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怀王登基继位以后,一方面整军肃治,另一方面便是立定王后。因为楚怀王知道,对于国王来说,家和国兴,家仇国衰,后宫不宁,国事不安。在战国的时代,更是如此。需要及早解决,方可率军出战。于是,楚怀王便立大将军屈武之女屈容为北宫、秦孝公之女赢盈为西宫、齐湣王之女田蕙为东宫。三宫当中,以北宫屈氏为最大,但不是权贵的最大,而是姐妹的最大。按照礼数来说,王后就一个,其余都应该是妃子才对,可这楚怀王为什么要立定东、西、北三宫都为王后,平起平坐呢?

对于这个事情,说起来还真的有些复杂,需要慢慢地从头说起,才能说得清楚。楚怀王的结发妻子本来就是北宫屈容。屈容是屈武之女,不但知书达礼,婉约有加,而且生得花容月貌,兰心蕙质。屈容在年小时,与楚怀王一直是兄妹相称,两人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心心相印。说到底,这屈容与楚怀王,在三、五百年以前,也算是一家子。因为她的真正姓氏和楚怀王一样,也是羊叫声“芈”。

屈容的父亲屈武,是楚宣王、楚威王时期的两代名将,一把长刀,打遍天下,难逢敌手。跟随着楚宣王、楚威王东征北战,立下了无数赫赫战功,的确是楚宣王、楚威王二代的忠臣良将,深深地得到楚威王的敬重。这屈容在十来岁的时候,也常常随着她的父亲到楚王宫,拜见楚威王,论起家数辈份来,这屈容应该叫楚威王为叔父,因为屈武比楚威王还大了两岁。楚威王看见他的大儿子熊槐与屈武的女儿屈容,常常眉来眼去,感情真挚,随之成全了他们二人的感情,下旨赐婚。这屈容一下子,便从大将军的女儿而变成了太子妃,也可以说是鲤跃龙门,上了门槛。

说真的,屈武虽然是两代名将,位高权重,在楚军将领中威信甚高,但始终是楚国的军事大臣,连个侯爷的封号也没有。如果按照周朝的礼数来说,屈容应该是和朝中哪个重臣的儿子,或者王上的庶子相婚配,才算是门当户对,而与太子配婚,便是有些高上门槛了。说到底,太子始终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这屈容当然也就是未来的楚国王后,母仪天下。就是朝中有多么德高望重的大臣和王子见了她,也都得恭身一拜,道一声“王后吉祥!王后千秋”!这是何等尊贵荣耀的事呀!这楚威王破格赐婚,足见其对屈武的敬重。

不但如此,屈容的远房亲戚屈原和屈庄也都跟着沾了光。这屈庄是屈原的堂兄,武功修为算是不错,年纪轻轻,二十岁不到,便被楚威王任命为将军。而屈原比太子熊槐小十二岁,在屈原十六岁那年,太子熊槐是二十八岁。太子熊槐与屈原的宗氏姐姐屈容结婚已经有八年了。这一年,屈原以探望他的姐姐屈容为借口,到了楚明宫,实际上是想到楚国的王宫里找份差事,谋个一官半职。这屈容只有一个同胞弟弟,名字叫屈匄,也就是以后勇冠三军,战死在丹阳的楚国大将军。除了屈匄之外,便只有屈原是她的近亲弟弟了。楚威王看见屈原文诌诌的,又会背背几首“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和“矣也兮”之类的东西,随将屈原留在楚明宫里,做太子熊槐的侍读。侍读,也就是陪读,实际上就是书童。虽然不算是什么官,可这,却是屈原日后出人头地,翻云覆雨的好机会。

果然,楚威王四年以后便病死,太子熊槐继位,是为楚怀王,这屈原一下子,便从太子侍读变成了国王的随身近侍。没有隔多久,便被楚怀王破格任命为近侍大夫。大夫一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相当于当时楚国的地方郡守或者将军的级别,属于楚国的中层官员。虽然在大夫的官衔上面,还有上大夫、相国和军中的大将军。大夫的官衔已经算是上了父子世袭的档次,并且就算是犯了法,也可以不用刑罚,这就是所谓“刑不上大夫”。

大夫的官位虽然不算大,充其量也只是相当于地方行政长官的郡守一职,在当时的楚国就有好几十个。屈原可不是一般的大夫,而是日夜陪在楚怀王身边,在内与楚怀王谈论国事,在外替楚怀王接待宾客,应对诸侯。再加上他的姐姐屈容是北宫娘娘,屈氏一家三大夫,即屈匄、屈原、屈庄的赫赫权势,在当时的楚国,真可以说是翻云覆雨,权倾朝野,就连那王室宗亲,楚国的最高行政长官上大夫靳尚,也差点被撵下台,赶出楚国的政坛。

