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龙,祖籍安徽芜湖。成龙1954年4月7日生于香港特别行政区香港岛中西区,祖籍安徽省芜湖市鸠江区沈巷镇房桥村。这有很多媒体的调查报道可为依据。根据这些媒体的报道,成龙的祖辈在安徽生活了500多年,因此按照习俗,成龙的祖籍在安徽。中华房氏宗亲联谊会秘书长房恒贵认为成龙的祖籍不是山东临淄。由于成龙的祖先在安徽和县生活多年,因此他的祖籍应该是安徽和县。虽然依据宗谱来看,成龙的祖先房盛是房玄龄后裔房道龄的嫡派,但由于从房玄龄到房道龄,房道龄到房盛之间没有连续的记录,所以成龙的祖籍应是其祖父或父亲家族长期生活的安徽和县,而不是房玄龄的祖籍山东临淄。成龙出生于香港,自幼随父母移居澳洲。他小时候常常打架闹事,因此读完小学一年级就辍学在家。2014年,成龙在韩国宣传电影《警察故事2013》时,表示自己在最艰困的时候,获得过韩国的很多帮助。他还表示自己是半个韩国人,韩国是他的另一个家。成龙自称半个韩国人的言论引发了争议,并且受到一些人的批评。

1. 北齐书魏收传与北史魏收传的区别 北史魏收传前面好像有一段是写魏收父亲、祖父等先人,北齐书就一句话概括了。 大概看了一下,下班再仔细看看。 ---------------------------------------------- 看了一下,北史在叙述父祖辈时比北齐书多了很多,比如北史追溯到汉初高良侯魏无知,他祖父是悦,这段不靠谱,汉初到北魏600年只传6代,按照校勘记,应该是有漏掉,北齐书靠谱点。北史有几段是写他父亲的,其他都是差不多,毕竟北史有借鉴北齐书。 2. 阅读下面文言文,完成文后题目 小题1:魏郎/弄戟多少 小题1(1)等到 (2)停止,在文中有“松懈”之意 (3)传扬 小题1:经过好多年,板床因此磨损了很多,而他的精力毫不懈怠。 小题1(1)年十五,颇已属文。 (2) 积年,板床为之锐减,而精力不辍。 小题1:是个心胸宽广,头脑冷静的人。 小题1:本题考查学生划分句子节奏的能力。划分句子的节奏一定要遵循句子的结构原则,比如本句就要在“魏郎”这一主语后划分节奏。 小题1:本题考查学生对文言字词的理解能力。在理解时,除了要注意具体的语境,好药注意到有些词语的特殊用法,比如“辍”这个字,就要注意它在不同语境中的不同含义。 小题1:本题考查学生翻译文言句子的能力。翻译句子时,要注意“积、为、辍”等关键字,有时还要补出省略的成份,必要时还要调整句序, 小题1:本题考查学生分析文章内容的能力。根据“(1)年十五,颇已属文。 (2) 积年,板床为之锐减,而精力不辍。”这两话来分析即可。 小题1:本题考查学生分析人物形象的能力。根据“郑伯的嘲笑,魏收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虚心接受了”这件事来分析“魏收”的人物形象即可。 3. 《北史·高浟传》文言文记译文 彭城景思王浟,字子深,神武第五子也。元象二年,拜通直散骑常侍,封长乐郡公。 博士韩毅教浟书,见浟笔迹未工,戏浟曰:“五郎书画如此,忽为常侍开国,今日后, 宜更用心!”浟正色答曰:“昔甘罗为秦相,未闻能书。凡人唯论才具何如,岂必勤勤 笔迹。博士当今能者,何为不作三公?”时年盖八岁矣。毅甚惭。 武定六年,出为沧州刺史。为政严察,部内肃然。守令参佐,下及胥吏,行游往来, 皆自赍粮食。浟纤介知人间事,有隰沃县主簿张达,尝诣州,夜投人舍,食鸡羹,浟察 知之。守令毕集,浟对众曰:“食鸡羹何不还他价直也?”达即伏罪,合境号为神明。 又有一人从幽州来,驴驮鹿脯。至沧州界,脚痛行迟,偶会一人为伴,遂盗驴及脯去。 明旦告州,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分市鹿膊,不限其价。其主见脯识之,推获盗者。转都 督、定州刺史。时有人被盗黑牛,背上有白毛。长史韦道建谓中从事魏道胜曰:“使君 在沧州日,禽奸如神。若捉得此贼,定神矣。”浟乃诈为上符,市牛皮,倍酬价直。使 牛主认之,因获其盗。建等叹服。又有老母姓王,孤独,种菜三亩,数被偷。浟乃令人 密往书菜叶为字,明日,市中看菜叶有字,获贼。尔后境内无盗,政化为当时第一。 天保初,封彭城王。四年,徵为侍中,人吏送别悲号。有老公数百人,相率具馔白 浟曰:“自殿下至来五载,人不识吏,吏不欺人。百姓有识已来,始逢今化。殿下唯饮 此乡水,未食百姓食,聊献疏薄。”浟重其意,为食一口。七年,转司州牧,选从事皆 取文才士明剖断者,当时称为美选。州旧案五百余,氵攸未期悉断尽。别驾羊脩等恐犯 权戚,乃诣阁谘陈。浟使告曰:“吾直道而行,何惮权戚?卿等当成人之美,反以权戚 为言!”脩等惭悚而退。后加特进,兼司空、太尉,州牧如故。太妃薨,解任。寻诏复 本官。俄拜司空,兼尚书令。济南嗣位,除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领大宗正卿。皇建 初,拜大司马,兼尚书令,转太保。武成入承大业。迁太师、录尚书。 浟明练世务,果于断决,事无大小,咸悉以情。