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是秦国率军在赵国的长平(今山西省晋城高平市西北)一带同赵国军队发生的战争。赵军最终战败,秦国获胜进占长平,此战共斩首坑杀赵军约45万。在长平之战中,赵国一开始的主将是廉颇。到了公元前260年,赵孝成王起用赵括代替廉颇。取代廉颇后,赵括更换将吏,组织进攻。秦国暗中换帅名将白起,白起针对赵括急于求胜的弱点,采取了佯败后退、诱敌脱离阵地,进而分割包围、予以歼灭的作战方针,最终获得战争的胜利。由此,在长平之战中,赵括自然要为40多万赵军的阵亡承担主要的责任。虽然赵括已经战死沙场,在长平之战后,赵国的大臣却主张株连赵括的家人。问题来了,长平之战后,赵孝成王为何赦免了赵括的母亲?

长平之战中,赵括在突围中被射死。主将阵亡,数十万大军投降了秦军,秦军把他们全部坑杀了。赵国前后损失共四十五万人。虽然赵国上下义愤填膺,主张株连赵括的家人。赵孝成王因为赵括的母亲有言在先,就没有治她的罪。问题来了,在长平之战时,赵括的母亲到底说了什么,从而在长平之战后逃过一劫呢?对此,司马迁在《史记·卷八十一·廉颇蔺相如列传第二十一》中记载:"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父子异志,愿王勿遣。"

在长平之战爆发时,赵孝成王准备用赵括取代廉颇,以此对战秦国大军。赵括的母亲却提出了反对意见,在她看来"赵括一点也比不上他的父亲赵奢,赵奢生前获得赏赐,往往会分给手下的士卒。赵括担任将领后,却是飞扬跋扈,还将君主的赏赐收为己有,更是贪恋田宅林园,所以希望大王不要让他领兵作战"。赵孝成王却没有听从赵括母亲的劝谏,表示:"您把这事放下别管了,我已经决定了。"见到赵王执意要用赵括,赵括的母亲接着说:"您一定要派他领兵,日后一旦他不称职,老身能不受株连吗?"对此,赵孝成王选择答应了她的请求。正所谓君无戏言,赵孝成王既然之前答应了不会株连赵括的母亲等家人,现在虽然长平之战损失惨重,也不好食言。

于是,赵括的家人得到了赵王的赦免。非常明显的是,赵括的母亲有言在先,可谓是非常关键的原因。

公元前262年,长平之战爆发,秦、赵两国合计出动85万兵力,在长平展开了规模空前的决战。这场战争历时两年多。赵王临阵换将,以赵括代替廉颇,导致战争失利。赵国惨败,45万将士被坑杀。从此,六国再无力与秦国抗衡,为秦国一扫六合奠定了基础。长平之战,流血漂橹,何其惨烈。作为赵国的军事统帅,赵括自认为“天下莫能当”,结果却成了“纸上谈兵”。

南宋文学家徐钧曾有诗云:

少年轻锐喜谈兵,父学虽传术未精。一败谁能逃母料,可怜四十万苍生。

这首诗讽刺了赵括纸上谈兵,最终害得40余万人被杀,还提到一件事,就是“一败谁能逃母料”,赵括的母亲对战争结果早有预料,只可惜,当时的赵王并没有听取。提起赵括,就必须从他的父亲赵奢开始讲起,赵奢是战国“东方六国八名将”之一。在赵武灵王、赵惠文王时期,赵奢和廉颇是赵国两大名将,赵奢甚至比廉颇还要勇猛。赵惠文王时期,秦国攻打韩国,赵惠文派廉颇前去营救韩国,廉颇拒绝道:“道远险狭,难救。”赵惠文王无奈,只能找赵奢,赵奢却说:“道路狭窄,就像两只老鼠在洞里打架,哪个勇猛哪个才能胜利。”于是,赵惠文王派赵奢出兵,最终在阏与大胜秦军,让廉颇甘拜下风。