可是,屈原的姐姐屈容独占太子宫的日子,虽然算来是有些年月。屈容与熊槐结婚八年的那一年,楚、秦两国合婚。太子熊槐奉父命娶了秦惠文公的亲妹妹赢盈为妻,而秦惠文公也娶了太子熊槐的宗氏妹子芈秀为妻。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因为楚、秦两国世代姻亲,从春秋到都有几百年了,秦、楚两国的代代君王如此。到了楚怀王这一代,当然也不例外。秦、楚两国这几百年来,通过姻亲联盟,在共同抵抗北方和中原各国列强的问题上,倒是一对生死与共,荣辱相当的好兄弟。

当秦惠文公派人向楚威王提亲时,屈容的父亲屈武是有些看法,随对楚威王说:“秦国现在已经是虎狼之国,豺狼之师了,商鞅偷袭我商淤,肯定是秦孝公的指使,至少商鞅事先是得到秦孝公的应准。否则,给商鞅一百个胆,他也不敢带兵占领商州、丹凤和少习关。秦国还没有楚国强大,就已经是包藏祸心了。它日秦军要是能够与楚师一较高下,还不侵吞楚国才怪呢”!

楚威王是个睿智的国王,对天下的局势了如指掌,怎么会不知道秦国君臣的狼子野心呢?楚威王思前想后,觉得还是有必要进一步加强秦、楚两国的关系,随对着屈武说:“话虽如此,与楚国接壤的,不单单是秦国。魏、韩、宋、齐四国在北,蜀国在西,越国在东,而秦惠文公早就已经娶了魏襄王的亲妹子为妻。秦、魏两国,实际上已经结盟。如果楚国再不与秦国联合,秦、魏、韩三国联盟,楚军便不能北进了。楚、秦两国的关系一旦恶化,楚国要向西讨,秦、蜀两国必然联合。西蜀遥远,难以攻伐。楚国要向东征,秦、魏两国必定从西面和北面,出兵牵制着楚军,相助越国。这样一来,楚国要发展,必然会受到三面的围攻,楚军则大困,处于被动的状态了。若是秦、楚两国,能够象以往一样,背靠着背,共同对外的话,秦东楚北,共击韩、魏,楚军饮马黄河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屈武说:“若是楚、齐两国联盟,共同对付秦、魏两国呢”?楚威王说:“楚、齐联盟,不够踏实。因为楚国要发展,就得向北征讨,而齐国要扩张,势必要往南征。自宣王以来,楚、齐两国鏖战已久,几十万楚军血战东地,齐湣王又怎么肯善罢甘休呢?况且,齐国要打击秦军,必须经过魏、韩两国的地方。齐军只能打击魏、韩的军队,而不能打击秦国的军队。齐国在西面所要谋取的,是魏国的濮阳和大梁,在南面所要攻取的鲁、宋两国和淮、泗之地,而楚军所要谋取的,恰恰也是大梁和宋、鲁两国。这就决定,楚、齐两国只能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而秦国所要攻夺的是韩、魏两国的河东,我所要谋取的是魏、韩两国的河南。如果秦、楚两国联盟,秦军攻击魏、韩的安邑和河东,我攻取韩、魏的长葛和洛阳,相得益彰”。于是,楚威王随欣然答应,秦、楚两国随再次合婚。嫁给秦惠文公的这个芈秀(琇),姓芈氏昭,实是昭秀,年纪比太子熊槐小了十二岁,不仅生得花容月貌,而且才智过人。若与屈容相比,这屈容温柔贤良,较少言语,而这芈秀却是活泼机灵,性情开朗。在她年小时,常常在楚明宫内的练武场,看她的太子哥熊槐和昭睢、昭阳、唐蔑四人练楚家枪。说真的,单凭熊槐的少壮英姿,就已经足以迷倒芈秀这个小姑娘的芳心了,何况他还是楚国太子,未来楚国的王位继承人。而太子熊槐看这芈秀人又标致,而且聪明伶俐,尤其是说话时,声如流莺,笑口常常开,也打从心眼里喜欢她这个宗氏小妹子。可是,一个是十九岁的大男人,一个是七岁的小女孩,对于*的感情,这熊槐也就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从七岁开始,太子熊槐每次在练武场上耍枪弄剑,这芈秀总要跟着坐在旁边观看。及至屈容嫁给了太子熊槐,那年的芈秀才八岁,这小姑娘一直躲在房里哭了七天七夜,年纪小小便落下了情根。可是,太子熊槐和屈容又哪里知道呀!从此,这小姑娘以后一见到屈容,便从不叫她太子妃,还常常要和她斗嘴,二人常生磨擦。这屈容虽然比她大了好多岁,但如果二人拌起嘴来,屈容却总是说不过芈秀。本来屈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但是说话却常常落了芈秀的套。可是,屈容却不知道,芈秀这小姑娘为什么老要跟她过不去。屈容看芈秀是熊槐心疼的宗亲妹子,年纪也还不大,也就从来不留心在意。

