看得特别重,丧事是人一辈子中仅次于结婚的重大事情。所以不管谁家老人去世,主家都要举办隆重的丧事。每到这里候,村里威望高的人就会出来协调,将帮忙的邻居合理分成几个小组,保证事主家里都有人帮忙。早些年生活艰苦,不管谁家有事,我们都是全村人一起上,有东西的借东西,有力气的使劲,大家群策群力,每一场事都办得有条不紊。早些年,信息不发达,交通不便利,村里人所有的生活经验都来自于老一辈人的口口相传。办丧事也不例外,闭塞的生活条件,让人们自己培养出来一批这方面的“专家”:而所有的“职业”里面,最关键的还是厨子。因为不管喜事丧事,都是在忙忙碌碌中开始,在一场露天的待客酒席中走向尾声。我们一般每个村都有两个以上擅长给村里红白喜事做菜的“厨子”,她们一般都是年长一点的女性。在我们那种物质条件很差,食物来源匮乏的山村,这些“厨子”往往承担着一个村子最真实的“体面”。因为来送礼的人,除了本村的,还有很多外地的远房亲戚。可别小看这寒冬腊月急匆匆地吃的这顿饭,饭菜的样式和口味,最终决定着事主家的名声和村人的面子。勤劳朴实的农村人,最害怕人们在酒席散后说主家抠门,舍不得油盐,舍不得肉之类的评论。或者外村的人一提起某某村的酒席,就摇头说,那厨子不行之类。厨子最难的地方其实不是众口难调,而是我们山村家庭大多贫苦,真正能拿出来招待大家的东西真的没有多少。所以每位看似平凡的厨子,想帮主家和村里撑起面子之前,都不得不先扛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艰难里子。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再加上山村经常风雪交加天气恶劣,但那时的人们也并不觉得那么苦,每一场事情都过得尽心尽力。那时的礼也送的不重,送礼的人也没有什么很大的压力。人能过来,帮帮忙,尽自己最大的心意,既是对死者的缅怀,也是对生者的敬重。宾主之间,多的是情分,多的是关照。反倒是最近这些年,情况变得越来越不同了。路修得宽了,网络也接了进来,家家户户都盖了四方四正的水泥平房,有的还有了小 汽车 。但人们之间的往来越来越少了。冬天都怕冷,不想出门,打电话,或者发个语音,交待交待就算完了。红白喜事都还在,只是过得完全变了味道。从前的人们虽然贫穷,但都遵守规则,该什么时候结婚,该什么时候生日,都不会乱来。但现在人胆大了,讲究也没了,结婚,出嫁,孩子周岁满月,什么日子都可以挪。一整年在外打工,冬天赶回村里就为补一场酒席。通知到了,都得去送礼。最可怕的风气是,送礼已经不是在行情表心意了,几乎是赤裸裸地现金比拼。上一家人结婚都送我100,我嫁女你们不能少于200。我去年到你家200,你今年来我家少了300 你丢人……现在唯一没法挪时辰日子的,只剩了老人去世的丧礼,但也办得毫无情分而言。因为随着老人们一个个地离去,现在常年在外打工的年轻人,再也没有耐心学那些手艺了。那些经办过无数酒席的厨子们老去了,农村宴席中厨子这最重要的一个角色也就此失传了。随之兴起的,却是外地来的专门收费承办各种酒席的生意人。他们从婚礼司仪到丧礼哭灵的人一应俱全,从菜肴酒水到桌椅碗筷一包到底。谁来查时辰定日子?别慌,生意团队与时俱进,用万能的百度替代掉了从前的老先生。主人再也不用人前人后地忙活了,坐在家里,拔通电线杆上贴的电话号码,想办什么样的酒席,想要 什么样的价位规格,分分钟搞定。村里人再也不需要热热闹闹地帮忙了,只换好衣服,数好礼金,按照电话上通知的时间,到指定的地方,交钱,然后坐在三轮车拉来的塑料凳子上,吃几口外地人从外地买的酒菜。什么味道都没了。这事儿我刚遇到,还是十来天前春节里的事,把一寨人全给忙晕累趴。大年初一,我们寨子里一个老人过世,辈分上是族叔父,享年七十一岁,日子定在初五还山安葬。全寨人正忙个不停,忽然隔他家一道围墙的另一个老太又病逝,倒地是初二,定于初八上坡,辈分属族祖母。