赵奢用有有谋,擅长结合实际情况来制定战略,对待士卒也非常宽厚,将士们都愿意为赵奢卖命。赵奢的儿子赵括却截然不同。

赵括,嬴姓,赵氏。作为赵奢的儿子,他从小熟读兵法,即使面对父亲,也毫无所惧。有一次,赵奢和赵括谈论战场布阵之术,赵括侃侃而谈,有条不紊。没想到,赵奢却说:“战争是关乎生死的大事,赵括却将这些事情说得太轻松,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这句话被赵括的母亲记在了心里。公元前260年,长平之战还在相持阶段,赵国名将廉颇对阵秦国名将白起,双方都是久经沙场之人,白起虽勇,但廉颇稳扎篱笆,将防守做得滴水不漏。只是,赵孝成王急于求胜,多次派人督促廉颇进攻,甚至有换掉廉颇之意。秦国也知道廉颇不好对付,为了促使赵孝成王换掉廉颇,秦国丞相范睢使用反间计,对外散布谣言:“廉颇容易对付,秦国最害怕的当数赵奢之子赵括。”赵孝成王信以为真,召赵括入宫,赵括兴奋不已,面对赵孝成王的询问,赵括滔滔不绝地讲出了自己的看法,并且扬言:“若用我替换廉颇,打败秦国不在话下。”赵孝成王大喜,叹曰:看来赵括的能力的确在廉颇之上,于是,重赏赵括,决定派赵括为将,以求迅速打败秦国。听闻赵括要代替廉颇,赵奢麾下的旧将们纷纷来祝贺赵括,有的送来重礼,赵括也十分骄傲,所有的礼物照单全收,并且对这些部下也不很尊重。赵括之母(简称赵母)看在眼里,十分担心。在大军出发之前,赵母做了一个决定,他要入宫面见赵孝成王,希望能够阻止儿子为将。赵母入宫上书,对赵王说:“我儿赵括决不能为将,请大王收回成命。”赵孝成王非常纳闷,欲闻其详,赵母解释说:“赵括之父赵奢在世时,国君赏赐他的东西,他都悉数分给将士们,每当领兵在外,从来不过问家中之事。三军将士都非常尊敬赵奢,对赵奢言听计从。现在赵括做了将军,他把国君赏赐的礼物全部收藏在家,将士们来拜访他,他都不正眼看一下,出征在即,他还在想着购买田宅。可见,赵括和他父亲赵奢的心志是不同的,他父亲当年屡屡打胜仗,若派赵括为将,恐怕赵国必败。”

赵孝成王听得有些不耐烦,对赵母说:“我意已决,你不必多说。”

赵国国力决定此战不能久拖下去下去,赵括认为要主动出击,赵王等高层采纳了这个建议。

史书中并没有记载赵括对赵王等说了什么,我们只能依据史书的记载分析赵王的选择。一、赵王外交失误赵军战数不胜,亡一裨将、四尉。赵王与楼昌、虞卿谋,楼昌请发重使为媾。

秦国派王龁攻克上党,廉颇驻军上平,接纳长平百姓,两军因此交战,赵军数战不胜,楼昌建议与秦国讲和,虞卿反对,但是赵王不听。秦国接受了讲和,赵王告知虞卿,虞卿说:必不得媾而军破矣。何则?天下之贺战胜者皆在秦矣。夫郑朱,贵人也,秦王、应侯必显重之以示天下。天下见王之媾于秦,必不救王。秦知天下之不救王,则媾不可得成矣。

果然,讲和只是秦国的烟幕弹,告知天下秦赵讲和,各国不要插手。各国也因赵国讲和,对赵国不信任,秦国达到了“天下之不救赵”的目的。

赵国外交孤立,单独对秦,压力山大。二、赵王不满廉颇战略,又中了反间计秦数败赵兵,廉颇坚壁不出。赵王以颇失亡多而更怯不战,怒,数让之。

赵王多次责备廉颇,认为其怯战。这是一个方面,更是另一方面是,打战消耗国力,赵国难以久拖,赵王希望廉颇能主动出战。

其实秦国也拖不起,希望早日决战,但是廉颇坚守不出,没有办法。应该说秦国的间谍工作做得好,听闻赵王数次责备廉颇,便来了个反间计应侯又使人行千金于赵为反间,曰:“秦之所畏,独畏马服君之子赵括为将耳!廉颇易与,且降矣!”赵王遂以赵括代颇将。

之前赵括谈论兵法,在赵国是有一定声望的。

从这里看,赵国最多是谈论此战应该主动出击的,赵王才任命他的,秦国间谍的消息也推波助澜。

赵王的这一任命是有反对声音的。蔺相如曰:“王以名使括,若胶柱鼓瑟耳。括徒能读其父书传,不知合变也。”王不听。

了解赵括的赵母也上书反对,谈及赵括已经去世的父亲赵奢对赵括的评价:“兵,死地也,而括易言之。使赵不将括则已;若必将之,破赵军者必括也。”希望赵王收回任命。

但是赵王不听。

赵国换帅了,消息秦国得知了,于是秦国也换上白起为帅,但极度保密,赵国不知。赵括至军,悉更约束,易置军吏,出兵击秦师。

结果中计,“赵战不利,因筑壁坚守以待救至”。由于之前赵国外交的失误,齐国不借粮食于赵,“赵人乏食,请粟于齐,齐王弗许”,连周天子出来劝,齐国都不听。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战争僵持,一是拼国力,另一个可能是意志。

当然主帅的军事智慧也是一方面。赵括的悲剧在于缺乏实战历练,他第一次上战场就是长平之战,面对的又是白起,悲剧难以避免。

这是这个悲剧不但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整个赵国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