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大千酒业开展私属定制业务以来,为各大知名企业集团、宗亲会等团体或组织提供优质的酱香酒定制服务。随着由醉大千酒业为远方集团定制的500件15年的优质酱香酒完成,接下来将为李、赵、王、陈等宗亲会提供本年宗亲酒定制服务。根据各大宗亲会的提议,并帮助弘扬各个宗亲的家风传承和天下宗亲一家亲的理念,醉大千酒业同意将宗亲定制酒以各大宗亲会部分赞助方式进行市场补贴销售(6瓶以内,超过6瓶以定制价销售)。醉大千酒业一直致力于做“民酒”,本次各大宗亲会的提议很快得到醉大千酒业的认可。随着年关将至,在家庭聚会中喝着宗亲酒,意义是非同凡响的,对于醉大千进行“民酒”推广工作,也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在此代各位宗亲感谢长期合作的李老、张老等企业家前辈的无私赞助。为将定制酱香酒与醉大千现有酱香酒产品系列区分,定制酒将采用“正粹”品牌。正粹取义“正源纯粮、国之精粹”含义,是醉大千酒业高端定制品牌,也是醉大千酒业酒质的象征。

楼下的 别乱说行吗 说白了 他就是个卖艺的前田庆次(まえだ けいじ,Maeda Keiji,1533-1612,一说1545-1625)幼名宗兵卫,本名利益(利太、利大、利贞),通称庆次、庆次郎。泷川益重之庶男(也有一益之子说)。幼年过继予前田利久为养子,前田利家的侄子。日本战国中后期的名将,号称“战国第一倾奇者”、“无双之歌舞伎者”。永禄三年(1560)利昌死,利久继为城主,但因为利久体弱多病,无力出战,相反利家战功卓著,于桶狭间之战作战勇猛,为信长所赞赏,这令作为当家的利久带来无比压力。漫画人物形象照(13张)  永禄十年(1567年),织田信长命令前田利久让出家督之位给前田利家,并在命令书上写道:“前田家中有异行者(庆次),对继家督来说是无所用,又左卫门(利家)常在我身边为近习而仕织田家,而且立功无数,家督之位由又左卫门继承,正符合正理!”无奈之下,利久带庆次离开,并让位予利家,(据说当时传闻是利家向信长进谗,以得督位),信长以二千贯(六千石)让其生活。而后,利久与庆次四处流浪。据说曾投靠了泷川一益,但最后还是继续流浪。   根据>的记载,庆次于(1567年-1582年)期间到了京都与关白一条兼冬及右大臣西园寺公朝的屋敷活动,学习文学、音乐,又听学大纳言三条公光讲解源氏物语及伊势物语、向名茶道家千利休学者茶道,更学懂乱舞、猿乐、笛吹、太鼓的舞技,且向连歌第一大师绍巴学习连歌、俳句、和歌等艺文。庆次于当时又同时向伊势松阪城主古田重然学习骑马弓箭之术,自命文武相全、十八般武艺皆通。   前田庆次一生居无定所,京都反倒是他到过最多的地方。当时的日本,天皇下是幕府将军(足利氏),其下是各地大名(诸侯),幕府朝廷有自己的官员,多为世袭贵族名流,饱学之士。各地大名都有 前田庆次自己的家臣,或为智慧杰出之辈,或为勇冠三军之将。当时的京都,虽然政治中心的地位为各地大名所削弱,但文化和学术中心的地位日本无出其二。上面这段提到的“关白”,乃是天皇以下最高的职位,多为世袭制。一条这个姓也是贵族姓氏,非一般人所能用。一条家自己的属地在四国地区,后来一条家没再出什么能人,终于为长宗我部家所灭,这是后话。西园寺家和一条家类似,甚至自家属地都很接近,被灭的原因也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西园寺家的人多为才子。想来,庆次很多出众的艺术才能都是受西园寺的教诲。