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学经典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门,包含了良多内容丰硕、情势多样的文献和著作。以下是中国的国学经典选辑中的部门:

有关我国的国学经典,有关我国的国学经典书籍

1.《论语》:是儒家经典之一,在中国历史上占领重要地位,收集了孔子及其学生的言行和谋篇。

2.《年夜学》:是儒家经典之一,夸张自我完善和社会责任。

3.《中庸》:是儒家经典之一,讲述尽责和持恒不变的意义。

4.《道德经》:是道家经典之一,讲述天然之道。

5.《周易》:是易经之首,以八卦之名止,是中国古代最重要的哲学著作之一。

6.《史记》:是司马迁编写的中国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涉及诸多历史人物和事务。

7.《资治通鉴》:是宋代司马光所撰写的一部纲目体通史,被认为是中国史学的山顶颠峰。

除以上这些外,还有《庄子》《老子》等道家经典,以及《红楼梦》《西纪行》等古典小说,都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这些著作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对中国古代文化和哲学成长都有不成更调的浸染。

有关我国的国学经典名句

1、修身、齐家、治国、平全国。——年夜学

2、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中庸

3、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礼记

4、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礼记

5、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礼记

6、苛政猛于虎。——礼记

7、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易经

8、满招损,谦受益。——尚书

9、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书经

10、良药苦口利于病,良药苦口利于行。——家经

11、年夜道之行,全国为公。——礼记

12、知耻近乎勇。——礼记

13、文武之道,一张一弛。——礼记

14、穷则变,变则通,公例久远。——易经

15、平易近为国本,本固邦宁。——书经

16、礼尚往来,来而不往非礼也。——礼记

17、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耳塞豆,不闻雷霆。——冠子

18、放之四海而皆准。——礼记

19、皇皇不成终日。——礼记

20、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书经

21、口惠而实不至,怨灾及其人。——礼记

22、敏而勤学,不耻下问。——论语

23、温故而知新,可认为师矣。——论语

24、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论语

25、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论语

26、正人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论语

27、正人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论语

28、高昂忘食,乐以忘优,不知老之将至。——论语

29、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孔子

30、正人求诸己,小人求诸人。——孔子

31、巧语乱德,小不忍则乱年夜谋。——孔子

32、道分歧,不相为谋。——孔子

33、季孙之忧,不在?臾,而在萧墙之内也。——孔子

34、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孔子

35、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孔子

36、学而不厌,诲人不倦。——孔子

37、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孔子

38、平易近可使由之,不成使知之。——孔子

39、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孔子

有关我国的国学经典书籍

国学经典书籍有经、史、子、集四年夜类,具体如下:

“经”是指古籍经典,如《易经》、《诗经》、《孝经》、《论语》、《孟子》等等,后来又增进一点说话训诂学方面的著作,如《尔雅》。

“史”指一些史学著作,包含通史,如司马迁的《史记》、郑樵的《通志》,断代史,如班固的《汉书》,陈寿的《三国志》、欧阳修等的《新五代史》等;政事史,如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等;专详文物典章的轨制史,如杜佑的《通典》、马端临的《文献通考》等;以区域为记实中心的方志等。

“子”是指中国历史上创立一个学说或学派的人物文集。如儒家的《荀子》,法家的《韩非子》、《商君书》,兵家的《孙子》,道家的《老子》、《庄子》,以及释家、农家、医家、天文算法、神通、艺术、谱录、杂家、类书、小说家皆进“子部”。

“集”是历史上诸位文人学者的总集和小我的文集。小我的称为“别集”,如《李太白集》、《杜工部集》、《王荆公集》等;总集如《昭明文选》、《文苑精华》、《玉台新咏》等。四库未列进的一些古代戏剧作品如《长生殿》、《西厢记》、《牡丹亭》也属集部。

一般来说“国学”又称“汉学”或“中国学”,泛指传统的中华文化与学术。国学包含中国古代的哲学、史学、宗教学、文学、礼俗学、考证学、伦理学以及中医学、农学、神通、地舆、政治、经济及书画、音乐、建筑等诸多方面。现“国学”概念产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月,那时 “西学东渐”改良之风正值炽热,张之洞、魏源等酬报了与西学相对,提出“中学”(中国之学)这一概念,并主意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一方面进修西方文明,同时又恢复两汉经学。国学是以先秦的经典及诸子百家为根本,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形而上学、隋唐道学、宋明理学、明清实学和同时代的先秦诗赋、汉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等一套特有而完整的文化、学术系统。先秦诸子百家学说是共存共叫的,没有主从关系,假如按时代所起浸染而论,各家学说在各个时代都施展着或显性或隐性浸染,只是浸染在的领域分歧而已;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在思惟教化领域起主流浸染的是儒家,但其它各家学说也在分歧的领域施展着重要浸染,好比政治领域的道家与法家、军事领域的道家、兵家、医学领域的道家、医家、还有其它各领域的各家(名家、墨家、农家……)等等,某一领域起主流浸染并不代表全数。国学的各个学派学说并没有主从之分,并不存在以哪一家学派学说为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