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时期,中央出现了外戚专权与宦官专政的局面,地方上豪强地主势力则恶性膨胀。黄巾起义之后,东汉政权名存实亡,地方豪强则群雄并起。东汉末年,一时间出现了十几股军阀势力。天下大乱之后,所有人看到了夺取天下的希望。东汉末年的所有诸侯都希望自己能够在群雄中获得一席之地,甚至由自己再一次统一天下。

所以我们才会看到东汉末年的军阀相互攻伐的局面,最终曹操、孙权和刘备三支势力笑到了最后。三支势力最终都开元建国,曹操之子曹丕建立魏国,刘备建立汉国,孙权建立吴国。曹丕和孙权开元称帝没有任何问题,刘备看来他们本来就是“乱臣贼子”。刘备一直自诩为汉室后裔,那么为什么他不拥立汉献帝,而是自己登基称帝呢?天下大乱之后,各个诸侯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各个诸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也都有一套自己的施政纲领和对外口号。袁绍和袁术都打出了旗帜是“四世三公”,依靠遍天下的门生故吏打天下。曹操打出了“天子”旗帜,实行挟天子以令诸侯。孙权则打出继承“父兄基业”的旗帜,笼络人心。刘姓诸侯则打出“兴复汉室”的旗帜。

当时的刘姓诸侯非常多,如幽州的刘虞、兖州的刘岱、荆州的刘表、益州的刘璋、流浪的刘备都是号称是汉室皇族后裔。所有刘氏宗亲诸侯,刘备的野心最强大,他称帝欲望也最大。但是相比较来说,刘备的政治资本却最少。刘备不仅比不上其他刘氏宗亲,也比上其他诸侯。刘备唯一能够利用的就是他姓“刘”,所以刘备打出的口号便是“兴复汉室”。刘备抓住“兴复汉室”这个大旗之后,可以最大限度获取政治资源。刘备正是抓住了“兴复汉室”这个大旗,所以才最大限度上吸纳了各种各样的人才,刘备也利用这根大旗获取了相当一部分老百姓的支持。东汉虽然已经衰落,但是仍有相当一部分老百姓心存汉室,希望大汉可以再一次复兴。刘备正式看中了这一点,所以依然决然地举起了“兴复汉室”这个大旗。不可否认是刘备确实想兴复汉室,可是刘备是想效仿刘秀建立一个全新大汉,而不是把已经没落的皇帝重新捧上权力之巅。从刘备个人角度来看,天下大乱之后未必是一件坏事。如果天下不大乱的话,刘备一辈子都有可能只是一个织席贩履之徒。

天下大乱之后,刘备反而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刘备甚至有可能通过自己的努力重新建立一个更加强大的汉朝。当时的东汉虽然没有灭亡,但是实际上只剩下一个空壳子,汉朝只剩下一面旗帜。刘备正好抓住了这面这面旗帜。至于已经没有任何权力的汉献帝,刘备对他的态度,与曹操对待他的态度大致一样。即使刘备掌握了汉献帝,他也不可能让汉献帝掌握实权。随着刘备实力的增加,刘备的野心也逐渐变大。刘备请出诸葛亮之后,“兴复汉室”的事业逐渐走上了正轨。刘备在诸葛亮的辅佐下,先占领了大半个荆州,又占领了益州,最后跟曹操争夺汉中。打败曹操占领汉中之后,刘备野心终于有了实力支撑。刘备占领汉中之后,看到了自己重走刘邦之路的希望,便在汉中自称为汉中王。

根据汉朝的基本封王制度,刘备只符合称王的先决要求:刘氏。刘氏宗室若想封王,最起码也要有汉朝皇帝的册封。刘备自称为汉中王实际上已经有违汉朝祖制,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成“僭越”。刘备之所以敢“僭越”,因为他认为自己已经具备成就帝业的实力。这时候刘备便有了和汉献帝的汉朝决裂的想法。这时候“兴复汉室”的大旗既可以帮助刘备吸纳更多人才,招揽更多民心,也成为刘备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刘备以“兴复汉室”为口号,若想称帝就一定要顾忌那个傀儡的汉献帝。只要有汉献帝在,刘备就不可能称帝,他也不敢称帝。