及至芈秀长到十三、四岁,不仅依然象过去一样谈笑风生,言谈举止更加显出大家闺秀,而且出落得象婷婷玉立的荷苞。从此以后,太子熊槐和芈秀再次一照面,便是四目相对,如漆胶然。这芈秀打从屈容到了太子宫,心里就常常问自己,为什么自己不快点长大,她要等到几时,才能出嫁到太子宫。哎!真是天不作美,就在芈秀好不容易熬到了十六岁,原只望能够嫁到太子宫,和她的熊槐太子哥相栖相宿。哪知霹雳震响,楚威王一声诏令,太子熊槐奉旨娶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芈秀出嫁秦惠文公。这太子熊槐心里总是空落落的,而芈秀又得知秦惠文公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更是肝肠寸断。

一个是父命难违,一个是王威浩荡。无奈!无奈!临行前,芈秀拉着熊槐的双手,哭泣地说:“熊槐哥!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我才能回到荆都。哥在不久的将来,号令百万楚军,会盟诸侯。但我芈秀发誓,它日也要率领百万秦师,临观东周,我一定要把屈容给比下去。但愿我们兄妹,它日能够同站点将台,不要兵戎相见”。

太子熊槐一听,心中不觉凛然。想不到这平时谈笑风生,年仅十六岁的芈秀竟有如此博大的胸襟和深邃的城府。果然,这芈秀嫁到咸阳宫,凭着她自己的美貌和聪明才智,深深得到了秦惠文公的宠爱,为他生了两个王子,即是后来的秦昭襄王和泾阳君。秦惠文王死后,秦武王继位,那时的秦昭襄王才十二岁,芈秀母子饱受冷落,常常受到魏太后和魏王后的欺负。三年后,芈秀凭着她的惊世才智,一举击败众多对手,将魏太后、魏王后及其党羽一网打尽,把她的儿子秦昭襄王扶上了王位,自己做上了宣太后。这年的秦昭襄王,才刚刚十五岁。于是,芈秀便开始执掌秦国军政大权四十一年,把秦国推向空前的强盛与壮大,不仅实现了她的率领百万秦军,临观东周的抱负,而且令西、东二周,向她叩头谢恩,打得魏、韩二王向她顶礼膜拜,而这些却是以后才要说到的话。

说来也是缘分,这芈秀见了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便是一见如故,话语十分投机。而这赢盈不仅人生得貌美,而且也很有心机和才智。想想那秦惠文王比他的父亲秦孝公还精练强干许多,便可以知道,他的亲妹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这赢盈一嫁到楚明宫,便是西宫太子妃,她自然不肯让北宫屈容坐大。这屈容的家族,虽然在楚国十分显赫,但又怎么能比得上赢盈的娘家秦国有派头。于是,这两宫为了王后的凤冠,几乎演成水火。

而这芈秀却又偏偏不帮她的宗氏姐妹屈容,反而帮秦惠文公的妹妹赢盈。这样一来,北宫屈容便坐立不安了。还好屈容的父亲屈武甚得楚威王敬重,而熊槐与屈容也是青梅竹马,感情十分融洽。否则,这屈容便要有的气受了。这可苦了太子熊槐,弄得两边吃力不讨好,就是晚上要到哪个宫里过夜,也都得贼似的小心翼翼。

又过了几年,太子熊槐三十一岁,楚、齐大战以后,两国和好。太子熊槐又奉父命娶了齐湣王的女儿田蕙,是为东宫太子妃。这田蕙也是生得貌美如荷,冰肌玉骨,山东妹子,与屈容和赢盈相比,多了几分丰腴和白皙。这田蕙秉承着她的父亲齐宣王的品性,自然也是不甘落后。照理来说,田蕙嫁到楚明宫,应该是排名第三。可她哪里肯甘落后呀!强大的齐国势力,实在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由于秦、齐两国关系不好,一向处于东、西方的军事对抗,这就必然要反映到楚明宫的西、东两宫上,这田蕙和赢盈一照面,便是言语相讥,闹到两宫的家丁就象秦、齐两国军队一样。