三条公光对前田庆次的影响也是一生的,以至庆次晚年曾教他人源氏物语等,可见是明师高徒。千利休是有名的茶人,日本历史上著名的疯僧一休传下的茶具便是由千利休保存。后来知名的战国茶道高手“利休七哲”均是千利休的门生。千利休对日本茶道和艺术的影响非常深远,他让茶道彻底摆脱了纯粹器物的层面而上升为个人的一种精神修养。而他对于艺术的影响,有一则小故事可以说明。丰臣秀吉统一日本之后,曾到千利休处,问及何谓美。时值隆冬飞雪,千利休没有直接应答,而是折下园中梅花树的一枝树枝,树枝的三个分岔上恰好开着三朵梅花。千利休拿着这树枝放入一个普通的半高竹筒内,摆放在屋内人都可看到的园中地上。然后他回到屋内,请丰臣秀吉一边品茶,一边看那竹筒和梅枝。当时屋外一片雪景,唯独这绽放的梅花和青色的竹筒与众不同。这份意境不难想象。丰臣秀吉看后叹为观止。可惜,丰臣秀吉最终处死了千利休。据说千利休赴死时神情若定,从容依旧,令人肃然。教庆次弓马的古田重然便是“利休七哲”之一,是战国时有名的文武全才。不过政治手腕不高。可见,前田庆次的这些老师都是名噪一时的风云人物。漫画人物形象照(二)(20张)   basara前田庆次有两件宝物,一是宝枪朱枪。二是宝马松风。松风原是一匹无人能驯服的母马,直到前田庆次见到这匹马后,以友爱之情与之。所以日本历史上,说人和马平等交朋友的,前田庆次可谓空前绝后。而前田庆次在两军阵前和歌、跳舞、甚至脱裤子的事迹传说更是屡见不鲜。   天正十年(1582年),织田信长命丧本能寺,其后,羽柴秀吉打败明智光秀,又于贱岳之战打败柴田胜家,掌握织田势,前田利家倒向秀吉,得到极大的信任。同时利久、庆次回到能登,利家以七千石之地给予二人,利久分予庆次其中五千石。同年,利家封庆次为阿娓城主。   天正十二年(1584年),佐佐成政攻打末森城,守将奥村永福以寡兵死守半年,利家命庆次前往救援,庆次到达后,立即与成政激战,并且成功击倒成政,正当众人期望成政之死时,向来我行我素的庆次因敬重成政而放其离开,这使利家非常愤怒。但翌年的阿娓之战立下战功,受到利家的赏赐。   天正十八年(1590年),庆次随利家出战北条氏,战后协助利家为陆奥地方的检田使。   天正十九年(1591年),利久病死,庆次决定出走,利家得知后大为愤怒,并扬言必将其杀之!这时的庆次再入京都,于各大名及贵族的屋敷间出入,同时在京都遇上了一生中的至友直江兼续,两人一见如故,不时往来。编辑本段晚年时期庆长三年(1598年),直江兼续极力推荐庆次予上杉景胜,据>记载,当时的庆次自称 名为“榖藏院忽之斋”,有趣的是当时为盛夏,庆次却穿著厚衣,据说当时景胜见到后,惊言:“此果为倾奇者也!”。景胜最後以一千石为俸召用庆次,但庆次回应道:「石录高低,吾不问,只要可自由地为阁下服务便可」景胜是有毘沙天门越后军神之称的上杉谦信的养子。直江兼续是日本战国历史上两大著名陪臣之一,智勇双全,而且是出名的美男子。直江为人磊落,个性非凡,自然和前田庆次惺惺相惜。   庆长五年(1600年),德川家康向上杉用兵,派大军直指会津,但由于石田三成于畿内起兵,九月十五日,家康引兵到关原与西军决战,而上杉则向最上义光用兵以扩大版图。但却被伊达、最上联军打败并且追击,庆次担任殿后军以换取撤退时间,并与直江兼续八百人共战最上联军,使向来号称于羽州纵横无忌的最上军损失惨重,几次斗争后,最上撤离,庆次等成功的阻止进攻。庆次便自称「天下第一将」、「枪法第一」。这段故事其实最精彩。当时的战况已经到了直江兼续准备切腹自杀的地步了,这时候前田庆次一生中最传奇的战斗场面出现了,他深夜亲自共十七骑十七人闯最上家的联营本阵,最上家当时的家督是陆奥第一智将最上义光。