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思想 求真务实” “抓住新机遇 共谋新发展” “弘扬传统文化 构建两型社会” “凝聚民族力量 共建美好家园”

       
   
 
首页 >> 荆楚盛世 >> 轶事趣闻  
 
回支老战士 屯垦拓荒人——忆原农五师副师长王增普
[点击数:6357    更新时间:2008年11月08日]

回支老战士   屯垦拓荒人

——忆原农五师副师长王增普

                 梁俊山

    原农五师副师长王增志是威名远扬,成震敌胆的回民支队的一名老战士,从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到激情燃烧的屯垦岁月,一直伴随着农五师这支具有光荣历史的团队发展成长,长期负责后勤工作,后来任师参谋长,副师长至1978年离休。

    一、浴血抗敌寇

    王增普同志是河北深县,王家井区东蒿村人、1917年11月出生,入伍前家里有四十亩地,全家八口人。但由于父亲早衰,兄去东北,家中只有母嫂、妻女,他是家里唯一劳力,养家糊口的重担就落在他一个人肩上。

    他在本村读了八年书,因村里无中学、到城里又无条件重复学习高小课程。在学校接受了反帝、反封建的思想,也参加了抗日游行,抵制日寇、宣传三民主义,破除迷信等活动。

    “九一八”事变,激起他对蒋介石不抵抗主义的愤恨和不满,“七七”事变,对二十九军英勇抗战非常振奋.他坚持每天忙完地里的农活后,就跑到村里的杂货铺去收听关于日寇进入中国的时事广播,但听到的大多是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的消息,他感到非常气愤和难过。恨不能立即拿起枪来,亲自参加抗击日本侵略者。

    1938年底,一支八路军部队来到深县,迅速收编或驱逐了当地的土匪武装,开辟了抗日根据地,建立了抗日民主政府和各种抗日群众团体。八路军在敌后积极打击日伪军,保护群众利益,实行合理负担,使他感到只有积极参加全民抗战,才不会当亡国奴。

    1938年8月,他参加了本村青救会,并担任了青抗先队长。积极参加和组织各种抗日活动,站岗放哨、侦察敌情、破路、进行军事训练等。由于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力,每天要干完地里的活,还要用大量时间组织和坚持抗日活动,非常忙碌。

    青救会主任王志杰(共产党员)经党找他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谈八路军深入敌后抗战的大好形势,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谈抗日民主施政纲领和合理负担的政策。开始因党组织非常隐蔽,他对党的认识非常模糊,但他对八路军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非常佩服。王志杰同志就不断启发他;八路军就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按共产党的主张,在敌后积极开展抗战的队伍。共产党的宗旨就是为人民利益,消灭剥削制度,实现共产主义崇高理想,使他的思想觉悟逐渐提高,萌发了参加共产党的要求,递交了入党申请。40年1月1日,他光荣入党,一个月后即转正。

    1940年,他担任了村自卫队长,两次参加了区里组织的党员培训和自卫队长培训,军政素质得到地提高,对党的认识更进了一步。日寇计划修通石德路,以实现其对抗日根据地的进剿。东蒿村地处石德路终点左侧,日寇增加兵力,增设据点,屡屡出动扫荡,我根据地军民多次给予敌寇以抗击和破袭,他带领自卫队白天侦察敌情,夜晚动员乡亲们进行破路,使日寇通线经常中断通行,为此日寇加紧了对自卫队的搜捕,自卫队夜间不能住在村子里,只好经常在野外地窖藏身。

    1940年8月10日,十九名日军准备到村里抢掠,得到消息后,王增普组织本村游击组,青抗击约30名队员伏击敌人,因没有战斗经验,提前暴露了目标,反被敌人包围,队员们惊慌失措、四散奔逃,造成一名牺牲,六名被捕,他本人在8月15日被包围在家里所幸未被搜捕。由于他们的积极活动引起敌人的疯狂报复,在家里是待不成了,为保存实力,也为了不连累百姓,他随即带领几名自卫队员投奔了八路军回民支队,担任了中队文书,

    随着回民支队的在冀鲁豫他参加了一系列重要战斗。在五分区的一场战斗中,与日寇整整打了一天,他在坚守阵地的同时,积极救护多名伤员。在北徐城突围中,他身染回归热,仍坚持带病带领一个大队的伤员直到目的地。

    41年5月,他调任回支三中队文书兼排长。在历次战斗中,除完成文书工作外,还参加指挥战斗。在牛桥、李屯等伏击战中,都勇敢沉着,身先士卒。在陈庄防御战斗中,他带领一个班堵击一个街口,坚持战斗7、8个小时,打退敌人四次冲锋,并救护负伤的三中队长撤下火线。

    1942年,日寇对根据地开始了疯狂的铁壁合围,在高庄,日寇集中了十倍于我的兵力、汽车、骑兵,步兵万余人向回民支队进攻,部队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

    二、火线战勤官

    1944年1月,部队奉命西进,于4月到达陕甘宁边区,回民支队驻袁庄沟开荒生产,王增普同志作三中队文化教员,每天坚持开荒一亩多地,,还要负责丈量统计,部队文化教育也在垦荒生产中进行。