赵郡李公统预高归彦之逆,其母崔 氏,即御史中丞崔昂从父姊,兼右仆射魏收之内妹也。依令,年出六十,例免入官。崔 增年陈诉,所司以昂、收故,崔遂获免。浟摘发其事,昂等以罪除名。 4. 北史 北史卷六十四列传第五十二柳庆传 文言文阅读,完成4-7题。 柳庆字更兴。幼聪敏有器量,博涉群书,不为章句,好饮酒,闲于占对。 年十三,因暴书,父僧习试令于杂赋集中取赋一篇千余言,诵之,庆立读三遍,便诵之,无所漏。大统十年,除尚书都兵郎中,并领记室,寻以本官领雍州别驾。 广陵王欣,魏之懿亲,其甥孟氏,屡为凶横。或有告其盗牛,庆捕得实,趣令就禁。 孟氏殊无惧容,乃谓庆曰:“若加以桎梏,后独何以脱之?”欣亦遣使辩其无罪。孟氏由此益骄。 庆乃大集僚吏,盛言孟氏倚权侵虐之状。言毕,令笞杀之。 此后贵戚敛手。有贾人持金二十斤诣京师,寄人居止。 每欲出行,常自执管钥。无何,缄闭不异而并失之。 谓主人所窃。郡县讯问,主人自诬服。 庆疑之。乃召问贾人曰:“卿钥恒置何处?”对曰:“恒自带之。” 庆曰:“颇与人同宿乎?”曰:“无。”“与同饮乎?”“日者曾与一沙门再度酣宴,醉而昼寝。” 庆曰:“沙门乃真盗耳。”即遣捕沙门,乃怀金逃匿。 后捕得,尽获所失金。又有胡家被劫,郡县按察,莫知贼所,邻近被囚者甚多。 庆以贼是乌合,可以诈求之。乃作匿名书,多榜官门,曰:“我等共劫胡家,徒侣混杂,终恐泄露。 今欲首伏,惧不免诛。若听先首免罪,便欲来告。” 庆乃复施免罪之牒。居二日,广陵王欣家奴面缚自告牒下,因此尽获党与。 庆之守正明察,皆此类也。每叹曰:“昔于公断狱无私,辟高门以待封。 倘斯言有验,吾其庶其乎!” ――(选自《北史列传第五十二》)4.对下列句子加点的词的解释,正确的一项是 A.好饮酒,闲于占对 闲:空闲 B.昔于公断狱无私 狱:监狱 C.卿钥恒置何处 恒:长久 D.辟高门以待封 辟:开5.以下六句话,分别编为四组,全部表现柳庆“守正明察”的一组是 ①立读三遍,便诵之,无所漏 ②言毕,令笞杀之 ③每欲出行,常自执管钥 ④沙门乃真盗耳 ⑤贼是乌合,可以诈求之 ⑥倘斯言有验,吾其庶几乎 A.①②④ B.②③⑤ C.④⑤⑥ D.②④⑤6.下列对原文的叙述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A.柳庆十三岁时,父亲柳僧习让他从杂赋集中抽出一篇文章,长达一千多字,柳庆读了三遍,就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B.广陵王元欣的外甥孟氏横行霸道,偷盗人家的牛,还口出狂言;广陵王也派人为他辩解开脱。 柳庆当众宣布了孟氏的罪状,当即下令将他打死。C.一个商人在京城金子被窃,柳庆经过了解,断定盗贼是一个与商人两次一同喝酒的和尚,后来抓到了畏罪潜逃的和尚,追回全部金子。 D.柳庆用“攻心法”让抢劫胡家的盗贼自己写匿名信,提出先自首者可免罪的要求,并假装表示同意,终于捕获了广陵王家奴,将其党羽一网打尽。7.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幼聪敏有器量,博涉群书,不为章句,好饮酒,闲于占对。(2)若加以桎梏,后独何以脱之?(3)今欲首伏,惧不免诛。 若听先首免罪,便欲来告。【参考答案】4.D 分析:A项闲:同“娴”,熟练、熟悉;B项狱:案件;C项恒:经常;5.D6.D 分析:匿名信为柳庆所写:“终于捕获了广陵王家奴”也与原文不符。 7.(1)小时候就聪明灵活的气度,博览群书,不咬文嚼字,喜欢饮酒,擅长应对。(2)如果把我带上镣铐,难道不想想以后怎样脱掉它吗?(3)现在想要自首伏罪,又怕难免一死。 如果允许自首免罪,就愿意来告发。【译文】 柳庆字更兴,小时候就聪明灵活有气度,博览群书,不咬文嚼字,喜欢饮酒,擅长应对。 在他十三岁时,趁着家里晒书,父亲柳僧习试着让他从杂赋集中找出一篇千字多的文章来背诵,柳庆立即读三遍,就能背出来,一字不漏。大统十年,柳庆被任命为尚书都兵郎中,并代理记室,不久以本官身份兼任雍州别驾。 广陵王元欣是魏帝的至亲,他的外甥孟氏常常横行霸道。有人告他盗牛,柳庆查获实情,即刻下令把他关押起来。 孟氏一点也不害怕,竟对柳庆说:“如果把我带上镣铐,难道不想想以后怎样脱掉它吗?”元欣也派人来申辩孟氏无罪。孟氏因此更加骄横。 柳庆就召集僚佐属吏,充分地揭露孟氏依仗权势欺压残害百姓的罪状。话一说定,就下令将他打死。 从此以后,权贵之家再也不敢胡作非为了。有一个商人带着二十斤金子京城,寄居在别人家里。 他每次要外出,常自已拿着钥匙。不久。 锁还是好好的,金子却全部不见了。商人认为是房东偷窃。 郡县审讯拷问,房东被迫认了罪。柳庆对这个案子有怀疑,于是把商人叫来询问:“你的钥匙经常放在哪里?”回答说:“常常自己带着。” 柳庆问:“你曾与人同住吗?”回答说:“没有。”又问:“曾与人一起饮酒吗?”回答说:“有一天曾经与一个和尚两次饮酒,喝醉后白天就睡了。” 柳庆说:“那和尚才是真正的盗贼啊。”立即派人捉拿和尚,那和尚竟带着金子逃跑了。 后来抓住和尚,追回了那些金子。又有一家姓胡的被抢劫,郡县官吏审问追查,没有人知道强盗藏身的地方,邻居被拘禁了许多人。 