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武宗朱厚照,是中国历史上颇有争议的一位皇帝 ,他博学多才,文武兼修,御驾亲征打败蒙古小王子,但不住皇宫住豹房,广收义子,沉湎酒色,荒唐糗事一箩筐。很难简单地对其进行褒贬。

(一)顽劣好动皇家独子

明武宗是明孝宗的独子(原还有一子夭折),他1岁时就被册立为皇太子,8岁时正式入学读书,接受严格的正统教育。他自幼聪慧,资质不错,学业非常出色,对繁琐的宫廷礼节也十分熟悉,很有天子风范,他的父亲和大臣们都认为将来他会成为一代明君。

让人遗憾的是他勤奋好学的精神没坚持得下来,由于生性好动,慢慢地不安心坐下来读书,而是常爱好去骑射游玩,更喜欢各种新鲜花样的玩法,越刺激越好。此时开始忧心的明孝宗,已经忧心得晚了。弘治十八年(1505年),明孝宗病逝,15岁的明武宗登基,次年改元正德。

当上了皇帝。没有人胆敢来约束自己,明武宗更是彻底放纵了。他身边有个叫刘瑾的宦官,想方设法投其所好,得到了明武宗的宠信。刘瑾后来搜罗了张永、马永成,高凤等7个最会逢迎的太监,被人合称为“八虎”或“八党”,哄得小皇帝由厌烦朝政到完全不理政事,整天四处玩耍寻找新奇刺激。

(二)建造豹房广收义子

因为不愿住在宫中受人约束,明武宗打主意搬出宫去生活,因此他亲自在皇城西北为自己建造一座住宅——豹房。这住宅建造了五年,内有房屋200多间,用了24万两银子。住宅建造好后,他就直接搬进去住,再也不回宫了。这地方不仅仅是他的游乐场所,也成了他生活和处理朝政的行宫。

这住宅构造复杂,形同迷宫一般,里面豢养了大量的猛兽之外,还设立了妓院、校场、佛寺等。人嘛除了僧尼和歌伎,还有他的大量义子。明武宗的怪癖硬的有些怪,那就是自己年龄不大,就喜欢当老爸收干儿子,也就是收义子。他在位只有短短的十几年,就收了一百多个义子,正德七年(1512年)一次性的将127人改赐朱姓,真是旷古末闻的奇葩事。

按照明太祖制定的规矩,京城守军守京城,边防守军守边疆,两种军队是不能随便互换的。特别是边防守军,承担着拱卫边境的重任,对边疆的情况熟,如果受到削弱,敌人就可能入侵。在义子江彬的鼓动下,明武宗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将边军换进了京,为此设立东、西官厅,由义子江彬和许泰来统率。他还在北方重要的军镇宣府建造了一座镇国府,自封为“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他还在来住公文上盖上”威武大将军印“,令兵部存档,户部发饷。就如小孩玩过家家游戏一样,又当皇帝又称臣,自己给自己发饷。

他对常驻边疆特别感兴趣,把豹房里的奇珍异宝、歌伎和僧人全都搬过来了,直到他去世,他也没有回紫禁城去住过。豹房和镇国府成了乐不思蜀的地方。

(三)御驾亲征打败蒙军

明武宗素来尚武好战,虽然行事荒唐,但十分希望能像太祖朱元璋、成祖朱棣一样立下赫赫战功,流芳百世。因此他不惜把自己的行宫设在边远的宣城。

正德十二年(1517年),终于机会来了,蒙古小王子率兵来袭,和明军在应州大战。蒙古军占了上风,把明军一块块地分割包围,打算逐块歼灭。在这紧急关头,明武宗大胆地作了御驾亲征的决定。朝廷的多数大臣都表示反对。

想当年,明英宗率50万大军出征,在土木堡成了蒙古军的俘虏。现在明武宗不自量力,不是去鸡蛋碰石头吗?明武宗力排众议,仅率五六万人就出发了。在征途中,他一改贪玩好耍的本性,与士兵同吃同住,遇事和将领们商量后决策。遇到一次遭遇战,他还冲上前亲手杀死一个敌人。

