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散文特点,《论语》看起来散而

但是内容没有散,也就是外面看上去散而内容没有散。《论语》的文学特点就是前后照应。不单单在开篇的“学而篇”中对照了“不患人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与此同时它也对照了最后面一句。

用意

“学而”首先开始学习并且强化了学习,要学什么?连词“而”指引着读者去接着读,和窗帘似的,先去拉开了缝,然后接着逐渐地看见窗外面景色。所以作为了开场白而且贯彻了全文。

对什么人都可以说,人一辈子都在主动或者讲被动去实践与学习,离不了交友,分不开做人的原则这些基本的要素。三句话说起来简单却说出了社会拥有基本的道理,正是“活到老学到老”与“在哪里找到了朋友,我就在哪里重生",可是要是真的这么去做,岂不是太好了。那如何可以做到呢?“学而篇”就是从“孝悌、爱人、三省吾身、诚信、近仁、守礼、忠诚、安贫乐道、修身治国与君子的风范(温良恭俭让)、”等方面都有了一个标准,

作者精心去安排的。

每次读《论语》,就感觉到了作者们在假着孔子的嘴,精心的安排而且带着目的非常的明确去编写了这本书,就是精心去包装。了《论语》是属于集了孔子与孔门七十二贤与十哲大部分智慧的作品,据说参与到了《论语》的编写就有曾参、子思、子夏、子贡、有若等非常多弟子,后世人们绝大多数仅仅清楚是曾参与子思是《论语》的作者。实际上子贡起到的作用也不能小觑。为什么这样说?这有三点表明。一、财力能支撑了写书的需要;二、子贡不单单言语优并且文学也没有逊于“子夏或者子游”;三、子贡的贤达能和孔子去比肩,甚至于后世人感觉已经超过了孔子。重要的是,子贡有着改“自视甚高”的陋习,也就讲,背后真正去主导写论语的是“子贡”。换句说,这里面每句话也许都是子贡为首的作者们经过了精心的加工或者是反复的斟均的。

“学而”打开子理想的门却又是暗藏着关门之道

上面说的,学而篇真正是为了开启理想的道德上面说教,而对于实际上面操作的可能性或者在什么地方能不能行却又概莫论之。

孔子去世以后,他的弟子和再传弟子代代传授他的言论,并逐渐将这些口头记诵的语录言行记录下来,因此称为“论”;《论语》主要记载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因此称为“语”。

清朝赵翼解释说:“语者,圣人之语言,论者,诸儒之讨论也。”其实,“论”又有纂的意思,所谓《论语》,是指将孔子及其弟子的言行记载下来编纂成书。作为儒家经典的《论语》,其内容博大精深,包罗万象,《论语》的思想主要有三个既各自独立又紧密相依的范畴:

伦理道德范畴——仁,社会政治范畴——礼,认识方法论范畴——中庸。

仁,人内心深处的一种真实的状态,折中真的极致必然是善的,这种真和善的全体状态就是“仁”。

孔子确立的仁的范畴,进而将礼阐述为适应于仁、表达仁的一种合理的社会关系与待人接物的规范,进而明确“中庸”的系统方法论原则。“仁”是《论语》的思想核心。扩展资料

《论语》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被尊为“五经之輨辖,六艺之喉衿”,是研究孔子及儒家思想尤其是原始儒家思想的第一手资料。

南宋时朱熹将《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合为“四书”,使之在儒家经典中的地位日益提高。元代延祐年间,科举开始以“四书”开科取士。此后一直到清朝末年推行洋务运动,废除科举之前,《论语》一直是学子士人推施奉行的金科玉律。

《论语》进入经书之列是在唐代。“到唐代,礼有《周礼》《仪礼》《礼记》,春秋有《左传》《公羊》《谷梁》,加上《论语》《尔雅》《孝经》,这样是十三经。”

北宋政治家赵普曾有“半部《论语》治天下”之说。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此书在中国古代社会所发挥的作用与影响之大。

关于这一点,历史上还是有争议的。

“论”,读音阳平,不是去声。《说文》:“论,议也。”也即议论,

分析和说明事理。有时它也有“诉说”的意思,比如杜甫《咏怀古迹》:“分明怨恨曲中论。”但在这里似乎都解不通。有人认为“论”是所谓“相与辑而论纂”(《汉书·艺文志》)之意,然而“论纂”一词,显然有生造之嫌,故后世多有不从者。由于《论语》的作者是孔子最得意的门生,所以这个题目有尊敬、敬仰的意思是可以肯定的。大约就是“讲述、汇编、议论、说明”一类的意思。

关于古代编书体例。似乎除了《论语》极少有所谓抄纂而称为“论”的著作。余嘉锡先生曾经指出:“古人着书既多单篇别行,不自编次,则其本多寡不同。加以暴秦焚书,图籍散乱,老屋坏壁,久无全书。故有以数篇为一本者,有以数十篇为一本者,此有彼无,纷然不一。分之则残缺,合之则重复。”同时余先生还指出:“古人着书,其初仅有小题(

指篇题),?并无大题(指书题)。”且“多单篇别行,本无专集,往往随作数篇,即以行世

。传其学者,各以所得,为题书名。”意即古人著书时,一开始仅题写篇名,并无书名。他们写好的文章多数是以单篇流传于世,没有形成集子,而且往往是随作随行

(流传),学生们得到以后才各自为它起个书名。比如在《史记》的《管子列传》、《庄子列传》、《商君列传》、《屈原列传》及《汉书》的《东方朔传》中所引他们各自的著述时,都是只有篇名而无书名。余嘉锡先生还认为:“古书书名,本非作者所自题。后人既为之编次成书,知其为某家之学,则题其氏若名以为识别;无名氏者,乃约书中之意以为之名。所传之本多寡不一,编次者亦不一,则其书名不能尽同。刘向校书之时,乃斟酌义例以题其书。”由此亦可见《论语》之由来殊不可解。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解释,个人觉得还是班固的说法比较可信。由于时代久远,即使班固也无法确切知道其中委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