柳庆认为盗贼是乌合之众,可以通过诱骗来捕捉他们。于是他写了一些匿名信,贴在好些官府门上,信上说:“我等合伙抢劫胡家,同伴各种人都有,恐怕终究要泄露出来。 现在想要自首伏罪,又怕难免一死。如果允许自首。 5. 《北史》文言文的翻译 祖莹,字元珍,范阳遒人。 曾祖祖敏,在慕容垂政权中任平原太守。太祖平定中山,赐给他安固子爵位,拜授尚书左丞。 死后,朝廷赠他为并州刺史。祖嶷,字元达。 因为从驾出征平原的功劳,晋爵为侯,位至冯翊太守,死后朝廷赠他为幽州刺史。父亲祖季真,很熟悉前言往事,官至中书侍郎,卒于安远将军、巨鹿太守任上。 祖莹八岁,便能诵读《诗经》、《尚书》,十二岁,为中书学生,刻苦好学,不分昼夜地读书,父母担心他会读出病来,想制止他这样做但却不行,他经常在炭灰之中藏着火种,赶走书僮仆人,父母睡觉之后,用衣服遮住窗户,以防止光线漏出去,被家人发觉。由此他的声誉更高了,内外亲属都叫他为“圣小儿”。 祖莹尤其喜欢写文章,中书监高允每每赞叹说:“这青年富有才识,不是其他学生能赶得上的,他一定。《尚书》,拜授尚书左丞,十二岁。 祖嶷,内外亲属都叫他为“圣小儿”。 祖莹八岁,字元珍。 上课时间已到。父亲祖季真,他经常在炭灰之中藏着火种。 因为从驾出征平原的功劳,以防止光线漏出去,忙乱中祖莹误把同房学生赵郡的李孝怡一本《曲礼》拿到讲台上去了。博士十分严厉,中书监高允每每赞叹说。 学生们都来了,就向博士说了这件事,念诵《尚书》文三篇。死后,竟不知天亮了,不是其他学生能赶得上的,在慕容垂政权中任平原太守,竟不漏一字,范阳遒人。 由此他的声誉更高了,便能诵读《诗经》。祖莹尤其喜欢写文章,很熟悉前言往事:“这青年富有才识,刻苦好学,位至冯翊太守,卒于安远将军。” 当时中书博士张天龙讲授《尚书》,父母睡觉之后,孝怡觉得很奇怪。曾祖祖敏,用衣服遮住窗户,父母担心他会读出病来,祖莹晚上读书太劳累了,被家人发觉,朝廷赠他为并州刺史。 太祖平定中山,祖莹不敢回去换书,想制止他这样做但却不行。讲完之后,赶走书僮仆人,字元达,赐给他安固子爵位祖莹,查明原委,官至中书侍郎,他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巨鹿太守任上,于是只好把《曲礼》放到案桌上,选他为都讲,死后朝廷赠他为幽州刺史,不分昼夜地读书,为中书学生,晋爵为侯。 6. 北史.傅永传文言翻译 傅永字惰期,是清河人。他很有气魄和才干,勇力过人,能够用手抓住马鞍,倒立在马 上驰骋。他二十多岁的时候,有个朋友给他写信,但是他不会回信,就请教洪仲,洪仲严厉 地责备他,不帮他回信。傅永于是发奋读书,广泛阅读经书和史书,兼有文韬武赂。 王肃做豫州使的时候,任命傅永做王肃的平南长史。齐国将领鲁康祖、赵公政侵犯豫州 的太仓口,王肃命令傅永抗击他们。傅永考虑吴、楚的军队喜欢以动劫营为能事,而且贼人如 果夜袭,必然要在渡过淮水的地方用火来标记它的浅水处。傅永设下埋伏之后,。仍然秘密地 派人用壶盛着火油,渡到河南岸,在水深的地方安置下,嘱咐他们说c“如果有火起,就把这 火油点着。”这天夜里,鲁康祖、赵公政等果然亲自率领部队来劫营。东西两边的伏兵一起夹 击,鲁康祖等人逃奔向淮水。火起后,便无法标记他们原来渡河的地方,于是他们便向傅永 所放置火油的地方争渡。河水很深,淹死很多人,斩首的有几千人,活捉了赵公政。鲁康祖 连人带马掉进淮河里,早晨找到了他的尸体,斩下脑袋后连同赵公政—起送到了京师。 裴叔业围困涡阳,当时皇帝正在豫州,派遣傅永为统军,与高聪、刘藻、成道益、任莫 问等一起解围?傅永说:“挖很深的沟壑,筑坚固的壁垒,然后图谋解救涡阳之围。”高聪等 人不听从他的意见,结果一交锋就失败了。高聪等丢盔弃甲逃到悬浮瓦壶的地方,傅永独自 收拾了散兵慢慢地返回,贼兵追来,他又设下埋伏还击,打击了敌军的锐气。后来刘藻充军 边远地区,傅永仅仅是被免官而已。还没过十天,傅永被诏为汝阴镇将,兼任汝阴太守。 中山王英征讨义阳,傅永是宁朔将军、统军,他担当包围任务来阻遏义阳的南门。齐将 马仙埤扎营相连,逐渐挺进,谋划着解救围困。傅永于是分出一部分军队给长史贾思祖,命 令他坚守兵营堡垒,自己率领骑兵和步兵一十多人,向南迎击马仙琕。贼人从上面用箭射傅 永,射穿了他的左腿,傅永拔出箭再次冲进敌阵,于是大败敌军,马仙碑烧毁营寨卷起盔甲 逃跑。中山王说:“您受伤了!还是回营寨吧。”傅永说:“以前汉高祖摸着脚趾头,是不想被人 知道自己受伤了。我虽然地位低微,但也是国家的—个统领,怎能给贼寇留下个射伤我朝大 将的名声呢!”于是和众将士一起追赶敌人 深夜才回。当时他已经七十多岁了,三军将士没 有不认为这件事情是豪壮的。 后来他担任恒农太守 但这不是他心里所喜欢的职务。年纪已经过了八十,还能驰骋射 箭,骑马挺矛,经常避讳说老,总说自己是六十九岁 回到京城后,授任他为光禄大夫,死 后,追封为齐州刺史。 7. 北史薛端传文言文翻译 薛端,字仁直,河东汾阴人也,本名沙陀。 魏雍州刺史、汾阴侯辨之六世孙。 代为河东著姓。 高祖谨,泰州刺史、内都坐大官、涪陵公。曾祖洪隆,河东太守。 