这下子大家都说这个年过得既热闹又冷清了,热闹的是每天办丧事的锣鼓行头敲的咚咚直响,丧堂歌这边唱罢那边又唱,感觉又热闹又凄惨,冷清的是大年想敲点过年锣鼓都没空这两家及其亲族把拜年走访的事情全扔一边,只有小孩子们轮不到帮忙,放烟花玩做 游戏 满寨撒欢依旧。好在我们寨子人挺多,七十多户三百多人。饶是如此,也非常麻烦,这过年的时候请家政又没人来,人家也要过年,两家都只能自己请寨上人办事。各请两三名总管,再由总管请两伙道士先生看日子找墓穴做法事,分别请两拔寨上男女司厨、司火、洗菜洗碗、放烟花、打井(墓穴)、采购,抬棺等各项事宜。还幸好上山的日子没在同一天,不然要到别的寨子请同姓的宗亲来帮忙。这两拔事情挺顺利办了下来,得力于正是春节,在外打工的青壮年全部回家待着,还有这里人多可以分担,如果是其他的日子,就有些麻烦,少了不请外面的人帮忙。其实还有更难办的事,我们寨子里两月前,在同一天既有出殡又有迎娶新娘,还在同一个时辰相撞,这边红喜进寨,那边白喜出灵,才真是麻烦。后来商量是办红喜的提前一个时辰才避开。像现在的农村地区,比如我老家当地,很多人都出门在外务工,或者安家落户。村里本来人就不多,一个老人去世,整个村子里的人都会过来帮忙。不像八九十年代,村里去世老人,一个小组的青壮年帮忙就足够了,根本不用别的小组的人来帮忙。现在虽然村里没有什么青壮年在家,出力以及帮忙出殡的大小事宜,有新的办法来解决。 老仇旧恨,逐渐消失。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打工潮的出现,村里剩下的老一辈人,由于年纪大了,大多留守在家,多少种一些地,锻炼身体的同时自给自足,不愿意给孩子们添麻烦。虽然说出门打工的人有攀比之心,谁混的有出息,谁混的没有出息,会有各种暗自较劲,激励着对方发愤图强,混人上人……!他们混的再好,时间不等人,没有熟悉的人去羡慕谁,也就没有嫉妒和恨了!“人死入灯灭”。 村里的留守老人,由于孩子们都不在家,以前因为争执那一亩三分地,打的不可开交的老人——好汉不提当年勇,都会握手言和。村里的红白喜事,以前老死不相往来的人,最不济也会在人去世以后,冰释前嫌,前去的吊唁。毕竟——他们是同时代的人,有着割不断的乡情和发小之情,他们见证了我们无法理解的的美好、快乐,辉煌、以及“仇恨”。村里有老人去世,大家都有哀思之意。如同题主担心的问题,人死以后要出殡,需要很多劳动力帮忙。如果再有一个人接连去世,劳动力怎么安排是好?其实,大可不必担心,人有同日生,就会有同日死。可以灵活安排出殡顺序,前一天,晚一天,问题都不太大。像我老家那里,村里去世人,请几个亲朋好友安排相关事宜。镇上有殡葬“一条龙”服务, 至于出力埋葬人的活,以及道路不便的地方,都有专门的“抬棺人”帮忙解决,可以帮主家安排的妥妥当当。村里来吊唁的人,只是来表达哀思之意,送老人一程,捧个人场。人们之间,曾经无论多少爱与恨,都烟消云散。 在前些年,我们这个村子有个奇怪的现象。每次死人都是两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村里的老人们找风水先生去看。也没有什么效果。我们这个村子本来不大,也就千数来人。正常来说每年死七八个人,死亡率千分之七八也算正常。可就是每次都两个人一块走,有的差一两天,有的差两三天。这种现象,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凑巧,有的说村里有两个”土地爷”。一直好几年都是这样。年轻人们都知道,不相信什么封建迷信。过了两年再也很少有这种现象了乡亲们只好忙完这家,再去那家帮忙,我们这里的风俗一般三天埋葬。两个人只要不碰到一天下葬就行。如果两家碰到一天了,就有人协商一家放三天,一家放五天。