    1944年10月,领导安排他到教一旅饭馆任会计,后又任教一旅商店经理,教导旅一团粮秣军实股长等,开始了他长期的战勤供给工作。在常高山战斗、打榆林战斗中,粮食非常紧张,但他想方设法,使部队没有断过粮。在双庙梁战斗中,我军驻黄龙山阻击北犯之敌,敌36师在洛河以东、澄县以北塬上,因无后方可筹粮,团指示他带一个排的兵力到敌占区征粮,深入到敌占区后,他耐心向老白姓宣传我党我军的政策,动员群众售粮,支援部队打仗。老白姓赞扬部队纪律严明,秋毫无犯,很快组织一批粮食,他带人突破敌人封锁,圆满完成征粮任务,战后给他立功一次。在西北解放历次战斗中,他都亲自到指挥运送弹药,收容战利品,处理战利品,保证后勤供应。尤其在西安、扶眉、兰州战役中,由于军实股人员少,随着战争规模的扩大,战斗更加激烈。战勤工作非常紧张,战利品的收容处理任务也加重许多,他都圆满完成任务,保证战场供应。

    部队进疆后,50年1月,奉命作为先头部队到镇西给部队准备给养,但到镇西后,原起义部队骑兵营有叛变迹象。乌斯满也准备攻城,情况非常紧张。他积极想方设法,筹备了充足的弹药的粮食,部队于三月来到镇西,即进入了剿匪战斗,在前山子,沙山子,解围伊吾,追剿叛军战斗中,为保证战勤供应,带着一个多月的给养和大批弹药,随队行军,因骆驼常常赶不上骑兵部队,经常单独行动,克服了许多难以想象的困难,保证了剿匪部队的粮食、弹药的供应。

    三、创办合作社

    解放初期,哈密没有国营商业,市场被奸商操纵,他们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牟取暴利,使驻地部队和当地群众的生产生活深受影响。为了繁荣经济、稳定市场,解决部队和当地群众生产生活上的必需物资,1950年3月,十六师根据新疆军区指示,成立了“红星合作总社”,下设5个分社,王增普同志任总社主任。

    他担任总社主任后,白手起家,一切从头开始,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资金问题。师里当时资金也非常有限。他就采取措施,广泛宣传动员,自力更生、节衣缩食。动员全体指战员集资入股,每股1万元(旧币)。到1951年12月,有680名指战员入股,筹集股金12亿元(旧币),成为军队内部的集体所有制企业。随后,合作总社在哈密、巴里坤、鄯善、吐鲁番、七角井等地开设综合商店、小卖部、小吃部17个。经营商品400多种。各网点实行经济核算,利润按比例分红。十六师合作总社在王增普同志的领导下,经过努力,社员分得红利可占利润的50%。在军区军人合作社中是办的最好的,受到军区的表扬。1953年,红星合作总社改称“红星合作联社”。

    初建合作社时,货源问题也是一个难题。一些生活必需品,在当地有钱也买不到。他就带人到迪化、酒泉、武威等地采购。有的通过各种关系代办,捎带货物。有的地方设采购点,常驻采购人员,保证了充足的货源。一些生活必需品,如自行车、手表、文具、办公用品、鞋帽服装、棉布、床单、烟、酒、茶、食品等,在保证部队需要的前提下,还供应人民群众和个体商户,起到了繁荣市场的作用。

    1954年,红星合作联社又改称“红星供销合作总社”。清退了个人股金,还本付息,停止分红,保留集体股。为保证商品供给,在王增普同志的主持下,进一步改善了基本条件。增设了营业网点,购进两辆旧道奇车,远至兰州、西安等地进货,建立了师批发分站。进行综合性经营,包括日用百货、五金交电、针纺、食品等,经营商品1000余种,网点增加到26个。同时在师直和四个场部都开办了一些小型加工作坊,加工饼干糕点、酱油、醋、豆腐等十多个品种,还开办了缝纫、理发、小吃部等服务行业。

    王增普同志在农五师合作社和商业体系的建立中,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繁荣了市场,平抑了物价,打击了不法奸商,保证了部队供给,方便了群众也保证了农业生产建设的物资供应。

    四、屯垦拓荒人

    王增普同志从56年8月起,先后担任了13团团长、红星总场付场长、农五师司令部参谋长。1965年11月――1974年6月任副师长(78年离休)。无论在哈密垦区还是后来转战到博乐垦区,他的重点都是负责全师经营管理、物资供应等工作,为垦区开发建设的规划实施资金、物资保障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在哈密垦区的开发建设中,他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经常深入生产一线,调查研究,了解情况,力争做到少花钱,多办事;不花钱,也办事。特别是在大跃进中,师在开荒造田、水利基本建设、大炼钢铁、发展工业、新建农场、提高机械化水平等方面上了许多项目,摊子铺得很大。需要大量资金,也需要钢材、木材、水泥及其它物资,千头万绪,用钱的地方很多,他总是对项目认真思考分析,深入现场,力争把资金用在刀刃上,立足自力更生解决。57年农五师缩编为红星总场后,新建了红星四场、军马场、园艺场等一批国营农场,到59年增加到7个,耕地面积扩大到1.4万公顷。播种面积扩大到7037公顷,建成9条灌溉渠系,建成红星化工厂等一批工业企业,经济整体扭亏为盈。随着经济规模的扩大,为保障生产和生活物资组织运输和供应,在他积极努力下,师成立了供销科、商业科、机运处等部门,建立了一整套服务保障体系。

