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思想 求真务实” “抓住新机遇 共谋新发展” “弘扬传统文化 构建两型社会” “凝聚民族力量 共建美好家园”

       
   
 
首页 >> 荆楚盛世 >> 善行业绩  
 
黄祖耀:协助社会进步繁荣是商人的根本利益
[转贴自:2006年03月06日 08:30 新浪财经    点击数:6452    更新时间:2008年05月03日]

黄祖耀:协助社会进步繁荣是商人的根本利益


  

黄祖耀:协助社会进步繁荣是商人的根本利益

新加坡大华银行集团主席兼总裁黄祖耀(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华商韬略》访谈文稿选登:

  协助社会进步繁荣是商人的根本利益

  ——访新加坡大华银行集团主席兼总裁黄祖耀

  《华商韬略》编辑委员会 /文

  《华商韬略》(以下简称华):作为新加坡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您不仅是活跃于银行界和工商界,并曾荣获过“新加坡最佳商人”殊荣的银行业巨子,同时,您也是多年来致力于华人社会活动的杰出社团领袖。而在这些卓越的成就背后,却是您连中学学业都未完成,就步入社会创业的成长背景,那是一段什么样的经历?

  黄祖耀(以下简称黄):一个人的成长离不开环境的影响。在我

读中学的时候,正是二战时日本进攻新加坡的前夕。由于我父亲积极参加抗日募捐活动,新加坡沦陷时我们全家不得不避居到印尼的一个小岛。从1942年到1945年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我都没有上学,只在那个印尼小岛上的私塾读些古文,诸如四书五经之类,和学习书法。

  战后我重新回到学校,读了一年多。当时是英国殖民地时代,那段时间经常有学潮、工潮。由于我在学校也是一名活跃分子,父亲因为怕我与学校发生争端,命我辍学从商,到家族的土产交易公司庆隆去工作。后来我一直感到后悔,就自修和夜间参加补习班,加以弥补。

  华:您现在如何评价辍学经商的得失?对一个人的学历、知识与其事业成就的关系,您如何看待?

  黄:我做土产交易时,并没有特别感到这方面的不足。1960年到银行工作后,才开始感受到教育程度不够的影响。因此,我常常要用比其它同事多一倍的时间看一份文件。不过,事情也有另一面,由于我花的时间多,记忆就会比较牢。毫无疑问,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具备更好的条件应对我们面前的许多问题。但是我也见过一些大学毕业生,他们掌握大量的知识和信息,在处理问题时却显得犹豫不决,不能适应商场快速多变的要求。像福建话所谓的“冷怕冷、烧怕烧、又怕水不滚”。现在常听人们说要培养企业家,但我并不认同企业家精神是可以教出来的。

  华:您曾多次对外说到,您今日之成就,与令尊大人黄庆昌先生是分不开的,我们想知道,除了创办大华银行,提供给您一个良好的事业平台之外,您的父亲还给了您一些什么?

  黄:我父亲是一个白手起家的商人,他在砂劳越的古晋开始创业,过后将生意扩展到新加坡。我开始在庆隆工作时,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有一个时期每天早上我搭父亲的车到公司去。路上他会和我讨论对当天新闻的看法。每天工作结束时,我会将当天的交易记录和公司在银行的帐目拿给父亲看,听取他的意见。我从父亲那里学到许多商业知识和经验。其中有两点最重要,就是商业诚信和资金管理。

  任何人要在商场取得成功,商业伙伴和客户对你的信任和信心是必不可少的,所以诚信是非常重要的。你也要密切留意你的资本负债情况。牢记父亲的这些教诲,让我终生受用。作为银行家,我见过太多商人因业务扩张过快、资金投入过量而遭遇滑铁卢。

  父亲每个星期天在住家举办午餐会,总有二、三十位朋友和商界同道到来。我从中也获益良多。我尽量多地接触参加午餐会的客人,认真倾听他们对一周形势的讨论。这不仅使我增加了对时事和商业发展的了解,也让我结识了很多银行日后的客户。

  虽然我对自己提早退学,以致失去考取大学学位的机会,一直感到遗憾,但父亲传授给我的教诲和商业知识,却不是大学教育所能学到的。

  华:在1958年您出任大华银行董事之前,您其实一直是从事贸易工作的,是土产贸易商,从贸易到银行,有什么不同?