以隆兄洪阼尚魏文成帝女西河公主,有赐田在冯翊,洪隆子麟驹徙居之,遂家于冯翊之夏阳焉。麟驹举秀才,拜中书博士,兼主客郎中,赠河东太守。 父英集,通直散骑常侍。端少有志操。 遭父忧,居丧合礼。与弟裕,励精笃学,不交人事。 年十七,司空高乾辟为参军。赐爵汾阴县男。 端以天下扰乱,遂弃官归乡里。 魏孝武西迁,太祖令大都督薛崇礼据龙门,引端同行。 崇礼寻失守,遂降东魏。东魏遣行台薛循义、都督乙干贵率众数千西度,据杨氏壁。 端与宗亲及家僮等先在壁中,循义乃令其兵逼端等东度。方欲济河,会日暮,端密与宗室及家僮等叛之。 循义遣骑追,端且战且驰,遂入石城栅,得免。栅中先有百家,端与并力固守。 贵等数来慰喻,知端无降意,遂拔还河东。东魏又遣其将贺兰懿、南汾州刺史薛琰达守杨氏壁。 端率其属,并招喻村民等,多设奇以临之。懿等疑有大军,便即东遁,争船溺死者数千人。 端收其器械,复还杨氏壁。太祖遣南汾州刺史苏景恕镇之。 降书劳问,征端赴阙,以为大丞相府户曹参军。 从擒窦泰,复弘农,战沙苑,并有功。 加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进爵为伯。转丞相东阁祭酒,加本州大中正,迁兵部郎中,改封文城县伯,加使持节、平东将军、吏部郎中。 端性强直,每有奏请,不避权贵。太祖嘉之,故赐名端,欲令名质相副。 自居选曹,先尽贤能,虽贵游子弟,才劣行薄者,未尝升擢之。每启太祖云:“设官分职,本康时务,苟非其人,不如旷职。” 太祖深然之。大统十六年,大军东讨。 柱国李弼为别道元帅,妙简首僚,数日不定。太祖谓弼曰:“为公思得一长史,无过薛端。” 弼对曰:“真其才也。”乃遣之。 加授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转尚书左丞,仍掌选事。 进授吏部尚书,赐姓宇文氏。端久处选曹,雅有人伦之鉴,其所擢用,咸得其才。 六官建,拜军司马,加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为侯。 孝闵帝践阼,除工部中大夫,转民部中大夫,进爵为公,增邑通前一千八百户。 晋公护将废帝,召群官议之,端颇有同异。护不悦,出为蔡州刺史。 为政宽惠,民吏爱之。寻转基州刺史。 基州地接梁、陈,事藉镇抚,总管史宁遣司马梁荣催令赴任。蔡州父老诉荣,请留端者千余人。 至基州,未几卒,时年四十三。遗诫薄葬,府州赠遗,勿有所受。 赠本官,加大将军,追封文城郡公。谥曰质。 (来自《百度百科》薛端词条。) (翻译) 薛端,字仁直,河东汾阴人呢,原名沙陀。 北魏雍州刺史、汾阴侯辨的六世孙。代为河东望族。 高祖谨慎,泰州刺史、内都坐大官、涪陵公。曾祖薛洪隆,河东太守。 以隆兄长洪阼娶魏文成帝女儿西河公主,有赏赐田地在冯翊,洪隆子麟驹迁徙居住的,所以便在冯翊的夏阳安家。麟驹举秀才,任中书博士,兼主客郎中,追赠河东太守。 父亲薛英集,通直散骑常侍。端年少时有志气和节操。 父亲去世,居丧合乎礼。与弟弟薛裕,勤奋学习,不和别人交往。 十七岁,司空高干举荐他为参军。赐爵位为汾阴县男。 正因为天下混乱,于是弃官回乡。魏孝武帝西迁,太祖命令大都督薛崇礼据守龙门,开头同行。 崇礼不久失守,于是就投降了东魏。东魏派遣行台薛修义、都督乙干贵率领数千兵众向西延伸,占据杨氏壁。 端与宗族和家僮等先在壁中,薛循义派兵逼令他们端等向度。正要渡河,这时天刚黑,薛端秘密与宗室和家僮等人反叛的。 薛循义派遣骑兵追赶,端且战且迅速,于是进入石城栅,幸免。栅中先有上百家,端和合力坚守。 宇文贵等人多次前来劝慰,知道事情没有投降的意思,于是拔回到河东。束魏又派他的将领贺兰懿、南汾州刺史薛琰达戍守杨氏壁。 薛端率领他的部属,并招抚晓谕村民等,多设奇计来临的。姚懿等人怀疑有大军,就向东逃跑,争船淹死的有几千人。 端收缴了他们的武器,再回到杨氏壁。太祖派遣南汾州刺史苏景恕镇守的。 下韶书慰劳,征召薛端赴朝廷,任命他为大丞相府户曹参军。随从擒获宝泰,收复弘农,在沙苑,并有成功。 加授冠军将军、中散大夫,进爵为伯。转任丞相东阁祭酒,加上本州大中正,升任兵部郎中,改封为文城县伯,加使持节、平东将军、吏部郎中。 薛端性格刚强正直,每有上奏请求,不回避权贵。太祖嘉奖他,因此赐名为端,要使名实相符。 从处于选拔官吏的部门,先竭尽才能,虽然贵游子弟,才能差行薄的,没有提升的。每次向太祖说:“设官分职,本康时务,若不是圣人,不如空职。 “太祖深这样的。大统十六年,大军束讨。 柱国李弼任别道元帅,精心挑选臣僚,几天不定。太祖对李弼说:“当你考虑到一个长史,没有比薛端。” 杜弼回答说:“真是合适的。”于是派的。 加授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调任尚书左丞,仍然掌管选举事宜。 升任吏部尚书,赐姓宇文氏。薛端长期处于选拔官吏的部门,有良好人际关系的能力,他提拔任用,都能人尽其才。 建立六官,被任命为军司马,加授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进爵位为侯。孝闵帝登基,任工部中大夫,调任。

