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灭亡后,元顺帝带领几乎完整无缺的中央中枢逃亡漠北,蒙古势力从此又分为鞑靼、瓦剌、兀良哈三个部分。

明正统年间,瓦剌通过四面征伐,势力范围已经西到巴尔喀什湖东南,北到安格拉河南边、叶尼塞河上游,东边到了克鲁伦河下游和呼伦贝尔草原一带。此时的瓦刺兵力雄厚,战斗力极强,已经成为自北元崩溃以来,蒙古草原上最强大的一个政权。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瓦剌兵分四路全面入侵明朝边境。

明英宗朱祁镇时年二十来岁,祖母和众多老臣都已经离世,正是自己一展拳脚的大好时机,看到北方鞑子如此放肆,颇为恼恨。王振借此鼓动皇帝,建议他御驾亲征。朝中大臣劝阻,皇帝不听,一来是效仿他的父亲明宣宗曾在杨荣的建议下,御驾亲征,打败汉王;二来为了证明自己,何况大明朝国势鼎盛,区区蛮夷,怕他不成?

当时,朝廷的军队主力都在外地,仓促之间难以集结。于是皇帝从京师附近,临时拼凑二十万人,号称五十万大军,御驾亲征。为了说服自己的母亲孙太后,他把年仅两岁的皇子朱见深立为皇太子,并让异母弟郕王朱祁钰监国。

大军出征,谁知天公不作美,大雨连绵。大军到了大同附近,发现尸横遍野,加之后方粮草供应不及,军心动摇。于是,皇帝有心撤军。王振为了顾及皇帝脸面,这个没有出征多久就悻悻然回师,太丢脸,他便建议绕道蔚州。王振老家就在蔚州,要是皇帝跟自己回乡,岂不是比衣锦还乡还来得及吐气扬眉?

蔚州,距离大同非常近,而瓦剌大军逼近大同,可不是闹着玩的。群臣反对,觉得这样耽误时间,容易发生危险。王振不听,而皇帝体恤王振,便给了他露脸的机会。大军准备开拔,前往蔚州。

不料王振心血来潮,担心大军过处,踩踏自己家的庄稼,而建议按照原路撤军。等到大军行至怀来附近,辎重反而没有赶上。于是,王振下令原地驻扎等候。

就在怀来城外的土木堡,瓦剌大军追上明军,将皇帝等人困在土木堡。水源被掐断,陷于死地,军心动荡。于是,当也先假意议和的时候,明军上当。也先趁明军不备,发动总攻,一举歼灭之。皇帝朱祁镇被俘,王振被樊忠杀死,英国公张辅、兵部尚书邝野等大臣战死。历史上称之为土木堡之变,或曰土木之变。

朱祁镇亲征瓦剌之事,一向被文人士大夫们认为是王振最大的罪过。一句“挟帝亲征”就给王振定了性,如果没有这个死太监,英宗陛下岂能亲征,若不是亲征,又岂能落入敌手,成为瓦刺俘虏?

清修《明史》中就言之凿凿地认为正是王振逼迫皇帝亲征,才导致了土木之难。

王振胁迫皇帝亲征的目的是什么?事后,明廷众臣认为王振是山西人,他看到瓦剌军锋直逼大同,担心故乡被攻击,为了保护故乡,同时又想带着皇帝到自己老家炫耀一番,才想出了亲征的主意。

挟帝亲征的说法其实是不靠谱的。

其一,英宗朱祁镇当年已经24岁,是独立处理国政的皇帝,而不是大权旁落的傀儡皇帝,亲征决策不是他自己提出,王振又怎么能挟持?

其二,英宗正是在明军猫儿庄大败之日,收到消息,做出了御驾亲征的决策。以英宗和王振判断,精锐的大同边军竟然惨败给了瓦剌,局势之严峻也到了必须御驾亲征的地步。

其三,永乐朝京军设置了三大营之后,皇帝处在军队最高统帅的地位。武将只能统帅部分军队,或者担任偏将,率领全部京军出征之最高统帅必须是皇帝本人。这就是朱棣之所以五次亲征漠北的重要原因,也是明英宗在意识到局势危机之后,带领几乎全部精锐京军,亲征瓦刺的原因。

其四,御驾亲征在明初一直是传统。从明太祖朱元璋身冒镝锋,打下江山到明成祖朱棣五征漠北,再到明宣宗朱瞻基平定汉王之乱和巡边兀良哈,历代皇帝都建立了赫赫武功。朱祁镇羡慕历代先帝的武功,想模仿他们,御驾亲征,再次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

其五,三征麓川的大胜和东南三方民变的平定,也让英宗朱祁镇信心满满,觉得瓦剌军在他面前也会迎刃而解,大败而逃。

英宗朱祁镇自己做出了亲征的决定,并不存在什么王振胁迫的可能。他只是高估了明军实力从而做出了这个错误的决定。

另一方面来说,亲征的决定又不能说完全跟王振没有一点关系。王振在正统年间,一直提醒小皇帝不要忘记战事,从明英宗初年两次检阅京军到力主用兵麓川,王振的这种思想对英宗影响不可谓不大。