  黄:一个土产交易商其实也是一个冒险家。他要观察市场情况,决定建仓和开盘买卖。他的决定错了就会亏钱。但有一点,他是用自己的钱冒险。一个银行家则不同,他是在管理别人的钱。因此他必须加倍地小心。我加入银行后发现的另一点不同是,土产交易商可以唱独角戏,而银行家必须有一个团队支持。一个坚强有力、有奉献精神的团队,是成功的必要条件。

  华:1960年,您出任大华银行董事经理,当时的大华是一个什么状况,最开始,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您是怎样克服的?

  黄:那时,大华在莱佛士坊总行之外,只有一间分行。我们是一间小银行,主要以福建社群为客户。我们的业务主要是收取存款,再借贷给其它客户。

  由于过去在土产交易行业的经验,我了解外汇对商人的重要。我认为外汇交易有很好的利润潜力,对银行日后的发展至关重要。因此我最先做的项目之一就是设立一个外汇部,参与为新加坡和印尼间的贸易提供融资服务。当时印尼是新加坡的主要贸易伙伴。

  但是一开始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大的障碍。我们发现只有 “第一级”银行才可为新印双边贸易发出发货担保。当时只有英资银行和另一家本地银行才是公认的“第一级银行”。我多次访问印尼,几经申请并通过许多人士,终于成功使大华银行获得承认为“第一级”银行,并开始可以直接发出发货担保单,将国内信贷业务扩大到印尼。

  华:大华银行今日是一个什么样的银行,除了银行,大华还有哪些业务?

  黄:大华银行现在是新加坡的主要银行,分行网遍布至十八个国家。我们也在马来西亚、印尼、泰国和越南拥有附属银行。目前我们在世界各地共有385间分行及办事处。2004年大华银行集团取得税后盈利14.52亿新元,约合8亿8,860万美元,比上一年增长了20.8%。

  除金融服务外,集团也通过子公司和联号公司经营普通保险、人寿保险、股票经纪、房地产开发、酒店管理以及制药业等多元业务。

  华:您很早就在中国投资了,目前,大华在中国发展得怎样?

  黄:大华银行在中国已有21年的历史。我们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进入中国的外资银行之一,1984年在北京设立了第一间代表处,1985年在厦门设立了第一间分行。目前我们在北京、广州、上海、深圳和厦门设有分行,在成都设有代表处。我们也通过附属公司提供创业资金管理和投资顾问服务。

  未来,我们计划在中国设立更多分行,并寻求和有相近理念的中国金融机构建立策略联盟。大华银行在东南亚有深厚的基础和坚实的网络,消费银行业务居领先地位。我相信大华银行本身的优势,使我们有很好的条件同中国本地金融机构结成良好的互利互补的伙伴关系。

  华:您对中国经济,特别是金融业的发展如何看待?您被大家认为是新加坡国际金融中心缔造者和巩固者的大银行家,您认为银行家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黄:我相信中国将继续是亚洲经济成长的推动力。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来,中国经济持续稳定快速发展,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也已取得显著成效,中国经济将能延续稳健成长的势头。因此,我们将拓展中国业务作为目前和今后的重点策略。

  我很高兴看到中国的金融业改革正在深化,对外资银行的政策正在放宽,同时中国的银行等金融机构也在进行股份制改造和加强公司治理机制。

  在新加坡,银行受到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严格监管。我们必须遵守一系列的企业监管条规,比如对贷款给关联方的规定。风险管理也是银行的重点,要确保所有商业活动都在适当的风险保障范围内。中国的银行正在进入国际金融领域,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方面。

  至于说银行家,最重要的是要有正直的品格。银行是一个不同一般的行业,因为一家银行90%以上的资金来自客户的存款。银行的平均资本比率约为10%。既然是处理公众的资金,银行家必须在任何时保持诚实守信、刚正廉洁。

  华:中国正处于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年代,中国大陆的工商人才正在茁壮成长,对于这些心怀梦想的创业者,您有什么忠告或建议?随着中国民营企业的发展,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已成为大家关注的一个焦点,您和大华是如何处理和看待这个问题?