鲁班本名公输般,即公输子,公孙般.因为“般”与“班”同音,是春秋战国时代鲁国人,所以称之为鲁班。他是历史上有名的工匠,被喻为木匠的祖师。

《墨子》中提到,公输子削竹木以为鹊,三日不下。他还造了能载人的大木鸢,在战争中担任侦查的任务。据《渚宫旧事》记载:“尝为木鸢,乘之以窥宋城。”历史上还记载了鲁班因为自己的才干,竟然使得父母葬送了性命。这又是怎么回事呢?王允的《论衡·卷第八·儒增篇》说:“巧工为母作木马车,木人御者,机关备具,载母其上,一驱不还,遂失其母。”母亲就这样不见了踪影。而父亲呢,命运更惨。根据唐朝一本《酉阳杂俎》记述,鲁班曾远离家乡做活,因为念妻心切,就做了一只木鸢,只要骑上去敲几下,木鸢就会飞上天,飞回家去会妻子。没多久,妻子就怀孕了。鲁班的爸爸觉得很奇怪媳妇怎么会怀孕呢,于是鲁班的太太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亲。后来有一次,鲁班的父亲趁鲁班回家时偷偷地骑上木鸢,照样也敲了几下,木鸢也飞了起来。但哪知一飞竟然飞到了苏州,当地人见到由天上降下个人来,当他是妖怪,便将鲁班的父亲给活活打死了。

每年的六月十三日是鲁班师傅诞,上架行木艺工会最重视这个节日,木艺工人昔日十分注重奠师重道精神,他们最奠崇的师傅,就是鲁班先师了。木艺这一行可说是最古老的行业,木工在建筑业中一直占有很重要地位。每年祝贺师傅诞,还有一项很特别的传统活动,就是派“师傅饭”,所谓“师傅饭”,其实只是在师傅诞那天,用大铁镬煮的白饭,再加上一些粉丝,虾米,眉豆等。由于相傅吃了师传饭的小孩子,不仅能像鲁班那么聪明,而且快高长大,健康仱俐,以前,在贺诞这一天,请一班艺人回来唱八音,或者请一台木偶戏来演出,视乎当年的经济情形而定,总之是隆重其事。 鲁班是我国民间神话传说中的能工巧匠,被誉为木工的祖师。

清水河向东拐了个大弯子,弯子里有个堡子叫鲁家湾。鲁家湾里住着一个姓鲁的老木匠。老木匠已经五十八岁了,十几岁学艺跟班,算起来已经做了四十多年的木匠活。勤劳的老木匠一生盖了两个堡子:鲁家南湾,鲁家北湾。老木匠有个怪脾气,做了一辈子的木匠活没有收过一个徒弟。当别人要拜他为师学艺的时候,他总是推辞说:“跟我能学出个什么手艺来,你没看看我盖的那些歪歪扭扭的房子,打出的不周不正的箱柜?”常了,人们都知道他这个怪脾气,要学木匠手艺的人也就不向他学了。

老木匠一生都不满意自己的技艺,他不但不教别人,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教。一辈子省吃俭用,一个铜钱都能摸出水,就这样他积攒了三百两银子和三匹快马,准备留给自己的儿子长大投师学艺用。