    1960年由于人口剧增,在粮食紧张的情况下,师出现了浮肿病,他一方面组织医疗单位积极治疗,一方面积极组织调剂粮食供应,采取各种措施,包括调剂蔬菜等,阻止了浮肿病的蔓延。                                      

    1960年师西征博乐垦区和63年师部西迁博乐。在亘古荒原上安家立业,需要筹集大量的物资,如帐篷、粮食、农机具、种子、肥料和运输车辆等,在他的组织下,精心策划,克服了数不尽的困难,事无俱细,呕心沥血,使近万人落户并开始开发生产。

    1964年到1966年期间,数万名部队复员转业官兵、城市知识青年来到垦区,他们的安置工作千头万绪。一开始,由于不习惯艰苦的生活环境,出现了各种思想情绪。他一方面积极组织各级干部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一方面千方百计解决他们的具体困难,使他们很快安居乐业。

    1965年,师党委为加快博乐垦区开发,提出了66年“双八”任务(开荒八万亩;粮食产量八千万斤),66年,集中一千多人,在红星十场(90团)开始了苇湖大会战,他任副总指挥,他经常吃住在工地,现场解决问题。队伍进入后,首先粮食和蔬菜供应就是大问题,特别是蔬菜供应非常困难。他积极组织力量到各地调运,尽可能使保证职工吃上蔬菜。

    随着农五师开发面积的扩大,解决水源成为最为迫切的问题,师党委决定引赛里木湖水。1966年12月“海西工程”正式开工,王增普同志主抓这项工程,工程前后进行了九年。由于前期工作仓促,工程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技术,资金,设备,物资等一直存在问题,工程多次停工。他呕心沥血,四处奔忙,仅跑兵团就不计其数,他还率领技术人员去成昆铁路参观学习。虽然工程已经掘进大半,最终因为各种原因于1975年末下马,但他为此付出了大量的心血。

    五、三次做检查

    1963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始,师党委各位成员对照自已分管工作进行“下楼”、“洗澡”检查,时任农五师参谋长王增普同志分管经营管理,物资供应,粮食、商业等部门。他在1963年8月15日召开的师党委(扩大)会议检查时,对照提出自己在经营管理、工资改革、资产管理等十个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检查。许多问题的产生,大多并不是他个人的问题,但未获通过,反而对他又提出11个错误问题,其中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对师在大跃进期间的形势和看法是错误的。问题源于六一年在兵团党委干部培训学习时,他写的一分材料,被指责为是一个立场问题,是对三面红旗的认识和态度问题,是右倾表现。

    他写的这个材料题目是《学习心得和对几年来的生产工作的回忆》、《对我师几年来建设的回忆和对存在问题的认识》刊在兵团政干校1962年2月14日学习简报第五期上,内容涉及至对大跃进以来师里的农业、农田水利、工付业、粮食、财务收支、经营管理及工作作风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认识,占到篇幅四分之三。因此被说成是“暗淡无光、一团漆黑”,而他主要提出什么问题呢?集中起来有;师农田水利建设存在很大盲目性,该先搞的后搞了,不该搞的也搞了,投资大,收益少。如红星二场开戈壁地、红星三场渠道随意扩大断面;工业上点过多、线过长、长期不见效益、资金挤压占用;按过高产量计划增人、造成粮食紧张,连年压低定量,出现浮肿病人增加、牲畜死亡等;基建投资规模过大,造成拖欠外债、工资,影响扩大再生产;经营管理混乱,计划和成本核算观念淡薄、劳动纪律松驰;农业上“三低一高”、违背客观规律、粮食产量没过关;工作作风上有官僚主义,主观主义,表现走马观花,报喜不报忧。他为此提出;有多少机械种多少地、有多少子弹打多少仗等等。以上提法被认为是右倾保守,阶级立场不稳,对三面红旗有错误认识。

    在三次检查中,他还是在具体问题上保留了自己的一些观点,但迫于压力在总体上违心地承认自己右倾保守,很勉强过了关。

    今天看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他能冷静思考,坚持实事求是的作风,按客观规律办事,也是非常难能可贵的。在以后实际工作中,能够忍辱负重,勤勤恳恳,特别是担任副师长期间,逐步纠正 “左”倾思想影响,实事求是,坚持按照客观规律办事,对加速博乐垦区加速建设,特别是文革前1964—1966年农五师各项事业取得历史性的大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 上一篇: 武钢创业的领军人

  • 下一篇: 王玉少将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