  黄:以我个人的经验,做生意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的结合。而要做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更重要的是能够抓住时机,迅速决断。

  以大华银行在2001年同华联银行合并为例。老实讲,当时如果不是有另一家银行先对华联银行提出敌意性收购,我不可能有机会向华联银行提出合并建议。当我得知敌意收购的消息后,我立刻亲自拜会华联银行的创办主席,当场达成了合作共识。一个星期内,我们达成了合并两家银行的协议。

  中国的民营企业,近年来有了长足的发展,规模不断壮大。如何在企业发展的同时能够兼顾社会责任,是值得关注的。我个人一直秉持一个简单的信念,就是“取诸社会,用诸社会。”

  社会是家庭的延伸。国不强,民不富,商业也不能繁荣。所以协助社会取得进步和繁荣,其实是商人的根本利益。

  人物链接:

  黄祖耀简介:

  黄祖耀,现年76岁,任新加坡最大银行集团大华银行主席兼总裁。在过去45年里,他将一家原本只有一间分行的福建社群银行发展成为了一家业务跨越金融服务、普通保险、人寿保险、股票经纪、房地产开发、酒店管理及制药业等多个领域的大型跨国银行集团。

  大华银行由黄祖耀的父亲、已故拿督黄庆昌于1935年创办。黄庆昌出生于马来西亚砂劳越州的古晋,是一名白手起家的成功商人,也是砂劳越的华社领袖。从1935年至1974年担任大华银行主席。

  黄祖耀1958年加入大华银行董事部,1960年获委任为董事经理。在父亲1974年退休后,接任大华银行主席兼总裁。

  1971年黄祖耀领导大华银行首次收购了另外一家新加坡银行 - 崇侨银行。之后又陆续收购了四家当地银行:1972年收购利华银行,1984年收购远东银行,1987年收购工商银行,2001年收购华联银行。

  在银行服务外,大华银行集团也将业务扩展到普通保险及人寿保险(大华保险公司及大华人寿保险公司),资产管理(大华资产管理),股票经纪(大华继显),房地产开发及酒店管理(大华置业),以及制药业(虎豹企业,生产知名品牌虎标万金油)多个领域。

  今天,大华银行集团还分别在马来西亚、印尼和泰国拥有附属银行。在世界各地共设有385间分行及办事处,包括纽约、洛杉矶、温哥华、伦敦、巴黎、悉尼、东京、汉城及文莱等。在大中华地区,大华银行在北京、上海、广州、厦门、深圳、香港及台北设有分行,在成都设有代表处。

  2004年大华银行集团取得税后盈利14.52亿新元(8亿8,860万美元),增长了20.8%。平均股东资金回报10.8%。截至2004年12月31日,集团总资产1,349亿新元(826亿美元), 股东资金134亿新元(82亿美元)。

  黄祖耀精明敏锐的商业意识和远见卓识深受新加坡及亚细安(东南亚国家联盟)地区的推崇和尊敬,于1990年和2001年两次获颁新加坡杰出商人奖,并于1995年获颁亚细安杰出商人奖。

  作为活跃的商界翘楚和华社领袖,黄祖耀于1969年至1973年、1977年至1979年两度共出任三届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并从1987年起任该商会名誉会长。同时,他也是多间会馆、社团的领导人,从1972年起担任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1978年起担任新加坡金门会馆主席,1986年联合其它会馆发起成立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并担任主席至今。从1992年起,他也担任为援助贫困人士成立的华社自助理事会的信托委员会主席。

  黄祖耀还在1970年至1980年期间担任南洋大学理事会主席,2并于2004年受邀担任南洋理工大学名誉副校长。

  黄祖耀与夫人庄榕英育有五名子女,都已各有事业。长子一宗是大华银行副主席兼行长。次子一超是证券经纪公司大华继显的主席,并管理家族的庆隆公司。三子一林是虎豹企业的总裁。长女玮玲是文雅大酒店的总经理,小女儿玮琪则协助管理家族庆隆公司的业务。



 
  • 上一篇: 印尼金光集团黄奕聪基金会为广西灾区捐赠500万元

  • 下一篇: 福建省江夏源流研究会会长黄如论向灾区捐赠1000万元
  •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