刘备如果称帝的话,他就会成为大汉的罪人,“兴复汉室”这面大旗也就随之倒塌。正当刘备苦恼之际,曹丕给刘备带来了好消息。公元220年,曹丕废黜汉献帝,建立曹魏政权。刘秀建立的东汉政权就此灭亡。东汉政权灭亡之后,刘备正好可以开元称帝,建立属于自己的大汉政权。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重建大汉政权。刘备所在的政权在历史上称为“蜀汉”、“季汉”、“炎汉”。曹丕代汉自立之后,大汉已经灭亡。虽然还有不少人人心向汉,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了寄托思绪的载体。如果天下已经没有“汉”,时间一长这些人有可能由思汉转为向魏,天下人就会认为魏国才是正统。为了笼络这一群人的人心,刘备需要及时举起汉室这面大旗,让天下人知道大汉并没有灭亡。刘备建立蜀汉之后,又提出了“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的政治口号。后来这个口号也成为蜀汉政权北伐的理论依据。中国古代王朝建立特别讲究政权的合法性,曹丕决定废汉自立的时候也需要解决曹魏政权合法性问题。为了解决曹魏政权合法性,曹丕和智囊团想到了先古时期政权转移的禅让制度。尧舜禹时期,政权转移通过禅让的方式,新建立的政权也都合理合法。曹丕逼迫汉献帝以禅让的方式取得政权,完成了从汉朝向曹魏的过渡。曹丕通过这样的方式成功地解决了政权合法性问题。后世不少王朝也通过这样的方式解决政权合法性问题。比如西晋代替曹魏,宋、齐、梁、陈的传承,都是通过禅让的方式。

但是在刘备看来,曹丕代汉和王莽篡汉的行为一样,都是大逆不道的篡逆行为。如果刘备不以汉朝皇室后裔的身份重建大汉的话,就等于刘氏宗亲全部都默认了曹魏代汉。刘备在成都称帝,重建大汉,等于告诉天下人曹丕的行为并不合法,告诉天下人曹丕的行为属于篡逆。正是由于刘备及时在成都重建大汉,所以曹魏政权的合法性才会大打折扣。后世历朝历代关于曹魏和蜀汉哪一个政权为正统的讨论一直没有停过。比如《三国志》以曹魏为正统,《三国演义》则拥刘反曹以蜀汉为正统。当时的交通通讯并不发达,从许昌、洛阳传递消息到成都既漫长又有可能出现错误。当时刘备在成都确实得到了曹丕代汉自立的消息。但是刘备也得到了汉献帝被杀害的错误消息。所以刘备才会在成都公开祭奠汉献帝,并且追谥汉献帝为“孝愍皇帝”。

此后蜀汉的文武官员才正式拥戴刘备称帝。那么刘备有没有可能故意为之呢?绝无可能!陈寿虽是蜀汉人,在写《三国志》的时候却以曹魏为正宗。此外陈寿的父亲被诸葛亮惩治过,他对蜀汉政权并没有特殊感情。他没有必要为刘备隐晦什么。刘备在“得知”汉献帝已经被害的情况下,举起“大汉”旗帜合情合理。刘备做为一代枭雄,确实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重建昔日大汉的声威。不过刘备想建立的是属于自己的大汉,自己当“祖”;而不是为东汉王朝续命,并不想当“宗”。