前田庆次此次闯营,直扑最上义光本阵,几乎冲杀最上义光本人,逼得最上和伊达联军连夜退兵。而前田庆次十七骑十七人毫发无伤。(注:根据著名小说《花之庆次》以及最上义光自述所描述,当时庆次仅率领7人共8人会战,其中有前田庆次,朱枪五人众,庆次随从二人共八人。)   关原之战后,上杉降伏,由一百二十万石减为米泽三十万石,据说当时庆次有份与景胜、直江上京,并得到家康的接见。当时更有很多大名向庆次招手,但都一一被拒,由于领地大减,上杉家无力出高俸,仅以五百石俸给聘用庆次。   庆长六年,到达米泽,并在途中写成描写民风民俗的「前田庆次道中日记」,这是对当时的风俗的研究非常有用的史料。   其后,庆次于堂森山东北的无苦庵居住,终日看花赏月,与近邻住民相处融洽,不时参加宴会祭典。其间作成「无庵记」,记末庆次写道「当生活时生活,当要死时当点缀,不为烦恼动一眉,不为俗事怨一言。」   1612年 一代战国倾奇者于米泽病逝,葬于堂森善光寺。保留甲胄、朱枪及和歌五首,收录于“龟冈文殊奉纳诗歌百首”中。其子正虎后出仕前田利常为藩士。   评价庆次虽为倾奇者,但其实是文武相全的全才,连歌、音乐等艺术于当时非常出名。后世歌曰“长枪一横花飘零,松风追月伴我行。无双人间世如梦,倾奇万世永留名”。无苦庵(指庆次本人)上无可敬孝之亲,下无可怜悯之子。虽无出家之念,却以结发为难事,索性一并剃之。十指灵活双足矫健,是以并无座轿从人之需。素无疾病缠身,是以灸治远避。云无心以出岫,也自成一趣。若心无诗歌之属,月残花谢便也不再以为苦。困欲眠时虽昼亦眠,醒欲起时虽夜亦起。若无登九品莲台之欲, 亦无堕八万地狱之罪。生时若尽兴而活,死也不过寻常之事。编辑本段家门变迁前田庆次,全称是前田庆次郎,幼名宗兵卫,本名又作利益、利太、利贞等,然则却以庆次之名为世人共知。 庆次的出身,众说纷纭,虽然诸说通常认为他是泷川一益一族的泷川仪太夫益氏之子,但是这个泷川益氏是一益的兄弟、从兄弟还是侄子,其中的关系完全不能确定,因为泷川的家系本身也是非常混乱。    前田庆次大体能确定的是,泷川氏出自伴氏,是近江国甲贺郡的土豪出身。一益的祖父贞胜在栎野筑城,而后将新城让与嫡子范胜,自己与少子一胜移住泷城,始称泷川氏。泷川一益,便是一胜的次子。《纪氏系图》:“(一益)幼年起便长于铁炮。杀死一族的高安某后远走它乡,勇名渐播。”事实上是泷川一胜去世后,由其弟高安某继承了泷城城主的名迹,然则一益却在后来却在决斗中将这位叔父杀死,继而远走他乡。泷川氏在战国的风云际会之旅,也由这次一益的这次出走开始了。   近江的泷川一益,难道真是以一介浪人之身得到织田信长信任的么?然则,同时可以明确的一条记载是,出自泷川一族的前田庆次,后来成为了尾张荒子城主前田利久的养子,若从泷川一益的际遇及泷川氏与尾张几乎沾不上任何边的现象来看,这是不可思议的事。而《纪氏系图》的另一则记载是:泷川一胜之弟即一益的叔父、名为泷川三四郎者,作了池田城主池田政秀的养子(池田氏也是出自纪氏),改名为池田恒利,恒利之妻养德院乃是织田信长之乳母,恒利之子便是信长的玩伴与亲信、后来织田家的宿老一——池田恒兴。因而泷川一益与池田恒兴实际上是从兄弟,加上叔母是信长的乳母,凭着这样的关系,泷川一益很容易就在织田家取得了信任。   尾张荒子的前田家,是织田家旗下拥有二千贯俸禄的在地领主。永禄三年(1560),荒子城主前田利昌去世,继承其名迹的是长子前田藏人利久,利久同时还有兄弟数人,其中最知名者便是担任织田信长近习的前田又左卫门利家。而庆次,便是在此前后做了前田利久的养子。   