田蕙知道赢盈不好对付,在楚国的内部和外部,齐国都压不倒秦国的势力,而从礼数上说,赢盈又始终是二姐。于是,田蕙便拉着北宫屈容这个老大做招牌,来打击西宫赢盈及其势力。而北宫屈容也是个很聪明的女子,她深深地知道自己的屈家势力,敌不住秦国的力量,要是有朝一日,她的父亲屈武一死,那她别说是凤冠高戴,母仪天下,就是后宫恐怕都难以站得住脚。于是,屈容便从楚国的政事上,全面倒向齐国,主张楚、齐联盟,打击秦国,以拉住齐国的势力作为她的靠山。

这样一来,北宫、东宫一联手,屈氏宗亲和齐湣王在楚国的势力相呼应,逼得西宫赢盈这个秦国女喘不过气来。这赢盈也不认输,常常派人到咸阳宫,向她的哥哥和芈秀报讯,这秦惠文王自然在外面全力相助,而芈秀既然是熊槐的宗妹,能够在楚明宫长大,她的家族在楚国的势力,也肯定是非同小可,自然命人通知其家族,全力支持西宫赢盈。

于是,楚国上下,便形成了以屈氏家族为中心的亲齐派,和以靳尚等人为中心的亲秦派。究其根源,都是来自于楚国王宫内部的三宫之争。而这熊槐天生是个多情种,三个老婆,他谁也不想伤害,索性来个三宫同尊,都是贵妃,不分大小。但这只是暂时的安定,在楚怀王三十三年的国王生涯里,他的三宫争斗,从未就没有停止过。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楚威王死,太子熊槐继位,确定王后的事自然也就摆上了日程,立谁为王后呢?于照礼数来说,应该立北宫屈容,可这西、东两宫,早就内外呼应,严阵以待了。楚国的宗人和权贵,也都莫衷一是。秦国和齐国的使者,明里是来为楚威王吊丧和为楚怀王登基祝贺,暗里却是来为他们的主子讨立大楚王后。这楚怀王本来就是个多情种,到了北宫,便说登基以后便立屈容为王后,到了西宫,又说立赢盈为王后,可是到了东宫,又改口说立田蕙为王后。给秦、齐两国的使者一问起,便不知道该立谁为好。

于是,楚怀王索性来个三宫都是王后,不分大小,平起平坐。楚怀王的三宫关系,当然要影响着楚怀王对秦、齐两国的态度,直至以后来了南宫王后郑袖,便变成了西、南二宫对北、东二宫,形成了对角关系。这就难怪,屈原的日后生涯,会渐渐地从出人头地,翻云覆雨,到退出王宫,退出楚国政治舞台了。

屈原临死前写下了《怀沙》。原诗:滔滔孟夏兮,草木莽莽。伤怀永哀兮,汩徂南土。眴兮杳杳,孔静幽默。结纡轸兮,离愍而长鞠。抚情效志兮,冤屈而自抑。刓方以为圜兮,常度未替。易初本迪兮,君子所鄙。章画志墨兮,前图未改。内厚质正兮,大人所晟。巧倕不斵兮,孰察其揆正?玄文处幽兮,蒙瞍谓之不章。离娄微睇兮,瞽谓之不明。变白以为黑兮,倒上以为下。凤皇在笯兮,鸡鹜翔舞。同糅玉石兮,一概而相量。夫惟党人鄙固兮,羌不知余之所臧。任重载盛兮,陷滞而不济。怀瑾握瑜兮,穷不知所示。邑犬群吠兮,吠所怪也。非俊疑杰兮,固庸态也。文质疏内兮,众不知余之异采。材朴委积兮,莫知余之所有。重仁袭义兮,谨厚以为丰。重华不可遻兮,孰知余之从容!古固有不并兮,岂知何其故!汤禹久远兮,邈而不可慕。惩连改忿兮,抑心而自强。离闵而不迁兮,原志之有像。进路北次兮,日昧昧其将暮。舒忧娱哀兮,限之以大故。乱曰:浩浩沅湘,分流汨兮。脩路幽蔽,道远忽兮。曾唫恒悲兮,永慨叹兮。世既莫吾知兮,人心不可谓兮。怀质抱青,独无匹兮。伯乐既没,骥焉程兮。民生禀命,各有所错兮。定心广志,余何畏惧兮!曾伤爰哀,永叹喟兮。世溷浊莫吾知,人心不可谓兮。知死不可让,原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郭沫若先生作译:初夏的天气盛阳,百草万木茂畅。我独不息地悲伤,远远走向南方。眼前一片苍茫,听不出丝毫声响。心里的忧思难忘,何能恢复健康?反省我的志向,