这种身先士卒的精神,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很快就扭转了局面,蒙古军退去,明军大胜。明武宗在这场战役中表现出来的指挥才能和作战技能令人刮目相看。

明武宗31岁就病死了,要说他生性好动,经常游猎,身体虽不是倍儿棒,但算比较可以的吧。他的死也充满了传奇色彩。据说在正德十五年(1520年)他在清江(江苏淮安)南巡,钓鱼时不慎落水,受了惊吓,落下了病根,第二年就病死在豹房里了。有史学家考证是他义子江彬害死的,但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朱厚照身为帝王的确是劣迹斑斑,但是却也是历史上少有的,带有情感,人性的一位皇帝。明武宗的父亲明孝宗朱佑樘,可以说是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奉行一夫一妻制的皇帝。明孝宗和原配张皇后的感情非常的好,两人在皇宫之中更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好像平民百姓的家庭一样,夫妻分工,和和美美。而明武宗则恰好也是明孝宗唯一的一位儿子,所以自幼也是被备受宠爱,并且小时候的明武宗,真的是没有让孝宗失望过。

根据史料记载,明武宗应该是性格聪颖,擅长骑射。小时候的朱厚照读书识字过目不忘,并且对于骑马射箭方面的更是十分的有兴趣,非常用心。而且明孝宗朱佑樘对于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是寄予了很深的厚望的。因为明孝宗具有宽厚仁慈的性格,再加上他也确实算是一位好皇帝。所以明孝宗在位期间,明朝一度出现了中兴的景象。与这份中兴景象伴随而来的,就是文官集团的迅速壮大。在明孝宗的支持下,很多有能力的文官,占据了朝堂上的大多数位置。但这些文官,很多在明孝宗去世之后,也成了朱厚照的制约。明孝宗去世后,天资聪慧的明武宗,不甘心沦落为文臣集团的傀儡,帝王当然是希望权利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得罪武官最坏的结局就是会被谋反,得罪文臣最坏的结局就是死后被文人埋汰。所以这些文臣对明武宗的评价也都是:武宗啊,你不能总想着打仗搞事啊;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如果不是我们这些文臣大力的扶持大明,大明早就玩完了;如果你能像你父亲一样,老老实实的听话,哪里还会被我们这么埋汰。

在这些文官的眼里,皇帝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听话,像明孝宗一样,文臣们说什么,皇帝就做什么,叫你不要去打仗,你就乖乖听话。不要像一个武夫,像一个粗人一样,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十分野蛮。万一没弄好像你祖爷爷一样被敌人抓走了,丢不丢人。

但是这个时候武宗肯定是不愿意的,因为武宗从小就孝宗全方位的培养,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再加上当年朱厚照确实年轻气盛,所以他一心想着要收复北方。武宗在年幼的时候,就想跟蒙古的一位名叫巴蒙图克的达延汗一较高下,因为这位是16岁就继承了蒙古帝王之位,并且后来统一了整个漠南的大汉,被称为中兴之主。

在武宗十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孝宗刚去世,这位蒙古君主就来骚扰中原了。而后来的武宗也是对这个事情惦记很久,说什么都想要报仇。但是这样的行为恰巧是文官集团最厌恶的,文官集团在很多时候天生排斥战争。这其中有为国家国力的考虑,也有为自身权力的考量,因为文官自己不会打仗,如果战事一开,肯定会有武将出头,在朝堂上分走自己的蛋糕。朱厚照本人自然十分荒唐,在位期间,确实也做过很多荒唐的事情。但不可否认,因为文官和武宗皇帝有着很深的矛盾,文官集团在史书上疯狂抹黑朱厚照,这种事情,也是存在的。