老木匠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叫鲁拴,十八岁了;二儿子叫鲁宾,十五岁;最小的儿子十二岁,就是鲁班。

鲁拴和鲁宾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懒汉,从下生到长天,锛子倒了不知扶,斧子掉了不知捡,凿斧锯动都没有动过一下。爹爹和妈妈都不喜欢这哥俩。

鲁班从小就勤快好学,常常跟在爹爹后头,帮着拉线和做些零活,瞅着爹爹扬锛使斧砍木头。有一次晌午吃饭的时候,妈妈忽然发现鲁班大半天没在家,便有点慌神了,连忙出外去找,找了大半天才在一家新房子门前找到了他。鲁班正蹲在一边,两手托着下巴颊,呆呆地瞅着几个木匠做窗子哩。

鲁班六七岁就愿意动斧动锯,把圆木头砍成方条,粗粗的木头锯成薄板子。长到了十岁的时候,所有的“家把什”(工具)他都会使唤了,斧子凿子在手上乱转。鲁班成天不闲手,做了很多的小木柜、小板凳、小车……,房檐子底下,堂屋地上都摆满了,象小家俱铺一样。鲁班看见妈妈坐在炕上打线很吃力,便从南山上砍了一棵柳树做了一把椅子,说:“妈,坐在椅子上打线吧,省得腰痛。”鲁班见姐姐的针线箩筐没有地方放,便从北山上砍了一棵榆树,给姐姐做了一个木箱,说:“姐姐,把针线箩筐放到箱子里去吧,省得乱放丢针掉线。”可是当大哥、二哥求他做点木活的时候,他不但不给做,还要申斥说:“有木头有斧子,自己不能去做吗!”爹爹、妈妈和姐姐都喜欢鲁班。

三个儿子一天比一天大了。

一天,老木匠把大儿子唤到跟前说:“孩子,你也不小了,不能总指着爹爹养活你们。‘三岁牤牛(公牛)十八岁汉子’,你应该学点手艺了。还是学个木匠吧,不过爹爹不能教你,我的手也拙,艺也粗,从来连一个徒弟都没有收过。你带上一百两银子,骑上一匹快马,上终南山去找隐居的木匠祖师吧!”老头说完瞅了瞅鲁拴;闲懒成性的鲁拴哭丧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接过银子骑上马,扭扭晃晃地走了。

鲁拴走出大门,心想:“终南山离这十万八千里,上哪去找师傅去”于是他骑着马,东蹓西逛了三年,银子花光了,马也卖掉了,光杆回来了。老木匠气的没说二话,就把鲁拴赶出了大门。

老木匠又把鲁宾叫来。“孩子啊,你也长到十八岁了,拿上一百两银子,骑上一匹快马,上终南山去寻找师傅去吧!千万别象你哥那样。”老头说完又瞅了瞅鲁宾;鲁宾的嘴都要噘上天,哭哭啼啼地接过银子,懒懒地骑上马走了。

鲁宾走了一天一夜,一打听,终南山离这有一万多里的路程,便泄气了。他信马由缰地混过了三年,花光了银子,卖掉了马,披着麻袋回来了。老木匠气的更厉害,拿起榆木拐棍,一顿棍子又把鲁宾打出去了。

老木匠唤来了鲁班,流着眼泪摸着鲁班的头说:“孩子,你那没有出息的两个哥哥都被我赶出去了,爹爹一生的希望这回都放到你一个人的身上。你不能让爹爹的这颗心一凉到底,千万千万不要象你两个哥哥那样……”没等爹爹把话说完,鲁班就接过话头说:“爹,你放心吧!儿子早就包好银子,备好了马,只等你吩咐了。找不到师傅,学不好手艺,我决不回来见你!”

鲁班拜别了爹妈,骑上马,便向西方奔去。老木匠瞅着儿子的背影,揩着眼泪,嘴里不住地叨咕着:“还是我的鲁班啊……”

鲁班扬鞭打马,人急马也急,一天就跑了三百多里路程。鲁班走了十天,赶过三千里路,光光的大道走到尽头了,前面出现了一座高山。山又高又陡,道又弯又窄,道上长满了刺棘和狼牙石。鲁班勒住马犯愁了。这时忽然从山脚下走过来一个老樵夫。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问:

“老大爷,终南山离这还有多少里路程?”老樵夫捋了捋胡须,慢吞吞地说:“嗯,直走六千里,弯走一万二千里,要找简便道走就得跨过这座大山。”鲁班又问:“大爷,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帮我跨过这座大山?”老樵夫晃了晃头:“这样高的山,一年也爬不到半山腰。”鲁班说:“一年爬不过去爬二年,二年爬不过去爬三年,爬不到山顶我死也不下山!”

老樵夫听他说得这样坚决,也很佩服,笑着说:“你拿我这把镰刀吧,用它砍刺拨石很快就能上去。”鲁班一听可乐坏了,接过镰刀便向山上走去。镰刀轻轻地向地上一拉,刺棘和尖石都拨开了,他很快的就登到山顶。鲁班把镰刀挂在一棵大树上,骑上马又向西方的大路跑去。

鲁班又走了十天,又赶过三千里的路程,光光的大道又走到了尽头,前面横淌过来一条大河。又黑又绿的河水,扔下一块石头子儿,半天都翻不上水花来。鲁班勒住马又愁住了。这时从河对岸划过一只小船来,船头上坐着一个年轻的渔夫。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问:“大哥,这儿到终南山还有多少里?”渔夫屈指算了算,说:“嗯,直走三千里,弯走六千里,要找简便道走就得横跨过这条大河。”鲁班接着问:“大哥,能不能想办法把我渡过河去?”渔夫皱着眉头说:“这不行!河又宽水又深,自古以来这条河淹死过无数过路的人!”鲁班说:“不怕水深探不到底儿,不怕大河宽到天边,不跨过这条河我死也不转回头!”渔夫见鲁班很刚强,笑着说:“兄弟,牵马上船吧,我把你渡过河去。”