遭受委屈何妨?我坚持我的故常,不能圆滑而不方。随流俗而易转移,有志者之所卑鄙。

守绳墨而不变易,照旧地按着规矩。内心充实而端正,有志者之所赞美。工垂巧而不动斧头,谁知他合乎正轨?五彩而被人暗藏,瞎子说它不漂亮。离娄微闭着眼睛,盲者说他的目盲。白的要说成黑,高的要说成低。凤凰关进罩里,鸡鸭说是会飞。玉与石混在一道,好与坏不分多少。是那些人们的无聊,不知道我所爱好。责任大,担子重。使我担任不起。

掌握着一些珍宝。不知向谁表示。村里的狗子成群,不常见的便要狂吠。把豪杰说成怪物,是庸人们的口胃。我文质彬彬,表里通达,谁都不知道我的出众。我鸿才博学,可为栋梁,谁都不知道我的内容。我仁之又仁,义之又义,忠诚老实以充实自己。舜帝已死,不可再生,谁都不知道我雍容的气度。自古来,贤圣不必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夏禹和商汤已经远隔,就追慕也不能再世。抑制着心中的愤恨,须求得自己的坚强。就遭祸我也不悔改,要为后人留下榜样。像贪路赶掉了站口,已到了日落黄昏时候。姑且吐出我的悲哀,生命已经到了尽头。尾声:浩荡的沅水湘水呵,咕咕地翻波涌浪。长远的路程阴晦,前途是渺渺茫茫。不断地呕吟悲伤,永远地叹息凄凉。世间上既没有知己,有何人可以商量。我为人诚心诚意,但有谁为我佐证。伯乐呵已经死了,千里马有谁品评?各人的禀赋有一定,各人的生命有所凭。我要坚定我的志趣,决不会怕死贪生。无休无止的悲哀,令人深长叹息。世间混浊无人了解我,和别人没什么可说。死就死吧,不可回避,我不想爱惜身体。光明磊落的先贤呵,你们是我的楷式! 怀沙是楚国家、诗人屈原作为临终前的所作绝命词,大概意指怀抱沙石以自沉,内容为作者在讲述遭遇的不幸与感伤上始终同理想抱负的实现与否相联系,希冀以自身肉体的死亡来最后震撼民心、激励君主,唤起国民、国君精神上的觉醒,以及作者发抒临终前的浩叹与歌唱。由于屈原是战国时期楚国以宗亲而任重臣,还是战国时期黄老之学的传播者楚国重要家。因而怀沙等文学作品成就都与活动有关,其作品(怀沙等)都是以长篇诗歌词为主要形式,句法内容灵活多变,句中句尾多用虚字,用来协调音节,造成起伏回宕。屈原屈原(前340年-前278年),战国时期楚国人,芈姓,屈氏,名平,字原,以字行;又在《离骚》中自云:“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出生于楚国丹阳(今河南西峡或湖北秭归),是中国最早的浪漫主义诗人,是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留下姓名的伟大的爱国诗人。他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唱的新时代。人物简介  屈原(公元前340—公元前278),是中国最早的浪漫主义诗人,原姓芈(mǐ),名平,字原,是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留下姓名的伟大的爱国诗人。他的出现,标志着中国诗歌进入了一个由集体歌唱到个人独唱的新时代。

屈原的身世记载屈原身世的材料,以《史记·屈原列传》较早而具体。司马迁之前,贾谊在贬谪长沙途经湘水时,曾作赋以吊屈原。文中引用了屈原《离骚》及《九章》中的一些篇章,转述屈原的思想和遭遇,与《史记》所载完全契合。和司马迁同时代而年辈稍早的有东方朔作《七谏》,庄(东汉人避讳作严)忌作《哀时命》,都是摹仿屈原的作品,文中所述屈原的思想和遭遇,也与《史记》所述相接近,所以《史记》所载屈原事迹是基本可信的。传中也有偶然失叙或史实错记之处。