武宗放荡不羁,热爱自由,并且喜欢亲身参与到战事当中,只是苦与后继无人。因为他身上的特点都是无益于文臣集团的,所以他的所作所为最后才会被文臣集团唾弃。

弘治年见,主要是和蒙古打仗,明朝基本采取防御措施,很少主动进攻,明孝宗也没有亲征过。

明史记载如下:

弘治元年:三月小王子(本名巴图蒙克(一译把秃猛可),孛尔只斤氏,成吉思汗十五世孙)寇兰州,都指挥廖斌击败之。八月,小王子犯山丹、永昌。犯独石、马营。

弘治五年:三月广西副总兵马俊、参议马铉、千户王珊等讨古田叛僮,遇伏死。十月湖广总兵

官镇远侯顾溥、贵州巡抚都御史邓廷瓒、太监江惪会师讨贵州黑苗。

弘治六年:四月土鲁番速檀阿黑麻袭执陕巴,据哈密。侍郎张海、都督同知缑谦经略哈密。五月小王子犯宁夏,杀指挥赵玺。

弘治八年:正月甘肃总兵官刘宁败小王子于凉州。十二月,巡抚甘肃佥都御史许进、总兵官刘宁入哈密,土鲁番遁,遂班师。

弘治十年:五月,小王子犯潮河川。犯大同。六月,侍郎刘大夏、李介理宣府、大同军饷。秋七月,都督杨玉帅京营军,备永平(这应该是最严重的一次,威胁到了明朝的京师)。冬十一月,土鲁番归陕巴,乞通贡。

弘治十一年:二月,小王子遣使求贡。五月甘肃参将杨翥败小王子于黑山。七月总制三边都御史王越袭小王子于贺兰山后,败之。

弘治十三年:四月:火筛(蒙古的中兴之主,达延汗)寇大同,游击将军王杲败绩于威远卫。平江伯陈锐为靖虏将军,充总兵官,太监金辅监军,户部左侍郎许进提督军务,御之。五月召大学士刘健、李东阳、谢迁于平台,议京营将领。火筛大举入寇大同左卫,游击将军张俊御却之。六月,免江西被灾秋粮,停山、陕采办物料。召陈锐、金辅还,保国公朱晖、太监扶安往代,益兵御寇。七月,京师地震。十月,两京地震。是月,小王子诸部寇大同。十二月辛丑,火筛寇大同,南掠百余里。是年,小王子部入居河套,犯延绥神木堡。

弘治十四年:四月工部侍郎李鐩总督延绥边饷。保国公朱晖、提督军务都御史史琳、监军太监苗逵分道进师延绥。是月,火筛诸部寇固原。五月振大同被兵军民,免税粮。免陕西被灾税粮。秋七月,泰宁卫贼犯辽东,掠长胜诸屯堡。南京户部尚书王轼兼左副都御史提督军务,讨贵州贼妇米鲁。朱晖、史琳袭小王子于河套。闰七月,都指挥王泰御小王子于盐池,战死。八月,火筛诸部犯固原,大掠韦州、环县、萌城、灵州。火筛诸部犯宁夏东路。九月遣使募兵于延绥、宁夏、甘、凉。甲辰,召史琳还,起秦纮为户部尚书兼副都御史,代之。十一月,分遣侍郎何鉴、大理寺丞吴一贯振恤两畿、山东、河南饥民。十二月辽东大饥,振之。是月,寇出河套。

弘治十五年:正月,朱晖帅师还。七月,王轼破斩米鲁,贵州贼平。

弘治十七年:六月召刘健、李东阳于暖阁,议边务。火筛入大同,指挥郑瑀力战死。七月工部侍郎李鐩、大理少卿吴一贯、通政司参议便丛兰分道经略边塞。左副都御史阎仲宇、通政司参议熊伟分理边饷。

弘治十八年:正月小王子诸部围灵州,入花马池,遂掠韦州、环县。户部侍郎顾佐理陕西军饷。小王子陷宁夏清水营。五月孝宗去世。

蒙古军队作战都是,有利则战,不利,则骑马而去,而明朝的军队基本都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