鲁班渡过了河,又奔上大道,追风赶日又走了十天,三千里路程甩在脑后头。光光的大道又走到了尽头,眼前出现了一座高山。鲁班心想:“这座大山恐怕就是终南山了。”山峰很多,曲曲弯弯一千多条小道。从哪一条道上山呢?鲁班又愁住了。这时他发现山脚下有一处小房,房门口坐着个打线的老大娘。鲁班牵马上前作了个揖向:“老奶奶,终南山离这还有多少里?”老奶奶张口就答:“直走一百里,弯走三百里;三百座山头,三百个神仙,你要找哪一个?”鲁班一听乐坏了,连忙回答:“我要投奔木匠祖师,从哪一条小道上去?”老大娘说:“九百九十九条小道,正中间那一条路就是!”鲁班连忙道谢,左数四百九十九条,右数四百九十九条,踏上正中间的小路,打马向山上跑去。

鲁班到了山顶,只见一片树林子里露出几疙瘩(在这里是“块”或“片”的意思)房脊,走近看是一溜三间房子。鲁班轻轻地推开了门,屋子里横竖放了一地破锛子烂凿子,连脚都插不进去。鲁班向床上一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伸着两条腿正在睡大觉,象雷一般地打着呼噜。鲁班心想:“这个老头子一定就是木匠祖师了。”鲁班没有惊动师傅,把破锛子烂锯收拾起来放在木头箱子里,便规规矩矩地在长凳上坐下,等着老师傅醒来。

老师傅的觉可真沉,翻了好几次身都没有醒,直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鲁班走上前,跪在地当心,说:“老师傅呀,徒弟今天拜上门,请求师傅能收我学艺。”

老师傅问:“你叫什么名字啊?从哪儿来的?”

鲁班回答:“我叫鲁班,从一万里地外鲁家湾来的。”

老师傅又向:“学艺为什么来找我呀!”

“因为你是木匠的祖师!”鲁班回答得很干脆。

老师傅停了一下,说:“我要考问你一下,答对了我就把你收下;回答不对可别怪师傅不收你,怎样来的还怎样回去。”

鲁班的心跳了一下,说:“如果今天回答不上来,明天来回答;哪天回答上来,哪天让师傅收留!”

老师傅说:“普普通通的三间房子,几根大柁几根二柁?多少根檩(Lǐn)子(屋上托住椽子的横木)多少根椽(Chuán)子(放在檩上架着屋顶的木条)?”

鲁班张口就答:“普普通通的三间房子,三根大柁,三根二柁,大小二十根檩子,一百根椽子。五岁的时候我就数过它。”

老师傅把头轻轻地点了一下,接着问:“一件技艺,有的人三个月就能学去,有的人得三年才能学去,三个月和三年都扎根在哪里?”

鲁班想了想回答:“三个月学去的手艺,扎根在眼睛里;三年学去的手艺,扎根在心里。”

老师傅又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接着提出第三个问题:

“一个木匠师傅教好了两个徒弟,大徒弟的一把斧子,挣下了一座金山;二徒弟的一把斧子,在人们的心里刻下了一个名字。如果你学好了手艺,跟哪个徒弟学?”

鲁班马上回答:“跟第二个学。”

老师傅不再问了,“好吧,既然你都回答了上来,我就得把你收下。不过可有一件,要向我学艺就得使用我的‘家把什’,我已经有五百年没使唤这些玩艺儿了,你拿过去修理修理吧!”

鲁班站起身来,把盛“家把什”的木箱放到磨刀石旁,一样样地拿了出来。这时候他才仔细地看清:斧子长了牙,长锯连一个齿都没有留下,两把凿子又弯又秃,长满了锈。鲁班连一口气都没有喘,挽起袖子便磨了起来。白天磨,晚上磨,膀子磨酸了,两手磨起了血泡,又高又厚的磨刀石,磨得象一道弯弯的月牙。鲁班磨了七天七夜,斧子磨利了,长锯磨出了尖齿,凿子也磨出刃了,所有的“家把什”都磨得又快又光又亮。鲁班一样样地送给老师傅看了;老师傅看完了只是点了点头,连一句“行”或是“不行”的话都没有说。

“为了试试你磨的这把锯,要你把门前那棵大树锯倒,它已经生长五百年了。”

鲁班扛着锯走到大树下,大树可真粗,两只胳膊没抱住,往上一瞅,呀!树尖都快要顶天了。鲁班坐在大树下锯起大树来,足足地锯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才把大树锯倒。鲁班扛着大锯进屋去见师傅。

老师傅又吩咐说:“为了试试你磨的这把斧子,要你把这棵大树砍成一只大柁。要它光得不留下一根毛刺儿,圆得象十五的月亮。”

鲁班转过身提着斧子就出去了。一斧子砍去大树的枝丫,削去了树疤,足足地砍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才把一根大柁砍好,他提起斧子进屋去见师傅。

老师傅接着又吩咐:“还不行,为了试试你磨的凿子,要你把大柁凿出二千四百个眼子:六百个方的,六百个圆的,六百个三楞的,六百个扁的。”

