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汉室宗亲”不值钱,一抓一大把。三国时期,可谓是我国数千年文明史中,影响力最大,知名度最高的一段历史时期。在这段历史中,经过后世的文学加工,主角无疑是三国当中的“季汉”开国之祖,昭烈帝刘备。刘备本来是汉室宗亲,心怀天下,“弘毅宽仁”,最后终于开创了一番基业。不过他早年间居然沦落到卖草鞋为生,令人疑惑。他不是“汉室宗亲”出身吗?难不成他的“宗亲”身份是他伪造的?一个令很多人意外的事实是:刘备的“汉室宗亲”还真不是伪造的。按照《三国志》的记载,刘备的宗亲身份,的确是板上钉钉,史有所载。在汉献帝册封刘备的时候,汉朝官方就已经按表查阅,的确证实了刘备的“宗亲”身份所言不虚。要知道,一个“宗亲”的身份在当时看来,并没有太大的政治资本,也没有《三国演义》中杜撰出来的效果:旁人一听刘备是“中山靖王之后”,就肃然起敬。所以刘备也并没有什么伪造身份的必要。这个汉室宗亲,并不值钱,沦落到卖草鞋的境地,也不算多出乎意料的事。刘备口中的“中山靖王刘胜”,如果我们熟悉历史的话,就知道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奇葩。作为位高权重的王爵,刘胜在当时可谓是“淫乱”到了极点。据《三国志》记载,这位中山靖王:“胜为人乐酒好内,有子百二十余人 ”。一生都在繁衍生息,不断的造小人,最后他的子女有“一百二十余人”。传到刘备这一脉,已经开枝散叶,族人无数。所谓“物以稀为贵”,一抓一大把的汉室宗亲,自然也就不值钱了。这个“汉室宗亲”虽然名副其实但是一抓一大把,所以刘备沦落到卖草鞋为生也是情理之中。

喜欢三国的大家都知道,刘备一直自称是汉室宗亲,乃中山靖王之后。那么既然是汉室宗亲,为什么曾一度会沦落到卖草席?

中山靖王是谁呢?他是刘胜,汉景帝刘启之子,汉武帝刘彻异母兄。

我们知道刘邦建立了汉朝之后,采用郡国并行的制度,那些分封到地方的诸侯王拥有很大的权利。到了汉景帝时期,开始加强中央集权削藩了,由此引发了“七国之乱”。乱平后的诸侯王国受到了巨大削弱。

到了汉武帝的时候,仍然延续了削弱诸侯国的政策,颁布了推恩令。

本来诸侯国只能由长子继承,这样往后推几代还是这样。现在改为了长子、次子、三子共同继承,这样做使得诸侯国的封地越来越小。刘备的先祖刘贞,在这一法令下得封陆城侯,封地于涿郡。那么就算按照这样来分封的话,到了刘备时期也不至于卖草鞋吧。

这就要讲到汉武帝的另一个手段,那就是酎金失侯。酎金是汉朝祭祀宗庙时,由诸侯奉献的黄金,这个规矩在汉文帝时期就有了。在祭祀高祖的时候,各诸侯王和列侯要按封国人口数献上黄金助祭。当然了,事情可没有这么简单,如果所献的黄金分量不足成色不好的话,那么将会受到惩罚,王削县,侯免国。

不过汉武帝却很好地利用这个,从而达到了巩固皇权,削弱地方诸侯的目的。推恩令一家伙把很多诸侯国的面积都化整为零,渐渐缩小。但是在汉武帝来说,还是有点大,再说了,过去这么久了,他也和这些刘姓基本上谈不上什么感情了。

在一次祭祀中,上百位的列侯不过关,而被血多剥夺侯爵之位。刘备的祖先陆城侯刘贞,也不幸位列其中。这之后,这一支的待遇就要差了好多,虽然还定居在封地涿郡。但与普通老百姓无异了。刘备的祖父刘雄还被推举为孝廉担任过县令。

由于刘备的父亲早逝,所以刘备只能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的困难可想而知,所以以编织草鞋、草席为生,并不稀奇。

从正史、演义、蜀汉国号及刘渊追封刘禅为帝四个方面,得出严谨来说,刘备是西汉宗亲,并非东汉宗亲,至于汉献帝查家谱后称呼其为皇叔,乃是罗贯中在演义中的虚构。依据《三国志》、《三国演义》和《晋书》中相关内容,结合自己的见解,简要分析如下。

其一,正史,即《三国志》中记载,刘备确实是汉景帝之子中山靖王胜的后人,他的祖父刘雄还当过县令,到了他父亲刘弘这一代才家道中落。《三国志》的编纂者陈寿早年在蜀汉为官,能接触到相关史料。陈寿作为史官,最大的优点便是像司马迁一样不畏强权,如实记载自己的所闻所见。《三国志》作为正史,明确记录刘备是中山靖王胜之后是可信的。

至于人们谣传的,中山靖王有120多个儿子,鱼龙混杂,刘备故意冒认是其后代,不好考证。陈寿作为当时的史官,应该考证确凿,才记载刘备为中山靖王刘胜之后。那么问题来了,刘备的先祖中山靖王刘胜是西汉的皇族,并不是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皇族后代。刘秀不是传承自西汉最后一任皇帝孺子婴,严格来说,东汉并不是西汉的延续。西汉和东汉是两个不同的朝代,中间被王莽的新王朝隔断。

刘备以西汉的宗亲血脉来和东汉皇帝论辈分,攀交情,这个有点牵强附会,也站不住脚。

在封建社会,只有皇帝的亲叔叔才能被称为“皇叔”,稍微远一点的皇族长辈,就不敢以皇帝的长辈自称,更何况皇族血脉稀薄到几乎没有的刘备。借给刘备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汉献帝面前自称“皇叔”。我相信同时期的刘岱、刘焉、刘繇、刘表等刘姓封疆大吏也不敢自称为“皇叔”吧。《三国演义》整本书奉行“褒刘贬曹”的基调,因此罗贯中称刘备为“皇叔”。曹操是汉贼,刘备是汉室正统,深入人心。每当人们看到刘备损兵折将时,闷闷不乐,曹操战败时,大快人心。这都是罗贯中为了“拥刘反曹”的基调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