刘备能拜在天下名士卢植的门下学习,主要是因为刘备的同宗叔父刘元起的帮助,李元起在刘备父亲去世不久,接济了刘备母子,并且还让刘备跟着自己的儿子一块学子,后来更是让刘备和自己的儿子一块和卢植学习。刘备出身于汉朝的宗室,属于刘胜的后代,只是后面家道中落了,使得刘备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因此生活很艰苦,为了生活和母亲靠织席贩履来维持经济来源。虽然他的祖父以及父亲去世了,但是身为宗室,他们留下的人脉依然还存在。刘备小时候经常和同宗的子弟们一起玩耍,因为待人处事很好,被同宗的长辈看中。当时他的同宗叔父刘元起就很喜欢刘备,感觉刘备很有前途,因此经常资助刘备,并且还让刘备和自己的刘德然一块学习,因为刘元起的资助,刘备不需要再担心经济问题,可以安心学习,刘备的目前也让刘备出去学习,去外面寻找名师,后来刘备就和刘元起的儿子刘德然一起拜入了卢植的门下。这中间肯定少不了刘元起的帮助,等于是刘备进入卢植门下的敲门砖。卢植和刘备都是涿郡涿县人,使得卢植对刘备心生好感,但是整个过程也离不开刘备自己的努力,刘备自己本身的能力就很强,在年轻的时候,喜欢结交英雄豪杰以及善待下人。刘备自己的社交能力也很强,可以说是孩子头。而身为儒家卢植,一直便有有教无类的传统,卢植看中的并不会刘备的家财以及出身,主要这看中了刘备的资质还有美好的品德。

在三国时期我最为熟悉的人物莫过于刘备了,之所以熟知他还有益于当时高中学的一篇叫做《出师表》的文章。这篇文章介绍了刘备三顾茅庐以及打下江山的过程。其中有一句介绍了刘备是汉室宗亲,这究竟是何原因。我喜欢刘备是因为他明辨是非曲直,能够合理的使用人才。但是对于他是不是汉室宗亲?他和汉献帝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得而知,直到有一天我了解了相关的文献。我才明白了这其中的奥妙,下面就让我来给大家解惑吧。

史料记载刘备是汉景帝刘胜之后,但大家都知道刘胜是西汉人,刘备是东汉人。把两者扯在一起未免勉强,那么是史料记录错了吗?其实不然之所以说刘备是刘胜之后是因为汉献帝是汉光武帝的孙子,而刘胜是汉景帝的儿子。刘备和汉献帝共同的祖先都为汉景帝。这就是刘备是汉室宗亲的原因。

从刘备的出生地来看,我们也可以说明他是汉室宗亲的原因。刘胜的私生活可以算是一个十分糜烂的人,他的儿子有几百个。这就会存在分地的问题,但是汉武帝刘彻为了加强皇权使中央集权的力度更大,就要选择去削藩。但是无缘无故的削藩定会引起大家的不满,这时刚刚好到了祭祖的时间。在古时候人们对于祭祖是十分看重的不允许出现任何的差错。然而祭祖的酬金确出现了以好充次的现象,这让汉武帝勃然大怒于是开始削藩。而刘备的祖先也在这场削藩中变为平民。

为什么刘备需要如此的证明自己是皇室血脉,原因究竟是什么。首先在当时那个时代人们讲究名正言顺,如果证明了自己是汉室宗亲这在一定程度上会为自己的登基有一个好的噱头。二来,刘备是从平民起家。他需要一个理由是自己可以夺得皇位,也为了使旁人信服,不看轻自己。

这样一来你就说了,从本质上来说刘备根本不是汉室宗亲。的确是刘备和汉献帝本身没有直接的联系。只是一代一代传下来,没有至亲的血缘关系,只能算一个旁支。但是你又不能说人家不是刘家的人,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刘字。即使这样你也不能不承认刘备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当上皇帝的,而不是那个汉室宗亲的称呼。那个称呼只是锦上添花也不是雪中送炭。

在很多时候我们打着一些称号,来达到我们想要得到的效果。就是我们前一段时间说的我爸是李刚一样,但是你是否对的起这些称号。大家都说这是一个拼爹,拼颜值的时代。有时候这些东西的确会给你带了很多的快捷,但是他们真的可以帮助你一路顺风的走下去吗?我一直觉得自己有实力比任何表面的东西更加的值得人们骄傲。就如那句话所说别人都爱你的外貌,而我爱你的灵魂。内在往往比外在更加经得起时间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