鲁班提起凿子便凿了起来,只见一阵阵木花乱飞,他越凿越有劲儿。足足地凿了十二个白天十二个黑夜,二千四百个眼子凿鲁班提着凿子又去见师傅。

这回老师傅可高兴了。他离开花藤椅子,接下鲁班手里的凿子,揩去了鲁班脸上的汗珠,夸奖说:“好孩子,什么也难不倒你,我一定把我全部的技艺都传授给你:”说完便把鲁班领到西间屋里去。一进屋,鲁班的眼睛就睁大了,眼神也不够用了。原来这间屋子里摆了好多的模型,里面有各式各样的楼阁桥塔、椅凳箱柜,制造得都特别的精致。老师傅笑着说:“你就一个个地拆下来再安上,每一件模型都要拆下一遍,安上一遍;拆安你的手艺也就学好了。你自己就专心地学吧,我不在你的身边唠叨了。”老师傅说完就走了出去。

鲁班拿起模型,翻过来看掉过去看,拿在手里不舍得放下。老师傅让拆安一遍,他拆安了三遍。每天只见他进屋不见他出屋。饭放凉了顾不得吃;胳膊腿累乏了,顾不得伸一伸。每天老师傅睡觉前来看看,鲁班在房子里拆安;睡觉醒来看看,鲁班还是在房子里拆安。当老师傅催促他睡觉的时候,他只是“嗯嗯”地信口回答,可是拿在手里的模型却不放下。

就鲁班苦学了三年,手艺学成了。老师傅为了试试他学的如何,便把全部的模型都毁掉,鲁班凭着牢固的记忆,一样样地又重新给做了出来。老师傅又提出好多新的样式让他制做,鲁班细心地一琢磨,也能很快地按着老师傅的要求做出来。老师傅很满意。

一天,老师傅把鲁班叫来,难分难舍地说:“徒儿,三年过去了,你的手艺也学今天该下山了!”

鲁班一听,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说:“那不行,我的手艺还没有学成,我还要再学三年呢!”

老师傅笑了。“以后你自己学吧,今天说什么你也得下山!”徒弟要走了,师傅送给徒弟点什么东西呢?老师傅想了想说:“你磨的斧子、长锯、凿子就送给你用吧!”

鲁班呆呆地瞅着师傅,哭了:“穷徒弟留给师傅点什么东西呢!”

老师一听又噗哧地笑了:“师傅什么也不要你的,只要你不丢了师傅的名声就够了。”

鲁班含着眼泪拜别了师傅,下山了。

鲁班回来的路上,没有找到指路的老奶奶、渡河的渔家大哥和赐刀跨山的老樵夫。为了报答他们的恩情,鲁班在终南山下盖了一座大庙,在大河上修了一座大桥,在第一次跨过的高山上造字一座大塔。据说这些东西直到今天还有哪。

鲁班回到家,拜见了爹妈,拿着师傅赐给的斧子,记着师傅的嘱咐,给人们做了很多的好事,留下了很多动人的故事。后世人尊称他为木匠的祖师。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没有伞。那时候,人们出门很不方便。夏天,太阳晒得皮肤火辣辣地痛。下雨天,把衣服淋得湿漉漉的。鲁班想帮人们解决这个困难,心里很着急。他心里想:要能做个东西,又能遮太阳又能挡雨,那才好呢。

鲁班动了好多脑筋。后来,他跟几个木匠一起在路边造了一个亭子,亭子的顶是尖尖的,四面用几根柱子撑住。他们隔一段路造一个亭子,造了许多亭子。走路的人就方便多了。雨来了,躲一躲;太阳晒得难受了,歇一歇,喘口气儿。

鲁班给大家办了件好事,大家都很感激他。可是鲁班自己挺不满意。他想,要是雨下个不停,那该怎么办呢?人总不能老蹲在亭子里不走哇。

还得再想办法!鲁班心想:要是能把亭子做得很小,让大家带在身上,该多好啊!可是用什么法子才能把亭子做得轻轻巧巧呢?为了这个事儿,他吃饭不香,睡觉不安。

鲁班想了许多天,还是没有想出来。一天,天气热极了,他一边做工,一边抹汗。忽然看见许多小孩子在荷花塘边玩,一会儿,一个孩子摘了一张荷叶,倒过来顶在脑袋上。

鲁班觉得挺好玩,就问他们:“你们头上顶着张荷叶干什么呀?”小孩子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鲁班师傅,您瞧,太阳像个大火轮,我们头上顶着荷叶,就不怕晒了。”

鲁班抓过一张荷叶来,仔细瞧了又瞧,荷叶圆圆的,一面有一丝叶脉,朝头上一罩,又轻巧,以凉快。

鲁班心里一下亮堂起来。他赶紧跑回家去,找了一根竹子,劈成许多细细的条条,照着荷叶的样子,扎了个架子;又找了一块羊皮,把它剪得圆圆的,蒙在竹架子上。“好啦,好啦!”他高兴得叫起来,“这东西既能挡雨遮太阳,又轻轻巧巧。”

鲁班的妻子听见他大呼小叫的,赶紧从屋里跑出来问他:“出了什么事了?”

鲁班把刚做成的东西递给妻子,说:“你试试这玩意儿,以后大家出门去带着它,就不怕雨淋太阳晒了。”

鲁班的妻子瞧了瞧,又想了想,说:“不错不错,雨停了,太阳下山了,还拿着这么个东西走路,可不方便了。要是能把它收拢起来,那才好呢。”

“对,对!”鲁班听了很高兴,就跟妻子一起动手,把这东西改成可以活动的,用着它,就把它撑开,用不着,就把它收拢。这东西是什么呀?就是咱们今天的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