这次明英宗提出御驾亲征之决定,王振也属于坚定的拥护派,也许在他心中,还有个理想,想协助英宗皇帝御驾亲征,大败瓦剌军,从而进一步提高皇帝的威望,建立不世之功。

朱祁钰是朱元璋的玄孙,朱棣的曾孙,他虽然是皇家出身,但却有一个非常冷寂的童年。朱祁钰的父亲朱瞻基(明宣宗)在平定朱高煦叛乱时,喜欢上朱高煦府上的一个侍女吴氏,但因为吴氏是罪女之身,张太后不同意她入宫,所以只能养在宫外。后来吴氏为朱瞻基生下朱祁钰,直到朱祁钰8岁,朱瞻基病逝。临终前,朱瞻基求自己的母亲张太后接纳吴氏和朱祁钰,张太后含泪答应,封朱祁钰为郕王。也就是说,朱祁钰在8岁之前,一直是皇帝的私生子,得不到皇族承认。相比朱祁钰,他的哥哥朱祁镇(明英宗)就比较幸运,不仅是皇后嫡出,而且还继承了大统。朱祁镇9岁登基,到了23岁这一年,蒙古瓦剌屡犯明朝,他听信太监王振的挑唆,打算御驾亲征,结果发生“土木堡之变”,明朝50万大军全军覆没,朱祁镇也成了俘虏。瓦剌人乘胜攻打京师,因为明朝的精锐损失殆尽,城内只有10万老弱病残,无法抵御。眼看明朝就要发生“靖康之耻”,此时,兵部侍郎于谦等人推荐郕王朱祁钰登基,是为明代宗。朱祁钰登基后,一方面任用于谦等主战派大臣,一方面坚固防守,调用南方的抗倭军星夜驰援,最终奇迹般的打败了瓦剌人,瓦剌人归还了明英宗。朱祁钰刚坐上皇位,哥哥又回来了,为了避免哥哥复位,朱祁钰将哥哥封为太上皇,关在南宫之中。为了避免皇位旁落,朱祁钰废除了哥哥的儿子朱见深的太子之位,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但新太子朱见济却夭折了,导致大明朝太子之位空悬多年,国本动荡。7年后,朱祁钰生病,以石亨为首的“投机派”大臣,把关在南宫中的朱祁镇接了出来。朱祁镇趁着弟弟病重,重新登上皇位。按照《明史》的说法,朱祁钰后来病逝了。朱祁镇认为弟弟不忠不悌,废除弟弟的帝位,以亲王之礼下葬,所以朱祁钰无缘葬入皇陵。朱祁钰是病逝的吗,不是的,理由有二:第一,明朝人杨瑄在《复辟录》:上记载:

(朱祁镇)复宝位二三日间,诸文臣首功之人,列侍文华殿。上喜见眉宇,呼诸臣曰:“弟弟好矣,吃粥矣,事固无预弟弟,小人坏之耳。”诸臣默然。

也就是说,朱祁镇复位之后的两三天后,他的弟弟朱祁钰的病逐转好,可以吃粥了。第二,据查继佐在《罪惟录》中记载:“是月十有九日,郕王病已愈。太监蒋安希旨,以帛扼杀王,报郕王薨。”即,朱祁钰已经病愈。但太监蒋安奉旨用布条将他累死。此时朱祁镇已经称帝,朱祁钰为郕王,毫无疑问,太监蒋安是奉了朱祁镇的圣旨。所以说,朱祁钰是被暗杀的,朱祁钰也成了明朝唯一一位被暗杀而死的皇帝,而且是被亲哥哥派人杀死的。而明英宗第二次登基后,一直说弟弟是病逝。在他的《明英宗睿皇帝实录》中,肯定不会写弟弟是被自己暗杀。所以当朝史家们也不敢记载。

明宣宗朱瞻基算是明朝皇帝中比较有为的一个皇帝,他在位期间确实是用3000铁骑去北征蒙古兀良哈部落,破敌数万人,这就是有名的宽河之战。北元被朱元璋灭了以后,蒙古残余势力又分为了鞑靼、瓦剌和兀良哈三部分。兀良哈部在朱棣靖难之役中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被封为朵颜三卫。兀良哈部落的本部原先在西辽和老哈河一带,但是该部落响应朱元璋的招降政策逐渐内附,其管辖地被明朝设置为大宁都司营州诸卫,归宁王朱权管辖。靖难之役发生后,宁王跟朱棣去靖难了,大宁成了空城,成功之后朱棣为了表彰兀良哈,他索性把大宁府就赐给了该部落。兀良哈这个部落比较贼,如果是北方的鞑靼部落强大起来,他就归附鞑靼,跟明朝作对;而当明朝强大的时候,他就投降明朝。当明仁宗去世的时候兀良哈部又投降了蒙古的其他两个部落,开始跟明朝作对。

1428年,也就是明宣德三年,明宣宗朱瞻基率领万余人马出北京寻边。到了9月份,明宣宗的部队出了蓟州,到了石门驿喜峰口的时候。接到了守将的报告说,蒙古兀良哈部数万骑兵途经大宁、会州,向着宽河来了。明朝和蒙古人,可谓是狭路相逢。朱瞻基可不是后面的朱祁镇,他15岁就跟随朱棣远征漠北,他是一位文武全才。朱瞻基果断决策,以前明军出击漠北要跟蒙古人决战,但是始终找不到蒙古骑兵主力,他们现在送上门来了。朱瞻基决定轻兵简装,甩掉后勤和重装,挑选了3000骑兵直接出击,奔了宽河去了。两军在宽河展开决战,朱瞻基先是三箭射死了兀良哈骑兵的三名前锋,然后派两翼包抄,打得兀良哈部找不着北,数万人被明军少数骑兵包了饺子。宽河战役明军能够获胜,最关键的一个因素是明军配备了强大的火铳部队。当兀良哈的骑兵主力遇到了明朝的火铳部队,直接被轰得哭爹喊娘。这一仗明朝打出了国威,直接使得兀良哈部又老实了10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