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经典《学生规》全文 《学生规》(原名《训蒙文》)是中国传统的启蒙教材之一,作者是清朝康熙年间的秀才李毓秀。我下面为你收拾了关于《学生规》的全文,希看对你有所赞助。 总 叙 学生规 圣人训 首孝悌 次谨信 泛爱众 而亲仁 有余力 则学文 进 则 孝 怙恃呼 应勿缓 怙恃命 行勿懒 怙恃教 须敬听 怙恃责 须顺承 冬则温 夏则凊 晨则省 昏则定 出必告 反必面 居有常 业无变 事虽小 勿擅为 苟擅为 子道亏 物虽小 勿私躲 苟私躲 亲心酸 亲所好 力为具 亲所恶 谨为往 身有伤 贻亲忧 德有伤 贻亲羞 亲爱我 孝何难 亲恶我 孝方贤 亲有过 谏使更 怡吾色 柔吾声 谏不进 悦复谏 号泣随 挞无怨 亲有疾 药先尝 日夜侍 不离床 丧三年 常悲咽 居处变 酒肉尽 丧尽礼 祭尽诚 事逝世者 如事生 出 则 悌 兄道友 弟道恭 兄弟睦 孝在中 财物轻 怨何生 言语忍 忿自泯 或饮食 或坐走 长者先 幼者后 长呼人 即代叫 人不在 己即到 称长辈 勿呼名 对长辈 勿见能 路遇长 疾趋揖 长无言 退恭立 骑下马 乘下车 过犹待 百步余 长者立 幼勿坐 长者坐 命乃坐 长辈前 声要低 低不闻 却非宜 进必趋 退必迟 问起对 视勿移 事诸父 如事父 事诸兄 如事兄 谨 朝起早 夜眠迟 老易至 惜此时 晨必盥 兼漱口 便溺回 辄净手 冠必正 纽必结 袜与履 俱紧切 置冠服 有定位 勿乱顿 致污秽 衣贵洁 不贵华 上安分 下称家 对饮食 勿拣择 食适可 勿过则 年方少 勿喝酒 喝酒醉 最为丑 步自在 立礼貌 揖深圆 拜恭顺 勿践阈 勿跛倚 勿盘蹲 勿摇髀 缓揭帘 勿有声 宽转弯 勿触棱 执虚器 如执盈 进虚室 若有人 事勿忙 忙多错 勿畏难 勿轻略 斗闹场 尽勿近 邪僻事 尽勿问 将进门 问孰存 将上堂 声必扬 人问谁 对以名 吾与我 不分明 用人物 须明求 倘不问 即为偷 借人物 实时还 后有急 借不难 信 凡出言 信为先 诈与妄 奚可焉 话说多 不如少 惟其是 勿佞巧 巧诈语 秽污词 估客套 切戒之 见未真 勿轻言 知未的 勿轻传 事非宜 勿轻诺 苟轻诺 进退错 凡道字 重且舒 勿急疾 勿含混 彼说长 此说短 不关己 莫闲管 见人善 即思齐 纵往远 以渐跻 见人恶 即内省 有则改 无加警 唯德学 唯才艺 不如人 当自砺 若衣服 若饮食 不如人 勿生戚 闻过怒 闻誉乐 损友来 益友却 闻誉恐 闻过欣 直谅士 渐相亲 无心非 名为错 有心非 名为恶 过能改 回于无 倘点缀 增一辜 泛 爱 众 凡是人 皆须爱 天同覆 地同载 行高者 名自高 人所重 非貌高 才年夜者 看自年夜 人所服 非言年夜 己有能 勿自私 人所能 勿轻訾 勿谄富 勿骄贫 勿厌故 勿喜新 人不闲 勿事搅 人不安 勿话扰 人有短 切莫揭 人有私 切莫说 道人善 即是善 人知之 愈思勉 扬人恶 即是恶 疾之甚 祸且作 善相劝 德皆建 过不规 道两亏 凡取与 贵分晓 与宜多 取宜少 将加人 先问己 己不欲 即速已 恩欲报 怨欲忘 报怨短 报恩长 待婢仆 身贵端 虽贵端 慈而宽 势服人 心否则 理服人 方无言 亲 仁 同是人 类不齐 流俗众 仁者稀 果仁者 人多畏 言不讳 色不媚 能亲仁 无限好 德日进 过日少 不亲仁 无限害 小人进 百事坏 余 力 学 文 不力行 但学文 长浮华 成何人 但力行 不学文 任己见 昧理真 念书法 有三到 心眼口 信皆要 方读此 勿慕彼 此未终 彼勿起 宽为限 紧用功 工夫到 滞塞通 心有疑 随札记 就人问 求确义 房室清 墙壁净 几案洁 笔砚正 墨磨偏 心不端 字不敬 心先病 列典籍 有定处 读看毕 还原处 虽有急 卷束齐 出缺坏 就补之 非圣书 屏勿视 蔽聪慧 坏心志 勿自暴 勿自弃 圣与贤 可驯致 ;

国学经典德日进 德经朗诵

德经朗诵

。2.《道德经》是年数时代老子的哲学作品,又称《道德真经》、《老子》、《五千言》、《老子五千文》。,是道家哲学思惟的重要发源。,原文上篇《德经》、下篇《道经》,不分章。《道经》37章在前,第38章之后为《德经》,并分为81章。:《道德经》主题思惟为“道法天然”。7.“道法天然”是《道德经》中老子思惟的精髓。8.“道”作为《道德经》中最抽象的概念领域,是六合万物生成的动力源。9.“德”是“道”在伦常领域的成长和浮现。10.“道”和“法”在端方、常理层面有相通点,但分歧于西方天然法。11.“法”应师法天然之道,在辨证的反向转化之中施展其浸染。,“道”是六合万物之始之母,阴阳坚持和统一是万物的素质浮现,物极必反是万物演变的纪律。,老子之道主意纯朴、无私、恬静、忍让、贵柔、守弱、恬澹等因循天然的德性。,老子主意对内无为而治,不闹事扰平易近,对外和平共处,否决战斗和暴力。《道德经》的主题,同时也使得《道德经》一书在结构上经由“物理至哲学至伦理至政治”的逻辑层层递进,由天然之道进进到伦理之德,最终回宿于对理想政治的假想和治理之道。。

国学德行

出自:《周礼注疏 -- 卷十四》

原文:

均人,掌均地政,均地守,均地职,均国平易近、牛马、车辇之力政。政读为征。地征谓地守、地职之税也。地守,衡虞之属。地职,农圃之属。力征,国平易近则治城郭、涂巷、水沟、牛马、车辇则转委积之属。

释曰:郑破政为征者,以经政是政教之政,非征税之征,故破之也。郑又知地征是地守、地职之税者,以其出税无过地守、地职二者,故知之也。云“地守,衡虞之属”者,亦谓畿内川衡、林衡、山虞、泽虞,皆遣其地之平易近守护之。

及其进山林川泽取之者,使出税以当邦赋。云“地职农圃之属”者,此即《年夜宰》九职云“一曰三农”、“二曰园圃”之属,以九职任之,因使出税也。云“力征”已下并“车辇”,并是力之征税。

若然,《土均》云“掌平地之政,以均地守,以均地事,以均地贡”。注云:“所平之税,邦国都鄙也。”与此乡遂及公邑别。彼又云“地贡”,郑云“谓诸侯之九贡”,与此九职之贡又分歧也。