前田利久之妻,与泷川氏渊缘颇深,或说是泷川益氏之妹、或说是泷川益氏之女,又有间说是泷川益氏的侧室,难以下得定论,而庆次则是泷川益氏的遗腹庶子,生年也是颇存在疑问,大致有1533与1541两种主流说法,与1537年出生的前田利家年岁差距并不大。在1560年的时候,随着前田利久成为荒子前田家督,庆次也被确定为前田家的继承人。    前田庆次另外要提到的是,前田利久与前田利家之姐嫁给了奥村宗亲,这个奥村氏是前田家的庶家,利久与利家之先祖便是出自奥村家,以养子的身份继承了前田家,因而奥村氏也称得上是前田的谱代家臣,奥村氏与泷川氏还保持了姻戚关系。因而泷川与前田的关系并不疏远,庆次得以成为前田利久的养子,应该也是得到了奥村氏的支持的。   话又说回来,虽然当时在家族内仍然是宗家总领拥有最高权威,但是前田利久尚有兄弟五人,在没有受带任何外力威胁的情况下却舍弃自家一族,而收别家之子为养子作继承人,这也颇说不过去,另有说法是因为利久觉得庆次的器量非凡,故而以家业相托,也不知究竟是真是假。由于前田利久无出,庆次娶的是利久之弟、前田五郎兵卫安胜之女(此女被利久收为养女),成为前田利久的婿养子。   前田利久成为前田家督这一年,是永禄三年(1560)。这一年,前田庆次已经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了;正在这一年的五月,织田信长在桶狭间以奇兵击破今川义元,是为桶狭间之战;而在前一年正月,作为信长近侍的前田利家由于擅自斩杀信长的小姓拾阿弥而被信长追放,虽然后来利家以浪人之身参加了桶狭间合战并立下战功,但仍未得到信长的原谅,还在重新回归织田家的路上苦苦挣扎。编辑本段人生岐路桶狭间合战之后的第二年(永禄四年1561),织田信长的劲敌、美浓的斋藤义龙病逝,随后信长展开了对美浓的侵攻。当年五月十四日,在森部合战中,前田利家以一介浪人之身参战,斩取美浓猛将足立六兵卫的首级,凭此功劳成功重回织田家,并得到三百贯的俸禄加增,时年二十四岁。 前田庆次随后,前田利家搭上织田信长这条正在飞升的巨龙,亲身经历了织田家的飞跃过程:永禄五年,信长与三河的德川家康达成联盟,随后得以后顾无忧的展开美浓侵攻;永禄九年(1366),美浓智将竹中半兵卫投向织田家;永禄十年(1567),号称“美浓三人众”的稻叶良通、氏家直元、安藤守就先后受到策反投入织田阵营;当年八月,信长将整个美浓纳入囊中,随后移居稻叶山城;永禄十一年(1568),稻叶山城改名岐阜,信长开始使用“天下布武”的印章;这一年八月,信长打着足利义昭的名义展开上京作战,先击破近江的六角氏,打通上京的道路,成功拥带足利义昭上京,随后又席卷京都周边的三好家据点;与此信长又展开了伊势侵攻,并在永禄十二年(1569)九月迫使伊势国司北田具教降伏。这些拥有数百年历史的旧有大名家转瞬便在织田军如狂风暴雨的攻击下崩溃,使得信长的武威空前高涨,渐渐呈现出乱世霸主的气势。前田利家从信长的小姓,转为信长的亲卫队马廻众中一员,后又列入信长的亲信传令官——赤母衣众,参与了几乎所有的战事,在近八年的时间里,利家作为信长的亲随兢兢业业的奋战在各地,并在近江的箕作山城、伊势的大河内城立下战功。   而泷川一益,在凭着与池田家的关系赢得信长的信任之余,又以擅长铁炮、忍术,办事干练得到信长的赏识,早前一度担当了与德川家康同盟的交涉役,后来又在各地的战事中施展着自己的才华,于永禄十年(1567)成为伊势侵攻的总大将,并受赐尾张蟹江城为居城,在1569年征服了伊势北田氏之后,一益又受赐了北伊势的五郡之地,成为织田家臣中最早的飞黄腾达者之一。   在这场随着信长的飞跃而到来的时代机遇中,相比前田利家与泷川一益的活跃,荒子的前田利久、前田庆次父子反倒默默无闻,没有留下任何的业绩记载。