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 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当亲朋好友的亲人去世的时候,我们都是会和对方说一些节哀的话语,这个时候对方应该如何回复才是最好的,我和大家一起来看看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的相关资料。 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1 1、承蒙贵单位领导及全体干部职工的关心、帮助、支持,使我父亲的葬礼办得圆满、隆重、成功,在此,我们谨向各位领导及同志们表示衷心的感谢,谢谢大家! 2、悲痛之余,言不及义,如有不周敬请谅解。特致此信,深表感谢!并向各位街邻、同事、好友、宗亲鞠躬! 3、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不辞辛劳地来到这里,向我的父亲做最后的告别。 4、多谢你的关心,我一切都好,不用太过挂念,我会好好调节自己的。 5、谢谢你的关心,能在这个时候给我安慰,让我不会那么无助、悲伤。 6、我代表家族,向出席告别仪式的各位领导、同事以及所有的亲朋好友,表示衷心的感谢。王家在XX酒店略备薄酒,感谢各位的到来。 7、跪谢您在百忙之中,冒雨前来,携全家妻儿老小给您磕头跪谢,借以表达我最崇高的敬意! 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2 1、xx曾多次提及,做人应常怀有感恩之心,要记得并回馈每一位帮忙过我们的人。在此,我再次对每一位关心和帮忙过我和xx的各位亲朋好友表示衷心的感激!多谢你们! 2、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向XXX老人作最后的告别。 3、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不辞辛劳地来到这里,向我的父亲作最后的告别。 4、在xx大酒店备有簿酒一杯,特此恭请大家,以表寸心。在为我母亲操持后事时期,若有照顾不周的中央,请大家多多体谅。 5、跪谢您在百忙之中,冒雨前来,携全家妻儿老小给您磕头跪谢,借以表达我最崇高的敬意! 6、向礼到人未到的亲友们,在此为您鞠躬,感谢你们! 7、爷爷年老患病以来,亲朋好友前来探望,我们全家深表感激。 8、我代表全家对关心过的'亲朋,在母亲弥留之际前来探望的亲朋,在此一并表示感谢,谢谢大家! 9、让我深深鞠上一躬,谢谢各位的到来! 10、敬爱的妈妈,您最疼爱的儿孙们都来送您了,您的亲戚邻里都来送您了。亲爱的妈妈,您就安息吧,在天国的路上,请您一路走好!再次感谢各位亲朋好友在我妈妈生病期间的看望和关照,感谢大家参加哈哈哈吊唁。 怎样回复节哀的答谢语3 11、感谢亲朋好友对岳母的牵挂,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向我岳母,作最后的告别。 12、悲痛之余,言不及义,如有不周尽请谅解。 13、多谢大家无微不至的关心与关怀。 14、叩首跪谢,感谢领导,感谢同志,父亲在院,多次看望,操办丧事,凡事周全,莅临悼念,慰藉家属;感谢戚族世友,不辞路遥之苦,放弃百忙,含悲来悼。诸位之恩,诸位之情,重领之下,儿孙铭记于心。儿父有灵,定领众情。 15、感谢您,遥祝我愿,祝您身体健康,万事顺意! 16、真心的感谢,真诚的道谢,再次说声,辛苦了!家属跪谢! 17、谢谢你的关心,能在这个时候给我安。 18、感谢各位亲朋好友在我妈妈生病期间的看望和关照,感谢大家参加哈哈哈吊唁。 19、亲人离世,天地含悲,悲痛涕零,痛定思痛。化悲痛为力量,愿逝者安息,生者安康!孝子叩谢! 20、感谢你们,在我的老母亲去世时,也没有忘记他,参加他的追掉会,为他送上菊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