公元前340年诞生于秭归三闾乡乐平里,屈原自幼勤奋好学,胸怀大志。早年受楚怀王信任,任左徒、三闾大夫,常与怀王商议国事,参与法律的制定,主张章明法度,举贤任能,改革政治,联齐抗秦,提倡“美政”。在屈原努力下,楚国国力有所增强。由于自身性格耿直,在修订法规的时候不愿听从上官大夫的话与之同流合污。再加上楚怀王的令尹子兰、上官大夫靳尚和他的宠妃郑袖等人,受了秦国使者张仪的贿赂,不但阻止怀王接受屈原的意见,并且使怀王疏远了屈原。公元前305年,屈原反对楚怀王与秦国订立黄棘之盟,但是楚国还是彻底投入了秦国的怀抱。使得屈原亦被楚怀王逐出郢都,开始了流放生涯。结果楚怀王在其幼子子兰等人的极力怂恿下被秦国诱去,囚死于秦国。楚襄王即位后,屈原继续受到迫害,并被放逐到江南。公元前278年,秦国大将白起带兵南下,攻破了楚国国都,屈原的政治理想破灭,对前途感到绝望,虽有心报国,却无力回天,只得以死明志,就在同年五月怀恨投汨罗江自杀。 现在定农历五月初五为端午节,以此纪念屈原。 

“朝发枉渚兮,夕宿辰阳……”;“入溆浦儃徊兮,迷不知吾所如……”,在流放期间,屈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不朽名篇。其作品文字华丽,想象奇特,比喻新奇,内涵深刻,成为中国文学的起源之一。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屈原被放逐后,在和渔父的一次对话中,渔父劝他“与世推移”,不要“深思高举”,自找苦吃。屈原表示宁可投江而死,也不能使清白之身,蒙受世俗之尘埃。在渔父看来,处世不必过于清高。世道清廉,可以出来为官;世道浑浊,可以与世沉浮。至于“深思高举”,落得个被放逐,则是大可不必。屈原和渔父的谈话,表现出了两种处世哲学。 公元前278年,秦国攻破了楚国国都郢都。当年五月五日,屈原在绝望和悲愤之下怀抱大石投汨罗江而死。端午节,据说就是因此而来的。

家族成员

屈原出生于楚国贵族,和楚王一样,芈(mǐ)姓;楚武王熊通之子瑕被封在屈地,屈原是他的后代以地名屈为氏,即芈姓屈氏,有别于国君一族芈姓熊氏。该姓出自黄帝颛顼系统的祝融氏;芈姓族群从商代迁徙至南方楚地,当传到熊绎时,因功受周封于楚,遂居丹阳(也就是现在湖北省秭归县境内)。这就是屈原的故乡。春秋初期,约公元前7世纪,楚武王熊通的儿子被封在“屈”这个地方,叫做屈瑕,他的后代就以屈为氏了。楚王的本家中,和屈氏家族类似的,还有春秋时代的若敖氏和薳氏;战国时代的昭氏和景氏,昭、屈、景是楚国王族的三大姓,屈氏能够从春秋前期一直延续到战国后期,一直处于楚国的高层,这个家族可谓经久不衰。屈原曾任三闾大夫,据说就是掌管王族三姓的事务。屈原是楚王的本家,当时叫作“公族”或“公室”,所以他和楚国的关系,当然也就不同一般。屈氏子孙如屈重、屈完、屈到、屈建等,在楚国都曾担任过要职。屈原的父亲叫伯庸。到了屈原这一代,屈氏当大官的人不多,只有屈原和后来被秦国俘虏的大将屈丐。屈原楚辞《九章·惜诵》:“忽忘身之贱贫”。屈原这个爱国诗人有可能当时的贵族已经衰落!主要作品 共有25篇,篇目为:九歌、招魂、天问、离骚、九章、卜居。渔父为司马迁所记.屈原又开创了我国的浪漫主义诗词。他的大多数作品收录在西汉刘向编辑的《楚辞》中。

61-公、62-重、63-从、64-嗣、65-胤、66-伯、67-光、68-绍、69-懋、70-崇、71-怀、72-士、73-锡、74-振、75-承、76-景、77-世、78-廷、79-秉、80-培、81-克、82-建、83-永、84-沛、85-昭、86-启、87-裕、88-显、89-兆、90-守(同第二套90世“肇”字套入)。第二套:清代72世祖颜星篆修《颜氏通谱》康熙恩赐的74-105世共32字。74-崇、75-怀、76-宗、77-邦、78-其、79-泽、80-允、81-昌、82-家、83-学、84-克、85-复、86-道、87-德、88-昭、89-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