这一方面据说是因为前田利久长年体弱多病,难以参加战事;另一方面,此时的前田家似乎还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独立的国人领主。拥有自己的谱代家臣,以姻戚关系与周边的国人领主联姻,这在某种程度上确保了它的独立性,大概是这种独立性,也使得利久与庆次在这一时期可以在战事上没有任何作为仍然心安理得。而在先前的桶狭间合战时,更有前田一族不大听信长调遣的事发生。   站在信长的角度而言,此时的织田家作为一个高效的战争机器正在飞速运转着,而利久所主持的前田家由于上述原因,显然已经成了这台机器上的不合格零件。而前田利家的忠实、勇猛、与对功名的热衷,以及多年来立下的功绩,使他成为更换这个零件的最合适人选。    前田庆次永禄十二年(1569)十月,织田信长派出使者招来前田利久传话:“前田之家业,不该传给外来者(庆次郎)。又左卫门(利家),长年担任我之近习,积功甚多,当将家主之位让渡给又左卫门。”面对信长的权威,利久根本无能为力,只好写下让渡书状,将家主之位让与利家,随后自己又削发为僧,带着妻子与庆次一起退出了荒子城居所。临走前,利久的妻子对城主室内的所有器物都下了诅咒。   此事发生的时间,恰好是在信长平定伊势之后,一方面这大概是对前田利家的赏功之举,另一方面可能也有限制泷川氏的意味在毕竟泷川一益刚在在尾张及伊势都受赐了大片领地,今后庆次继承前田家,势必又将成为泷川氏的一大助力。信长虽然鼓励家臣为了功名而奋战,但若是家臣们的势力膨胀得过快,显然也不是他所乐于见到的,特别是在自己的根据地尾张。   这也可以看作也是信长的削弱国人领主的独立性,加强支配力的举措。在前田家内,这个决定受到了与泷川氏交好的奥村一族抵制,在前田利久父子退出荒子城之后,担任城代的是家臣奥村助右卫门永福,他随即与利家派来接收城池的使者对抗,一度阻止对方入城,后来的使者出示了前田利久让渡城池的书状,奥村这才交付了城池,并在随后出奔成为浪人。   这一事件中,织田信长强制下达违背常理的命令有其责任,但这也是前田利家多年忠心奋战得到的正常回报,与利家的积极谋取功名相比,前田利久与前田庆次的无所作为反倒令人觉得无奈。此时的庆次,与利家年龄相仿,这七八年中却禄禄无为,且不论战功,就连任何怪异行为的记载都没有,这个后来的倾奇者,此时却并不倾奇,也许只是象一个一般家族的二世祖一样,楼下的不知道的话 你就去看看日本历史战国回忆纪录片 前天庆次是我的偶像我当然必须了解他 但事实没办法 他是个节日跳舞者 我也没办法 所以他真的是卖艺的好吗 是你先说的不对的 人家楼主说游戏 你弄什么历史啊 我是再告诉你啊 如果你认为我的回答有什么欠妥的地方,你也倒是说出来呀对吗这不就得了 远吕智很变态的【尤其是真远吕智你如果玩过单人对抗模式的话你就会知道机器人是怎么用真远吕智】 在一个幸村真的和赵云很相似 幸村是战死的日本第一勇士和赵云很像吧 吕布三国第一猛将忠胜也是日本第一猛将 曹操是奸雄 信长也跟他一样都是奸雄啊 一说一样不一样

行者一龙,本名刘星君,山东德州人。自2009年加盟河南卫视武林风以来,战绩不俗,曾数次KO过各国拳手,号称“KO之王”,“中华第一武僧”。2008年获得广东佛山国际咏春拳黐手擂台赛冠军,连续四年被媒体评为“最具网络媒体体育影响人物”,多次被评为“武林风MVP”、“最有价值运动员”、“WLF中华武术最佳贡献奖”。2016年荣获WLF中华武术最佳贡献奖,民间功夫草根逆袭世界拳王深得广大武迷的喜爱和拥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